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法传奇 沙巴克 血色沙巴克之恶灵大军(4)

melon888 收藏 5 5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94/


黑铠死士方阵被重新组织,排成一线,形成一条巨带般的黑色浪潮走到恶灵大军前面,紧随其后的则是恶灵大军——约六千名恶灵僵尸们组成了一道死亡海潮向沙巴克城墙涌来,恶灵尸王们夹杂在恶灵大军内,准备随时将战争中倒下的尸体变成僵尸。恶灵鬼魔这一安排显然别居用心,用战斗力颇强的黑铠死士组成先锋部队,用以攻坚拔难,强攻上城墙,待黑铠死士们与沙巴克守军发生搏斗,就要有战死的人,恶灵尸王们就会将其改造成恶灵僵尸。这样下去,恶灵大军从人数上来说,只会越打越多,兵力永远也不会枯竭。


虽然有很多黑铠死士明白这一安排的用意,有些反感的冲在队伍最前面。这些黑铠死士们倒不是惧怕死亡,他们也是在惧怕自己死后会成为一个令人厌恶的恶灵僵尸。但在猛狼和断棍、天绝五虎将的带领下,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冲向城墙。


周世年已经来不及做任何调整了,他现在只是尽可能的调集全沙城的法师到城墙上的最前线来,虽然法师们大多身无铠甲,在施展魔法时身体受限制难以敏捷。很容易被黑山军那边的弓箭手当成活靶子,但如果没有法师在最前线施放冰、火、电等魔法性攻击,纯物理性攻击根本不可能抵住这一波攻击。无心、无尘长老也在手中释放出白色光芒,用极大的精神力鼓舞着沙巴克城的守兵顽强作战。当第一批黑铠死士的浪潮冲击在城墙下面时,很快的就被沙巴克法师们施放出的一道道火墙挡住,这些火墙威力不少,黑铠死士们一旦踏上去,就只有在火焰中跳舞的份儿,活活被炙烤而死,稀少有人能冲过火墙。前面的黑色浪潮在火墙面前退却了,但紧随其后的恶灵尸王们却从阵中涌了出来,他们在莫克尸王的带领下,对着火焰施放出大量的冰雹,冰雹落在火焰当中,一触高温,瞬间便被蒸发成水,源源不断的冰雹落下,渐渐的火墙便稀落起来。黑山行会的弓箭手们则向城墙上的法师们射出致命的箭,不少法师来不及躲避,直接被箭射下城墙,跌落在黑色大潮里,就近的恶灵尸王快速的将其转变成电僵尸和恶灵僵尸。黑铠死士趁火墙渐渐被扑灭的空档,又架起云梯开始攻城。


沙巴克守兵中不断将大石块砸下去,弓箭手们也进行无组织的单个射击,除了被大石块砸中变成一滩肉泥的黑铠死士们,其它的还是不断的在攀爬。‘天’‘地’等四营的战士们四处机动作战,疲于奔命的去推开架在墙垛上的云梯,至使大多数黑山那边刚架好的云梯,爬上几个人就被推翻,倒也摔死不少黑铠死士。


在刀与火光的黑暗中,激战仍在继续,黑铠死士在付出极大的代价之后,终于冲上了城墙,与沙巴克守兵们发生了近距离搏斗,真正恐怖的时刻也到来了,莫克尸王带领的恶灵大军这时也源源不断出现在城墙上,他们根本不惧怕砍过来的刀剑等武器,弓箭手射出的箭也只不过挫顿下他们的身形而已。恶灵僵尸们带着死亡的气息出现在沙巴克守兵四周,张牙舞爪的扑向这些士兵。这些恶灵僵尸们,就算你砍断他们一只手,他们依然会将仅剩的另一支手向你袭来,就是你砍断他们双腿,他们依然会匍伏着向你爬去。露出森白的牙齿向你咬来,他们在恶灵鬼魔的咒语催动下,发挥出令人恐惧的原始力量,以不畏死的态势恶狠狠的向每个沙巴克守兵扑去。


