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狼》 第八章 毒日如火 第八章 毒日如火 第一节

帝俊缔结 收藏 1 1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72/


黑沉沉的夜,低低的压着地面,虽有微风吹拂,但仍是闷热得难受。这是暴风雨来袭前的预兆。因而,浓黑的乌云肆无忌惮,愈压愈底,把风儿往边缘挤压。最后,风儿只得漫游到一片不太肥沃的草原,那儿,便是匈奴人退守大漠后的王庭所在。


伊稚斜大单于的大帐内灯火通明,匈奴各部的诸王奉大单于的命令齐聚于此。众人之中,最引人注目的非休屠王和浑邪王莫属。到不是说这两王风姿夺人,却是他们所管辖的河西之地在今年的三月份里吃了败仗,于匈奴各部间引起振荡。休屠王和浑邪王列坐诸王中间,见众人侧目,碎语不绝,便颇觉尴尬。尤其是休屠王,他几乎不抬头看人,只顾喝闷酒。彼时,休屠王年近四十,浑邪王三十过五,均正值精壮之年,但是一想到不远千里赶来,面临的将是大单于劈头盖脸的斥责,而且还是在众王面前丢人现眼,不由得灰头土脸,无论如何也没了精神。


就在这两王心底唉声叹气时,居于顶端的大单于发话了:“今日把大家招来,是有要紧的事情商量。”


诸王眼见大单于面色凝重,便都停住喝酒,凝神静听。大单于继续道:“都知于从长安传来情报,说汉朝那边自暮春以来,绵绵不绝的从郡国抽掉能骑善射的士兵到长安集训。主持集训的,便是骠骑将军霍去病。”说到此处,大单于顿了一下,他的目光扫视野全场。


休屠王和浑邪王心头一动,待要接口,酋涂王则抢先道:“大单于,莫非汉朝人又想在今年内发动战争?”


大单于瞥了酋涂王一眼,微微点头,继续道:“不仅如此,刘彻还颁布昭命,积极向民间征募兵士马匹,大规模的发动民众。”


“这么说来,汉朝是要向我大匈奴全面开战了?”单桓王失声道,其他诸王闻言变色。匈奴各部多年来与汉军交战,深知汉朝人的战前特点。汉朝皇帝刘彻虽已推行募兵制,然汉朝的常备军人并不多,一待大战,还是像从前一样,要花一定的时间来动员民众,作战前准备,所以匈奴人一般可以很清楚他们大略的作战时间。现在,众王所担心的是,他们并不具体的知道汉军的攻打目标。伊稚斜道:“就目前的情报来看,汉朝人有全面开战的迹象,但仔细分析,刘彻的用心便昭然若示,不过是声东击西罢了。”


众王听此一说,人人精神不由得一振,忙听大单于细细说来。大单于道:“汉朝人每打一仗,就是一次花大钱的行为。依据都知于的情报来看,刘彻虽然在元朔六年(公元前123年)就搞了个什么武功爵,一方面是想鼓励士兵在战场上殊死搏杀,以博取荣誉和奖赏;另一方面又将爵位买给有钱的平民和商人,用以增添国库的收入。但是这两三年来,这政策用得太滥,收效不大,所以他的国库还是瘪的,他刘彻根本就没法打全面战!这不过是他玩的小伎俩,他的目的还是河西之地,其他的,都是佯攻,小打小闹而已!”


诸王一听,都觉得有理,皆把目光放到休屠王和浑邪王的身上。大单于的目光也在这两王的身上,他道:“所以,休屠王和浑邪王,你们的担子是最重的。虽说春天时的那场恶战,休屠王部有些损失,但浑邪王部毫发无损。只要不大意,对付汉军,还是不成问题的。”


直到此时,休屠王和浑邪王才明白大单于召见他们的意图,但见大单于头脑睿敏,并没将气撒在他们头上,倒是安慰并鼓励他们,心头不由得一热,感激至极。两人对望一眼,双双出列,当众向大单于盟誓道:“昆仑神的子孙自来没有孬种!我们定会守住河西,绝不再让一寸土地落到汉军的手里!”


伊稚斜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他满意的道:“昆仑神的子孙,就该是这样!”


次后,他把目光转向诸王,道:“刘彻为达目的,已决意另辟战场,以转移我们的视线。他可能从陇西出兵,也可能从北地出兵,还可能从右北平出兵。切记,不可糊涂应战,白给他占了便宜!你们只要准备好,谅他刘彻的花招也不能把我大匈奴怎样!”


诸王连连称是。随后众人又就着目前的形势,提出有针对性的策略,待大单于最后决断。此次的军事会议直开到深夜,方才结束。待其他人散尽之后,大单于帐内还留有四人,除了大单于和右谷蠡王赵信外,便是休屠王和浑邪王。


原来,大单于虽然对形势拿捏得准,但心里还是有些担忧,觉得有必要对休屠王和浑邪王面授机宜。现下,他直视河西两王,把刚才不便说的话全说出来:“我现在有些要紧的话,还要对你们说说。依我对刘彻的了解,我敢肯定的说,他不会派大将军卫青去攻打你们。他派来的汉将,必然还是那个骠骑将军霍去病。”


休屠王道:“大单于,为什么呢?”


“难道就是因为霍去病在皋兰山下打的那一仗?”浑邪王也不解的问。


伊稚斜道:“这是其一;其二是卫青为人谨慎,同样的人马,他如没有后方的辎重粮草保护,他是不敢作那么远的奔袭。所以,你们要谨慎防范,当心霍去病那小子又来偷袭!”


