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续集 第一卷 重生 第二十三章 重生

lovedxy2003 收藏 24 208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续集 第一卷 重生 第二十三章 重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9/


“是谁要去延安哪?”刘云的话音刚落,就听见门口传来一个带有浓厚天津味的声音。李向阳顺着声音向门口望去,嘴巴张的老大,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用力揉了揉眼睛,确定这不是幻像,“周……周副主席……”虽然从来没有见过副主席,但他老人家的画像却没少见过。一般根据地的会议室里都有他和主席、总司令的画像,所以李向阳一下子就把他认了出来。

刘云回头一看,果然正是副主席站在门口。他穿着一套做工精细的灰色中山服,上衣口袋上方别着一只“派克”牌钢笔(史迪威送的);轮廓清晰的脸上挂着吟吟的笑意,让人如沐春风;向后梳的头发仅仅略呈灰白,而且有一点弯曲:右臂显得有些瘦弱(长征途中一次受伤留下的永久性的纪念),身体显得有点单薄,显然是劳心劳力所致。

“周总……副主席……”没错,那眉毛、那眼神,那语调……激动的刘云差点露馅了。

“刘云同志,你身体还好吧?”副主席笑着走了过来,将手伸向了刘云。

刘云略显得有点慌乱地握住了副主席的手,心跳遽然加快。

“这位是特科的李向阳同志吧?你在咱们中国可是名人喽!”周副主席又将手伸向李向阳,小李子激动的语无伦次,双手握住副主席的手使劲的摇晃。副主席说李向阳是中国名人是因为刘云在43年初拍的那一部电影《抗日魂》的事。到现在北平和解放区都还在播放这部电影,小李子的名气可以说是非常的大,已经成了抗日的先锋旗帜。

刘云忽然想起蒋经国前脚才刚离开,周副主席后脚来,身上顿时冷汗直冒,蒋经国这几天对自己“殷勤关照”的事肯定被副主席知道了。想到这里,刘云原本激动的神情立刻消失。

看者刘云那遽然变化的表情,周副主席自然知道他在想什么。他到刘云别墅的时候,蒋经国已经来了好一阵了,于是他就在客厅里等。王兴元想向刘云报告,但却被周副主席制止了。等蒋经国走了,副主席这才往刘云的房间走来。

刚走到门外,就听见刘云叫李向阳说要去延安,于是就出现开头那一幕。

“周副主席,我……”刘云想解释什么,却不知从何说起。

“小刘,你的伤好了吗?怎么不躺在床上?”副主席走过来,亲切地问着刘云。

听见副主席无比亲切地叫着自己小刘,刘云的心里就像打翻了的五味瓶,酸甜苦辣样样具全,“感谢副主席的关心,我已经好多了,不会有问题的。”其实刘云此刻的心情是非常激动的,可是一想到这些日子噩梦般的遭遇,就激动不起来。

“有没有问题应该由医生来判断,而不是你!”副主席亲切地把刘云扶到病床上,替他盖好被子,“很早就想来看你了,这些天忙着在哈尔滨时和老大哥谈判,一直抽不出时间。”

“谈判的结果怎么样?老毛子有没有狮子大开口……”刘云下意识地问道,可发现副主席用很奇怪的目光地盯着自己。

“老毛子?”周副主席回味刘云刚才话里出现的词汇,似乎不得其意。

“是我们私底下对苏联的称呼……”刘云忙解释道,生怕副主席误会他这是在说主席。

“哦……”副主席会心地一笑,“早就知道你会问这个问题了,我特别把材料都带来了。”

副主席秘书将和老大哥和谈的资料递给刘云,刘云迫不及待地翻了起来。果然,和历史上一样老毛子是狮子大开口,不仅要求成立苏中中长铁路管理局,还要求将一部分在东北的日企共同使用,并且禁止非苏联资本和技术力量进入东北。