沙巴克守兵中一个战士刚刚奋力挥刀砍去一个恶灵僵尸的脑袋,正待挥刀向刚爬上来的另一个僵尸砍去时,突伸出一只强劲的大手将他的刀硬生生的截住,在自己转身反抗的刹那,一只拳头带着一股腐朽的气息对着自己的面庞打来,沙巴克战士惊恐的盯着向自己打拳的那人,以不可思异的眼神看着对方,以致于甚至忘了去躲避,只是大力的喊出一句“黑龙副城主”便被打来的那拳无情的击裂头骨,扑的一声倒在地上。附近正在激战的铁手长老在听到这一呼喊后,用力推开正在跟自己缠斗的猛狼,跑过来,怔怔的看着眼前熟悉而又陌生的曾经黑龙副城主。曾经熟悉的威严眼神不见了,取代的是一双寒光暴射的眼神,面目也因为这双眼神而变得扭曲,乍一看就似从地狱来的恶魔般,此刻的黑龙尸王就是一个恶魔,杀人后怪怪的邪笑,嘴中吐出一句凶恶的话“又来一个送死的”,猛的挥拳向铁手打来,铁手长老本能的用手档住,却被黑龙快速的伸出手来掐住脖子,张嘴就向铁手咬来,铁手长老的意识猛地惊醒,心里已是知道为什么黑龙他们会失踪了,显然是被恶灵鬼魔改造成恶灵尸王了,用力挣脱黑龙尸王掐住脖子的手,后退几步,刚好旁边又一个恶灵僵尸横冲过来,顺手抓住,一看,身上穿的褐然就是沙巴克铁字营的铠甲,铁手一张老脸不禁变的惨白,双眼狠心一闭,裁决挥了过去,将这个恶灵僵尸砸成肉泥。一边咬着牙痛苦的大声吼道“沙巴克将士听令,黑龙及铁字营一干弟兄, 不再是我们人类了,而是恶灵僵尸,见着杀!”。眼神满是复杂而痛苦,用力挥舞手中裁决冲向黑龙尸王。


不少正在激战的沙巴克士兵们已经发现曾经的战友现在已经是恶灵僵尸向自己杀来,心中诧异、痛恨、恐惧、同情、不忍等交织在一起,手忙脚乱的忙于应战,实在不忍心的向这些曾是自己同胞和战友的敌人砍杀,只是狼狈的躲闪。在听到铁手长老这声震耳的吼叫时,心中虽是痛苦万分,但也明白此时处境,这些昔日的战友已不再的自己同胞了,不得不狠下心来,痛下杀手。吼叫着杀去。高大的沙巴克城墙上正上演一场人间地狱般的杀戳。激战中,越来越多的人死去,有黑铠死士们,更多的是沙巴克守兵们,这些尸体很快就被到处做恶的恶灵尸王们改造成恶灵僵尸。很多沙巴克士兵眼看着与自己一同并肩作战的战友们倒下,温热的尸体还没有变冷,就被恶灵尸王们迅速的改造成恶灵僵尸,怪叫着向自己扑来。前一分钟还和自己站在同一阵线上奋勇杀敌的亲密战友,转眼就变成恶灵僵尸向自己开打。这种不光是身体血肉的折磨,更多的是精神上和意志上的折磨,有些战士已经杀红了眼,挥舞着手中兵器砍断一双双恶灵之手。有些战士却神志变得模糊,精神力稍差的战士干脆就目瞪口呆的被活活屠杀,战斗在时间的推移中,胜利的天秤已经极不公平的向敌人倾斜。


