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04/



金国的梁王完颜宗弼是皇帝最小的儿子,排行第五。可是他在金国金国军方的排位却在第二位,排名还要高于自己的五叔完颜永德和几个哥哥。

梁王从来不是一个冲锋陷阵的勇将,但他一手导演了宋金间“靖康事变”,俘虏宋朝两位皇帝并成功将大宋长江以南的半壁江山占领。宋国在宗泽和岳飞两人为代表的军方主战派崛起后好不容易取得对金国作战的一点优势,现在被由完颜宗弼策划的“最后稻草计划”消耗怠尽,完颜宗弼站在幕后几乎凭借一己之力已经将宋国送入无还手之力的境地,所以他被人尊称为“金国第一智将”。

宗弼用金国话念起来就叫“兀术”,意思就是“珍宝”,可见完颜阿骨打对这个小儿子的喜爱。拜完颜宗弼之福连战连败的宋军对他的称呼就是“金兀术”,意思是金国的兀术,这也是唯一一个在宋军中有专用称呼的金国将领,连金国皇帝都没有这样的“礼遇”。

梁王目前镇守金国的起家之地 ——北部重镇黄龙府。

自从宋历155年女真族和辽国在黄龙府决战,获得胜利的金国从此不可竭制的走上了争霸天下之路,并最终扫清当初不可一世的大辽帝国,建立自己的金国,黄龙府在此后近二十年里一直是金国的京城,直到靖康事变后金国占据了中原的大部分领土才将京城迁去新都燕京,但黄龙府依然是金国最重要的都市,这里是女真人的根本。

最近几年原来在金国北方的附属蒙古人日渐强大,隐隐有不稳的迹象,梁王完颜宗弼就受父皇重托来到黄龙府竭制蒙古人的扩张,远离行政中心的他依然是金国军方制定战略计划的最高负责人,最后稻草计划就是他为江南战役专门制定的,正当完颜宗弼踌躇满志的准备规划金国对蒙古压制行动的时候,金国皇帝的命令到了。

看过命令后的完颜宗弼楞了,自己正在准备对付蒙古人要紧关头,这个时候怎么能轻易离开呢?等他接过皇帝信使随身带来的军情通报才明白自己的父皇为什么会命令自己立刻去见他,完颜宗弼明白自己五叔完颜永德和父皇之间的深厚感情,这次父皇的震怒很可能导致宋金之间再次全面开战。

完颜宗弼不敢怠慢,匆匆移交了手头事物给副手暂时接管,立刻星夜直奔京城燕京,他必须想办法阻止自己父皇做出不理智的行动。

当完颜宗弼到达燕京的时候,金国皇帝的侍卫已经在城门口迎接他了,连回去换件衣服的时间都没有留给他就直接将他带到了议政殿,金国的最重要的几个军政大员都在这里等待着他。

完颜宗弼抬头观望,近来日渐老态龙钟的父皇居然精神矍铄的坐在位子上,目光炯炯有神透露坚定意志。

老皇帝看着自己最得意的儿子并没有许久未见的寒暄,身位高位的人常常是无暇顾及亲情的,也许只有失去时才会有一丝悔意。老皇帝直接开门见山道:“老五,你知道你五叔被宋人刺杀了吧,我叫你回来就是命令你去接替你五叔指挥江南战役。”

完颜宗弼很平静的接受了命令,他在路上已经想到自己将会受命接替指挥江南战役,现在在金国军方中除了自己外只有二叔平北王完颜晟有资格与能力指挥这样大型的战役,自己的几个哥哥们都是武勇有余应变不足的将才还需经受锻炼,而二叔平北王是硕果仅存的老一辈武将了,父皇一定不愿意再把二叔派出去经历危险。

老皇帝继续道:“你到金陵后尽快发动江南战役,这次江南战役的目标会有所调整,我们大金国的铁骑将直插宋国的京城临安,扫平汉人这群卑鄙的跳梁小丑。”

完颜宗弼大吃一惊,皇帝的愤怒居然如此强烈,在原来的江南计划当中金国军队对临安方向只是佯攻,而真正目的则是攻入兵力相对空虚的安徽和江西,把临安和内地的联系切断进行慢慢的蚕食,现在这一改金国军队将直接在宋军兵力最密集防御最坚固的地方与宋军展开决战,这对并非本土作战的金国军队而言危险系数是成倍增加了。

完颜宗弼偷眼看四周,以丞相完颜襄和元帅完颜晟为首的军政大员们都是一脸苦笑,看来他们已经劝过皇帝了但是没有收到效果。

老皇帝没有理会完颜宗弼的吃惊接下去道:“我知道你的担心,你不用怕兵力不够,我们大金将全力为这次江南战役做人力和物力上的倾斜,在北方我们将停止对蒙古人的压制行动,西面对西夏人将与他们展开谈判,尽可能的抽调部队于物资投入江南战场,确保你有足够多的预备队取得胜利,我要用百万汉人的鲜血来祭奠五弟!”

