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磐 第一章 第三节 遗孤 二

清逸轩主人 收藏 0 6
导读:涅磐 第一章 第三节 遗孤 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07/


第三节 遗孤 二


眼见事情紧急,石之轩来不及和他打招呼便几步抢上前去抓起那女孩的手腕,看他作势欲扑忙道:"我先给他看看".在小乞丐哀求的目光里他迅速地把了把脉,只觉得尺关寸里脉象一团紊乱,入手处火热发烫.再往脸上看去;牙关紧咬,脸色已是苍白得发青!心道"不好!"赶紧俯下身去不由分说地一把抄起那小女孩边走边说:"她烧得厉害,必须马上给她抓药.不然就危险了.你跟我来吧."


三个时辰之后,看着小姑娘苍白的嘴唇慢慢地开始透出血色,连一旁的老板娘都松了一口气,拍着胸口说:"天王菩萨!这孩子的命算是捡回来了."石之轩放下号脉的手拔出插在病人身上的银针放到桌上的针盒里,开了一张药方连着又一铤五两银子递给老板娘:"老板娘,还得麻烦您一躺,给照这个单子再抓一剂药回来,得给她去去病根,免得日后落下隐患.还有就是再给她也买身合适的衣服回来吧.叫小二哥给拿点吃的东西上来.这银子您拿着,要是不够您就说话.您看行吗?"见石之轩又要给自己银子,马二娘这回倒是不乐意了,她伸出手来往前虚推了一下说:"得!我也算是看出来了,客官爷您是个善心的好人呐.这两个小东西也是命不该绝遇上了您这样的好心人.人说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我马二娘开店做营生是为了盘生活,可没想要赚这昧心钱!给这两个买药买衣买吃食凑一块还用不了二两,多余的我已经是很承惠的了.这回这银子是万万收不得的!您老善心,我马二娘也不是铁打的心肠不是?银子您收着,要的物件我这就去给您办.您稍等."说着接过药方,"噌噌噌"地下楼去了.


石之轩苦笑摇摇头着把银子放回荷包,回头见那小乞丐兀自立在床边,一双黑乎乎的小手焦急地在小姑娘的额头和手腕上察试体温,于是安慰他道:"不用急,她现在已经没事了,只须再调养一段时日便可全愈.你不必再担心的."见他用充满疑问的眼光望向自己,连忙肯定地点了点头.听他这么说,小乞丐回头看了脸色已经开始红润的女孩,眼里的惶急减轻了不少,再回过头来看着正对着自己微笑的石之轩,嘴唇嚅动着却张不开口,站立片刻后对着是之轩猛地跪了下去!头在楼板上磕得"咚咚"山响:"多谢少爷搭救!多谢少爷搭救!小的一辈子都忘不了您的大恩大德!多谢少爷!我就这么一个亲人了...呜..."


见他这样石之轩一惊之后满脸通红,急忙抢上前去把他扶起来:"这是怎么说的,起来...起来,小兄弟不必如此,不必如此.人行于道,谁还能不遇上点事?快起来..."说着把他扶到桌边坐下,"哟!客官,您老要的饭菜来了.我给您放桌上好吗?"店小二端着条盘走进门来,见石之轩含笑点头便对着小乞丐笑:"哎哟,看你这斯文样就象个学堂里的大秀才.瞧把我给烫的,连腰都不敢弯;刚才东家还骂我上楼一橛一橛地就象根木杆子样.这回怎么不跑了?"说完对着石之轩直着腰弯弯腿算是行了礼,小乞丐忍不住"扑呲"一下笑出声来,连得石之轩也忍俊不住.见二人笑于是店小二也笑:"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客官爷您是个地道的人,我这点小事算得个啥?你老要的衣服和热水都给您备好了放在隔壁的房里.您老请慢用,有事您招呼一声儿.小的先告退了."说着便退了出去.


见小乞丐用冒着绿光的眼睛狼一样的死盯着桌上热气腾腾的饭菜不放,石之轩温和地一笑:"小兄弟,话咱们一会儿再说,先用点东西吧.我已经用过了,这些都是给你预备的,你趁热尝尝看好吗?"又担心他在自己面前不好意思动筷,便站起身来道:"你先用着,我去看看药熬好了没有.回来咱们再聊."拍拍他的肩膀示意快吃便走出门去.


刚要跨出门槛就觉得不对;房门外散乱地有几个人或站或靠,象是几个房客在走道上无意识地闲着,可仔细看就看出点门道来了;两个和自己一般大的年青人都是一身蓝布长袍腰扎镶角皮带隔着自己的房门一左一右地背手斜立着,修剪整齐的粗大辫子系着红绳盘在颈子上被灯火映得发亮.楼口的梯道口边一个身材修长身着银灰长袍外套青底滚花马褂的中年人悠闲地靠在柱子上惬意地拿着一把瓜子在嗑,三个人的位置恰到好处地占据了有利地形,一无遗漏地控制整个楼堂.这可是些好手!石之轩立时警觉起来,心里暗自防范;脸上却不带一丝戒备,脚步不停地下了楼,给老板娘嘱咐了几句后便要出去.那三人倒也没有异动,仍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出客栈门口,滴水椽下又是两个装束相同年龄相若的人一左一右似有意无意般地把持着大门,眼睛在来往的行人身上梭巡着;左边的那个看见石之轩在打量自己,仿佛受到惊吓一般下意识地把头转回去低下,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惶恐.石之轩不在意地微微一笑,径直往街上举步而去.


但这实在只是一个小镇,此时天已入黑,不大的街面上冷冷清清,绕着镇子转了一圈,只有稀稀疏疏的一两家米店布铺还点着豆大的灯火在徒劳地等着生意上门,挑着馄饨担子沿街叫卖的小贩拖着嗓子的叫卖声在寂静的夜空里沧凉无力地时有时无,夹杂着偶尔传来的一两声犬吠,给小镇凭添了一份肃杀.石之轩顿时没了兴致,苦笑着摇摇头转身走回客栈.


门口和楼上的那几个人已经不知所踪了.上得楼来还未进门耳边便传来马二娘那特有的笑声:"我说怎么命这么好,原来竟是一对金童玉女呀!怪不得有贵人搭救.瞧瞧这身板儿,再瞧瞧这脸蛋儿,真真的是个美人丕子!这要是再大几年,怕是连月里的嫦娥也比不上你好看...天王爷爷!怎么就能到了这个地步儿...真是让人心疼!"正说得高兴的老板娘一转眼见石之轩走进房来,忙放下女孩的手迎上来:"客官,您吩咐的都已经办妥了.隔壁的单间也给您预备好了,正等着您回来呢,这两个娃娃都已吃得饱饱的药也喝了.您看您还要点什么吗?""哦,我不要什么了,给您添了许多的麻烦,真是过意不去啊.您回去歇着吧."石之轩笑着看了看那偎在一起的患难人,谢过了老板娘后对他们说:"大病初愈还是不宜多劳神志,你们也歇着吧?我就在隔壁,有事的话就叫我.好好休息,不要多想,有话咱们明天再说,好吗?"见他们点头答应,便也走出房去,带上了房门.这才觉得自己真的是乏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