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34/




柳四海看山下也很赞同自己发言,内心的表现欲膨胀起来,他站起身,给山下和苗时正分别敬了一个礼,马上滔滔不绝地说起来:“我认为,今天我军外出扫荡没有取得战果,关键的问题是兵力分散,各自为战,而土八路也是分散隐蔽,闻风而逃,我军从东来,他们向西跑;我军从北至,他们奔南去。我军兵力分散,形不成一个有力的打击力量,致使他们总是有机会逃脱。所以我认为,我们要想彻底消灭他们,就必须把所有的力量集中到一起,一发现他们,咱们就四面包围上去,把他们聚而歼之,或者干脆就拉起一张大网,把网口张开,先从三面围上去,一发现网里有了土八路或者老百姓,咱们就迅速收网,现在土八路和老百姓全躲在庄稼地里,我就不信一个抓不到。……”

柳四海唾液横飞地讲了十多分钟,说得山下和苗时正是频频点头,等柳四海讲完了,山下站起来,把大拇指一伸,表扬道:“讲得顶好,顶好,明天的行动就按柳中队长的办法办,我现在立刻向田中旅团长发电报,请求他的配合支援,我们这一次,一定要把土八路一网打尽,要他们知道皇军的厉害!”

众军官急忙站起来,日本军官喊着:“哈依!”伪军官们则喊着:“是!”

等众军官重又坐下后,山下和他们商量了一阵,对第二天的扫荡进行了详细的部署。一切计划安排好后,山下给田中旅团长发了一份详细的电报,把自己的计划部署向田中旅团长做了详细的汇报,同时把所获军粮的数目也做了汇报。很快,田中旅团长的回电发来了:“所部缴获军粮甚丰予以嘉奖;该计划部署甚好,旅团将派部队支持增援,望所部尽歼全敌!”

山下看着田中发回来的复电极为高兴,立刻把苗时正、柳四海找来,大大的勉励了一番,并拍着胸脯允诺:“扫荡一结束,你们的大队立刻扩编为联队!”

苗时正做梦想的都是升官发财,现在山下再一次当着手下的面允诺部队扩编,他心里这个高兴劲就别提了,一再向山下发誓要效忠日本皇军。山下也很高兴,亲自倒了两杯日本清酒请苗时正、柳四海喝,这两汉奸恨不得跪在地上管山下叫爸爸。


又累又困的许万喜,吃完周淑芬给他带来的干粮,躺在树荫下就睡着了。周淑芬心疼地看着他,想到:“这日本鬼子什么时候才能打走啊?!不然亲人们连个囫囵觉都睡不了!”

许万喜呼呼地有节奏地打着鼾,周淑芬看了一会儿,不放心地站起来向四外看看,觉得自己光这么陪着许万喜太危险,还是站起来看的远,所以她就站起来给许万喜放起了哨。那匹马吃完了自己面前的一小片草又转到另一边去吃,周淑芬望着它,心里道:“马儿啊吗儿,今天多亏了你,要不是你,今天我的喜子哥说不定就会……”周淑芬不愿意往下想,弯身拾起许万喜身边的一支二十响把玩了起来。

许万喜的这一觉,一直睡到将近黄昏才醒,看见心爱的丈夫醒了,周淑芬笑着问道:“睡得好不好?还困不困?又饿没饿?”她一连串的问了好几件事。

许万喜坐起身来笑道:“饿到不怎么俄,还是困!俺都好几天没睡了!”

周淑芬坐到他身边道:“那你也不能再睡了,咱们跑出来这么久,石书记和梁书记他们不知道咱们的情况,说不定现在一定很着急呢!咱们得赶紧回去!”

许万喜望望天道:“估计扫荡的鬼子们已经回去了,咱们也回去吧!”说着,他把两支枪的弹夹都抽出来看了看,周淑芬笑着道:“俺早把子弹给你上满了,遇到情况你尽管开火!”

许万喜丢下枪,一把抱住周淑芬,狠狠地亲了她一下。周淑芬呵呵笑着,把他往地上一推,自己跳起来,跑到马身边牵马去了。

周淑芬把马牵回来,想让许万喜骑上,许万喜哈哈一笑,双膀一用力,抄起周淑芬就把她抱上了马背,自己则牵着马走在前头。周淑芬想让许万喜也上来,许万喜笑着道:“路还挺远的,别让马太累了,不然遇到情况就不好办了!”

周淑芬要跳下来,许万喜制止道:“你骑着吧!俺不累了,俺喜欢看着你骑在马上!”

周淑芬歪着脑袋笑道:“那过一会儿咱们换过来,先让你伺候伺候俺!”

许万喜呵呵笑着,一拽马缰绳,向着九里店方向大步走去。

他俩一路上绕着村庄,趟着庄稼地,小心地注视着四周的动静,小半夜时分才找到在野地里隐蔽的人们。石国泉、梁方启和村干部、民兵们正为他俩的安全担心,一见他俩回来全都高兴地了不得,石国泉乐着擂了许万喜一拳道:“真让我们担心死了,派了好几批人出去都没找到你们,真是把我们急死了!”

许万喜拍着自己的胸脯道:“这不是没事吗?!我们俩白天没敢回来,是怕再遇到敌人,要不是遇上淑芬骑马过去,我好悬就冲不出来,不过那两名民兵却全牺牲在村里了!”许万喜故意把周淑芬去救自己的事说的轻描淡写,而说到最后民兵牺牲的事,他的声音哽咽了,“石书记,您处分我吧!我没带好他们,如果我考虑的周到一些,他们就不会被敌人的手榴弹炸死。我光考虑怎么把敌人阻截在院外,没想到敌人也是狡猾的,会先往院里丢手榴弹!”