如此杀气腾腾的话语用异常平静的口吻说出,连久经风浪的完颜宗弼也不由头皮微微发麻。

如果按老皇帝的说法,这一战将是宋金间决定命运的最后决战,自金国建立从来没有发动过如此大规模的战斗,几乎是倾全国之力做孤注一掷的搏斗,一旦胜利好处当然是前所未有的,但一旦失败对金国的打击将是毁灭性的,在目前金国形势占优的情况下发动这样一场战役应该是弊大于利的。

完颜宗弼鼓起勇气进言道:“父皇,这一仗将会抽空国内的军队,一旦有外敌入侵对我们实在是不利,特别是北方的蒙古人现在在草原上发展势头迅猛已经到了需要立刻压制的地步,而且汉人一旦受到威胁而团结起来对抗我们会造成我们很大的损失,不如按照原定计划对他们采取分化与收买,汉人自然就不足为患了。”

老皇帝摆摆手道:“老五,国内就你不用担心了,我的近卫部队有能力对抗危险,蒙古人当年要不是我们带他们在草原上扎根,那他们现在肯定还是被契丹辽人逼在在极北之地凿冰抓鱼了,这些野蛮人容易对付,我会封几个蒙古中等部落的头人当高官,让他们互相敌视,那么蒙古人就会暂时消停会了,等他们反应过来江南战役大概已经胜利了。至于汉人就更不用担心了,当年要不是蒙古人故意装水土不服不能过长江,我们又人手不足,汉人早就被我们臣服了,那些孔孟的礼义道德早就把汉人的脑子教傻了,他们根本连敌人都算不上,只是一盘味道鲜美的大餐,只是在等我们什么时候去吃罢了,这次居然还敢主动来惹我们,必须要让他们知道我们女真人铁骑的厉害。”

老皇帝的拳头愤怒的砸在了身下的椅子上,巨大的声音在空旷的屋子内回响,这时没有人能认为他是一个已经垂暮之年的老者,仇恨的力量果然是人世间最庞大的动力!

老皇帝语气一转,冷冷的笑道:“既然宋人用这么卑鄙的手法刺杀金国的大将,那么我们也不用和宋人客气,老五,传令下去,配合江南战役的时间准备发动敬酒行动!”

“敬酒行动”!在场的都是金国的最高级别官员,可是听说过这个行动名字的人可谓少之又少,真正了解这个行动内容和意义的人除了皇帝之外就只有三个人,丞相完颜襄,元帅完颜晟,梁王完颜宗弼。

现在这三个人的表情都是震骇,因为他们了解这个“敬酒行动”一旦发动,宋金两国之间就再也没有转圜的余地,剩下就只有你死我活的决战了,老皇帝看来是愤怒到了极点了,居然一点后路都不给自己留下了。

这个“敬酒行动”最初是由一个汉人提出来的,就连这个始作俑者最初都没有想到这个计划会有真正实施的一天。当时女真人还只是依附在辽国边缘地区的一个小民族,整天忙于对抗契丹人的压迫,提出这个计划的汉人的祖先是被宋王朝逼迫远走他乡的,他怀着对宋王朝的恨写了这份计划被年轻的完颜宗弼看到,对这份计划的严密结构和清晰思路非常欣赏,于是收留了这个汉人一家人,后来这个汉人就成了他手下的第一谋士罗先生。

金国成立后,在罗先生的提醒下完颜宗弼意识到宋金之间很有可能会有激烈对抗,于是有计划的开始部署“敬酒计划”,并在后来得到金国皇帝的支持最终成为一项国家全力推动绝密行动。行动的准备一直在近二十年里紧锣密鼓的进行着,金国为此付出的代价也是高昂的,作为金国对付宋国的最后撒手锏,如今这项行动终于有了见天日的一天。

完颜宗弼由此明白了自己父皇无比强大的决心,宋金之间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他不再试图劝服父皇,他也为自己能亲自指挥如此重大的战役而感到热血沸腾。

完颜宗弼只是提出在北方必须保留足够数量的部队威慑蒙古人,亲眼见过蒙古人发展现状的完颜宗弼深深觉得,蒙古人这只鹰才是大金国的心头大患,汉人虽然富足却始终安于现状不足为惧。

当完颜宗弼准备退下回去出发的时候,被老皇帝轻轻的叫住了。

老皇帝的手在桌上敲击了几下,大殿内所有的人都在静悄悄的等待他的命令,老皇帝抬起头语气平静的说道:“我手上已经有两个汉人皇帝在了,我想我不再需要第三个汉人皇帝了。”

完颜宗弼明白,老皇帝这句话就是宣判了现任宋国皇帝赵构的死刑,只是事情真的有这么容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