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三卷 安达曼海 第二十八章:海盗折旗(一)

红色猎隼 收藏 29 75
导读: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三卷 安达曼海 第二十八章:海盗折旗(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中国军队从缅甸南部的丹老群岛基地发射的J-5\J-6型无人机群仍不定时的会光临安达曼—尼科巴群岛的天空。所以夜幕笼罩下的军用机场上, 印度陆军硕大的S-125(萨姆-3b)“伯朝拉-2M”中程地空导弹依旧警戒着天空。

2架米格-25R型超音速战斗侦察机在得到机场塔台准许起飞的指令之后,穆拉克中校熟练的点火,松开刹车,平缓地推动战机推杆。

“中国人的无人战机群高速接近中,立即中止起飞。疏散、隐蔽……。”穆拉克中校头盔通讯系统中突然传来了响亮的“哔哔”声,之后的几秒钟里,穆拉克中校听到地面的飞行控制员惊恐的声线。

即便是在巨大的战备存储也难以支撑近2周以来每天上百架次的突袭攻势的消耗。在最近中国军队从丹老群岛基地发射的无人机群中,J-5/J-6型老式无人机的数量正在缓慢的减少,但替代它们的是令人更为恐惧的中国实验型“暗箭”无人攻击机。

作为中国军队装备的第一型无人战斗轰炸机,“暗箭” 更强调超音速条件下的超高机动能力。机体气动布局比较前卫,有所创新,在三角形的翼身融合主体结构之外,还设计了外伸的后掠机翼和呈扇形的前置鸭翼。进气道为类似F-32的下颚前伸式进气道,单发动机,双外斜垂尾。具有超音速、超高机动能力和低空探测性。

再配合大量J-5\J-6型无人机群进行突防,令印度陆军防不胜防。随着刺耳的空袭警报响彻整个机场,由印度“飞行捕手”和“超级蝙蝠”雷达以及PIW-519低空雷达组成的低空监控网络,警惕的照射着漆黑的夜空。装备着“博福斯”40毫米L-40/70速射高炮的印度陆军防空高炮团也一一揭开伪装网,准备随时迎击那突如其来的攻击。

“没有关系!请准许我正常起飞。”穆拉克中校丝毫没有理会塔台的要求,全力操纵着战机。发动机继续轰鸣着,跑道迅速向前延伸。这架20世纪80年代中期生产的战机轰鸣着不断地加速。

“来了嘛!”在跑道的尽头处,一个黑色涂装的飞行物宛如灵巧的夜枭一般低空高速掠过机场的上空,在印度防空高炮团漫天的火力下打开了机腹的弹舱,投放下2枚250公斤级的高阻力型反跑道炸弹。

这种炸弹的母弹内装150枚子炸弹,子炸弹是装有1公斤高爆炸药的杀伤地雷。当母弹着地后,子炸弹即散落在弹着点500米半径范围内。其上均装有延时引信,可在着地后1-120分钟的不同时间内爆炸,不仅能破坏机场、杀伤人员,还能长时间阻止敌人抢修机场和集地雷、延时炸弹于一身。

不过在带有减速伞的炸弹落在跑道上之前,穆拉克中校和维克多中校的战机均已经加速拉升。不知是为了躲避炸弹,还是为了卖弄自己高超驾驶技术,维克多中校在起飞滑跑的最初几百米操纵自己的“狐蝠”战机来了个S形“助跑”。

疾速滑行的米格-25R型“狐蝠”侦察机猛的从跑道上拉起,机首与地面成40度夹角,直刺天空。钢铁战机像一根铅笔,笔直地向着高处蹿升。迅速变化的压力让穆拉克中校的耳朵“嗡嗡”作响。他不得不张大嘴巴,像打哈欠一样大口吸气,专心地对付那烦人的“嗡嗡”声。

几分钟之内,2架米格-25R型“狐蝠”侦察机已经爬升到1.1万米高空,开始作超音速飞行的准备。“狐蝠”在两位老练飞行员的操纵下从爬升状态改为平飞,并打开加力推进器。强劲的推力让战机迅速进入了超音速飞行状态。突破音障之后的米格-25R型“狐蝠”侦察机在穆拉克中校手里又进入了爬升状态。不过它不再笔直向上蹿,而是向右慢慢地螺旋爬升。

战机的速度还在增加。空速表上的读数已经接近马赫数2.8,超音速带来的后果也慢慢显现出,座舱里的温度越来越高。在宛如“烤箱”的驾驶舱内的穆拉克中校终于又一次到达了他飞行的领域—2.61万米的高空。在那里,蔚蓝的天空变成了他备感亲切空明的漆黑。

这2架米格-25R型“狐蝠”侦察机将保持着这样的高空高速掠过泰国南部中国陆军第13集团军的集结区域。如果一切顺利,在半个小时内他们将平安的返回安达曼—尼科巴群岛,不过希望到那个时候,能有一个相对安全的机场供他们降落。

不过在这个区域,并非只有米格-25R型“狐蝠”侦察机。就在穆拉克中校和维克多中校的战机进入泰国的领空之际,2架中国空军的J-8F型高空高速截击机竟出现在了米格-25R型“狐蝠”侦察机的背后。

J-8系列战斗机自研制之初当时,就以美制U-2高空高速侦察机和无人驾驶侦察机为主要对手。尤其是核、火箭试验基地上空,获取军事情报。而当时中国空军战机的高空性能有局限,难以击落敌高空侦察机。

而J—8F高空高速截击机更是J-8系列战斗机为空军研制的最新改进型,换装了新型“昆仑” 涡喷发动机和新的火控系统,另外比歼—8C/D采用了更多的新材料,机体重量有所减轻,更加装四余度主动飞行控制系统和头盔瞄准具。

虽然米格-25系列战机中有火力强大的米格-25P型截击机,但是用于侦察的米格-25R型却没有任何的武备,一旦被中国空军的J—8F高空高速截击机咬住,它们唯一可以依靠的只有寄希望于的有米格-25R型“狐蝠”侦察机的高速度。

但在同为高空高速截击机的J—8F战机面前,米格-25R型“狐蝠”侦察机速度优势并不那么明显。

一直以来高空高速截击机自主作战能力较差,通常是在地面防空指挥系统的引导下截目标。地面引导系统一旦失效,截击机就必须立即返航。

高空高速截击机在地面指挥控制下起飞后,在地面引导下接近目标,根据接近目标的航向在距目标30~160km时才打开机载雷达搜索目标。

拉克中校双手握住推杆用力向左,迅速脱离中国军队的地面防空系统的锁定。但是他并不了解,全程监控和跟踪着他们的并不是中国军队的地面防空系统,而是在部署在高空的大型飞艇—“开明”型预警飞艇。

高空高速截击机从尾后攻击目标时,大多在距目标30~50km时打开机载雷达。打开机载雷达后,火控系统首先工作在自动状态,即雷达自动搜索和截获目标。

此时与火控系统交联的自动飞行控制系统操纵飞机飞向正确的发射导弹的位置,2枚霹雳-11空对空导弹迅速点火发射,J—8F高空高速截击机到达导弹发射点后飞机自动地跃升,发射导弹后转弯脱离。

穆拉克中校的战机率先被击中,燃烧着从高空坠落。而另一架米格-25R型“狐蝠”侦察机在维克多中校的驾驶下,竟灵巧的以大范围机动脱离了中国空军导弹的追击。顷刻间失去了目标的J—8F高空高速截击机飞行员们利用控制开关使雷达转到“手动”截获工作状态,重新搜索并进行攻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