石国泉等人听说牺牲了两名民兵,心头也很是疼痛,但打仗总得死人,作为指挥员也不可能全考虑的那么周全,不然这指挥员岂不永远打胜仗?看许万喜一上来就把责任全揽到自己身上,石国泉握住他的手道:“万喜同志,这事不能怪你,你不用自责!打仗,总有牺牲,作为一名指挥员,你已经指挥的很好了!”

梁方启也急忙岔开话题,问起周淑芬相救的事。肖顺道:“俺刚和淑芬嫂子说完万喜哥在后面掩护,想让她等一下,俺和石书记打个招呼就去找万喜哥,没想到淑芬嫂子心里着急万喜哥,俺刚一转身,她就已经骑着马跑出二里地了,这对万喜哥的挂念劲儿真是没的说!”

一名村干部打趣道:“你以后找媳妇是不是也照着这标准啊?”

肖顺故意大声道:“那还用说?!俺心里不知道暗自埋怨周大婶多少次了!”

大家虽然明知道他话里的意思,却有人故意问道:“埋怨周大婶啥?”

肖顺拉长声音道:“埋怨她怎么不多生个女儿,让淑芬嫂子也好有个伴儿!”

“那你可就有目标啦!”这句话引得周围的人是哈哈大笑。

周淑芬啐了肖顺一口道:“就你嘴滑,俺有妹妹也不嫁人!”这句话又让大家笑了一阵。

梁方启看他俩这时才回来,知道他俩肯定还没吃东西,就张罗着给他俩找来干粮和水。

等许万喜两个人吃喝完了,民兵和老乡们全散去休息,干部们聚在一起,石国泉问许万喜道:“你觉得咱们今天把被抓的群众全救出来,明天敌人会怎么办?”

许万喜不假思索地说道:“敌人肯定会出来报复,粮食他们抢了不少,但被抓的老乡们全让咱们救回来了,他们肯定还会出来搜捕老百姓抓壮丁修工事!”

石国泉道:“对,但咱们怎么才能不让他们把老百姓抓去呢?凭咱们现有的力量,根本就不能和他们对抗,敌人来了,咱们只能极力掩护老乡们撤走,可咱们的力量太弱了!”

梁方启道:“关键是咱们也不知道敌人是如何打算如何部署的,如果知道他们的打算和部署,咱们的事就好办了!”

这句话猛地提醒了石国泉,他眼珠一转道:“既然咱们不能提前知道他们的打算和部署,咱们不能监视他们的行动吗?!咱们把侦察员放到他们的身边去,时刻监视他们的行动,他们一行动,咱们就看着他们的行动决定咱们的行动,这样虽然被动,但也能尽可能地把损失减小!总胜于两眼一抹黑!”

石国泉说完,梁方启觉得这主意在目前来讲就是最好的,带头赞同道:“俺同意石书记的想法,这办法在目前来说,可以说就是最好的了!”

其他干部们听了,也纷纷表示赞同。

石国泉看大家都同意,就对大家道:“既然大家都同意,咱们就挑选一些人去监视敌人的动静,变被动为主动,尽量把主动权掌握在咱们手里!”

许万喜听石国泉做了最后决定,就对石国泉道:“石书记,这挑人的事您就交给我吧!交给我肯定没错,我保证把这任务完成好!”

石国泉呵呵笑道:“我本来也没打算把这事交给别人,既然你现在主动请缨,那这任务就责无旁贷交给你吧!你和肖队长商量商量,把这任务完成好!”

许万喜和肖顺同时站起来答应道:“是!”

石国泉看众人都很疲乏,就问肖顺道:“哨兵都安排好了?”

肖顺道:“安排好了,排班一直排到早晨,有专人负责!”

石国泉点点头,对大家道:“同志们!这几天大家都很辛苦,明天的情况还不知道要残酷到什么地步,现在大家都睡会儿休息一下吧!为了更好地工作,大家要好好休息!”

干部们同声应道:“好!”就纷纷散去找地儿休息。

看许万喜也要走,石国泉叫住他道:“这侦察监视敌人的人一定要选腿脚快机灵的人!”

许万喜呲牙一笑:“石书记,错不了,这几个村的年轻人什么样我心里都有数,您放心吧!绝对耽误不了事,我一定选那些认真负责的人!”

石国泉打了一个哈欠道:“那就好,那就好!”

许万喜想起肖顺他们缴获敌人的交给石国泉的那支二十响驳壳枪还在自己手里,就连忙从腰里抽出来要还给石国泉,石国泉伸手一拦道:“我原来使的那支枪,肖队长已经还给我了,这两支枪,我代表县委、县大队,全发给你用,希望它们在你手里能发挥更大的效用!”说着话,石国泉从赵二虎那里要过来几夹二十响的子弹,郑重地交到许万喜手里。

许万喜也很郑重地接过子弹,对石国泉道:“石书记,我一定不会辜负党和群众的期望,我会用这两支枪好好保护老乡们,多多消灭敌人!”

石国泉拍了下许万喜的肩膀也象是对许万喜、也象是对自己和周围所有的人说道:“我知道你是名好同志,为了祖国和人民,我们都好好干吧,争取早日把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