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龙出海 第二章.潜龙探首 25.建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


“红堂”的效率确实不凡,仅仅两天后孙川在金山大桥以北15公里处找的一块地就被批准了。如果你在美国有了一样赚钱的好商品你第一件事情要做什么?当然是去申请专利。如果你有足够的资金,专利可以让你的产品不被其他人模仿;如果你没有足够的资金,专利也可以被看成一种资本吸引合作伙伴、或者取得银行的风险投资。在1927年美国的金融体系已经非常完善,然而不幸的是1929年的经济危机的源头就是纽约证券交易所。

在80年代曾经有这样一个形容发展速度的名词叫做“深圳速度”,那是在经济还不发达的中国深圳人用每天1-2层楼的速度盖楼房,由此得到了这样一个“深圳速度”的美誉。用“深圳速度”来形容“仁华”制药的工厂建设速度再贴切不过了。速度对于建设来说可以表现金钱,对承建商而言足够的速度可以让他们在相同的时间内完成更多的合同、得到更多的利润;对于孙川来说刻意追求速度就意味着他要付出更多的金钱。可是孙川一点也不在意这种表面上看起来的不经济,他对刻意追求速度有两个解释。如果说美国人平均对盘尼西林的需求量是每天1万支,10美元一支,那么这就代表10万美元。显然如果这么算速度还是很经济的,而且在美国这样一个到处都是寻找新闻题材的记者的国家,你能想象一个华人兴建的制药厂拼命地甩钱加快建设速度的事情对美国公众的吸引力吗?更何况这就是那种号称开创生物制药先河,能治疗肺炎等顽症的液体黄金盘尼西林?孙川的举动在其刻意的作秀之下一个星期内通过各种媒体传便了整个美。你说公众是会相信可意播出的广告还是会钟情几乎所有媒体的惊叹?这样作的直接后果就是到11月10日,“仁华”厂房设备还有十几天就要完工,制药开始先期招收工人培训以后就可以上岗的时候,订单已经排出半年了。当然现在孙川、随行的生物技术人员和郭世贤 的1排已经不住在中华楼了,工厂已经兴建的宿舍,因为他们已经开始为赚钱忙碌了,天知道那是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如果你问1927年底旧金山最快乐的人群是哪些人?可以毫不犹豫地说,是唐人街的华人。制药并不是什么体力活,他需要的是精细,当然作为生物制药工厂工人需要一定的文化水准。好在来旧金山的华人相当部分都是在国内的落魄文人,他们有良好的基础,而那些没有文化的人也可以参与清洁、饮食、幼儿园等类似的后勤工作。粗粗的算起来工厂的岗位600多人,加上后勤以及周遍的相关产业足足解决了1000多人的工作问题。在1927年底整个资本主义世界已经出现生产过剩衰退现象的年份增加1000多个岗位代表着什么?自然是整个旧金山的轰动。那些放不出去贷款的银行工作人员,把孙川的门口都踏凹下去半米。

这样的结果孙川当然高兴万分,因为他如果想完成东帝汶的任务就必须在经济危机到来之钱取得足够的资金,显然500万美元虽然已经带走了当时东帝汶方面一半以上的资金,但是那远远不够。对于知道历史的孙川来说,他们根本不担心盘尼西林的销售,他们担心的是找哪里去找足够的资金扩大生产。因此凭借各个美国银行的热情在12月1日“仁华制药”正式投入生产的当天,就在现有厂址的隔壁,“仁华”制药二期工程正式动工。之所以不到其他城市去开分厂,显然是为了技术保密,而且对于盘尼西林的销售来说运输实在是小成本经济地缘优势对它并不完全适用。

到12月24日孙川怀着喜悦的心情看着帐本,各位大虾看过《唐伯虎点秋香》里,唐伯虎在屋顶帮秋香拣风筝时候的那一脸贱笑吗?没过过不要紧,现在看孙川。一个月就把盖工厂点钱和代款全赚回来了,当然贷款现在不能还,当初贷的是半年,老跟孙川似的借银行钱就一个月,那点利息银行还不喝西北风。明天就是圣诞节了,孙川想完钱就开始想着和王嘉欢开跑车出去兜风了,然后圣诞之夜两个人到金山大桥看星星,然后......这次笑的比唐伯虎还贱。这个时候,“邦、邦、邦”,有人敲门了,孙川擦了擦嘴边的口水,再擦了擦滴在裤子上那个部位地口水,最后贱笑着摇了摇头最后回味了一下YY的美好时光。

“请进!”孙川有点不爽打扰他YY冷声道。

“你好象不是很想见我嘛!”进来的是王嘉乐,自从孙川和王嘉欢前个星期到他们家见过王母以后王嘉乐也开始摆出了一个大舅子应该有的嘴脸。

“老子就是不想见......”抬头一看未来大舅子,“不想见那些成天跟苍蝇一样围着转的银行职员,我现在又不缺钱天天叫我贷款,王大哥当然和他们不一样,您这边坐。”孙川迅速站起来给王嘉乐让了位置。

“怎么?看你下巴都快笑掉了,最近赚了多少钱?是不是该发点福利。”王嘉乐笑着问。

“不多,不多,满筐满箩。”迅速掩住嘴巴,孙川自从有钱以后就开始小气了,他现在越来越明白周扒皮的心情了。有钱的人子虽然苍蝇凡人可是现在他那身价,那地位和以前不可同日而语。享受到钱的好处自然就更明白钱的重要,所以现在孙川十足一个守财奴,不过他还是有革命觉悟地好同志。“这个,那就发吧,这个月工资加倍,今天下午就发,明天让大家好过圣诞,担心国内家人的还可以早点把钱寄回去。”孙川努力地表现着自己的觉悟博取大舅子的好感。

下午把钱发出去,孙川心疼的一晚上都没睡好。第二天一早来到厂子门口,发现聚集了近百人的美国白人和黑人正在和厂内的工人和1排的人对峙。他们全穿着黑色的大衣,走路带风,嘴上不是牙签就是香烟。很明显这些是黑社会,他们就是美国赫赫有名的“3K党”,他们的右臂上有明显的标志。

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该来的还是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