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沦陷(第一节到第四节)我的处女作,希望大家捧场

小波门下走狗 收藏 5 149
导读:[原创]沦陷(第一节到第四节)我的处女作,希望大家捧场

一、

渐渐的,我开始忘记了自己的名字。他们都叫我狼,因为我收账的时候心狠手辣。我喜欢这个称呼,甚至会把它当作我的名字,不是因为他们所说的原因,只是因为狼是寂寞而坚强的动物,这一点很像我。

在这个城市里,我舔血而生。没错,我只是一个毒贩,最底层的毒贩,我要吃饭。11岁那年来到这个城市,寻找据说在这里打工的父母,只想告诉他们爷爷已经死了大半年了。一个所谓的老乡把我送出了火车站,骗去了我身上最后的十块钱,从此我发现自己真的一无所有。

流浪、捡拾垃圾、吃别人丢弃的食物、挨骂挨打、哭泣,直到有一天有个穿黑色皮夹克的男人收留了我,从那一天起,我没有了眼泪,只有恨。

这个男人是个毒贩,他叫我们管他叫黑皮。“记着!出了门,我们谁也不认识,只要被抓就得自己扛,这是规矩!”我是他收留的第三个男孩,年纪也是最小的一个,那天把我领进门时,黑皮就盯着我的眼睛狠狠地说。“管饭吗?”我很麻木地看着他,没有丝毫的慌张和畏惧。很多年后,一个跟过他混过的家伙对我说,当年黑皮之所以收留我就是因为看重我的面无表情,很适合帮他运货。很好,至少他可以欣慰了,因为我杀死他的那天,当他的目光还迷离在人世的时候,看到的同样也是这种麻木的眼神。

做毒贩,没有义,只有道。

我喜欢看那些瘾君子们在缺失毒品情况下那一张张因极度痛苦而扭曲的脸,他们没有廉耻得让我觉得异常可爱,我喜欢他们祈求的语言和神情,因为在那一刻,我会觉得自己是神,享受。

“如果今天不把钱还给我,我就吊死你,然后说你是自杀的!”每次催欠账的时候我总是这么说,眼神麻木而呆滞,有人说那是来自地狱的眼神。

没错,在我眼里,人间即是地狱。

这个城市中有太多像我这样的人存在,我们都活在人间的边缘,我们没有家,没有爱,没有情,我想我们也不配有爱情。

黑皮的脾气很大,动不动就打,而且给我们的待遇很差,包括我在内的三个男孩一开始都很苦。我们像蚂蚁一样的从这个城市的一个角落到另一个角落,身上都带着不会超过3克的海洛因,带得少不是因为黑皮怕我们被抓时会被判重刑,而是怕我们卷了货跑路。那时候年纪小,经常发生吸毒者欺负我们年纪小不给我们钱的情况,要么拼命,要么回去被黑皮赶出门去挨饿,我们别无选择。因为我入行晚,只能先替他白干半年,另两个大点的孩子已经可以拿提成了,而那点提成也实在是少得可怜。“他妈的!迟早老子剁了这个狗日的!”大兵经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忘了说了,那两个大点的孩子一个叫大兵一个叫小兵,跟我一样,流浪的狗。大兵来自北方的农村,说话的时候经常发生口齿不清的现象,于是小兵便会对他的口齿不清加以耻笑和嘲讽,打架是不可避免的,在他们看来每天的斗嘴几乎是唯一的乐趣了。小兵人非常瘦小单薄,显得弱不禁风,但是这小子的出手相当毒辣。有一次一个妓女赖账,而且还纠集了她的两个常客殴打我们三个,这两个三十几岁的成年人把我们逼在角落里,拳脚如雨点般地下落,我们苦苦招架。大兵的性子很愣,他仗着身量板厚实死死照着小兵和我,咬着牙和那两个家伙拼拳头。突然间,一个光头的家伙一拳将大兵撂倒,正当他准备一脚揣向大兵的小腹的时候,小兵突然“呀!”的一嗓子就扑了上去,手里不知攥着一个什么东西就刺进了光头的肚子上。那光头惨叫一声便倒地不起,身体在地上痛苦的抽搐扭曲,双手紧紧地捂住腹部,血流如注。所有的人都呆住了,只见一把水果刀的整个刀身已经深深地刺入他体内,只把短短的刀把留在外面。

“啊!杀人啦!”那个原本还是笑着看我们挨打的婊子突然歇斯底里地喊起来。

“跑!”我不知哪来的力气,一脚踢到面前的那个还在发呆的男人,带着大兵和小兵冲出了巷子,撒腿如飞。

那一天,S城开始进入冬天,天空阴霾,我们三个站在城外古城墙的废墟上对着无限苍茫的夜空放声大笑。

“我们结拜成兄弟吧!将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大兵突然一脸严肃地看着我们,因为过分激动,脸涨的通红。

