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外史 第一部 南洋经略 第三章 审问

天际无痕 收藏 18 10
导读:中华外史 第一部 南洋经略 第三章 审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522/


控制室内只有三个人,看见朱涛和张伟走进来,杨昆忙上前去迎接。

“怎么你带来了两个人?他们有两个船长?”张伟一脸的疑惑。


“哦,是这样的,这个大胡子是这条船的船长,他身边这个独眼龙说是这艘船上船员的长官,听说我要提审船长,他说也要来,我想了想也就把他带来了”,杨昆把刚才还抬起的头又放了下去。


“两个就两个吧,他们会说英语吗?”朱涛找一个凳子坐下问。


“会的,刚才我用英语问了下他们,”杨昆连忙回答。


“老朱啊,我认为还是分开审理的好”,张伟怕两个人一起审得不到什么可靠的情报。


“既然杨昆把他们都带来了,就一起吧,分开了麻烦,”朱涛挥挥手阻止张伟的劝说。


“杨昆,把他们的嘴巴里的布都拿开吧,好开始”。


“是,舰长”!


当嘴巴里的布一被拉开,独眼龙就马上拉开嘴,西里啪啦用英语的乱叫起来:“我不是这艘船的船长,我身边这个贝克才是。我来这里是为我的部下争取必要的权益的,虽然我们是被你们俘虏的,但是我们应该享受俘虏的权益,你们不能把我们都这样捆绑着,这是侵犯了我们的人权……”


一听到人权两个字,朱涛就气不打一出,伸出右手给出一个漂亮的耳光,打在独眼龙的右脸,独眼龙到没感觉到疼,只让朱涛的手有点发抖,不过独眼龙马上安静下来。


“你们两个给我听好了,不要叫!我问一句,你们给我回答一句”!朱涛坐回椅子整了整有点乱的头发。


“今天是什么日子”?


“报告长官,今天是我们从婆罗洲出来的第二天,我们是昨天晚上从婆罗洲出来的”,大胡子争先说。


“不,长官,今天是公元1795年9月5日,他说得不错,我们是昨天晚上从婆罗洲出来的”,独眼龙显然明白朱涛的意思,陪着笑说。


“好,你说你们是从婆罗洲出来的,那要去那里”?朱涛追问。


“长官,我先来说,”大胡子又抢先,“我们是要回巴达维亚,婆罗洲哪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什么也没有,我们国内爆发了战争,总督让我们先运一船瓷器和香料回去,”贝克边说还边努力的把绑在自己身上的椅子向前挪动。


“根据我了解,你们的船上除了瓷器和香料,还是不少的宝石,是吗?这些东西都是你们从那里偷来的!”朱涛的语气加强了许多。


“尊敬的长官阁下,我没有听错吧,船上还有宝石”?独眼龙一脸的不信。


“是的,除了宝石还有不少黄金、白银,”朱涛淡淡的说。


“贝克,你这个混蛋,你不是告诉我,船上只有瓷器和香料的吗?你这个吸血鬼!你就只给我的110个兄弟1000两银子,你也太黑了!”一听见船上有这些黄白之物,独眼龙马上暴跳如雷,把没有被绑上的脚狠狠的踢向贝克。


“汉斯,这不能怪我,这是总督的命令,再说,那些事情是我的十几个手下自己做的,他们做好了才告诉我,”贝克尽最大努力躲避从旁边飞来的乱脚。


“他们自己做的?哼!”汉斯冷笑道。“没有你的命令,他们敢吗”!


“好了,不要吵了,给我安静,”朱涛扬起的手放了下来。


“长官,只要你答应把贝克交给我处理,我什么事情都告诉你,包括巴达维亚的布防,反正老子也不想给那个狗屁总督卖命了。自从我们在婆罗洲一战失利后,他们就一直打压我们,只要长官您把贝克交给我,然后允许我去巴达维亚找哪个狗屁总部报仇,我和我的110个兄弟以后就跟随长官您就是”!独眼龙气咬牙切齿的说。


“这个要求我可以答应你,只要你愿意效忠我,我还可以给你丰厚的报酬,比起你身边这个人,我可以出更高的价格,”看见目的已经达到,朱涛爽快的答应了。“杨昆,你把这个叫贝克的人带下去,等下交给汉斯先生。不过汉斯先生,我现在还不能把你放了,因为有很多问题你得回答我,”朱涛把脖子伸上前说。


