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狼行 第十三章 有奸细 第十三章 第一节

潮吧 收藏 0 0
导读:虎狼行 第十三章 有奸细 第十三章 第一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3/


站在车后的卫澄海一眼就看见了亮着昏黄灯光的山西会馆,朱四模糊的身影在眼前一晃不见……那个北风呼啸的夜晚永远过去了,卫澄海咬了咬牙,四哥死了,他死得悄没声息,他带走了自己的故事,太阳依旧每天都从东方升起,依旧是平静的清晨,路过那块地面的人,谁也不知道那里曾经死了一条好汉,或许他们看到的只是会馆肮脏的地面上那片暗红的血迹。


卫澄海走近永新洗染店后门,稳一下精神,刚要抬手敲门,门就被打开了。华中笑眯眯地站在门口,迎着卫澄海张开了双臂:“好家伙,卫哥你终于来了,好久不见啊。”卫澄海抱了他一把,闪身进了院子。院子里黑洞洞的,像是一个煤厂。华中紧撵两步赶到卫澄海的前面,伸出胳膊一挡:“卫哥,你先别进去,光龙在里面跟人谈事儿呢,你见了那个人不太好看。”


“谁?”卫澄海站住了。

“卢天豹。”

“操,我还以为是那路神仙呢。”卫澄海晃开华中,一步跨进了门。


门开了,巴光龙的表情有些尴尬:“卫哥,你咋来了?也不打声招呼。”卫澄海乜了他一眼:“谁在里面,让他出来给老子磕头。”巴光龙挡了他一下:“没谁,你先别生气……那什么,是天豹,我找他帮我办件小事情。”卫澄海刚推开他,五大三粗的卢天豹就站在了门口:“龙哥你别拦,让他冲我来。”卫澄海咦了一声:“我操,你他妈的还挺冲啊,皮又痒痒了?”卢天豹一摸裤腰,嗖地抽出一把枪来,猛地顶上了卫澄海的眉心:“姓卫的,你来呀。”卫澄海轻蔑地摊了摊手:“呵,你小子的功夫见长啊……”将脑袋往前蹭了蹭,“开枪呀,别发抖。”巴光龙隔了卢天豹的胳膊一下:“你还是把烧鸡掖起来吧,人家卫哥这是不稀得跟你玩呢,要不他还等你抽出家伙来?这么三个你也死没影儿了,”冲卫澄海一笑,“卫哥消消气,进来说话。”


卢天豹的枪管已经被巴光龙隔偏了,神情有些慌乱,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单手举着枪愣在那里。

卫澄海看都不看他,迈步进了里间。

卢天豹在门口愣了片刻,怏怏地把枪插回裤腰,冲在一旁吃吃笑的华中咧了咧嘴:“你说他凭什么?”

华中搂了他的脖子一下:“不凭什么,凭他的胆识。进去吧,事儿还没谈完呢……都是好哥们儿。”

卢天豹往后挣了挣身子:“我不进去了,没兴趣,你跟巴老大说,改天我再来找他。”


巴光龙讪笑着走出来,伸手拍了拍卢天豹的肩膀:“你先回去吧。”卢天豹反而不走了,横一下脖子往里瞅了一眼:“你让他走!”华中上来推了他一把,朝侧面的屋子努了努嘴巴:“要不你先去那屋等等,铁嘴他们在那屋,你先把事情跟铁嘴说一下,我们一会儿过来找你。”卢天豹嘬了一下牙花子,猛一跺脚:“那我还是走吧!他娘的,你们真不是办事儿的人。”


卫澄海横着身子走出来,伸出一根指头冲卢天豹勾了勾:“你过来,我跟你聊聊。”

卢天豹怔了一下,扯身就往里走:“聊聊就聊聊,谁怕谁呀。”

经过卫澄海身边的时候,卫澄海摸了他的后脑勺一把:“哈,这兄弟还真有性格。”

卢天豹打开卫澄海的手,一杵一杵地进了屋子。

巴光龙在后面扑哧一声笑了:“有点儿意思啊……哈哈,行,这场戏有唱头了。”


屋里点着一只昏黄的煤油灯,火苗儿被风扇得一晃一晃,像是要倒下的样子。卫澄海拿起桌子上的一把镊子,轻轻一拔灯芯,灯竟然灭了,外面的星光立时照了进来,星光照不出多少光亮,屋里的人影影绰绰像是鬼魂。巴光龙倚住门框打了一个哈哈:“卫哥好身手啊,这叫什么招式?隔山打物?”卫澄海不说话,掏出火柴重新点灯,划了好几下也没能把火柴划着,心里莫名地有些烦躁,这他娘的是怎么了?冷不丁瞅了团在炕上的卢天豹一眼,没有看清楚他的表情,却看到他眼睛里的亮光一闪一闪,像鬼火在晃动。我日你奶奶的,老子不是惦记着自己的事情,今天我就再抽你一顿,太狂妄了。


巴光龙走过来打着了打火机,屋里一亮,卢天豹愤然将脑袋别向了窗外。

点上灯,屋里蓦然亮堂起来,人脸上就像涂了一层黄漆。

巴光龙丢给卫澄海一根烟,笑道:“卫哥这么晚了还来找我,一定有什么急事儿吧?”