城门此时也已经被撞破,疾风尸王和天雷尸王带领另一批恶灵军团们杀向城内,一直待命的勇字营和虎字营拼命进行抵挡,他们不折不扣的执行着一个命令,那就是城主所说的“用人也要把门给我堵住”。这些骁勇的战士正暴发出自己几倍的力量,誓死保卫在城门安危。但人的血肉之躯又岂能抵挡源源不断扑来恶灵僵尸了,勇字营和虎字营的战士早就知道了城墙上的状况,知道恶灵尸王们会将死去的自己变成恶灵僵尸,因此相互大声的喊道“大勇,我要是死了,你得把老子的头砍下来,老子不想成为恶灵僵尸”;“好兄弟,看到老子要是挂了,你他妈的要把老子拖回来,剁烂我的尸身,老子就算是不要全尸,也不便宜了恶灵鬼族那帮狗日的”;“妈的,帮老子把头砍下来,老子死也不做恶灵鬼族”。一些伤势严重的战士则躺在地上,有默契的相互帮助,进行自残。以避免留下完整的尸体让恶灵尸王变成僵尸。失去战斗力的沙巴克战士干脆就是把刀架在自己脖子上,闭着眼睛、用力一抹,自已把脑袋血淋淋的割下,极壮烈的倒下。场面变得极其惨烈,地上满是战士们的少了各种肢体或头部的尸体。铁字营和虎字营硬是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在践行着命令。在这群铁血般的汉子面前,恶灵军团牺牲了大批的恶灵僵尸,也只能是缓慢的向城门推进。


一直在施放强大精神影响力的周世年已经发现了战况的进展,面对如此惨状,看到自己战士们的英勇献身、顽强作战的精神,一张英俊的脸上也禁不住流下泪来,这几日来,秘道泄露、爱女失踪、沙城被攻、战友变异一系列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这么短的时间内发生这么多的变故,好像一个恶魔般在煎熬他的意志,试图摧垮这位坚强的城主,但他都挺了过来,但是在这群舍生忘死的战士面前,终于,忍不住从喉咙里涌上一腔热血,伟岸的身体似乎承受不住这么多打击,晃了晃身体,鲜血从口中喷了出来,把白色的城主战袍染成血红色。全身的精神力光芒也逐渐变的暗淡无光,地光长老见状赶紧杀奔过来扶住周世年,怕周世年倒下去,周世年用力推开了地光长老的手,无力的说道:“在沙门这里烧堆火,将已死去的将士们尸身抬过来吧,我周世年对不住他们了,不能让他们入土为安啊”。地光长老听到城主这句话,老泪纵横,哽咽着点着头,挥手叫一直在沙门守卫,死伤也不少的彪字营将士叫了过来,传达城主的命令。


城墙上,沙巴克仅剩下的一千多名战士还在与恶灵僵尸浴血奋战,沙门上的大火已经烧了起来。一旦有沙巴克士兵战死倒在地上,旁边就会有同伴奋不顾身的将尸体抢夺过来,把战友的尸体抱至大火旁,不舍的放入火堆,多数战士在抱住战友尸体时,轻唤着战友的名字,用双手捧起战友的身体轻轻放入火中,以至于自己双手被火焰灼伤也不在意,大多战士的双眼都是布满战争带来的血丝和饱含烧焚战友带来的热泪。


正在奋力厮杀的人群当中突然转来一声声娇喝的声音,“黑龙”“黑龙”一直在皇宫内焦急等候黑龙及飞雪音讯的碧玉夫人疯狂的冲上了正在激战的城墙。到处寻找熟悉的面孔,她已经隐隐感觉到自己的丈夫黑龙就在上面,很快的她就在血腥的战场上找到了正在与铁手长老、无心长老激战的黑龙,呆呆的看着面目狰狞的黑龙,无心长老在打出一张符暂时击退黑龙尸王后,对着碧玉夫人沉痛的说道“他现在已经是恶灵族的尸王了”。碧玉夫人失魂落魄的,使劲摇了摇头,口中含糊不清的连说不不,然后突然大力的喊道“黑龙,我是碧玉呀,你最疼爱的碧玉呀,你不认得我了吗?”,却见黑龙根本就像是听不到,反而更加疯狂的攻击铁手长老,口中发出恶毒的吼叫。年纪大的铁手长老很快的就抵不住黑龙尸王的攻击,被黑龙残忍的击中胸部,倒在地上,黑龙尸王俯下身体张大口就咬已倒地的铁手长老。无心长老大喝了一声,正待迎上去挡住黑龙尸王,只见弱小的碧玉夫人像是疯了般,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冲过身去,紧紧抱住黑龙,径直往火堆冲去。黑龙尸王想用力甩脱碧玉夫人的双手,却是已被死死的夹住,挣脱不开。在跃入火海的刹那,听到碧玉夫人哭喊道“就算死,我们也要在一起”,瞬间碧玉和黑龙就被大火吞灭,跳跃的火焰上下扑腾,仿佛诉说着无尽的仇恨。


