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精忠报国 第二卷 血战平型关 第三十章 四千斤炸药

含笑半步巅 收藏 1 3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63/


十七军奉命准备从居庸关一带战略要地撤退,同时,第二十五师也面对着日军第五师团一部以及坂井旅团的进攻。日军不甘心失败,对居庸关城墙一线阵地进行反复炮击,在坦克的协同下再次发动攻势,正面阵地在两个小时之内数度易手,开始了拉锯战。

随着时间的推移,日军的兵力和空地优势更加明显,而孤军奋战的二十五师,难以血肉之躯抵住日军复仇性的疯狂进攻。9月16日,日军第5师团兵力全部占领得胜关、镇边城阵地,左右两翼已经全部暴露在敌人的面前,面临着随时包围的危险!

关正与师部参谋认为,在目前的形势下必须再次调整防线,命令已经处于日军第五师团和坂井旅团夹击态势下的加强旅,准备向后撤退,转进至怀来一线固守。

9月16日下午,居庸关正面阵地,坂井在面对只要拿下就可以一雪前耻的居庸关时,按下心头的狂喜,命令自己旅团各个联队要按照攻打坚城的姿态向居庸关推进,在坂井的严令下,旅团各部官兵分几路小心翼翼地向居庸关扑来。

居庸关两旁,山势雄奇,中间有长达18公里的溪谷,俗称“关沟”。这里清流萦绕,翠峰重迭,花木郁茂,山鸟争鸣。绮丽的风景,有“居庸叠翠”之称,被列为“燕京八景”之一。

居庸关的中心,有一“过街塔”基座,名“云台”,取其“远望如在云端”之意。云台创建于元至正二至五年(1342一1345年),是用汉白玉石筑成的,台高9.5米,上顶东西宽25.21米,南北长12.9米;下基东西宽26.84米。南北长15.57米,上小下大,平面呈矩形。

一座小城楼上,张明指着城外“关沟”中正向此处逼来的几路前瞻后顾的日军对身前的关正说:“师长,鬼子挨过揍,变得很小心了,这是要怕我们死守城墙!”

关正眼中闪过一丝不宜察觉的神色:“他们不会想到,我会出狠招的。”

“师座,旅座,全部炸药已经埋好即将引爆,两位长官就请下城吧!”二十五师直属工兵营的副营长王大壮又上来催了,这位王副营长曾经是孙殿英手下的一员“悍将”,参加过爆破东陵的“光荣任务”,一身的爆破技术是没得谈。

关正对他道:“你小子要是把坂井给炸成血肉之花,我就直接升你做营长!”

“师座,只要坂井那老小子敢先一步踏上我设下的炸药堆上,我就有把握让他飞上天!”王大壮兴奋地回答,关沟后一段五里多路、城门楼子城根下、以及整个云台三处加上来整整四千斤炸药都是在他“技术指导”下组织人手埋下的。

当关正等人回到二十五师设在怀来的师部时,日军坂井旅团的各支先头部队在炮火的掩护下占领了城门关口。

“营长,是不是可以引爆了,时间久了我怕鬼子发现我们在城门下做的手脚,那可就糟了!”王大壮的一个得力手下问道。

王大壮用望远镜兴致勃勃地看着那密密麻麻一堆堆拥上城楼的鬼子兵,以及关沟下源源不断开来的日军后续部队,道:“再等一会儿,你没看见吗?城门楼上下的鬼子分分秒秒都在增加,好歹多收回些本钱嘛,再说营长那边还不见动静。”

无独有偶,此时日军坂井旅团第六十一联队长川崎野村中佐,也站在云台最高处用望远镜仔细地观察着居庸关纵深地带的风吹草动。

第六十一联的一个主力大队就是在前两天被中国军队打得溃不成军败下阵来的,如果川崎野村的妹妹不是坂井的情妇,他早已被旅团长阁下严令剖腹自杀了,因此,川崎野村是抱着远比他人更强烈的复仇心理,要求率领他刚刚补齐八成兵员的联队打头,一洗前耻冲在旅团最前列。

此时在川崎野村的俯视下居庸关城异常的安静,就在早上还不绝于耳的枪炮声已经停歇下来,居庸关就象一个熟透的苹果等着人伸手去采摘了。整座关城都沉静在一片死寂之下,只有关内十多里外的镇子上一些灰黄色的人影在闪动,这个情景都看在川崎野村眼中,分明是中国军队已经逃跑了。

“除留下一个中队的士兵守住这里,其余部队迅速向八达岭镇追击!”川崎野村下达了全联队扑向中国军队的命令。

正当川崎野村要下城楼之时,突然间从大地间传来的剧烈震荡让整座云台颤抖了起来。这是王大壮见时机已经成熟,适时地摇动了引爆炸药的电柄,埋伏在云台和城门楼子城根下那两千斤炸药产生了巨大的震波。

出于动物对危险来临的本能,川崎野村死死地抓住一根汉白玉栏杆下意识叫了一句:“趴下!”,这也是川崎野村最后一句嚎叫,一声巨响之后,整座云台化为乌有,川崎野村本人也被炸得尸骨无存了。云台附近正在欢呼胜利的千多名日军官兵非死即伤。

工兵营长田崇也适时地引爆了在关沟几里地段埋下的两千斤炸药,强大的爆炸火光与冲天的浓烟接二连三,正从关沟涌入居庸关城的第六十三联队也遭到了重创,爆炸所产生的的冲击波甚至把沟外正要通过城门的十几辆日军坦克一一掀翻在地。大多数日军则是被炸药炸得漫天飞溅的石块所伤,一时间,关沟内外几百米内,到处是滚地哀嚎的日军。

城门发生爆炸时,坂井少将也正准备从这里入城,一小块被炸药从城楼上崩下来的碎石也经过几百米的空中飞行下落时,击中了紧紧伏在马背上的坂井的左耳,锋利的石片立即将坂井的左耳削去,疼得他从马上滚翻下地。

捂着直冒鲜血的左耳,暴跳如雷的坂井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抽出指挥刀高声怒吼道:“全体向广灵县攻击,攻击,杀光这帮中央军!”

八达岭镇外,工兵营长田崇、副营长王大壮以及十来个兄弟与前来接应的骑兵汇合,快马加鞭向广灵奔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