“这个没问题的,长官,如果您要去攻打巴达维亚的话,我可以当前锋,”一听见还可以得到报酬,汉斯心情好了许多,也不顾绳子勒在身上的不舒服。


“那这样吧,汉斯先生,就麻烦你把事情的经过给我介绍介绍”。


“事情是这样的,长官”,汉斯清了清嗓子。“半年前,我们一共500人被从荷兰派到婆罗洲,根据总督的命令,我们要去攻占婆罗洲东部的一个小村庄,开始的时候,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给我们这样的一个命令,但军人的职责要求我们必须去执行命令。我们以为我们可以轻松的完成这次任务,然后再带一船香料回到荷兰大赚一笔,但是我们错了。原来我们要攻占的这个村庄是一个银矿,那里不仅仅有超过1000人的工人,还有超过800人的土族武装守备,而且他们直接受婆罗洲最强大土族首领苏哈托的控制。我们刚到达村口的时候就被发现了,没办法,我们只能强攻,但那些土族开始用他们的大炮攻击我们,而总督给我们提供的情报是他们是没有大炮的,在大炮轰击中,我们损失惨重,还没有看见矿产入口就损失了将近100人,后面,那些土族士兵在炮击结束后又开始对我们发起冲锋,看着胜利已经不再可能,我们只有撤了回来”。


“其实,这还不算什么,我们不知道的是他们的土族首领苏哈托在婆罗洲竟然有强大的武装,他在接到情报后,就从部落赶来断了我们的后路,打了我们一个伏击战,后面突围出来的就只有现在和我在一起的这110个兄弟了。在我们回到港口后,我们才知道,我们的总督趁苏哈托后方空虚的机会,成功打掉了苏哈托的老窝,并一鼓作气拿下他控制的哪个银矿,抢得大量的银子和物资。而我们在吃了败战后得到的命令则是休整后回巴达维亚!”说到这里,独眼龙已经快控制不住自己了。


“难道你们在巴达维亚没有步兵吗?干吗要老远的从荷兰把你们调来”?站在一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张伟开口道。


“当然有的,但在爪哇岛上只有2000人,总督的侄儿就是这个队的长官。他们把我们调来,无非是让我们打头阵,然后趁苏哈托部落空虚,打掉苏哈托的老窝,这就是哪个该死的总督的如意算盘。不过后来,哪个苏哈托又把部落和矿产夺了回去,并在他的号召下,使婆罗洲发生了大规模的暴乱。总督怕事情越闹越大,就趁早把抢来的香料和各种珠宝准备运回巴达维亚。刚才您说在船上发现了大量的珠宝,看来不假”,汉斯一股脑的说完。


“现在整个巴达维亚还有多少荷兰军人和战船”?朱涛接着问道。


“这个我不是很清楚,但我们在整个印泥大概有超过24艘战船和3000左右的步兵,只不过最近损失了1000人。除了这些,就是港口周围的20门大炮和一些小巡逻艇了。我可以画一个布防图给长官,假如长官需要的话,”汉斯卖出能卖的一切。


“好的,我等下派人把你们送到你们自己的战船上去,你画好后把图交给看守你们的人就可,”说完这些,朱涛站起来,活动下有些麻木的脚离开了控制室。


朱涛和张伟一路上什么也没有说,径直来到指挥室。


“老朱,想不到你还蛮有心计的啊,用一个俘虏就换得了全部情报,”张伟坐在沙发上打趣道。


“呵呵,你就别取笑我了,我一开始也只想试试,没想到他们两个还真有隔阂。不过,他们两个如果没有隔阂的话,也就不会都争着要来了,”朱涛没有坐,站在爪哇岛电子地图前说。


“你看我们现在应该要怎样做呢?攻下巴达维亚还是回国?”张伟提出大家都必须要面对的问题。


“我看这样吧,汉斯他们就放了,直接放在他们那艘船上就可,并把贝克交给他们处理,他们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我们不过问,然后派杨昆找几个人去看守,当然,杨昆他们的服装得改下,尽量减少泄露我们秘密的几率。至于那些香料和黄金、白银,暂时不动,只拿一些出来,分给汉斯他们就可,我看就拿出5000两白银吧,好稳住他们。至于我们自己这里,我看等下吃晚饭的时候,在餐厅里开个大会,让全舰艇所有的人都参加,哪个地方大,以决定我们以后的出路,你觉得这样安排怎样”?朱涛回过头问张伟。


“我看行,就这样吧,开个会,让大家都参加,毕竟现在我们到了新的世界,以后怎么走,怎么决定,应该让大家一起决定,”张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