呆呆看着这一幕发生的沙城将士们,心里被激发出无限愤慨,个个都将牙齿咬的咯咯做响。“我跟你们拼啦”看到巨变的周世年怒吼道,丢出一张符纸,召唤出远古喷火兽,愤怒的冲向涌上来的恶灵僵尸们。旁边的战士受到感染,也齐声爆发出吼声“杀”!,一旦人的愤怒到达了极限,就发爆发出惊人的力量。这种力量是不可战胜的,这种力量是强大到任何敌人都感到害怕的,现在,沙巴克守兵们正是爆发出这种极度愤怒带来的巨大力量,他们在周世年和一干长老的带领下,硬是将恶灵大军杀的节节败退。一直在城下观战的恶灵鬼魔也不禁在心中赞叹“如果所有的人类都像这群人这样,我们统治大陆的希望将是多么的渺茫”。一边鄙夷的看着黑山老妖带着剩下来的黑山兵士和法师冲向城去,转念又想“嘿嘿,有这样的人类,我们又何愁不能征服玛法世界了”。


周世年用力的拔出插在黑山天绝身体内的龙纹剑,啐了口血,刚刚一口气杀死了断棍和天绝,自已也受了重伤,尤其是天绝临死前打出的一棒,着实的击在了周世年的身上,怕是几根肋骨都击断了,旁边忠心的喷火兽也困在恶灵僵尸群中,吐吐熊熊大火,恶灵僵尸一旦被火喷到,即刻就被烧成灰烬。这种只有道尊以上级别才能召唤出的远古神兽威力甚是巨大,但看着前仆后继的恶灵僵尸们,周世年知道再怎么神勇,自己和这头神兽也杀不尽如此多的恶灵僵尸。何况还有一直没有出现的真正魔头——恶灵鬼魔。远处,地光长老已经与莫克尸王缠斗在一起,莫克尸王每发出的一道攻击都很狠毒,而地光长老也是不要老命的发出一波比一波大的魔法攻击。见状,周世年强撑着重伤的身体,缓步的向二人战斗的地方艰难的走去,一路上又干掉几个张牙舞爪向自己扑来的恶灵僵尸。莫克尸王念了句咒语,从空中引下一道雷光,笔直的向地光长老头上击去,地光长老躲避不及,只好撑起魔法盾强制挡住,但莫克引来的雷电甚是猛烈,雷电在突破了地光长老的魔法盾,直接击在了地光的肩膀上,地光长老刹时一条手臂就被废去,残剩的另一条手毫不迟疑的发出一道火焰,集聚了毕生法力的火光去势凶凶,犹如一条火龙象莫克尸王奔去。莫克尸王识得历害,刚想躲避,却被后到的周世年发出的一道符,念出‘困魔咒’,一时阻住莫克尸王的身形。火龙带着仇恨的火焰击尽情燃烧在莫克尸王的身上。莫克尸王在身体被烧出个大窟笼出来。还试图做垂死挣扎!周世年也不在看着莫克尸王,着急的扶起刚刚施展毕生魔法力量,此刻正要昏迷的地光长老,蹒跚的向后退去。四周筋疲力尽的沙巴克战士们在杀退身边之敌后。全都聚拢在二人身边。一步一步的慢慢退到沙门的火堆边。


恶灵鬼魔和黑山老妖也已到了城墙上,恶灵鬼魔阴沉的望着几剩数十人的沙巴克士兵和受了重伤的周世年及几个长老。却对已被烧成焦炭般的莫克尸王投也不投上一眼。只是冷冷的对周世年他们说道“跟随我,我将赐于你们不死之身”。


