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第十二集信天游 95.2典仪2

zyzhy678 收藏 2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


星期一下午张凌风就飞回日本,这里呆下去实在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

无奈之下,张羽也只好由他,临走的时候给儿子叮嘱说,万事小心,谨慎一点是最好的事情,估计自己是不会来了。

放走张凌风,石明明虽然还是觉得不理解,却也不太好去问老大,自己闷在心里生气。张羽知道他不舒服后来就让石禄去给他解释一下,听说上头已经要批准善后工作委员会的报告了,自己正准备给主席再做做工作,但是现在也只能按照程序看看再说。而且张凌风也是头犟牛,拉也拉不回来何必为了这事弄僵?

何况,不过才是定婚而已,还有足够的时间让他回头。

这让石明明有点释然,心态上也稍微好过了点。

而低调回到串本的张凌风很快进入角色,重新开始思考如何对付挡在自己面前兴盛会社,但很不幸的是,才回来一天不到,正在和三大组长开会的司令就遇到了麻烦,井上兰子也就是张凌风预计要定婚的人就找上门来了。

很疑惑。

“好吧,还是请人家进来吧,总不能就让她在门口这么站着啊”,王善洪看见大家都没有反对,就对电话里面对正在请示的上士吩咐道,“你带她到司令办公室来吧”

“在你们之间,到底是谁把这事告诉井上端午?”,看了一眼面前正坐着喝茶的郝志强。

郝志强来劲了,眼睛一歪,“我可没说过什么啊”

你这么着急,想表白什么呢?

肯定是你们中间的一个,不是你就是李欲晓。

李欲晓却站起来,恍然大悟一般,“哦,串本税务局说今天要对几个重点企业进行税务申报检查,喲,马上都要10点了,我得走了”,三步两步就出了房间。

转身看了看剩下的两个组长,“老王,今天上午你不是也和李姐一样,有点什么特别的事情吧?”

“你还真就说对了,市政署说今天要对上次受灾的市民进行现场的损失评估,我得去监督着,你和老郝就先谈谈”,王善洪匆忙夹起包,招呼两个战士一起出门去了。

“哦,他们都有事,你呢,老郝,今天自治委员会没有事情吧?”

没有,内心里面不知道骂了多少次铃木的郝志强只好回答,“今天,可能没什么事情吧?”

“好,好,你和兰子小姐也很熟,那我们就。。。一起看看她来干什么吧”

“报告!”,上士在门口敬礼。

“进来”

“司令员同志,井上小姐来了”

“好,你回去吧”

“是!请,井上小姐”,上士客气地把站在后面的井上兰子让进屋内,转身出去了。

今天星期三,应该是上学的时间,但兰子现在已经没有心情去上学了。本来,大前天晚上听说姐姐将要和张司令定婚,这让她觉得还是挺般配的,姐姐终于有一个好的归宿,以后也不用这么辛苦了,也真心为姐姐祝福。

可是从前天早上父亲接到一个电话以后这一切都变了,父亲当时惊诧的表情简直无法言喻,不停地在自己和姐姐脸上扫视,末了还长叹一口气。后来就和母亲叽叽咕咕地说了一上午,又把两个姑夫和姑姑也叫来,6个人商量了大半天,他们说的是什么自己不知道,连最后才参加进去讨论的姐姐出来以后看自己的神色都不一样。

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情吗?

是经营上有什么困难吗?

不知道。

没人告诉自己,至少现在还不知道,可看得出来,姐姐很不高兴,妈妈在和她说话的时候也在叹气,可是见到自己都不再说话了,明显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自己。

这是为什么呢?

没有去问,因为就是问了也不会有结果,谁叫自己还是个学生呢?

还是小姑姑看不过去,悄悄把事情告诉了兰子。

小姑娘很震惊,很诧异,也很无奈,这个该死的土包子,怎么就想到我头上来了呢?

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好。

干脆就准备逃学一上午,亲自来问一下这个司令官是怎么一回事情。

穿着白色校服和青色短裙的兰子,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显得很局促,幸好,这对面还有一个相对比较熟悉的郝志强在,不然,都不知道是否应该这样坐在一个即将和自己定婚的男人面前。利用士兵上茶的空隙悄悄打量对方,大概也就1米8不到的个子吧,是中国人比较喜欢的国字脸,略微有一点高的鼻子,薄嘴唇,大眼睛,黑眼珠,头发有点黄也有点卷,这就是所谓的混血特征吗?

