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铁血传之庐陵记[二十八]

龙江河 收藏 1 20
导读:[长城原创]铁血传之庐陵记[二十八]


苦树老人说:“是的,除了你们兄弟之外,是不会有人谅解他的。”天鹤公又叹了一口气道:“你猜错了,还有我们的老三对他也误解甚深,他如不出头,只怕不会有天山之劫了。在那一场拼杀中,庐陵王门下伤亡殆尽,我们老二也落个坠崖身亡。好的是,老二已派人将那帝王遗孤送出了天山。”苦树老人同情的道:“幸有你野鸭子同情他,庐陵王也总算值得了。”天鹤公苦笑一下,悲叹的说:“你哪里知道,当时,我也是个梦中人哪。在事过之后,我才醒悟过来,但是,悔之已晚,奈何.....”

他话音未落,突然一个苍老的话声陡起:“老大哟,你怎么总改不了唠叨的脾气,过去的事,提它何用?”人随声现,大树后转出来个紫神王鄂狼。苦树老人哈哈笑道:“你这条懒虫呀,真个岁久成精了。方提到你,你就来了。”紫神王微笑着说:“我早就来了,只是你俩没有发现而已。”天鹤公问:“老三,那么,刚才我们的那翻话你全听到了?你得想个法子斗那天俊啊。”鄂狼笑道:“你们方才不是说,有老二在场,就不怕那天老魔了嘛?”苦树老人叹说:“可是,他如今不在这里,只有看你的啦!”紫神王微微一笑,他掂须而道:“眼前就有一个人,他准能斗得过那天老魔。”天鹤公吃惊的问:“莫非老二跟你来了?”紫神王叹了一口气,他说:“此时,老二恨我入骨,不和我拼命算是好的了,还会跟我走在一起?”天鹤公差异的问:“那你说是谁?”紫神王眼睛里透出喜悦之芒,他说:“这人就是老二的义子,铁血老帝的遗孤,庐陵公子庐达光,”天鹤公和苦树老人都惊呼:“他?也来了...”恩,老二一向智谋过人,而这个孩子,更是聪慧异常,可说是强将手下无弱兵。刚才,他已和那天老魔斗了一场,人被那邪魔掌力震伤...苦树老人忙问:“他人在哪里?我可否见见?”紫神王转身拍了两下手,抬手一指:“你看,他不是来了么?”

达光从树林中走出,他来到跟前,苦树老人一看,是个十六七岁的娃儿,从他那炯炯有神的眼中,看出来这孩子的内功造诣,已有很深火候。那庐陵公子扫目看了二老一眼,一位细高,一位枯瘦,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异常之处,不过,年纪是不小了,心想:说不定,又是前辈隐侠....紫神王指着苦树老人道:“这位是胡山三友中的苦树老人,是未士老人的师弟。”达光连忙跟步到前叩头道:“晚辈庐达光叩见老前辈!”苦树老人见人家向他叩头行礼,他也不还礼,只是瞪着两眼,愣愣的看着,不言不语。好大一阵工夫,把庐陵公子看得俊脸烫红,他方才说着:“好``好,好```”紫神王笑道:“你这空心老树,当真空了心啦,就只会说好,也不给一点见面礼!”

说话间,苦树老人从衣袋中取出一丝囊,递给那达光而道:“此是悟世神尼给我转赠有缘之人的。这是你们皇族的遗物,乃是高山遗著《任行天书》秘籍,愿你善视此祖先遗产。”紫神王忙说:“快快谢过!”达光忙上前叩谢,苦树老人从丝囊中拿出一册薄如蝉翼的小书,说道:“这任行天下,就是汇合了天下各派的武学之长,无论兵器拳脚,练劲升气,全都包罗其中,摘精去繁,当年你们高山皇帝就凭着这打平了天下,建立了铁血皇朝。”达光得到《任行天下》武功秘籍,当然十分欢喜,那紫神王忙说:“快走,快!这娃受天老魔掌力之伤。我们赶快到翠松阁,请未士老儿为他疗伤。”好,走!

他们一行人等去往翠松阁,众人进入一道幽谷之后,一片翠绿,一阵鸟鸣,心旷神怡,似身至天仙之境。突听一阵洪亮的笑语声:“嘿?全都来啦!”达光抬头看去,只见一棵华盖巨松上,盘膝坐着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这一来,达光更是惊讶得目瞪口呆。因为那松梢柔枝,何等脆弱,一阵风过都承受不起,怎能承得住一个人。眼看着那老人跌坐树上,像磐石般稳,也就可知老人家的武功造诣到了怎样的境地,他怎能不惊。紫神王等人上前,都拱手道:“老哥哥,你好!”老人笑说:“好,好,那老帝遗孤可随你们来么?”紫神王忙应道:“来了!”他暗中手扯了一下达光的衣襟,轻声说:“娃儿,快行礼,拜过未士老人。”达光在紫神王的催促之下,忙上前几步,鞠身说道:“达光参见未士老前辈。”未士老人并不还声,人在树上,双目神光直射在他身上,达光不闻对方还言,心奇之下,抬头看去,目光方一相触,心神猛一震,赶忙又低下头来。那老人哈哈一声笑道:“苍天不灭啊!有这样的后人,也足慰高山皇帝于地下了。娃儿,接着,这是老夫的见面礼!”

