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狮外传—睡狮 第三章 重返南海 第二节

新峰小子 收藏 3 78
导读:醒狮外传—睡狮 第三章 重返南海 第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76/


琼崖海口或者叫府城,现在是中华民国二十七年,自从去年七月七日日军无耻地入侵华北,攻入北平城以来,琼崖岛一直弥漫着一股悲愤、激昂的情绪,中国一百年来一直在遭受屈辱和鞭打,真是长夜难明赤县天哪,落后就要挨打,一百年的血泪经验使一部分中国人欲哭无泪,一部份人麻木,在痛苦中丧失灵魂。但必竟还有热血的人,海口的民众时刻关心着祖国大陆发生的事,为祖国遭受侵略而义愤填膺,有的热血青年干脆乘船到大陆去参加抗日,但同时紧张不安的气氛也在人群中弥散开来,日本人会不会来攻打海南岛?而岛上除了国军152师的三千多官兵和一个装备很差的保安旅外几乎没有别的守卫力量,如果日本人攻过来怎么办?尽管不安焦虑,有一种大难即将来临的感觉,但日子还得照样继续。海口的民众惶惶不安地一天一天在满天谣言和恐惧中度过。

这天凌晨三点半钟,家住海口海甸的渔民陈阿根起了个大早,他扛着橹和他的三个儿子一起向海边走去,二十岁的大儿子陈大水扛着一大捆渔网,十九岁的二儿子陈中水背着一个大渔篓,十七岁的小儿子陈小水走在最前面手里提个马灯照著亮。陈阿根一家原是广东湛江一带的渔民,前几年才搬来海口,这里和大陆相比基本上是个太平世界,几年打渔下来,小日子也过得相当殷实、舒坦。最近天气一直很好,海上风平浪静,正是捕鱼的好时即。

当他们父子四人来到海边时,附近渔船上的渔民也落落续续扛着捕鱼的工具过来了,纷纷互相打著招呼,然后登船、解缆、摇着橹出海去了。过了一个多小时,海岸已经看不见,再过一会就要到渔场了。这时,天空也渐渐地改变著颜色,黑色越来越淡,越来越浅,天很快就要亮了。陈阿根开始和儿子们一起检视捕鱼的工具,把渔网下到海里,准备在天亮之前先拖一网。

天终于开始变白变亮了,慢慢地东边海天一色的地方有点发红了,天也变蓝了。陡然,海平线上出现了早霞的光芒。陈阿根和他的儿子们拉起了第一网,原想发个利市,可惜收获并不怎么丰,他决定把渔船驶向更远点的地方,打著手势告诉陈大水,陈大水抓起橹,把舵一转使劲摇橹,老二陈中水也过去帮忙,很快就越过了附近的渔船向外海驶去,驶着驶着,他瞧见远处的海平面那儿落落续续出现了几个黑点,虽然距离很远,但可以看的很请楚。黑点越来越大了,他叫道:“阿爸,快看,那是什么?”

陈阿根抬头向儿子指的方向看去,现在可以看得很清楚了,啊,那是铁甲船!他心里惊呼起来。可这是那里来的铁甲船呢,好象是军舰。那些铁甲船行驶得很快,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楚了。他迟疑着,心里惊惧起来,接着他象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拚命大叫起来:“大水,是日本人!快,快,快往回摇。”

陈大水手忙脚乱地掉过船头,老二陈中水也上去帮助摇橹,船加快了速度。陈阿根站在船头向附近正在打渔的渔民大喊:“日本人的铁甲船来了!日本人的铁甲船来了!”

附近的渔民听到了陈阿根的喊声,但听不清他喊的什么,纷纷抬头向这边望来,陈阿根用手指着,渔民们向陈阿根指的方向看去,顿时明白了陈阿根刚才喊的意思,全都慌乱起来,急忙掉过船头往回驶。

陈阿根频频回头瞧看,船的影子越来越大,那种威武地、勇往直前的气势仿佛排山倒海的巨浪。陈阿根年轻的时候曾在英国人的商船上做过几年的水手,那英国商船可比现在看到的简直不能比,那烧媒的商船只有一干多吨,舰速也只有十节,而现在眼前看到的冲在最前而的那艘船比那商船大十倍都不止。照他的经验,那船舰速竟达到三十多节。恐惧袭击了他的心脏,他的心霍霍乱跳,朝儿子们脸上看去,他们也是一脸的惊恐,两个摇橹的儿子只知拚命地摇。

突然,前面那艘巨舰上飞起了两只怪异之极的东西,虽然当时的中国人很少有看到飞机的,但听总是听说过,飞机总是有翅膀的,可是这两只飞起来的东西却都没有翅膀。这时冲在最前面的那艘铁甲船距离他们只有二千来米了,前甲板上逐次升高的二层炮塔和四座二0三mm巨型舰炮已看得一清二楚,而后面的船上也有那奇怪的没有翅膀的东西飞起来,加起来总有十几架,它们在空中编队后飞了过来,越过他们头顶向海口方向飞去。

舰群离他们越来越近,很快就接近了他们那小小的可怜的渔船,这些舰相互之间相距有一千米左右,舰艏的编号都看得一清二楚了,陈阿根这辈子都没有看到过这么大的船了。它们沉默地,雄赳赳地往前行驶,巨舰劈开海水产生的浪涌把小渔船高高抛起、低低地跌落,陈阿根脸都白了。

