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神爱地球 第六卷 发展大宋 第一百零四章 私访王家

lovekk520520 收藏 0 18
导读:逍遥神爱地球 第六卷 发展大宋 第一百零四章 私访王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4/


当我带着金有香和张静爱,还有侍卫们到了南城门时,我命令守卫南城门的侍卫,去给我找二十几匹高头大马来,谁像马家俩兄弟傻了八机的跑去追人,我骑马去多舒服!

很快的,马就给拉来了,原来的南城门守司,都有马厩的,以防到时有什么急事,还要回去现拉出马匹来,到时可就什么都晚了。


我们骑着从大理运来的高头大马,向着清明寺的方向追去,很快就看到了前面有两帮人正打的热闹,王家的人没有走出多远,就被马家的人给追上了。


我一看,果然是那俩不要命的兄弟,他俩正带着一百多号人和对方三十多个人交战着,双方都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三十多个人把几个女孩围在中间,几个女孩抱在一起,站在最后面的一顶轿子旁,好像在哭。


王岩老远就看到了那两顶轿子,更是火冒三丈,心道:“哎呀呀~!好你俩个畜生,敢干出这种事来,我今天说死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很快,我们一行快马,就把这些人包围了起来,双方杀得正欢的人不得不停下来,看着眼前的骑马之人,一下子还不知道是敌是友。


王岩策马而行,硬是让他挤到了最后一顶轿子边,在自家家丁的“少爷”声中,下了马,跑到几个抱在一起的姑娘身边,大声叫到:“梅儿、兰儿、小小,你们没事吧?”


“哥!大哥!”王梅儿和王兰儿一看到亲哥哥来了,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样,立刻就改投了怀抱,紧紧的抱住王岩,在他怀里哭着。


王岩红着双眼,在人群中找着那俩个“畜生”。并大声喊道:“姓马的,从今开始,我王岩不会让你们好过,我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马得文、马得武俩个兄弟一看是我们,他们心里也叫那个气:“好不容易到手的肥肉,就这么没了,不行,今天爷爷一定要把这几个娘们都抢到手,正好,你们这是来送死的。”他们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怎么死。


马得文向前一步,指着王岩说道:“王统领,我敬你是当今皇上跟前的红人,又是汴京大户,才对你礼让有加,你不要得寸进尺,不要以为我们马家就怕了你,我在奉劝你一句,我们马、王俩家和亲,到时在汴京,你可就算是土皇帝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朝中有我舅舅,商场上我父,你这位大舅哥,可算是要风有风,要雨有雨。”


“放屁!”王岩怒骂道,他心里从来没想过这些东西,以前没想过,现在更不敢想了,如果真是那样,那他离死也就不远了,他指着马得文说道:“姓马的,你不要痴心妄想了,用我妹妹们的幸福换来的东西,就是再好,我王岩也当作是个屁,我王岩曾立誓,一辈子只对皇上忠心,你们想在汴京作威作福,就要问问我手中的刀同不同意。”


马得武对他哥哥喊道:“哥,跟他们废什么话,我们人多,怕他们作甚,把他们都杀了,女的拉回去,今晚我们兄弟二人可有福享了,嘿嘿!小仙女,等着我啊!”他最后一句,是向着我身边的张静爱说的,根本就没把我放在眼里。


我的杀心已现,咬着牙叫道:“王岩!”


王岩一听我叫他,马上习惯性的单膝跪下,嘴里喊道:“臣在!”可能因为他刚才气的,还没反映过来,还在那等着我发令呢!


我一楞,心道:“这么快就把我的身份说穿了?不过,算了,说穿就说穿了吧!”然后对他说道:“朕命令,这里马家的人,一个人也不准给朕放过,放跑了一个?朕唯你是问!”


