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892/

部队在井径休整,陈诚和其他将校级军官包括那些顾问都安置在比较舒适的房间里,让他们洗澡、吃饭。只有那个西乡次郎被揍得鼻青脸肿,在刺刀的“护送”下到一个水坑里滚了几下,在低矮阴暗的小房间里啃玉米饼。刚开始,他大声喊叫表示抗议,现在他想还是保命要紧。想起刚到中国的时候,那些中国的官员、军队将领对他点头哈腰,生怕怠慢,那个时候他觉得作为日本人的荣耀;现在他面前的中国人却不管这一套,对他百般折磨;他们好象对日本人充满仇恨。西乡想大概是因为满州的事情吧,但是即便是这样,至少他们也应该按照《国际公约》不该对他如此折磨。

西乡吃完士兵扔给他的玉米饼,倒在地上想。外面饭菜的香味传入他的鼻子里,那是给美国、英国、法国、德国顾问和被俘的军官们吃的。西乡在美国、英国和大半个中国都考察过这些国家的军队,美国、英国的军队从武器装备、训练、战术上无疑都是当今一流的,日本皇军跟那些国家相比,除了武器装备上有一定的差距,其他的毫不逊色,甚至在有些方面还超过他们。至于中国军队,那些地方杂牌军,他是瞧不起的。中央军,这只德国装备的十八师,战斗力极强。这是他瞧得上的第一支中国军队。至于共军,没有见过,听说作战狡猾,多次击败政府军。所以不加评论。现在面前的这支奇怪的军队,居然将装备精良的十八军打得无还手之力。他忘记了那两个军官对自己的折磨,戏弄。开始对这支军队产生兴趣起来。


而这个时候,在食堂里,洗完澡换了衣服的十八军军官们和顾问正吃着香喷喷的饭菜。路上他们有很多人都担心被这些土共枪毙掉,在江西他们自己就是这样干的,被俘的红军、赤卫队员都被杀害,手段极其残暴:砍头、活埋······现在看来,性命已经保住了,因为他们被允许穿各自的军服,还带着军衔。陈诚还可以带着手枪,短剑。

吃完饭,各自去休息,那几个外国军事顾问居然还领到了咖啡和糖,还有雪茄烟,把那个美国人乐得:“你们真是魔术师,在这里居然能喝到咖啡。”那个德国人更是千恩万谢地用半生不熟的中国话夹着些德国单词对陆铁说了不少个感谢。“好了好了,Herrr orberst 不用谢了,我们是朋友对吧。”陆铁学着他的声调说。“大尉先生,你是在哪儿学的德国话?”“我不光会德国话,还会唱德国歌。”陆铁说着就用德语唱起来:“从来就不分,白天和黑夜。我们遨游在大海深处,警惕着敌人······头顶上,海水的潮湿浸入我们的身体,使我们的意志更加坚定,······祖国离我们是那样遥远,祖国我向你致敬!我日夜航行在四方,保卫着你······


德国人瞪大了眼睛。“你唱的歌叫什么?我怎么从来没听过。”“你会听到的,如果那个时候你还活着。”陆铁说着一立正,右手向前手心向下一伸:“奥夫—威得儿森!”(德语:再见)德国人一愣“他怎么也······”

“陆铁,你过来一下。”罗刚把他叫进了办公室。

“你准备一下,我们经过研究决定,要向德国派一些留学生,专门学军事。你也在其中。这也是我们将要对德国政府提出的条件。另外,你要在德国建立我们的情报站,还要说服一些在欧洲的华人、华侨到我们这里来,主要是医学、电力、化学、物理反正是有得着的人,尽量把他们都弄过来。”罗刚说。


“没问题,当我回来的时候,我们的队伍就多了一个闪电战专家。不过我得有个条件,就是将来打东京,可别让他们跟我争。”陆铁说。


“等以后再说吧。我可先告诉你,要是你的坦克部队趴了窝那我可饶不了你。”罗刚说。“是!”陆铁说。“明年那个老希该上台了吧,我想在把一些犹太人科学家弄到我们这里来。这样我们就能很快地把原子弹搞出来。”“那就看你的啦。”罗刚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