“向他这样的不死之身么?”周世年指着躺在地上的莫克尸王快变成灰烬的尸体,冰冷的说道。


被堵到话语的恶灵鬼魔恶狠狠的丢出一句话“不知好歹”,一招手,引来一片黑卷风,向周世年所站立的位置呖啸呖着刮去。周世年丢出一张符纸,口喊“破魔”。与恶灵鬼魔之间竟突现出一付深蓝色虚影,在显现出八卦图后,幻变成实影,挡住刮过来的黑卷风。恶灵鬼魔道了声“不错”,又一招手,却发出一道暗红色的电光径直向周世年射去。周世年忙乱的伸出双手,托起一团白色的光芒,额上青筋暴起,豆大的汗渗了出来。白色光芒刹那变得炽盛,迎着电光击去。‘轰’的一声巨响,四周的人面都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冲击波,不少恶灵僵尸立脚未稳都被冲击波掀翻倒地。冲击波过后,只见周世年嘴唇溢出鲜血,脸色变的惨白。恶灵鬼魔也退了一小步,怔了一下,盯住周世年。阴森的怪笑道“天尊老头子教出的徒弟也这么历害,不过,你们今天都得死。”,话刚说完,突地伸出一支手来,对着周世年附近的无尘长老凌空抓了抓,已经挂彩不少的无尘长老,被这凌空一抓,生生的飘了过去,飞向恶灵鬼魔,恶灵鬼魔邪恶的抓住无尘长老的一条手臂,口中狂笑道“我要让你亲眼见见人是如何成为僵尸的”,抓住无尘长老的手掌攸地暴长,指甲迅速变成暗黑色,深深的陷入到无尘长老手臂肉中,无尘长老极其痛苦的大喝一声“城主,老头子先走一步了”,突然拔出腰中短剑,往自己肩膀割去,在鲜血爆出的一刹那,再将短剑猛地刺入心中。壮烈的死去,恶灵鬼魔在突发的变故下,惊慌扔掉手中断臂。摇着脑袋大说“可惜,可惜”。


看到这一幕的周世年无力的瘫坐在地上,环视围在身边的无心、地光、烈火长老等,依依不舍的在每个人脸上停留片刻,下了最后一道命令“全部自焚,死也要向无尘长老一样,不能留下尸体供恶灵族做走狗”。然后毅然掉转头去,目中满是仇恨的眼光,盯着恶灵鬼魔,一字一钉的说道“人类虽然弱小,但永远也不会让你们魔族得逞,总有一天,总有一些人,会带领人族战士将邪恶的你们赶出这片大陆”。


说完后,坚强的站了起来,余下的一众长老和沙巴克战士也跟着起立,颇有默契的相互扶持笔直站立,口中高喊“城在人在,城亡人亡”,迈着整齐的步子向火堆走去。恶灵鬼魔等想上前阻止,已是不及,只能目瞪口呆的看着周世年等人踏入火中,消失在熊熊火焰中,一声声“城在人在,城亡人亡”的雄壮喊声从火焰中心传来,震耳欲聋、直冲云宵。


旁边许多夹杂在恶灵大军的黑山战士们,看到这一场景,也深受感触,都有些别样的眼神盯着身边的恶灵僵尸,极个别有性子的汉子还流出泪来,傻傻的望着这群英勇的沙巴克战士。黑山老妖则满意的看着这一切发生,眼里满是即将当上城主的喜悦。这种眼神即刻便引来许多行会里士兵的鄙视。恶灵鬼魔发呆般的看着那团熊熊燃烧的火焰,暗红的眼珠也似在火焰辉映下黪淡无光。


天空泛白,一丝血色的朝阳挂在沙巴克城上方,火龙的沙尘大陆上,三个少年跌跌撞撞的跑来,远远的望到沙巴克城墙上盖过朝阳的大火,耳中隐约听到“城在人在,城亡人亡”的悲壮喊声。跑到最前面的飞雪失魂落魄的一屁股坐在地上,跟中涌出双泪来。怔怔的向沙巴克城方向望去。。。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