“老毛子真是欺人太甚!”刘云恨恨地说道。

“是啊,我和主席也觉得老大哥的要求实在是太过分了。”对老大哥提出的条件,延安也觉得很难接受,可是不接受又能怎么办呢?副主席继续说道:“日本人苦心经营东北14年,工业比较发达,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工业体系。抗战后期盟军飞机对东北进行了猛烈的轰炸,日本人又在投降前前夕大肆破坏,恢复起来的难度很大。而我们GCD人中懂得工业建设的人又很少,如果没有老大哥的指导,肯定要走许多的弯路。我也按照你的建议将日本侨民中有一技之长的人留了下来,要求他们帮助我们恢复生产。很多同志都说我们不应该在这样对待日本人,压力很大啊!中央虽然顶着压力下了强制文件要求不得为难那些帮助东北重建的日本人,但这也是杯水车薪。毕竟只能留人家一时,不能留人家一世啊!现在东北的许多企业和工厂也处与停顿半停顿的状态,看着真令人痛心啊……”

刘云很想说让我来干的,可自己对工业建设一窍不通,又自身难保,到了嘴边的话吞了回去。学生时代学的化学知识早就忘的差不多了,就算全部记得也于济无事,根本派不上半点的用处。

副主席继续说道:“我国的科学和技术状况是很落后的,许多复杂的技术问题,我们也还不能离开苏联专家而独立解决。动嘴皮子简单,真正做起来难啊!我们是有求于别人,不得不低头啊!”

刘云默然,忽然又想到一个问题,“副主席,我们和苏联专家签定了合同吗?”

“签定了援助项目的合同,老大哥能帮助我们把工厂里的机器转起来就已经不错了。”

刘云突然想起了他那个时代苏联单方面撕毁约定撤走所有的专家,忍不住说:“副主席,万一有一天苏联突然撤走全部专家……”

副主席赶到很奇怪,“小刘,你想说什么?”

“比如说我们有一天和苏联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他们单方面撕毁合同撤走专家,那我们该怎么办呢?”

副主席也是一惊,沉吟了一会儿,“应该不会吧!”

“老大哥为了自己的东亚的利益都能不顾中苏两党之间的友谊攻打哈尔滨,还有什么不可能的?”

副主席看着刘云,刘云丝毫不避让。两人对视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刘云屈服了。

“小刘,我怎么觉得你对老大哥有成见呢?”

刘云当然不可能把自己那个时代愤青们的话拿出来,只好低下了脑袋,用几乎连自己都听不见的声音反驳,“这本来就是事实……”

“小刘你这样的心态要不的,苏联老大哥是世界共产主义的领导者。虽然在指导中国革命的过程中出现了失误,但我们还是要尊重他们的嘛!好了,不说这些了,把资料收起来。”

副主席从刘云的手上把资料收了起来,“等有时间再慢慢的研究,现在你是病人,要好好养病!主席发电报给我,说你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唯我是问。”

刘云的的心猛然一颤,顿时变成了结巴,“周副主席……我……中央……”

副主席知道刘云为什么而激动,笑着说:“为了消除哈尔滨事件所带来的不利影响和照顾老大哥的面子,也为了缓和中苏两党的分歧,中央在表面上还是要批评一下你的。某些同志误会了中央的意思,导致结果出了些偏差,希望你能理解中央。”

“我理解我理解……”

“中央决定暂时免去你党内外的(即东北局委员,东北民主联军第四副司令,北满分局副书记,北满军区代理司令员的)职务,给予留党查看的处分,希望你能理解。中央怎么做绝对不是什么政治斗争迫害,也不是为了的打压某一派……”

“我知道……”压在心里的那块石头终于落了下来,刘云真想仰天长啸,一舒这些天来的霉气。

“哈哈,我们说点别的吧!嗯……我们这应该算第二次见面吧?上次看见你还是在延安抗大的时候,你写了一篇《与国民党关系法》。我和主席看了都很惊讶,以为是天人之作呢!”

