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诚 第一部 一寸山河一寸血 第二十章最后的防线

红色海盗 收藏 1 2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2/


现在做为卫戍司令的唐大人是安全的离开了,但是留下的部队却失去了指挥,整个防线全部乱套了。他萧山令虽然是宪兵副司令兼南京代市长,但是却也不能完全指挥的动这些部队。刚刚可以命令36师撤退,一方面是形势所逼,36师官兵在知道最高指挥官逃走后,军心已乱,退意早生。一方面他宪兵副司令的头衔和肩膀上闪亮的将星也让知道事情的人不敢违抗他的命令。但是这些也并不能提供更多的权利给他:许多的部队是军中林立的各派系的力量,平时都对不同派系的相互不伏,现在是生死关头,更加混乱起来。

幸而他手下还有一支强大的部队:宪兵部队!还有一支人数不少的警察部队。

宪兵五团已经在守卫着挹江门的防务,这是南京通向外界的唯一通道了,而宪兵一团还有两个营和一个勤务大队,和暂编一营一连。

萧山令立即命令警察部队会同宪兵一团二营三营立即在各个路口指挥交通,严查一切可能作乱的人员。勤务大队立即开始撤退各机关人员和医院的伤员;实在撤不了的,想法送到使馆区设立的“安全区”。暂编一连暂时作为他的卫队,保护着他安全和检查各部工作。

萧山令可明白着呢,战争中想活着就要一定要找到一支战斗力强大的卫队;而暂编一连的战斗力现在 可以说是他 手下最有战斗力的部队了:能在密集的炮火下抵挡20000敌人一天的强大攻击而幸存下来的战士,不用说也是精锐中的精锐了。尤其是他们面对同袍的战死,不但没有失去勇气,反而激发出强大的战意,这样的部队不用来作为自己的卫队,才真的笨蛋了。

但是,城里的形势并没有因为他的布置而有所改变,失去了指挥的部队现在只想着怎么逃出敌人包围圈。

他们收集起所有能找的到的给养和运输工具,为争夺出城的道路相互推挤打骂,只是因为宪兵的存在还没有发展到相互开火。

幸亏负责前线作战的部队还在拼命的阻击敌人,否则鬼子现在就要进城了。

这时,从挹江门撤退的部队因为找不到过江的船只再次回到了城里,这个消息使得局势更加恶化,大家都知道,过江走是不可能的了。现在唯一的出路是:打出包围圈。

本来,依现在南京城里的兵力,全力突围并非不可能,但是在失去的指挥的情况下,宝贵的时间失去了。

一部分部队在没有和别的部队联系的情况下,独自血战冲了出去,转向了浙皖边境。但是他们突破口却因为没有人通知别的部队,而被日本军队堵上,城里的部队失去了从陆路突围的最后的机会。

而宪兵部队在萧山令的指挥下,联合了一部分部队利用各种方式建造了无数的简易渡江器材,开始再次试图渡江。

这时,噩耗传来:日本人已经攻占中华门,开始大规模进城。

这可怕的消息立即引起了巨大的恐慌,大量士兵和试图逃跑的难民冲出城外。很多人就抓一块木板、一条树枝试图游水渡过近2公里宽的长江。但 12月份的江水十分寒冷,绝大部份试图渡江的人全冻死在江中。一些士 兵看见无法渡江,就再次返回城中。他们扔掉武器,脱掉军装,抢夺老百 姓的服装穿在身上,逃入保护一般平民难民的“安全区”。

萧山令见局势已经不可控制,只好无奈的命令宪兵部队立即撤退,他不想失去这支部队,不光是因为宪兵部队的强大战斗力,更因为要是他丢下这支部队,就算是他逃出了生天,委员长也不会饶了他。

但是就在宪兵部队已经开始渡江的同时,萧山令却带着暂编一连回到了城里:还有一些宪兵部队的伤员和机密文件被放在宪兵司令部。本来这点事情派出精干人员就可以完成了,但是萧山令却因为某些原因坚持要自己亲自去。

事情非常顺利的完成了,李礼成带着赵喜来和暂编一连的士兵乘着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几辆汽车穿过街道上哭喊着的混乱人群向挹江门缓慢的前进着。

转过一个街口,人群突然稀少了,李礼成非常奇怪,但当他看到两辆停在十字路口的德制坦克时,才明白老百姓是因为没有见国国军的战车,误以为是日本人来了才没有敢从这条街上通过。

这是两辆德国产的I型坦克,还涂着德国制式涂装,装备着两挺机枪。几个装甲兵正在忙碌着用沙袋设置路障。见到满载士兵的汽车后,一名上尉扬手示意停车。

李礼成从汽车上跳下来,装甲兵上尉看到了他肩膀上的梅花后立即一个立正:“报告,我们正组织路障准备巷战,请问长官是哪部分的?”口气和动作并不协调,带着浓浓的怒气,他并不认为来的是协作他作战的部队,那支部队早就不知道到哪里去了。但是看到眼前这支他认为正要逃跑的部队的装备,他感到了生气。

李礼成也听出了他口气中的怒气,也明白是为什么,但是他却没有解释,因为他并不认为对方做错了。“我们是宪兵一营暂编一连,我是营长。你们的步兵呢?”

“报告长官,就我们两辆战车,步兵现在还没有到。”听到李礼成的话,再看看汽车上平静的如同死水般的面孔下隐藏着的杀气,上尉明白面前是一支从战场上下来的部队,因为他知道宪兵并没有暂编编制,要是有的话,那就说明这支部队很大可能是由战场幸存者组成的。

萧山令从驾驶室中跳了下来:“你们为什么还不撤退?”

看到一个将军出现在他的面前,上尉吓了一跳:“报告长官,我们没有接到撤退的命令。”

萧山令皱了下眉头:“现在城里非常乱,大家都在撤离,你们还是撤退吧。”

上尉摇了摇头:“长官,我们能退到什么地方呢?没有大船,我们的战车就没法过江,没了战车,我们还是什么装甲兵?我们几个兄弟商量好了,反正也就这样的,就在这里和鬼子拼了,也比丢掉武器逃跑强,干掉几个算几个,起码也可以为堵江的弟兄们多争取点时间。”

萧山令看了看几个正在战车边看着他们的装甲兵,沉吟了下:“我是宪兵副司令兼南京代市长萧山令,如果那么真的想打仗的话,别在这里,没有步兵的掩护你们也打不多久。和我去挹江门,那里还有着完备的防线,在那里你可以得到掩护,战斗起来也补给方便一点。”

听到面前是宪兵副司令兼南京代市长萧山令,上尉马上再敬了个礼:“是,我们立即前去挹江门。”

当他们来到挹江门阵地时,身后就响起了密集的枪声:鬼子逼近了。

萧山令大惊,正准备命令撤退,城外也象棋了枪声和爆炸声:部队被分割包围了,

城下的老百姓立即哭叫起来,到处是一片混乱。

萧山令马上来到了城上,看着下面的混乱,知道现在想出去是难了:“命令各部,让老百姓的马上出城,准备战斗,这里是我们最后的防线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