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梯 第一章 第四节

小米粥之卷土重来 收藏 3 57
导读:天梯 第一章 第四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00/


就在何书文下到部队半月之后,部队又迎来了另一批新鲜血液,那就是刚从院校毕业分配到部队从事机务工作的学员,不,应该叫干部。从他们下到部队那天开始他们就已经正式成为共和国的军官了。照例是一番欢迎仪式和一番教育,这都是新人跨入部队必须的,虽然学员们都已经有着三年、四年抑或更久的军龄了。但是真正接触部队毕竟是第一次。让他们熟悉这个新环境是必须的。院校的环境毕竟不同于部队,院校更侧重的是一种素质的养成。而部队更在意的就是战斗力的生成了。侧重点的不同,必然环境也会大不相同的。

刚毕业的干部在部队也有个称呼那就是新干部。一般这个称呼都是对第一年的干部来说的,新干部在机务部队的待遇基本上和新兵一样。所不同的是他们住的地方是干部房间,也就是两人或者三个人一个房间。新干部也需要师傅带教。但是新干部跟战士也有不相同的地方那就是他们服役的时间比新兵长,不仅仅是说已经过去的时间,而是说将来的时间。何书文参军的98年空军的义务兵服役是需要四年的,如果要改选志愿兵的话那么还要观察一年,这样义务兵实际上就是五年了。而干部除去在院校教育的时间,至少还要在部队服役十年以上。

其实机务部队,说是干部,无论是工作环境或者工作内容都跟战士没什么大的区别。如果一定要说有区别的话,那就是干部担负的责任比战士更多。他们掌握的知识比战士更加深入一点。

新干部也要跟师傅,机械专业的新干部一般要从事机械师的工作,也就是整架飞机的总负责。这里的总负责说的是地勤人员的总负责。就是说几个专业的人都要听机械师安排工作。而机械员是由战士担任的,只负责飞机的某一部分的工作,比如发动机。虽然干部要从事的工作是机械师,也要从机械员先干起,这样才能熟悉每一个环节。因此这批机械的新干部也要给战士当徒弟。

何书文的师傅王志军也分到了一个新干部当徒弟,叫何华,毕业于空军某学院。新干部欢迎会上,何华很健谈,一看就是个活泼的小伙子。而且跟何书文一个姓,又一个师傅,何书文对他有着一种莫名的亲切感。而且何书文对他们这些读过大学的很是羡慕,他做梦都想的一件事情就是读书,上大学。可惜家里贫困,这个愿望没能实现。

何华很快跟何书文还有他们的师傅王志军熟悉起来了,进场的时候,何华显然接触过这个飞机,对飞机的部件很是熟悉。原来他们在学校的时候就实习过这个飞机,因此对这个飞机的熟悉程度显然要比何书文高一些。

何华第一天进外场那天是飞行,飞机上去以后何华还有王志军何书文他们师徒三人就拉着飞机牵引杆,坐着飞机牵引车去着陆线等飞机下来。没事的时候,三人就开始聊天。何华就给他们讲一些学校的有趣的事情,何书文全神贯注的听着。那些事对他来说很新鲜,而且是他向往的大学生活。王志军不时的也插上一句,作为一个老志愿兵,王志军带过好几个新干部,其中就包括他们现在的机械师王小龙。所以他对军校的事情也是有些了解的。这一切在何书文看来都很新鲜。他们师徒三人聊天的时候,军械专业的新干部廖峰也凑了上来,不时的补充一些何华讲漏的地方,机组在起飞线接飞机的几个人都围到他们两个新干部周围。慢慢的谈着谈着就不仅仅局限于学校的事情了,什么部队的趣闻阿,哪个干部的老婆漂亮阿,都成了讨论的话题。时间过得很快,飞机要下来了,每个人都停止了谈话开始准备起来了。

他们的飞机下来之后,机组的人把牵引杆跟飞机连接好,然后牵引飞机去加油线加油。何书文觉得自己现在不能干什么太有技术含量的工作,所以就争着干一些体力活,比如连接牵引杆和搬梯子接飞行员出座舱之类的。到加油线以后,何书文又在他师傅的示意下去拉油管给飞机加油。忙得满头大汗。