达光只见一道白光射来,他忙用手接着,原来是一颗珠子,暗淡无光。前辈所赐,他装入怀中,忙谢过。那未士老人微微一笑,他转向三剑侠女吩咐着:“凤姑,你带他到翠松阁去,准备好应用之物,今夜子时,我要为他疗伤。”段凤姑应了一声,朝着庐陵公子抬手而道:“小兄弟,请跟我来呀!”达光拜别诸老,便跟着凤姑走了....

朝阳初升,霞光满天,四周山色,青翠欲滴。鸟鸣之声,不觉于耳,与远处的松瀑泉响相应,汇为天籁。一阵晨风过处,碧枝招舞,杂花乱飞,景色别致....凤姑忽然停下了脚步,她笑道:小兄弟,我们越过这松涛云海,就到翠松阁了!达光这才发觉,两人已到崖边。这是断崖,在对面烟涛掩饰中,有不少亭台楼阁显现其间。他见状更是惊呆了,一味的凝神看着,那凤姑笑说:“你只需跟在我身后走就行,千万不可走错了方位,一跌下深渊,就要粉身碎骨咯。”达光不解问道:“没有路,是怎么走法呢?”凤姑回说:“以你轻功造诣,过此云海天桥,是没有什么难的,你看我的...”她一纵身就向崖下跳去,脚踏浮云,疾行如风,身法之利落,方目武林高手,竟没有多少人可以比得。她行至中途驻足,回头招手说:“嗨,小兄弟,快来呀!”达光心中虽有怯意,但不愿示弱,一咬牙也纵身跳下,等到双脚一踏浮云,才觉出来这云下有松枝为桥,不由暗自失笑,心想:我怎么变得胆小了,既有物可托足,又怕什么呢?不过,这天桥也造得太神奇了,不明底细的人,有谁敢轻易一试...他脚步不停,但见白云冉冉,几凝身在仙界,不由童心大发,哈哈大笑起来...

不一会,两人已度过了云海天桥,忽听笑语传来,一个苍老的话声:“我多年未来翠松阁,越发显得气象万千了。”达光不免惊讶,他忙问:“姐姐,这不是我的师叔么?诸位老前辈怎么早到了呢?”达光笑着回说:“是他老人家与诸位老前辈从他崖踏松而来,所以,到得早.....”她话未说完,只听有人大喊:“师姐!快一点,师傅等着你来准备美酒敬客呢。”凤姑应了一声,纵身而起,真奔峰顶。

达光立身在一个腰崖上的平台,面前有数重楼阁,依山而建。门楼上有三个金字‘翠松阁’他走了进去,这时,里面可以说是群侠毕至,到的全是些前辈侠隐和少年英俊。这些江湖异人免税也不拘束礼节,所以,谈笑无不尽情,论事无不尽言,使得里面充满了祥和之气氛。天鹤公浏览一阵里面景色,十分赞叹道:“老哥哥真是异人匠心呀,竟会选了这么好的所在,建起这人间仙境呀,使我大开眼界,没有白来哟!”苦树老人笑道:“你本是个井底之蛙,见过了多大世面,你未到我那‘忘未山庄’呢!”天鹤公打了一个哈哈,他笑说:“忘未山庄的景色,我虽然没有看到过,但也能猜出来,无非是个大树园子,好不到哪里去,怎比这翠松阁神府仙境呀。”

那紫神王接口笑道:“翠松阁景虽美,无奈解不了饥谗...”未士老人哈哈笑道:“多年故旧重聚一堂,为寒阁增色不少,老朽怎敢不以佳肴美酒敬客。”他口中虽是这般说着,人却坐着不动,更不见仆从前来。天鹤公瞪了苦树老人一眼,那苦树老人却是微笑旁待,铜头铁臂周完吧唧一下嘴,咽了一口唾沫,小蝎子王清大眼连眨几下,紫神王眯眼捻须,达光眉头微皱,正当众人诧异间,只见未士老人右手一挥,‘当’...突然,响起箫乐之声,清脆悦耳,霎时,四面屏风自动移开,从云海天桥下面飞起几朵彩云,一落上平台,现出七个绿衣少女,个个生得体态轻盈,每人手中托着一只大托盘,那盘中有酒有肉,七个少女似如被云雾托着般,冉冉而至,更因衣带飘飘,犹如神女降凡...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