卫澄海点上烟,猛吸了两口:“没什么大事儿,想我兄弟了,随便过来看看。你们先说你们的事情。”


“哈哈,卫哥可真有意思,”巴光龙微微一笑,“我在你的面前就是一个光腚汉子了?我自己就不可以有点儿私事了?哈,你这么一插杠子,我跟天豹还怎么谈?很不江湖嘛……”脸一正,“其实也没什么,兄弟我从来不办背着哥们儿的事情,刚才不让你进来,主要是怕你跟天豹闹起来……哈,看来卫哥的肚量没有那么小。那我就当着卫哥的面说事儿了啊,”瞥一眼卢天豹,无奈地摇了摇头,“你也别那么小性子,咱们的事情守着卫哥说没什么,卫哥的为人我知道,他不会主动害你的。”


“怎么不会?”卢天豹猛地将嘴巴凑近灯光,哇地一张嘴,“你看我的门牙!”

“哈哈哈哈,”卫澄海忍不住笑了,拍得大腿呱呱响,“好记性啊,这么点儿事情你还记在心上?”

“你别笑,”卢天豹又想来摸他的枪,一下子摸空了,脑袋乱转,“我的家伙呢?”

“归我了,”卫澄海风车似的在手上转着卢天豹的自来得手枪,“等你不想杀我了,我就还给你。”

“看见了吧?”巴光龙冲卢天豹吹了一口烟,“就凭你这两下子还想跟卫哥叫板?刚才他那是让着你呢,笨蛋。”


卢天豹的脸烫了一下,灯光太暗,映得他的脸几乎变成了一个紫茄子。卫澄海哈了一声,刷地将枪掉个头,反手递给了卢天豹:“拿着吧,刚才跟你开玩笑呢,你这个混蛋,”顺手拍了卢天豹的肩膀一下,“别老是那么小气,当初我打你那一次也是出于义愤,谁让你打纪三儿的?他是我拉洋车时候结识的哥们儿,人还不错……”“不错?”卢天豹猛地拍了一下桌子,“你问巴老大,他都干了些什么再说这话!”卫澄海一怔:“什么意思?纪三儿干了什么?光龙,你告诉我。”巴光龙冲卢天豹使了个眼色,转向卫澄海笑道:“没什么,纪三儿是个财迷,这我理解……这不,你没来之前,我跟天豹正谈这事儿呢。”


纪三儿一定干了什么坏事!卫澄海开始担心起来,他害怕纪三儿告诉他关于警备队要押运古董这件事情是假的,万一贸然出击,弄不好要出大乱子……纪三儿到底干了什么?卫澄海等不及了,一把拽了巴光龙一个趔趄:“别卖关子啦,说!”


巴光龙笑笑,用胳膊肘拐了拐华中:“还是你来告诉卫哥吧,卫哥跟纪三儿关系好,我怕卫哥打我。”

华中瞟了巴光龙一眼:“你怕挨打我就不怕?卫哥下手狠着呢。”

卢天豹忽地站了起来:“罗嗦个毛!我说!我不怕打!”


卢天豹说,去年年底的时候,来百川在海上“别”了城防司令张云之的一批烟土。本来以为是一般烟贩子的货,后来一打听是张云之的,来百川害怕了,没敢声张,直接将这批烟土藏到了崂山紫云观他的一个师兄弟那里。这事儿非常保密,连卢天豹都不知道这批烟土藏在那里。纪三儿通过来百川的一个身边弟兄知道了这件事情,就跟彭福挂上了钩,将消息卖给了彭福……“是我让彭福办这事儿的,”巴光龙插话说,“当初我知道来百川办了这么一件事情以后,觉得可以利用这件事情要挟来百川一下,让他跟我联手,将来在青岛黑道上吃得‘溜道’一些,谁知道张铁嘴跟他接触了一次,他竟然一口否决。所以我就想‘别’了他的这批货……哈,说起来这事有点儿意思。我们去了以后,竟然碰上了日本人,幸亏董传德的义勇军凭空插了那么一杠……当时我就纳闷,怎么会这么巧?我前脚刚把货拿到手,后脚日本人就来了?更巧的是,董传德的人怎么会在那个节骨眼上出现了?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猫腻……最可气的是,我们提着脑袋拿到的竟然还不到三十斤大烟……”


“这事儿我听彭福说过……你们怀疑这是纪三儿干的?”卫澄海皱起了眉头,“他有那么大的胆量吗?”

