沦陷(第三节第四节)

小波门下走狗 收藏 1 15
导读:沦陷(第三节第四节)

三、

我只想好好活下去,只想。

小兵捅死人的事情还是让黑皮知道了,他很生气。

“他妈的!小兔崽子自己不想活还不算还想他妈的连累死老子!”黑皮决定让小兵滚蛋,按他的话说那叫自生自灭。

“要是你小子敢赶小兵出门,我们就杀了你!”大兵显得异常的愤怒。已经开始发育的身体使他看上去要比同年纪的男孩更为高大魁梧,而且脸上的杀气已是日渐锋芒毕露起来。

“他妈的!你妈还想反了不成?”黑皮有点心虚了,说话的时候已没了底气。

“反了又如何?告诉你,我们手里已经有一条人命了,也不在乎你这一条!”我盯着黑皮的眼睛很平静地说。

“妈妈的。我这是欠谁的了?”黑皮开始害怕了,身子沉沉地跌落进旧沙发里,“不是我赶他走,警察已经开始查了,连我都得搬家。就算是出去避避风头也好,在一起抓住了,谁也活不了。”

这是他唯一的一句人话。

确实,我们需要避避风头了。

小兵回他的家乡去了,遥远的南方的一个贫瘠的乡村。临走的时候,大兵把他存的一点钱全给了小兵,咧着嘴开心地看着小兵爬上了火车向我们挥手告别。

“我跟了个师傅,他说要带我去跑船!”大兵所说的跑船只得就是走私。

“我走了以后,你好好地照顾自己,我们兄弟三还有见面的机会。”大兵走的时候这么跟我说。

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只有自己照顾自己。

因为死的人也只是一个混子,所以警察也没有过多对这个案子关切。三个月以后,我还是帮黑皮干活,所唯一不同的就是我开始拿提成了。

拿货、交货、收账,被人打和打人,我一干就是10年,我没有了名字,圈里人都叫我狼,我喜欢这个称呼。

黑皮是个彻头彻尾的怂人,他是因为自己吸毒才会贩毒的,这一点是毒贩的大忌,跟着他混始终不是什么长久之计。一开始我没离开他是因为我还小,后来的原因是因为他有一个女儿,莲生。

莲生的妈妈跟着黑皮一天福也没有享过,黑皮在没有毒瘾时候有赌瘾,输了钱就回家拿老婆孩子出气,染了毒瘾之后简直是个畜生,把家里的房子卖了还债,根本不管母女俩的死活。莲生七岁的时候,她妈妈就得了重病,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在租住的小阁楼里咽了气,死不瞑目。死的时候莲生就站在她面前,看着妈妈的眼泪渐渐留干。莲生对我说她经常会梦见妈妈看着自己,目光苍凉无助,让人心碎。

黑皮有段时间挣了不少钱,经常跑出去花天酒地。有一次睡在一个婊子身边,半夜醒来的时候看见自己的老婆站在床前盯着自己,几乎吓破了苦胆。跑到庙里烧了一个月的香,算命的跟他说那是因为他老婆放心不下自己的女儿,所以做鬼也要缠着他。于是黑皮一咬牙买了两间小平房,从乡下把他老婆的娘接来照顾莲生,随后便又开始心安理得的继续胡搞。当然,他也会偶尔想到那个可怜的女儿然后便会打发他的所谓的徒弟的我去接莲生放学,再塞给我一点小钱让我给莲生买点吃的。

“你看!小狼!我对我的女儿多好!”黑皮在塞给我十块钱的时候总是洋洋得意。

我面无表情地接过,目光冷冷地看着他,狗都不如的东西。

那一年,我15岁,莲生10岁。

四、

爆炸事件发生在星期五的中午,宾馆三楼的会议室。

那一天厨房忙得不可开交,据说一个有钱的大客户在我们这里开公司年会,中午要全公司聚餐。

什么公司这么有钱?光是大龙虾我一小时内就杀了二十只。抽空瞄了一眼点菜单,上面几乎都是我们宾馆最贵的菜。厨师长显得很重视这分单子,在厨房里到处巡视,神情严肃。另外,每次送菜的时候都会有两个穿黑西装的人跟在服务员身后,紧紧相随。

“有钱人都是这样!总怕我们的菜不干净。”大崔看见我看着那个人的时候对我这么说。

“五星级的酒店也不放心?呵呵。累不累啊。”我会心的一笑,不去理会,专心做着手里的活计。

中午,大约12点的时候,正当我专心地切着配菜用的胡萝卜丝的时候,猛然间听见一声巨响,仿佛是什么东西爆炸的声音,整个厨房都震了一下,锅碗“乒乓”作响。我吓了一跳,差点切伤了自己的手,慌忙抬头张望。其他人也愣了一下,然后很奇怪地又开始埋头做自己手头的活,好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只留下我一人傻傻地发呆。厨师长很快进入工作大厅,一眼就看见正在迷惑不解的我,立刻朝我这边走来。

“小苏,没事,锅炉炸了。”厨师长拍拍我的肩膀,我感觉他的手强壮而有力,“继续干活吧,没事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