大单于的这翻话,让休屠王好一阵羞愧。但他定定神,拍着胸口保证:“大单于,这回若真是那霍去病来,我一定拿下他的人头,为折兰王和卢侯王祭奠。”


浑邪王也道:“我也向大单于担保,那霍去病再敢踏入河西地界,我浑邪王部的骑手,绝不放过他!”


听得二王斩钉截铁的誓言,大单于的眉头舒展下来,他道:“好,有你们这几句话,我就放心了。你们且去安歇,明日一早就回去,小心应敌。”


两王听命退下。直待二人的脚步声已确实远了,赵信才缓缓的道:“大单于就这样相信他们?”


伊稚斜叹息一声:“汉朝人有句古语:疑人莫用,用人莫疑。河西之地,自来是他两人把守,不用他们,那用谁去?”


赵信小心揣度大单于的心思,然后道:“大单于的话是不错。只是河西多年来安逸无事,那边的军队专干放牧一类的琐事,比不得大单于这边饱经战争捶打的铁军。况且休屠王历来专司祭天拜祖的事务,浑邪王则只管向西域三十六国征讨纳贡的营生,他们都不是久经沙场之辈,怕是有点悬吧?”


伊稚斜原先就是因为有这种担心,才将那二人留下,现在想想,光是面授机宜还不保险,须得再作安排。他沉吟半响,终于想出一计,道:“这样吧。就让单桓王和酋涂王各带一万人马,协同休屠王和浑邪王。这总该安全了。”


对于大单于的安排,赵信认为极是妥当。原来,单桓王和酋涂王均是大单于手下的得力干将,此二人大仗小仗搏杀无数,是大匈奴里数一数二的精猛英雄。就是声名显赫的汉军统帅,对他俩也是敬畏几分,每每两军对垒时刻,总是避其锋芒,不敢硬拼。由他们带着两万保卫王庭的职业兵去镇守河西,想那霍去病不管如何极速飘飞,怕也是要双翼折断,血撒疆场!


于是,大单于安心,赵信平静,两人相约散去,各自安歇。


与此同时,汉朝的建章宫也在忙碌,其忙碌的核心地点就是刘彻的寝宫。那里,快三更天了,都还有灯影在飘摇。


灯下,刘彻边细看地图,边发表意见。在他身旁的有大将军卫青,骠骑将军霍去病,飞将军李广,博望侯张骞,和合骑侯公孙敖。最后,刘彻道:“你们的意见,朕考虑了。朕决定,骠骑将军和合骑侯各领两万骑兵,出北地,分道之后,从两面合围河西的休屠王和浑邪王,一定要狠狠的打击他们。为防止匈奴王庭支援河西,博望侯,你领一万骑兵,李将军,你领四千骑兵,你们从右北平出兵,佯装攻击匈奴王庭,配合骠骑将军的行动。”


闻听皇帝如此安排,老将李广皱了一下眉头。他瞟一眼站在附近的霍去病,想起了儿子李敢对此人的评价:自负、自傲,最幸运的是有个外戚的身份!这一想,李老将军心里还真不服气!老实讲,儿子的评价不重要,关键是让他屈于一个乳嗅未干的年轻将领之下,确实是件倍受打击的事。他今年已六十岁了,是现役汉军中资历最老的将领。他是陇西旧贵族出身,其先祖李信为秦国名将,曾率秦军追逐燕太子丹直到辽东。李广少年从军,抗击匈奴,从汉文帝到如今的刘彻,共侍三帝,戎马征战了四十余年,历经大小战役七十余次。在汉景帝时代,他还曾以骁骑都尉的官职跟随太尉(相当今天的国防部长)周亚夫(汉景帝时的名将)出征平叛,在昌邑城下夺得叛军军旗,立下显赫战功。在大将军卫青崭露头角之前,李广是匈奴人唯一敬佩且忌惮的汉家大将。李广箭法精准,臂力惊人,曾误把石头认作猛虎,一箭穿石,让人乍舌。他作战勇猛,爱兵如子,故尔在军中威望甚高。元光五年(公元前129年),汉朝与匈奴人开战,那时,刘彻为反击匈奴,派李广,公孙贺,公孙敖,卫青各领一万军骑,分四路出击。结果,只有卫青一路获胜。李广当时为盛名所累,因匈奴单于久仰其威名,令部下务必生擒之。所以他一出雁门关,便被成倍的匈奴大军包围。最后寡不敌众,全军覆没,他自己则受伤被俘。押解途中,他飞身夺得敌兵马匹,射杀追兵无数,终于回到了汉营。从此,李广在匈奴军中赢得了“汉之飞将军”的称号。归朝后,李广被刘彻革除军职,贬为庶人。又过了几年,他才重新被启用。今夜,他被招见,便知道又有上战场的机会了,心头很是高兴。原来李广虽征战多年,却始终不能封侯,心中常引以为憾;早先他认为这次如能出征,就意味着封侯的机会来了,但听完陛下的安排,心头颇为不满。他倒不是嫌给他的兵少,他怨的是自己不是主力军。然有什么法子,当今天子就是喜欢提携青年才俊,所以卫青才取代了自己,成为大汉朝的第一名将;再说了,这次大将军连出征的机会都没有,自己还是将就些算了。于是,李广咽下一口唾沫,“喏”了一声,接了诏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