“好!大兵哥!”小兵一脸欢喜的表情,丝毫没有留下大事发生之后紧张的神情。

我没有说什么,当然也没有反对。

那一年,我11岁,小兵13岁,大兵15岁,我们是兄弟。

二、

凌晨三点,我醒来,夜凉如水。

我是被我的梦惊醒的,醒来时大汗淋漓,后脑勺生疼生疼的。我抱着膝盖在床上呆坐了很久,努力去回想我的梦,但却发现自己的脑子里竟然是空空的,什么痕迹也没有留下。我竭尽了全力地去搜寻那些蛛丝马迹,直到整个头部开始剧烈的疼痛起来,迫使自己放弃了回忆。我爬下床,感觉身体异常疲惫,给自己倒了一杯纯水一饮而尽。看了看手表,手指轻轻地扣了扣发麻的脑袋,又看看床头柜上那一瓶医生开的药片。“记住,每次头疼的时候就吃一片。”那个医生说这话的时候显得很认真。我拿起药瓶看了看,上面的标签上写着我看不懂的文字,我叹了口气,又将它放下。不知为什么,直觉告诉自己,也许吃药也没什么帮助。睡不着,看着窗外的月亮发呆,翻开皮夹取出自己的身份证,苏合,我的名字。苏合?我叫苏合?我的头又开始疼痛起来。算了,还是吃一片吧。我无奈地吃了一片药,很快,感觉疼痛感开始渐渐消失,渐渐地,我也睡着了。

白天的时候,大家都叫我苏合,我是一个二等的厨子,在清源宾馆工作。

这是一家五星级的宾馆,偌大的厨房条件很好,设备先进,装修整洁明亮。我的分工是切菜,给长厨打下手,他们说我的刀功很好,确实,我能将最薄的豆腐皮切成头发丝般粗细而且根根不断。

午休的时候,我会跟其他厨子们在休息室打牌。因为我打牌的技法很好而且又讲牌品,所以他们都愿意跟我凑数玩牌。厨师长从来也不参与进来,他总是在一旁喝着茶微笑着看着我们。有一次玩得兴起的时候,我洗牌时用了一连串魔术般的花式动作,引得众人一片喝彩。厨师长笑眯眯地说了一句话:“呵呵,苏合的手还是那么灵活啊!”不知为什么,从他厚厚的眼睛片后,我看到了一丝诡异的目光,刹那即逝,让我有点不寒而栗。

手还是那么灵活!

这句话到底什么意思?

不知为什么,宾馆的生意并不是很好,所以平时整个餐饮部的工作量也不是很大。只有在每周的周四厨房才会显得非常忙碌,要给将近五百人准备上好的饭食。没什么,其实对于我而言,忙碌要比清闲好很多,因为在忙的时候,我绝对不会头疼。

我有一个女朋友,叫菲儿,在城郊的市立小学教音乐,属于那种很清秀安静的女孩子。因为交通的关系,平时她都住在学校里,只有到了周末才会来看我。

菲儿很乖巧,做得一手好菜。周末是我最快乐的时光,不知为什么,我周末从来不用上班,据说这是厨师长特意这么安排照顾我的。于是,我们可以手牵手在护城河边散布,看电影,陪她买衣服,然后回我租住的一套小小的公寓里,她会给我做饭。饭后,我们一起洗碗,听她喜欢的歌剧,一起洗澡,很安静地接吻做爱。

这一切都显得那么得和谐与美好,令人沉醉。

安常常会躺在我的怀里给我讲我们俩过去的事情,说当年我们是如何相识的,我是如何追她的,给我讲她学校和她的学生。听着这些的时候,我总会显得很迷茫,因为在我的脑子里根本就想不起这些事情来。

“菲儿,为什么你说的事情我全都不记得了?”我会这么问她。

每每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菲儿的脸上总是会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悲伤的神情。“苏合,那次车祸太可怕了,我差一点就失去你了。”

“车祸?”

“嗯,是在你上班的路上,星期五。”

“为什么我完全不记得?”