“怎么没有?”卢天豹陡然涨粗了脖子,“他是个什么人我还不清楚?当初我为什么打他?他……”

“你打他好象不是因为这样的事情吧?”卫澄海拉他坐下,“我记得你打他是因为他接触乔虾米。”

“那不过是个引子!”卢天豹坐不安稳,屁股直扭,“他在背后拉拢我的弟兄,跟我玩邪的!”

“别提你们这些破事儿了,”华中说,“也就是龙哥脾气好,在来百川面前你敢随便打岔?听龙哥说话!”


巴光龙不紧不慢地瞥了华中一眼:“我已经说完了,让天豹说,天豹现在是咱们的人了,天豹你继续。”卢天豹瞪着华中,想要说句什么,见华中不理他,怏怏地晃了一下脑袋:“有些人就是狂气,我不‘尿’他……卫哥,咱们那件事情是因为纪三儿起来的。我挨了打,我认了,可是纪三儿这小子我不会放过他……我先说说他在这件事情上都干了些什么吧,”抓起桌子上的烟,掂出一根点上,继续说,“这也是我跟来百川翻脸的根本原因。听我从头对你说……龙哥他们去紫云观之前,我看见纪三儿去了和兴里,就是来百川住的地方。当初我就纳闷,纪三儿不跟着我们干已经有些时候了,他这当口去来百川那里是什么意思?我就跟着他,直到他从来百川那里出来,整整三个小时!当时我想上去问问他找来百川干什么,一想,他有卫哥给他撑腰是不会怕我的,弄不好我又惹麻烦身上了,就没上去问他。当天晚上我回家睡觉了……半夜,来百川派人来找我,说是那批烟土被董传德的人给抢了,让我带几个弟兄去他家保护着他,他怕董传德的人来他家里杀他。我没多想,就带人去了……第二天,我才听弟兄们风言风语地传,说是日本鬼子在崂山跟崂山义勇军打起来了,死了三个鬼子,鬼子抓了七八个义勇军的人,我这才想起来这事儿蹊跷……后来一联想,我他娘的算是个什么?这么大的事情,我硬是蒙在鼓里!我就去找来百川问,问他,崂山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猜这个老小子说什么?他说,天豹啊,不该问的你少打听,你不过是我的一个‘小立本儿’。我忍住火,问他,纪三儿来找过你?他竟然抽了我一巴掌!这几天,我越琢磨越不是个事儿,就来找龙哥……”


“你别说了,我明白了,”卫澄海咳嗽了一声,“纪三儿也是被人利用的,他没有这个胆量。”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巴光龙笑道,“卫哥也许是太小瞧纪三儿了。”

“我没有小瞧他,”卫澄海的心里有事,不想罗嗦,促声道,“这事儿以后再说。”

“龙哥,你就让卫哥帮咱们分析分析,这事儿除了纪三儿,还有谁最有嫌疑?”华中插话道。

“你少说两句吧,”巴光龙笑了笑,“又想冤枉人家福子是吧?不可能。”

“我没说是他,”华中皱紧了眉头,“这事儿的关键人物就他们俩。”

“打住打住,”巴光龙摇了摇手,“事情已经明白了,你就少说两句吧。”

“卫哥,我来这里干什么你也知道了,”卢天豹起身道,“你们要谈事情,我不方便听,我走?”

“走?”卫澄海蓦然色变,“往哪里走?坐下!”


卢天豹一怔,下意识地又来摸枪,卫澄海迅速出脚,卢天豹倒地的同时,那把油漉漉的自来得手枪又到了卫澄海的手上:“小子,你以后在我面前最好别惦记这玩意儿,你使不顺手的。”把枪转一个圈,嗖地插到了自己的腰里。巴光龙有些不解,茫然地望着卫澄海:“卫哥,刚才说话好好的,你这又是怎么了?”卫澄海微微一笑:“我想起一件事情来,”把脸一正,转向卢天豹道,“别跟我瞪眼,告诉我,你跟了来百川这么多年,为这么一点小事儿就跟他翻脸,不会是在里面玩什么‘二八毛’吧?”卢天豹刚站利索,晃开档着他的华中,一步冲到卫澄海的面前,脸几乎贴到了卫澄海的脸上:“你再打我一下试试?”


话音刚落,卢天豹捂着肚子就蹲在了地上,整个人蜷成了一只刺猬。

卫澄海冷笑一声:“我这是警告你,以后在我的面前永远要把尾巴给我夹好了,你没有跟我叫板的资质。”

巴光龙尴尬地碰了碰卫澄海的胳膊:“卫哥,给点儿面子,天豹今天是在我的门里。”

卫澄海盘腿上了炕:“也就是在你这里,如果这是在别处,大金牙我让他重新换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