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希言自然

龙王天下 收藏 1 807

希言自然


“希言自然。

故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孰为此者?天地。天地尚不能久,而况于人乎?

故从事于道者,同于道。德者,同于德。失者,同于失。

同于道者,道亦乐得之。同于德者,德亦乐得之。同于失者,失亦乐得之。

信不足焉,有不信也。”


希言自然

希,即“稀”,不多也。在人的一生当中,与不讲话的时间相比,讲话的时间要少地多,这就是自然。“希言自然”表面上讲的是人们语言的多寡问题,而实际上却是开门见山地亮出了本章的观点:无为自然。以前我们曾经不止一次地探讨过无为和有为,现在我仍然愿意在这里再次重复一遍。在老子的哲学世界里,无为是指符合客观规律的作为,具有循序渐进的特点,而不是指什么都不做;有为是无为的对立面,是从主观愿望出发、违背客观规律的作为,具有浓厚的功利性色彩。人作为物质和意识的结合体,难免要具备有为和无为的双重属性,但是无为应当成为人类社会的基本的、主要的行为模式。这种判断的依据来源于自然。


故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

为什么说判断的依据源于自然?大家不妨想一想自然界的暴风和骤雨,暴风持续不了一个早晨,骤雨也不会整日下个不停。故,连词,表示原因。飘,《说文解字》解释为“回风也”,即回旋的暴风。朝,早晨,朝和日一样,在这里都表示一段较短的时间。


俗话说“人有人言,兽有兽语。”天地也有自己的语言,天地的语言就是暴风骤雨。然而无论暴风还是骤雨都不能持久。用我们现在气象学的知识来说,暴风和骤雨都属于强对流天气,都要在较短的时间内消耗掉巨大的能量,所以不会持续很长时间。老子根据这些常见的自然现象,提出了“希言自然”的观点。在本章中,言辞的哲学含义是指“有”、“有为”,不言则表示“无”、“无为”。“不终朝”、“不终日”表示“飘风骤雨”这些“说话”的状态,也就是“有”、“有为”不是自然世界的主要矛盾;不言不语即“无”、“无为”才是主要矛盾,整个世界的性质是由主要矛盾决定的,所以说“希言自然”。


孰为此者?天地。天地尚不能久,而况于人乎?

是谁制造的狂风暴雨?是天地。天地都不能长久地保持狂风暴雨时的强烈、刚猛状态,更何况人呢?言外之意就是说天地的常态是“无”,变态是“有”;人类社会的常态也应当是“无为”,而不应当是“有为”。如果“有为”占了上风,势必要搅乱人类社会的正常秩序,就象暴风骤雨对万物的伤害一样。


故从事于道者,同于道;德者,同于德;失者,同于失。

从,跟从。从事,即效法。同,《说文解字》释为“合会也”,即聚集、一致的意思。

“从事于道者,同于道”,紧紧跟在道的后面,时刻与道保持一致,此时事物的主要矛盾就是“道”,而整个事物的性质也表现为“道”。“同于道”说明了主要矛盾对事物性质的决定性以及次要矛盾对主要矛盾的从属性。比如芦沟桥事变以后,国共两党再次携手合作,领导全国人民共同抗日。是什么东西让这两个已经撕杀了十年的冤家对头捐弃前嫌,重新走到一起?是中日两个民族之间你死我活的大矛盾。这个矛盾在芦沟桥事变后已经成为中华民族最主要的矛盾,抗日救亡是当时最主要的任务,其他矛盾如阶级矛盾,党派之争都要服从于这个矛盾,因此第二次国共合作才能够实现。由此可见,抗日统一战线形成的过程,就是合志同道的过程;抗日的大政方针一旦确定,其他政策都要服从和服务于抗战大局,这就是“同”。


“德者,同于德;失者,同于失。”当事物的主要矛盾分别是“德”和“失”的时候,整个事物的性质也分别表现为“德”和“失”,次要矛盾也都从属于“德”和“失”。


失,一说为“过错”,似为不妥。过错的意思过于狭窄,译为“偏差”似乎更佳,用来指代“道”或者“德”的对立面。


“同道”、“同德”和“同失”三者代表的核心思想都是相同的,只是切入的角度不同,反映了同一内容的不同表现形式,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同于道者,道亦乐得之。同于德者,德亦乐得之。同于失者,失亦乐得之。

当“道”居于统治地位的时候,事物的性质由“道”决定,并沿着“道”规定的方向发展。同理,当“德”居于主导地位的时候,事物就要沿着“德”规定的方向发展;当“失”居于主导地位的时候,事物就要沿着“失”规定的方向发展。


“乐得之”体现的是主要矛盾对事物发展的影响,换句话说,事物要沿着主要矛盾规定的道路走,或发展壮大或衰弱消亡。比如抗战之初,敌强我弱,速战硬拼与我不利,惟有采取持久战的策略,才能战胜对手。这是战争中的“道”,我们遵循了这个“道”,充分利用时间和空间因素来分散敌人的力量,抵消了对方物质和技术上的优势,最终壮大了自己,战胜了对手。在此过程中,我们就象得到了“道”的帮助一样,这其实是“道”对守道者发挥其正面影响的体现,正所谓“道亦乐得之”。


相反,如果我们的认识违背了客观规律,执行的政策不符合实际情况,“失”占据了主要位置,那么就会在实践中出现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比如现在的“教育产业化”就体现了这种“失”。尽管某些人一再矢口否认,但是“教育产业化”却是无庸质疑的客观事实。这项祸国殃民政策带来的不仅仅是贫困学生的读书难问题,更为严重的是,它把经济领域的商品规则带进了校园,助长了拜金主义的蔓延,滋生腐败,污染了社会环境,刺激了外来文化的入侵,加快了民族文化的消亡;同时人为地剥夺了相当一部分社会成员接受教育的权利,加剧了社会的不平等和不公正,妨碍了国民整体素质的提高,诱发社会隔阂。总之,“教育产业化”制造的恶果是群发性的,表现在各个社会领域,影响更加深远。也许我们现在对“失”的感觉并明显,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失政”的各种负面效应会逐渐浮出水面,大家不妨拭目以待。


信不足焉,有不信也。

前一个“信”是指事物的内部联系,后一个“信”是指来自外部的反作用。事物的性质不同,引发的外部反应也不同。诚信、言行一致无疑能够得到大家的信任;同样,言行不一、用行动否定嘴巴、食言自肥也必然要遭到大家的唾弃。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