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铁血传之庐陵记[二十七]


那达光呆立在三丈以外,不言不语,也忘了逃走,只是望着几个人发呆。紫神王忽然向他招手到:“小娃,还不快过来。”达光见大师叔也到此,心中疑惑之念始解,一闻召唤,就走了过去。紫神王一指丑,美二女,他笑道:“我来给你引见,这两位姑娘全是未士老人的女弟子,这位是三剑侠女段凤姑,那未是幻波女李霜,....”达光仍是神情呆滞,口中轻叹一声,心中暗念,哦“幻波女,她会变,变丑变美,难怪称为幻波,”凤姑瞧了他一眼,向紫神王道:“鄂师叔,家师早已扫榻已待,我们快去吧!”紫神王哈哈笑说:“好,好,与那老哥已多年不见了,我也要去请安呢,请吧。”他迈步就走,走了有五七步远,他回头朝着达光笑说:“娃,你还发什么呆,你身受那老魔掌力之伤,别看现在没事,百日之后,将全身瘫痪而死,如不趁早救治,我看你对得起谁?走啦!”

达光心头一颤,身不由已的跟了下去。但他心中却忘不了那丑女李霜,没走几步,转头看去。‘咦!’他不禁脱口又叫出来一声。原来那李霜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走了,而且她已不见人影。段凤姑见状哈哈的笑说:“小公子,寻我那师妹吗?她有事走了,过两天就会回来的,不要情急。”达光俊脸一红,心想:“谁情急了,要不是为了答谢相救之恩,又找她干什么?不过她为人很好,心眼不错,只可惜她那相貌,实在不敢恭维。”

他心中是这么的想着,也不说话,只是垂头跟在紫神王身后,向深山里走去。山道崎岖,峰峦起伏,穿崖洞,走危石,正要从一丛林中走出,只见一个小孩与一大汉厮打。那小孩头顶留着一个冲天小辫,苹果般的脸,一双大眼睛黑白分明,骨碌乱转,透着叼钻和机灵。他对那铁塔似的,豹头虎眼的大汉冷冷问道:“你叫什么东西?问清楚了,好揍你!”大汉哈哈笑道:“小混,你问我嘛,站稳些,让大爷告诉你...”小孩一扬手,伸出两个指头说:“骂我两次了,你记清楚,等会跟你算帐,快说,你叫什么》”大汉哼道:“我,就是名震江湖的铜头铁臂周完,你听说过没有,怕了吧!”那小孩哈哈一笑说:“江湖上高手如云,谁听说过你这无名小卒...”大汉猛喝一声:“好箱子,你敢看不起我!”他左拳右掌,摆了一个架子,这一招是‘龙稳步’,实步如钉,虚步如浮,拳掌摆的地位半丝不差,这大汉的武功学得很踏实。小孩身形一晃,不知何时出手,周完竟‘啪’一声,跌了一交。小孩笑道:“方才你骂了我两声,这先还你一个屁股蹲,服不服?”周完纵起身来,开步如飞,抢到小孩面前,‘呼’的就就一掌劈出。周完也甚是刁滑,他这一掌乃是个虚招,刚打出一半,便骤然收回,跟着下面一腿踢出。哪知,小孩的手脚比他快过不止数倍,就在周完刚刚收掌起脚之时,小孩已先出了手,探掌一抓,已经抓住了周完的手腕,顺着他收掌之势向后一送.....

这正是四两拨千斤之法,周完被这一送之力,身子顿失平衡,仰天后是跌了一交,当他背撞着地面之时,那一脚方才踢出,如此一来,他跌得更重,不由得撇了撇嘴,那小孩笑道:“这是第二交,你快起来,咱们还有第三招呢?”周完一瞪眼,说:“我不起来了,你打吧!告诉你,我练有铁布衫。”小孩嘻笑说:“亏你这么大个子,原来还会耍赖啊!是哪个师傅教你的,真不要脸...”

旁边站着一位小老头,穿着十分破烂,生得瘦小干枯,稀疏长有几跟老鼠胡须,正瞧着他俩争斗,这时,他接话说:“小娃,你不要说顺了嘴,小心有人听了不愿意。”小孩一瞪眼:“有谁不愿意,叫他见我,看我摔他两个跟头。”小老头哈哈笑道:“好小子,真是出生牛犊不怕虎,好吧!老夫就让你击上三拳,看你是否能打得动我。”小孩即应声‘好!’就见他双掌前后一错,左掌迎面一晃,左掌疾吐,招走‘虎抓偷心’掌出如风,一股劲力排山倒海般,直向小老头那小腹打去。那小老头似如不觉,仍在那哈笑着,在小孩一掌快到之时,他那小腹猛的向里凹进去一个洞,微笑道:“小娃,要出全力呀!”