“因为,你失去了记忆。”

失去了记忆,我失去了记忆。

心,隐隐作痛。

三、

我只想好好活下去,只想。

小兵捅死人的事情还是让黑皮知道了,他很生气。

“他妈的!小兔崽子自己不想活还不算还想他妈的连累死老子!”黑皮决定让小兵滚蛋,按他的话说那叫自生自灭。

“要是你小子敢赶小兵出门,我们就杀了你!”大兵显得异常的愤怒。已经开始发育的身体使他看上去要比同年纪的男孩更为高大魁梧,而且脸上的杀气已是日渐锋芒毕露起来。

“他妈的!你妈还想反了不成?”黑皮有点心虚了,说话的时候已没了底气。

“反了又如何?告诉你,我们手里已经有一条人命了,也不在乎你这一条!”我盯着黑皮的眼睛很平静地说。

“妈妈的。我这是欠谁的了?”黑皮开始害怕了,身子沉沉地跌落进旧沙发里,“不是我赶他走,警察已经开始查了,连我都得搬家。就算是出去避避风头也好,在一起抓住了,谁也活不了。”

这是他唯一的一句人话。

确实,我们需要避避风头了。

小兵回他的家乡去了,遥远的南方的一个贫瘠的乡村。临走的时候,大兵把他存的一点钱全给了小兵,咧着嘴开心地看着小兵爬上了火车向我们挥手告别。

“我跟了个师傅,他说要带我去跑船!”大兵所说的跑船只得就是走私。

“我走了以后,你好好地照顾自己,我们兄弟三还有见面的机会。”大兵走的时候这么跟我说。

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只有自己照顾自己。

因为死的人也只是一个混子,所以警察也没有过多对这个案子关切。三个月以后,我还是帮黑皮干活,所唯一不同的就是我开始拿提成了。

拿货、交货、收账,被人打和打人,我一干就是10年,我没有了名字,圈里人都叫我狼,我喜欢这个称呼。

黑皮是个彻头彻尾的怂人,他是因为自己吸毒才会贩毒的,这一点是毒贩的大忌,跟着他混始终不是什么长久之计。一开始我没离开他是因为我还小,后来的原因是因为他有一个女儿,莲生。

莲生的妈妈跟着黑皮一天福也没有享过,黑皮在没有毒瘾时候有赌瘾,输了钱就回家拿老婆孩子出气,染了毒瘾之后简直是个畜生,把家里的房子卖了还债,根本不管母女俩的死活。莲生七岁的时候,她妈妈就得了重病,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在租住的小阁楼里咽了气,死不瞑目。死的时候莲生就站在她面前,看着妈妈的眼泪渐渐留干。莲生对我说她经常会梦见妈妈看着自己,目光苍凉无助,让人心碎。

黑皮有段时间挣了不少钱,经常跑出去花天酒地。有一次睡在一个婊子身边,半夜醒来的时候看见自己的老婆站在床前盯着自己,几乎吓破了苦胆。跑到庙里烧了一个月的香,算命的跟他说那是因为他老婆放心不下自己的女儿,所以做鬼也要缠着他。于是黑皮一咬牙买了两间小平房,从乡下把他老婆的娘接来照顾莲生,随后便又开始心安理得的继续胡搞。当然,他也会偶尔想到那个可怜的女儿然后便会打发他的所谓的徒弟的我去接莲生放学,再塞给我一点小钱让我给莲生买点吃的。

“你看!小狼!我对我的女儿多好!”黑皮在塞给我十块钱的时候总是洋洋得意。

我面无表情地接过,目光冷冷地看着他,狗都不如的东西。

那一年,我15岁,莲生10岁。

四、

爆炸事件发生在星期五的中午,宾馆三楼的会议室。

那一天厨房忙得不可开交,据说一个有钱的大客户在我们这里开公司年会,中午要全公司聚餐。

什么公司这么有钱?光是大龙虾我一小时内就杀了二十只。抽空瞄了一眼点菜单,上面几乎都是我们宾馆最贵的菜。厨师长显得很重视这分单子,在厨房里到处巡视,神情严肃。另外,每次送菜的时候都会有两个穿黑西装的人跟在服务员身后,紧紧相随。

“有钱人都是这样!总怕我们的菜不干净。”大崔看见我看着那个人的时候对我这么说。

“五星级的酒店也不放心?呵呵。累不累啊。”我会心的一笑,不去理会,专心做着手里的活计。

中午,大约12点的时候,正当我专心地切着配菜用的胡萝卜丝的时候,猛然间听见一声巨响,仿佛是什么东西爆炸的声音,整个厨房都震了一下,锅碗“乒乓”作响。我吓了一跳,差点切伤了自己的手,慌忙抬头张望。其他人也愣了一下,然后很奇怪地又开始埋头做自己手头的活,好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只留下我一人傻傻地发呆。厨师长很快进入工作大厅,一眼就看见正在迷惑不解的我,立刻朝我这边走来。

“小苏,没事,锅炉炸了。”厨师长拍拍我的肩膀,我感觉他的手强壮而有力,“继续干活吧,没事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