王岩很是兴奋的说道“臣,尊旨!”然后站起来,大声喊道:“皇上有命,马家的人一个不准放过,杀多了有赏,杀!”说完了,拔出了腰刀就杀向马家兄弟。


王家和马家的家丁全都让我搞得楞住了:“皇上在这里,那个白衣俊朗的青年人是当今的皇上?天啊!”可就在他们这一楞神的功夫,我的大内侍卫在王岩和狄虎的带领下,已经砍倒了十几个马家的家丁了。


而且,刀刀见血,皮肉外翻,疼的这些人倒在地上直“哼哼”,这些人的哼叫声,也提醒了其他人,这是在什么地方,如果楞神就是不得好死。


所有人也不管皇上在不在场了,又开始乱砍了起来,而我身边的狄龙、范天正二人,骑在马上,寸步不离我和金有香和张静爱的左右,冷冷的盯着打斗场。


而郝随却吓得头上直冒冷汗,现在的他想回去叫人来,但又不敢离开皇上,怕皇上万一有个什么闪失,他好上去补刀的。正在他急得心乱如麻时,突然想到他在出宫时,从宫里带出来的炮号筒。


他马上从手中拿出圆柱型的炮号筒,把没有拉绳的一头,对准开空,一拉绳子,“咚~!”的一声,从筒里飞出了一个像是烟火一样的火球,高高的飞向了空中,到了空中后又是“咚~!”的一声,炸了开来,跟现在的礼花没什么区别,只不过在大宋,他是用来发送求救信号的。


我抬头看着天空的烟花,心道:“这个东西就是古代的信号弹吗?有什么用?怎么发射都是一个样,也打不出个花样或是字来,自己人看到了,敌人难道就是瞎子吗?发射这东西后,就是看双方谁人来的多、来的快而已,来的少、来的慢的一方还是得让人杀掉。”


而这东西可让马家的人心慌起来,家丁们都在想:“这算什么?皇上要杀马家,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家丁而已,而且平时马家的人对自己又打又骂,从来不把自己当人看,现在为什么还为他们卖命?与皇上对立那叫什么?说小点叫作乱!说大点叫弑君,两个罪都够自己死全家的、诛九族的,皇上调兵的信号已经发出去了,一会大量官兵就要来了,到时想跑都跑不了啦!现在不跑,更待何时?”想到这里,已经有很多的马家家丁开始蒙生逃意了。


只要有第一个跑的,就有第二个、第三个……跑的,马家兄弟急了,100多人现在只剩不到60多人啦!马得文躲过了王家家丁的一把大刀,一脚把家丁踹倒后,大声喊道:“兄弟们,不要受他们的欺骗,这帮人都是朝庭的乱党,那个穿白衣的小白脸怎么可能是当今的皇上?他是乱党的头子,我们把他拿下,砍下他的头,送到朝庭,我舅舅就给你们重赏的!”


郝随在马上喝道:“大胆逆贼,皇上在此,你还如此狂妄,本公是皇上身边的贴身宦官,还有狄龙、狄虎、范天正、王岩四位大内侍卫统领在此,你们还不速速就擒?敢动皇上龙威者诛其九族!”


马得武尖声尖气的喊道:“我呸,你说你是太监,你就是太监了?京城里自宫等着进皇宫的人多的是,上街上随便拉出来一个没长胡子的,都有可能是个淹货。兄弟们,我兄弟二人的舅舅可朝中二品大员,汴京防务司总兵,我曾在他的府上看过这几个人的通缉画像,今天有杀了他们的兄弟,我马得武双手奉上百两白银。”


不过,在他喊完后,马家的一个家丁却喊道:“兄弟们,大家不要听这俩个畜生的话,狄青老将军的俩位武将孙子,就在这,还有皇上身边的大红人王统领也在此,那么这位白衣人是谁?我就不多说了,兄弟们,我们不要在帮这俩个畜生为害了,难道我们帮他俩造的孽还少吗?我们降了吧!今天是生是死,就看我们的造化了,否则连累了家人,我们,啊~~!”他还没说完,就被悄悄走过去的马得文一刀给捅死了。


这么乱的场面,一下子就静下来了,马家家丁楞楞的看着马得文,眼神慢慢的变得愤怒起来,王家家丁也被这一幕给惊到了,谁都没有想到,这马家的兄弟尽然这样对待自家的家丁,虽说那个家丁的言语中有要投降的意思,但他毕竟是一直跟随着马家兄弟,而言语一有不和,就被马家兄弟给杀了,这里的马家家丁,不难保准以后一旦得罪了马家兄弟,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而且,他们少爷的性格,他们太了解了。


马得文看着自家家丁的眼神,一下就慌了神,语无论次的喊道:“怎么啦?你们这帮蠢货,他扰我军心,扇动你们投降,我杀他有什么不对?你们为什么这么看着我?我告诉你们,今天本少爷平安度过危难,我就放过你们,否则,我爹和我舅舅是不会放过你们的,他们会让你们全都下地狱来陪我的,哈哈!”