飞机牵引到起飞线以后,何书文和何华又紧紧的跟着师傅看师傅做飞机的再次出动机务准备工作。而且时不时的向师傅提出一些问题。师傅也一一耐心的解答。

一天的飞行工作下来,何华累得直咧嘴。说真的,三个地方来回跑,即使是有车坐,这么七月的天也让人非常难受。累是难免的。

回去的路上,何华问何书文:“诶~一家子的,你累不累阿?”

“不累阿,这比我在家里帮家里做农活轻松多了。”何书文憨厚的冲何华一笑说。

“累死我了,天还那么热,回去得洗个澡。”

“慢慢习惯就好了,开始都是这样。”王志军说道。

何华冲师傅点点头,继续朝中队走去。

晚上吃完晚饭以后,天色还早,中队就吹哨集合新干部和新战士一起把营区内的杂草清理一下。新兵很迅速的冲下楼去,而新干部的集合速度就稍微慢了点。甚至还有好多人带着不情愿。毕竟每个人都累了一天了。

集合起来以后,中队的副指导员给他们分配了一下工作。到了拔草的地方,大家就分开拔草了。何书文默默的蹲在地上认真的拔着杂草,听见旁边的几个新干部在说:“妈的,干了一天活了,晚上也不让休息一下。欺负人阿?”

“就是,要拔草也让大家都拔嘛,怎么就让新干部和新兵拔?”旁边一个人接上说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叫一百杀威棒,先杀掉你身上的威风,以后便于管理。”说这话的是一个从部队考上军校毕业的新干部。

“还是听话点吧,机务部队,干部和战士一样的管理。都是技术干部。又不是行管干部。我说,何华,你们机械专业的倒是挺好,将来还可以当中队长,也算行管吧?我们其他专业的到死也就是个技术干部,将来在机务大队撑死了也就是个专业主任。”说话的是军械专业的廖峰。

“诶,不都一样吗?都是干机务的,管他什么专业呢。”

“大家讨论什么呢?来这里还习惯吧?”大家抬头一看是副指导员,当时就没有人答话了,继续埋头拔草。何书文一直埋头拔草,不过他也听到了这些讨论。不过他没有参合,也没有说话,他们好多新兵团的战友,包括其他专业的凑到近前听去了。不过副指一来,大家又都散开继续拔草了。

其实大家心里有想法也是正常的,毕竟都是辛苦了一天了。为什么有人能歇着,有人就要干活呢,欺负新人阿?情况其实不是这个样子的,部队多年来已经形成一个传统那就是新同志多干活,少说话。这样大家对新同志的评价就高,不管是新干部还是新兵。所以新同志干活在部队看来也是理所当然的,有时候为了怕新同志闲下来有什么其他的想法甚至会专门找一些工作来给新同志干。

接下来的几天连续飞行,江南的气候是十月以后和七月以前能见度不是太高,能飞行的天气不多,所以一般的飞行高峰就集中在天气最热的七八九月份。最辛苦的方面还是因为气候原因,桑拿天什么样子可能北方不太清楚,但是你要在南方你就明白了。尤其是在机场这样的环境下,地表都是水泥,阳光反射也很强烈。甚至有些刺眼。机务官兵这个时候要人人配一副墨镜才能从事工作,不然的话眼睛都受不了。

何书文在这几天里虽然很热,但是他那种山里孩子吃苦耐劳的良好品质让他不是太难受。倒是其他几个他们同批的城市兵受不了了。天天喊累的,什么骂娘的都有。其中也包括一部分新干部,不过新干部毕竟受过了四年军校教育,只有个别人这样。

这些天里,何书文觉得自己很有收获,自己能把书本上学到的知识和飞机的实际结合起来了,王志军有时候考考他,他也能回答的很让这个有着五六年机务工作经验的老志愿兵满意了。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