“您谬赞了,我只不过是信手涂鸦,随便写写。”七八年下来,刘云的脸皮已不是一般的厚。饶是如此,听到副主席如此的夸奖,刘云还是忍不住面孔发热。如果不是自己多了几十年的“人生阅历”,知道历史走向,又读了几本厚黑学的书,那能写出那样的文章。

“小刘你太不老实了,难道这些都是随便写写的吗?”周副主席将一个笔记本拿了出来,刘云一眼就看见那是自己利用哈尔滨战役后那几天时间赶着写的东西。果然不出自己的预料,这个笔记本现在到了副主席的手里。

“嘿嘿……”刘云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

“你的这些意见和建议都非常好,我已经将你的意见电告主席了,主席也非常的赞同!我们党内有这样深谋远虑的同志,我感到很高兴。”周副主席翻了翻那个笔记本,“小刘啊,可不可以把这个笔记本送给我?”

“当然可以!”刘云不假思索地回答道,自己写下这些东西,不就是希望有朝一日主席和副主席能看到吗?

副主席和刘云开始探讨笔起来笔记本里记载的东西,不知觉中午已经过去了。两人简单地吃了一点东西,又继续讨论起来。

“小刘啊,你这些都是从那里学的啊?”

刘云自然不会告诉他自己是“后世”学来的,只胡诌说是自己和红十团的同志失散后跟着“苏联在华工作组”的同志学的。

“这件东西,是你的吧?”副主席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牛皮纸递给刘云,刘云狐疑地接了过来。打开牛皮纸,里面包着一张相片,很赫然是刘云来到这个时空而不愿意销毁的“罪证”。

刘云的嘴巴张成了“O”字形,他一直以为自己把这张他来自异时空的“罪证”销毁了,现在怎么出现在副主席的手里?

“你南下北平后,内务部的同志在收拾你的旧居时发现了这张相片。他们把照片交给我,我现在物归原主。”

看着镜头上望着镜头憨厚地笑着的父母,刘云鼻子一酸。自己来这个时空的时候家乡已经战火纷飞,也不知道他两个老人家还好不好……刘云的思绪不知觉已经飞到了他所在的那个时空,父母亲那慈祥的笑容不断从眼前飘过……

“小刘,小刘……”

副主席的叫声把刘云从幻觉中拉了回来。

“照片上的人是……”

“是我的父亲母亲,这张照片是在我刚入伍的时候照的……”

“哦……”副主席似乎有点惊讶,他没想到刘云居然那么爽快就承认了,“那他们……现在还好吗?”

“我也不知道……已经好久没有他们的消息了,应该过的很好吧……”父亲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母亲是支援前线的医护兵,两人在84年两山轮战中一见钟情,结为伉俪。自己来这个时空的时候战火已经燃到了家乡,以父亲那火暴的性格,肯定早就拿起枪和敌人干了起来,现在恐怕……想到这里,刘云再也忍不住了,泪水夺而出……

他急忙将脸压在了被子上,不让副主席看见他伤心流泪。

“对不起,小刘……”周副主席拍着刘云的肩膀安慰他,想不到外表坚强无比的刘云居然是这样一个伤情的人。

等被子将流出来的眼泪吸干之后,刘云坐了起来。虽然他极力的掩饰,但是红肿的眼睛和哽咽的声音告诉别人他刚才大哭了一场。

刘云吸了两口气,用无比坚定的眼神望着周副主席,说:“周副主席,我有重要的情况向您汇报!”

看着刘云那坚定的眼神,副主席的直觉告诉他刘云要告诉自己的事情足以搅动这个整个宇宙,一直压在自己心底那些解不开的迷团就会被解开。副主席的心也跟着莫名其妙地狂跳起来。他深吸了一口起稳定了一下心情站了起来,向站在门口的秘书喊道,“小张!”

听到副主席的召唤,站在门口警戒的张秘书立刻跑了进来。

“副主席!”

“你去把特科和警卫科的人集合起来,在屋子外面戒严。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准进来!记住,是任何人,包括你们!”