马得武现在心里心急电转,眼看着情行就要不妙了,他必须要自保,眼珠一转,他马上指着马得文的鼻子大骂道:“马得文,你太让爹爹和舅舅失望了,你不配作我马家子孙,今天我就代表马家断决了和你的关系,你自吻谢罪吧!”


王岩在旁边拿着刀狠狠的说道:“马得武你不用在那假幸幸的了,皇上已下旨,今天你俩谁也跑不了,我会将你俩的头挂在城墙上!”


最终,在南大营的禁兵和城中的机器人禁卫士兵赶来后,马家的兄弟俩可以说是让人乱刀给分了尸,头被挂在南城门上,南城门的墙上写着公告:“马家兄弟,恶贯满盈、欺压良善,现被皇上下旨斩于城下,将其头挂于城门之上,以示警惕所有贵族的老爷、公子、小姐及其家人和下人们,不要自持身份,为害百姓,否则,将严惩不待!”


而马家的家丁也被机器人士兵给押回了城,他们将受到严审、严判,其他逃跑的家丁,也在别人指证下,将受到全宋官府的通缉。


而我却在金有香、张静爱的陪同下,带着郝随和大内侍卫,护着王家的俩个小姐和田小小,返回了都城王家。


王家的家丁,现在全都痴痴的看着我的背影,都有一种想要跪着走的冲动,他们自从知道了我的身份,还没有给我行跪礼,这让他们每个人的心里都不舒服、不安生。


而王家的俩位小姐和田小小,在轿中更是坐立不安,小脸时红时白,将下唇咬得紧紧的,都在心里想:“真没想到,当今的皇上会是这么一个俊俏的公子!让人一看就深深的着迷,怎么办?我现在忘都忘不掉他那张英俊的脸和潇洒的英姿了”。


对于她们三个,我是没有什么性趣!而且我连她们的正脸都没看过,只不过为了以示我对王家的拉拢,我才不惜成本的送她们回府。


当我们到了王家的大门前,自有家丁进去禀报,跟我们一起回来的家丁,在恭恭敬敬的给我行了跪礼,得到我的点头示意后,才起身抬着死伤家丁,从侧门进入了王家。


王家的二个小姐和田小小在贴身丫鬟的搀扶下,轻轻的下了轿子,来到我的马前,跪在地上,轻轻的说道:“民女王梅儿、王兰儿、田小小,给万岁爷请安,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我骑在马上,点了点头,说道:“嗯,平身吧!三位小姐,你们这一路上受了不少的惊吓!一会回府后好好休息一下,其他的事就交给王岩吧,他会向你们的父亲说清楚的,而且,你们的事朕都清楚,马家的俩个逆字已死,你们也不要记挂在心上了!”


三女站起来听了我的话后,又给我蹲了个万福,王梅儿在这里年纪最大,所以,她走向前来,说道:“多谢皇上的救命之恩,也多谢皇上为民女们着想,民女们不会把那些无耻小人放在心上的,民女肯请皇上进府一叙,也休息一下,民女愿为皇上泡上一壶上等的好茶,以谢皇上之恩。”


正说着,王生财带着他的俩个老婆:李氏和田氏,还有王府的管家,快步从府里奔了出来,看在高坐在马上的我后,连忙又加快了脚步。


四人走到我的马前,深深的跪拜了下来,口呼“万岁!”


我翻身下马,走过去将王生财扶了起来,这一扶,将王生财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其他人也楞楞的看着,如果说我在宫里扶过王生财,那由他口中说出来,任谁也不会相信的,可这当着众人的面,当今皇上亲自去扶一个人,那说明什么?意义不可同日而语。


而一直侧身坐在马上的金有香和张静爱,也轻飘而起,落在三个小姐的身边,挡住了刚要给她俩见礼的三位小姐,互相闲聊起来。


这时,我对王生财说道:“王员外啊!怎么?不欢迎朕进府坐坐?”


王生财一听这话,马上接过来说道:“皇上,您可别折煞草民了,这天下万物都是皇上的,皇上到草民府里,是草民的福份,也使草民这座蔽府蓬壁升辉,草民将大开中门,迎接圣驾!”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