那小孩一掌击到,猛觉这一掌宛如坠入无低深渊,轻飘飘的直往前送,那老头的小肚子又好象棉花似的,小孩觉有异,就知不好,赶忙撤掌。他不往外收还好,这一往后抽手,顿觉得一股大力将他那右拳紧紧吸住,无法移动丝毫。这时,他大骇,忙连口央求道:“老前辈,弟子年少无知,你饶了我吧。”小老头笑道:“你不是说,要摔我两跟头吗?怎么不用劲呢?”小孩脸绯红说:“先头,不知是您嘛。”小老笑问:“现在知道了,你认识我是谁?”小孩忙说:“您是武林前辈...”他话未说完,小老头嗤笑道:“好个油嘴滑舌的小东西,难道红云老儿就传你这点功夫吗?”小孩一听人家认识家师,心中越发吃惊,大眼一眨,已淌下泪来,他忙说:“老前辈,您既然认得家师,又怎好意思和晚辈我为难呢?”小老哈哈大笑道:“小东西,真有你的,好吧,站稳了...”他突然把肚皮一鼓,那小孩立觉一股大力推来,不由得琅琅跄跄向后倒去十几步,赶紧一个‘龙盘虎底’,稳定身形。他怔了一下之后,忙伏身跪在地上,叩头说:“小蝎子王清,叩见老前辈,乞请赐告尊号。”小老笑道:“真是鬼精灵,你可听你师傅说过,有个苦树老人么?”王清一听对方是师傅的好友,连忙有叩一头,小脸绽出了笑容,他说:“是王师伯呀,小清给你叩头啦!”苦树老人笑说:“快起来,你师父呢:”王清禀道:“他老人家在翠松阁了,我就是去找家师的,走到此处,碰上了这位大哥...”苦树老人笑问“你就手痒啦?...”

空中传来一声鹤吠,苦树老人仰首看天,他得着哈哈道:“野鸭子,你又在放鹤拉。”空中白鹤猛的一打旋,束翼掠下,鹤背上跨着一瘦老头,他应声说:“原来是胡山故人,你怎么也被贬下红尘来了?”苦树老人回说:“我是救人而来,无奈晚了一步,你这野鸭子是干什么来了,是否去赴瑶台之宴呀?”

原来那瘦老头是‘胡山三公’的老二天鹤公杨七,乃是杨家将后裔。他笑着说:“我和你一样,也是为救人而来。”苦树老人笑问:“我们是志同道合,但不知你救的人呢?”天鹤公笑回:“人早已被未士老头儿的宝贝徒弟救走了。”苦树老人感慨说:“那天俊的二魔,如果你们三霸王中的老二庐陵王还在的话,他就难以逞凶了!”天鹤公苦笑了一下说:“可叹我们的老二,为一事之争,落个惨死高崖,江湖上从此没有庐陵王这个人了...”他话未说过,那周完忙插口道:“庐陵王老前辈没有死呀!仍然健在...”苦树,天鹤两人闻言不禁一怔,几乎都是同声问道:“你怎么知道他没有死?”周完说:“因为,我曾听说庐陵王义子达光说起,他义父现隐身在天山深处,至于什么地方,那我们就不知道了。”

苦树老人眼望着天鹤公,他诧异的问:“野鸭子,你们老二真有义子么?”天鹤公一阵想后说:“是有的,是从铁河一覆舟上救出来的...”苦树老人惊讶道:“难道是铁血帝遗孤?...“天鹤公点头而说:”对,我们老二为了救这孤儿,可说是忍辱负重,更招江湖上误解,最后,竟弃尸绝崖了...“苦树老人应声说:“听这姓周的娃儿说,他不是没有死吗?”天鹤公叹一声道:“但愿苍天保佑,他仍健在人世。”苦树老人沉思一阵,连着摆几个头,他问:“这种江湖旧事,实在令我不结,庐二野为了救铁血帝遗孤,怎么会引起江湖上的风波来?”天鹤公十分感慨的说:“那只怪我们老二性情孤傲,他不肯拿出那‘庐陵遗诏’来,在那时候,铁血国混乱四起,河泪带着他的达子兵初主铁血,根基未稳,谁如拥铁血老帝丹心出头,天下有志之士无不敬从,江湖上谁都想得到‘庐陵遗诏’...”苦树老人点点头说:“达子人要得到‘庐陵遗诏’怕老帝的原有居民会危害他们的千秋基业。”天鹤公叹了一口气,他道:“在这双重压力之下,再加上天俊七魔这些人故意挑拨离间,恶意诽谤污蔑,还有我们老二的脾气,拧为玉碎,不作瓦全,他挺而走险,掀起一场江湖的腥风血雨,这越发难使人谅解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