平时怎么就没有注意过呢?正准备继续再观察一下,对面的张凌风已经被小姑娘看得很不自然了,清了一下嗓子,“吭~兰子小姐今天不用上课吗?怎么有空到这里来呢?”

“是这样的,我呢,听说。。。听说你要和我定婚是吗?我想问一下,为什么。。。”,本来是想问为什么会和我而不是姐姐定婚,可这话实在没有办法在两个相对比较陌生的男人面前说出来,结果停了下来,用手轻轻揉着校服的衣角,反正后面的话对方也应该理解。

“哎呀,我差点都忘了,铃木说今天下午要召开一个关于清理整顿地下赌场的讨论会,我得去熟悉一下材料,你们就先聊着,我去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准备的”,这个时候不溜还要等到什么时候?郝志强站起来含笑招呼着,哈哈。。。快跑,别等小姑娘说出什么尴尬的话来让我被司令给恨上。

“那你。。。就快去吧~~”,知道对方想溜,却也没有强留的道理,只好放他走。

小姑娘反而有点不安起来,比较熟悉的人走了,剩下这个未婚夫。。。和他说点什么呢?

“嗯,我很想知道一件事情”,看见郝志强已经关上门,小姑娘偏着脑袋问出了自己的问题,“为什么,你不选我姐姐而要选和我定婚呢~~毕竟,我姐姐要比我更合适一些,而且她的年龄和经历也更加。。。这是为什么呢?要知道,现在我也加入华夏籍了,真要。。。也就是6年以后的事情~~”

直接就提出这样毫无掩饰的问题倒真把张凌风给难住了,实话肯定不能说,而且小姑娘的话也的确蛮有道理的,这就把其他的解释都给拦住了。

“嗯。。。这个事情。。。”,下面的话还不好说下去。

“哦,我明白了,你是。。。JKOM?”,这是大坂地区今年才来流行的一个简称,正式称呼是“爱好未成年少女的男人”,当然,这是年轻司令员不明白的事情自然也不会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结果,说了这话的小姑娘脸上立刻就红了起来,真羞人啊~~

“JKOM?对不起,兰子小姐,我实在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不过这样的机会当然不能放过,特别是发现对方脸红了以后。虽然不明白具体的含义是什么,但猜也猜得到是哪方面的事情,立即穷追猛打,想彻底把局面给翻过来,“那你稍等一下,我打个电话,去问一下学校这个JKOM是什么意思”

“别问,别~~”,小姑娘已经冲口而出,这话说出去就已经后悔了,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了吗?

“哦,好的”,既然已经服软,那就暂时放下吧,站起来走到小姑娘的对面坐下,装做很轻松地问她,“你还没有告诉我呢,今天是逃学来的吧?这样可不好,我可不喜欢逃学的姑娘”,语调已经就纯粹属于居高临下的态度,这让兰子很不满意,立即反唇相讥,“谁需要你喜欢啦?”

“哦,是这样吗?”,需要就是这样的话,好啊,掏出手机来,做势要拨电话一样,“那我就得问一下你的父亲了,原来你不愿意和我定婚,我需要他给我解释一下原因”

“你真的很。。。很无赖啊”,兰子说这话也很无奈,可这样的话能够让父亲知道吗?逃学就已经是一条罪了,还不要说私自来看。。。还不把自己骂死?

很不甘心地站起来,走到门口却又回头笑了一下,“哦,你是想。。。我才不管呢,就是定婚了又怎么样?你可别让我失望哦,象你现在这样,一个小小少校而已,还有7年的时间,哼,到时候还不是将军的话可就别想我会嫁给你哦”

呵呵,这话好听,我也没准备要娶你,好,就这样,“兰子,哦,不,我应该就你雅蔺了,好不容易来一躺就不在这里看看吗?”

“不,我得回学校去,还有两节课呢”,兰子关上门腾腾地下楼去了,后面传了一个很特别的约定,“7年时间我肯定会成为将军的,你就等着啊“,当然,我就是成为将军也不会娶你的,哈哈,一个这么笨的小Y头。

坐回到位置上的司令员开始准备自己的材料,即将到来的农业产品收购才是自己最需要关注的事情,至于井上家,就由他们自己去继续准备定婚仪式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