天已大亮,海口的居民家家户户屋顶的烟囱里冒起袅袅青烟,店面现在虽还没有开门,但已经有人在街路上走动。在海口城外,那些小商小贩挑着担子把一些农副产品往城里运,有些勤快的农夫开始扛着农具下地去了。过了一会儿,学生们背着书包出门向学校走去,欢乐的、童稚的笑闹声使这座小城充满了盎然生机,店铺也纷纷开门,大家互相打着招呼,新的一天终于开始了。

忽然,靠近海边那条街上的人纷纷向海边跑去,他们的行动随之影响了其他人,于是其他街上的人也莫名其妙地跟着往那边跑去,渐渐的后面跟着跑的人越来越多,象滚雪球一样呼啸而去。先到海边的人看到离他们几百米的半空中悬停着十几只怪家伙,那些个怪家伙的头顶上不知什么东西在转。人们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东西,连见多识广的人也不知道是什么,一时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好事的人们开始还很兴奋,看到了希奇的东西嘛,但过了一阵不安的情绪象瘟疫一样传播开来。

再往海面上瞧去,有四十多艘巨大的舰船慢慢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它们撒布在一个区域很大的海面上,最近的距海岸只有二千米远,它们全却抛锚停了下来。过了不久,大约有二十分钟左右,有一艘大舰的前面开了个大口子,岸上的人们看到从这个大口子里有些似船非船的东西开到了海里,而有几艘大船正在把小船往海里吊放,那些似船非船的东西和装着人的小船向岸边开了过来。

一队驻守在海口的国军152师的士兵跑步过来,领头的是个少校营长,有人喊道:“国军来了,快让让。”

人们给他们闪开了一条缝,这队国军跑到人群的前面一字排开,少校营长手一挥,士兵们全都持枪卧倒作射击状。少校营长定下神来往海面一瞧惊得几乎要跳起来。由于这里的地势比较高,他可以看得很远,他注意到在五千米外有一艘拥有巨大通长甲板的大舰正在起飞飞机,在几艘大船上还直直地升起几架很大很长的东西,下面垂吊着什么正向岸上飞来。而在海面那二十几艘登陆艇、冲锋舟和那似船非船上面好象有炮管似的东西离岸越来越近了。

“舰空母舰!”少校营长倒吸一口冷气,心里一颤,惊呼起来。这时,悬停在二千米外半空中那十几只怪家伙中的其中一架向他们飞来,少校营长急忙命令士兵们作好战斗准备,不过他心里其实也知道,自己这点人和手里的破武器想要打仗那无疑是以卵击石、飞蛾扑火。

那架飞过来的怪东西就在他们头顶几十米高的地方停住不动了,在它的头顶上有东西在快速地转动,不过声音似乎不大,它刮起了一阵阵旋风。少校营长清楚地看到这个怪东西的机身二侧和底部装着机枪,两边还挂着蜂窝似的管状物,还有………,别的东西他不清楚是干什么用的,但直觉告诉他那都是威力无比的厉害武器,过了很多天后,在一次朋友们喝酒扯谈当中,他回忆起那天的情景,得意地庆幸自已那天幸好没有下令开枪,否则自己铁定变成一个马蜂窝,想起来却是一身冷汗。而此时他已紧张得心都快要蹦出来了,正当他不知道自己是应当打还是不打的时候,那怪东西却突然叫了起来:“国军和乡亲们请不要惊慌!不要惊慌!我们是中国人,我们是中国人,我们是回国参加抗日的军队,请不要害怕,请不要害怕!”

那怪东西用国语讲完后,又用广东客家话重复讲了一遍,然后就这样交替地讲了几遍。“中国人?他们是中国人!”有人喊道,大伙心里为之一轻,是自己人当然没有什么可怕的了。

少校营长没有刚才那么紧张了,毫无疑问这肯定是中国人。如果是日本人怕不早就打打杀杀了,继而他想道:“国军的海军里可没有这么大的舰艇,更没有航空母舰,他们倒底是什么人?”他的心里纳闷到了极点。

再往海里面瞧去,那些似船非船的东西巳经冲上了海滩,少校定晴一看,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晴,他使劲地擦了一下眼晴,“天哪!战车,战车居然可以在海里面开!”

一个连长跑过来,他的手里还握着一把后来的人称之为盒子炮的德国驳壳枪,“营长,那是啥家伙?船不象船。”“战车!战车!这世上居然有可以在水里开的战车。”少校营长喃喃地说着。

登陆艇此时也开进到了海滩边上。艇首的挡板打开了,一队队身上套着桔红色救身衣、里面穿着花豹皮一样的花衣服、手里端着枪的士兵队形干净利索地从登陆艇里冲上海滩,他们头上都戴着花布包著的头盔,有的登陆艇里冲出来的不是士兵,而是车辆和形状不一的战车,而远处第二批登陆艇正在开过来。其中有几艘样子非常怪速度奇快的船也开了过来,它们象飞一样贴着海面一下子冲到了海滩上。而在空中除了早先那十几架怪家伙外,远处的船上又升起八架长方形顶上带两个转翼的大家伙向岸上飞来,越过众人的头顶向内陆飞去。

少校营长鼓起了勇气,带着几个士兵向那些战车那边跑去,当他气喘吁吁跑过去时,在海里正在渡海的那些战车已经冲上了岸,后面还跟着几群士兵,那些士兵身上的装备这位少校营长这辈子看都没有看到过。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