“可是,副主席……”张秘书望着刘云,迟疑了一下。让副主席单独和刘云这个“危险分子”呆在一起,是不是有点冒险,要是出了什么事情……

“还不快出去!”副主席有点火了。

“是!”张秘书还从来没有见过温闻迩雅的副主席生那么大的气。他立刻拉上门走出去招呼起特科和警卫科的人戒严去了,李向阳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还是把王兴元他们集合起来,一时间刘云所在的别墅如临大敌。守在最外围的上特科,最里面的是副主席的警卫科,三十几个人将刘云的房间围的严严实实,

“周副主席,我想中央已经把我的身份背景调查的一清二楚了吧?”

“嗯……”副主席没有否认。

“中央是不是发现这其中疑点重重,甚至连我自己交代的材料都有自相矛盾的地方?”

“嗯,为什么呢?”

“因为我不是你们这个时代的人!”

周副主席张大了嘴巴,以为刘云会说出什么石破天惊的话,那知道到头来却是这么一句看似玩笑的话。可是周副主席也知道刘云这话不假,从刘云留下的那张照片中,他不只一次似乎想到什么,可是又都把握不住。

“我是从另外一个时空过来的……”

刘云的房间里,周副主席的心随着刘云娓娓道来的叙述时而激动,时而感慨……想不到这其中还有那么多的波折……

说出了心中的秘密,刘云觉得一身轻松。这辈子还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就连刚才得知中央决定保护自己的消息也比不上现在。刘云显得异常兴奋,说:“周副主席,我想去延安,详细地向党中央和毛主席报告这个情况。”

副主席沉吟了一会儿,突然很严肃地对刘云说,“刘云同志,你不能去延安。”

刘云嗫嚅着说道:“中央……不相信我吗?”自己已经把底牌全部亮出来了,结果却是“不能去延安”,真不该一时激动就把全部的事情抖漏出来。悔恨、悲楚、幽怨……交织在一起,寸寸柔肠扭搅在一处,痛如刀割……

片刻之间,他就像从天堂坠入无底的深渊……

看着刘云痛不欲生的脸色,副主席当然知道他又在胡思乱想了,忙上前去按住他,“刘云同志,你千万别误会,党中央、毛主席和我都是相信你的。”

刘云的心里生起一股希望,“为什么我不能去延安?”

副主席拍了拍刘云的肩膀,“我说小刘,你是关心则乱啊!现在可是关键的时期,老蒋早就盯上了你了,人家蒋大公子都拜访里那么多次。如果你真想去延安,根本就走不出这间屋子。”

刘云恍然大悟,直骂自己愚蠢。现在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肯定是老蒋关注的焦点,恐怕中统、军统大大小小的特务早就定上自己了。任何稍微有不谨慎的举动都会招来杀身之祸。

刘云羞愧无地自容,“周副主席……我……”

“我知道你这些日子受了苦,但是你要相信中央。现在一切都水落石出了,你也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好好的把病养好,我们新中国还要靠你们这些有知识、有才能的年轻人来建设呢!”

“我相信,我当然相信……”刘云此刻的心情是异常的激动,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日子比今天更美妙了,压在自己心头的那块石头终于去掉了,现在轻松了好多。

副主席看着兴奋的刘云,突然严肃地对他说:“刘云同志,党现在有新的任务给你。这个任务很艰巨,你的名誉可能毁于一旦,也可能可能随时都会牺牲,你要考虑清楚……”

刘云知道周副主席心里已经有了决断,说:“副主席,请您下命令吧!”

副主席站了起来,“好,刘云同志,我现在代表党中央正式给你下达任务……”

刘云挺直了胸脯,“保证完成任务!”

副主席握着刘云的手,深情地说:“党等着你的好消息!”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射了进来,不知觉刘云和副主席谈了一天一夜……

窗外一轮红日冉冉升起,鲜红似血的光芒刺的刘云几乎睁不开眼睛,似乎是在预示中华民族光明的未来……

刘云突然仰天长啸起来,“属于老子的时代到来了,啊——!!!”

(重生,一是意喻刘云身份问题得到解决,为今后的发展留下更大的空间;二则意喻中华民族有了一个新的开始,改写哈战的目的也在于此!至此,续集第一部《重生》到此结束,敬请关注第二部《风云》,看我们刘大神如何纵横捭阖,龙游寰宇!)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