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军队 第二卷 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归乡无期,君是谁家春闺梦里人。 第十章 法国之旅(3)

guoxiuwen 收藏 0 0
导读:我的军队 第二卷 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归乡无期,君是谁家春闺梦里人。 第十章 法国之旅(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47/


李云风在游艇上憋了两天后,亚瑟带来了一叠薄薄的档案递给了特雷维尔。李云风两眼放光,跃跃欲试的想“借”过来观赏一下,当然了,看过之后李云风是不会还回去的。

特雷维尔随手就扔给了他,“看来你的案底也不是很多,不然会很麻烦的。这里只有你在国外的记录,而你在中国的档案真是纯洁啊。说是一张白纸一点也不夸张,说句公道话,中国特工的功劳可是占了绝大多数的。”

李云风这回是真的服了,因为他手里的档案是原始版本,上面的“绝密”两字仍是墨迹未干。姜还是老的辣,这种东西他是怎么弄来,果然是人老成精,神通广大啊!

“这是第一份,也将是最后一份!” 特雷维尔打了个手势,示意他可以自己处理。

李云风颤抖着把档案烧着了,仔细的看着它烧成灰烬才松了口气。

“即使是这样,你也要小心。你和黑手党合作的事,我并不赞同。这也就意味着你会卷入了地下世界中无休止的纷争,他们可不会靠写在纸上来记住你,他们会选择一种更稳妥、更实用的方法。” 特雷维尔指了指脑袋。

“特雷维尔先生,感谢您近日的盛情款待。”李云风站起身来,考虑如何在吃了霸王餐之后可以全身而退,“恕我无礼,我必须马上找到我的兄弟。再次感谢您的教诲,我想我们应该不会再见面了,毕竟我和您并不是一路人。”

“别急,我的孩子。你好象忘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 特雷维尔一副吃定你的表情,小子,上了贼船你往哪跑?

李云风下意识的摸了一下口袋,发现它和自己的人品一样纯洁后,立时傻了眼。

“老老实实的待在游艇上,我已经派人去找他们了。” 特雷维尔换上了笑眯眯的脸,“我还有些事情和你商讨一下。”

李云风马上找准了自己的定位,奸笑一声,“公爵先生,我是一个商人。”

“了解,你肯定会满意的。” 特雷维尔显然在对付他这种人方面很有心得,“价钱好说,就看你是否能胜任了。”

“那您是找对人了!”李云风仿佛看见一堆金子在向他招手。

神之战士满脸不怀好意的将在场的几个大家族的负责人围了起来,“先生们,地狱之旅很快就要开始了,你们还有什么遗言吗?”

几个吓的都尿了裤子,哪还说的出话啊?

莫蒂急了,哆嗦着把心一横,高声叫道:“你们不能这样,你们老板可能根本就没掉进海里,这么多天了,就是一根针都应该找到了,何况是个人。再说你们老板是个怪物,掉进海里也是淹不死的!”

神之战士齐齐一愣,醒悟过来,李云风可以操控水原子,那就表明即使他进了海里也不会有事的。

“见他妈的鬼,那老板掉到哪去了?”01疑惑的看着其他人。

“说不定那帮日本人知道你们老板的下落,你们为什么不去问问它们?”莫蒂很聪明的想到,唯今之计也只有祸水东引了。

“看来是个好主意。”02眼中冒出了杀机,山口组你可要等着老子呦,“他们在欧洲最大的据点在哪?”

“在巴黎!”黑手党中的一个人急忙喊了起来,他们巴不得这帮杀神赶快走,而且走的越远越好。

“那我们就去巴黎,13你去找他们借一点重武器,我想你们会很乐意吧?”01阴笑的看着几个负责人。

“不胜荣幸!”莫蒂飞快的点头,只要你们能走,要核弹也给。

“如果还找不到老板,我们是会回来的。”13恶毒的撂下一句极富刺激性的话,几个刚放松下来的人立马昏了过去。

神之战士秘密的潜入了巴黎,在郊外的一个废弃仓库驻扎了下来。随后找来了黑手党提供的山口组在巴黎据点的资料,准备去强攻一次,就是把整个城市翻个底朝天也要找到李云风。

黑手党的人在他们走后,立刻开了一个酒会来压惊,疯狂的庆祝他们终于走了。莫蒂更是拎着白兰地一个劲的灌,他这几天可是度日如年啊!天天为自己的小命提心吊胆的,总算逃过了一劫,现在想想还直打哆嗦。

“轰隆!”一声爆炸继续刺激了他们脆弱的神经,一个个竟呆立当场无一人想到要躲闪。门外忽然飞进来几个瓦斯手雷,弥漫的烟雾使他们反应了过来,尖叫着乱窜起来,试图想要逃出去。

但又很快的退了回来,手持CX4卡宾枪的黑衣人如潮水般涌了进来。

“意大利宪兵队!”在场的人倒吸了一口凉气,黑手党对他们可是记忆犹新啊!

1984年的“圣·迈克尔闪电行动”中,无数的黑手党的成员倒在意大利宪兵的枪口下,到现在黑手党还是对他们忌惮的很。

“谁叫莫蒂?”

莫蒂颤抖的举起了手,他还真是多灾多难啊!

两个宪兵冲上来一把将他按在墙上,用枪恶狠狠的顶着他的头,“你认识那个叫李的中国人吧?”

莫蒂都快哭出来了,怎么什么事都跟李有关系啊!尤其是倒霉的事。

“认识!”人家都找上门来了,说谎免不了皮肉之苦,还是痛痛快快的招了吧。

“他的手下在哪?”

“他们去了巴黎!”莫蒂又感受到了上帝仁慈的光辉,原来不是来找他的啊!

宪兵的指挥官确认了一下,招了下手,宪兵们又如潮水般退了回去。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轻轻的我们走了,虽然我们是轰轰烈烈的来,挥挥手不带走一个人!

李云风跟着特雷维尔可就无须担心在喝酒的时候有人会破门而入了,他此刻在特雷维尔的一栋别墅里仔细的扫荡着价值不菲的物品,亚瑟哭丧着脸看着他的强盗行为,心疼的说:“小少爷,您小心,那副画是毕加索的早期作品。”

“这跟我有关系吗?”李云风把珍贵的油画摘下来像扔垃圾一样随手乱丢,也不管什么莫奈、梵高的,只要看起来值钱的就不会放过,“你们当年在圆明园可没少拿我们的东西,我只是收回一点利息而已。”

“可我不是法国人!” 特雷维尔对李云风的做法也是心惊胆战。

“你不能否认这里是法国!”李云风继续着他的三光政策。特雷维尔差点气晕过去,这他妈的是什么逻辑。看来李云风的魅力真是无穷啊,竟然硬逼得特雷维尔骂起了人。

起因无他,李云风一进别墅,看见众多的艺术品后两眼直冒绿光。特雷维尔很不幸的看见了李云风对艺术品喜爱的神色,在不恰当的地点说了一句不恰当的话,“如果你喜欢哪件,就不用客气,尽管挑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