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狙击手 12.血战 (上)

寂寞守林人 收藏 6 57
导读:丛林狙击手 12.血战 (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4/


黎明的曙光撕破了黑暗,四道关的越军已全被杀尽,我军也只剩下数人,其中一人受伤,一人做为卫生员身份照料伤员,这两人留在已闯过的关卡,继续前进的只有田胜利、李涵方、陈芝三人。穿出黑暗丛林,前面豁然大亮,阳光四射,可以将林中的每一寸地方看得清清楚楚,一夜的黑暗折磨,对无声的敌人的恐惧,对丛林惊险的紧张,对战友死亡的悲伤,对心仪人受伤的痛苦,这一段落已全部过去。现在新的任务已等着他们,第五道关卡雷区很快就近入眼前。

葱茂的丛林上空不时传来几声鸟鸣,李涵方与陈芝已走到了前面,田胜利还在后头磨蹭,他有些放心不下黎明梅,不知为什么自见到她以来,自己心中就莫名其妙的在担心她、关心她、时刻为她着想,有她陪伴自己会有很大信心,就算死亡对他来说也不是很可怕了,现在黎明梅已和他分开,他登时有种对死亡的恐惧和对自己生命意义的茫然。这次战争也许明着是为国家效力,但在田胜利心中对爱情的渴望竟然超越了对祖国的热爱,如果他可以选择,他会退出战争,情愿和黎明梅在一起,只要她愿意。可她多半是不愿意的,她的心上人应该是一个杀敌无数的战斗英雄,所以田胜利现在的斗志已不在祖国身上,而是要活着回来,为活着而战,生命是最宝贵的,有了生命才能有未来,但自己必须去战斗,只有在战斗中保存下生命,生命才是真生命,不然自己什么都不是。

田胜利想着加快了脚步,前面的李涵方与陈芝已消失在他的视线范围,正当他在灌木丛内穿梭着,突然看到一只解放军的断臂血淋淋的垂在草丛内,旁边有被炸药炸过的痕迹,这一带的灌木丛内很显然产生过人工的爆破,这无疑是地雷造成的,也就是说在灌木丛内有地雷的存在。他骇然了起来,灌木丛下面全是草,很难看到地雷的存在,那些地雷也许就埋在草丛的表面,或者表层的泥土里,只要人一踩上一根绊线就立刻会引爆被雷弹炸成碎肉!

这一带地方解放军一定在不久前涉足,只不知是否闯过了这一关卡,他继续小心的走着,脚尖与脚跟都分外的翘起,以免一落实就踩中了雷。

这时一道绿影从视线内穿过,是一解放军,田胜利大喜,解放军还没有离去,他刚想追踪过去,突然听到那边一声轰响,那个解放军的头颅飞了上来,身体被炸成两截,他骇然的趴低身体,这时一株树后闪出一个越军,手中拿着狙击枪,正得意的冷笑着,突然从旁边的灌木丛内伸出一只手勒住了他的脖子,同时越军的胸口出现三个血洞,是那人从后用手枪打穿的,这人一身解放军装,是个中年人,他将越军的尸体拖入灌木丛内,自己又隐蔽起来。

田胜利刚想挪动脚步,突听不远处传来一声惨叫,几声枪响传来,他不敢快步行动,而是缓缓而行,那另一边的灌木丛的中年解放军突然从中钻了出来,脚下粘着一根线,只挪动一步,轰的一声响,炸飞了起来,鲜血洒得灌木丛都成了红色。

田胜利更加骇然了起来,这一带灌木丛内竟然全是地雷,他惊出了一身冷汗,甚至不敢在挪动脚步,突然一个人从他身旁走过,也是在灌木丛内,他猛的一缩身,这人好象没有看到他仍在弓身寻找着什么。这人猛的一回头向这边的方向看了过来,田胜利将身子压的低低的,注视着这人,这人打扮很是奇怪,全身上下都被绿色的草种植物叶子伪装起来,站在一个地方谁也看不出来那里有人,都会认为那是一株草种植物,靠近灌木丛更是难以分清是人还是植物。

这人的伪装里面是一套解放军装,背上负着一个正方型的小箱子,腰部插着绳索之类的东西,还有匕首,手中是一把突击步枪,但枪头上却插着一个钳子一样的东西,约有十几厘米长,不知在搞什么鬼?这人看向田胜利这边,突然缓缓走了过来,弓着身子看着手中拿着的一个圆型的铁表之类的东西。

田胜利知道是自己人,不过他很是好奇,想看看这位同志究竟想干什么,这人走到田胜利这边的草丛突然将那个圆型的铁表往前探了探,同时从腰里拿出一支铁笔,在前面比划着,面部由于涂了伪装油彩,表情很是古怪,好象是冷笑,又好象是皱眉,然后又往前走了一步,田胜利不自在的想换个位置,突听那人的声音道:“同志不要动!”

田胜利一惊,那人已拨开了草种,表情很是古怪,压低声音道:“你的身后就是一个地雷,千万别动,就在离你脚跟只有几厘米处。”田胜利听了这话全身如掉入了冰窑,登时一动也不敢动。那人从一旁的灌木绕过,将手中的笔放在草丛中,手中的圆型铁表突然发出嘟嘟的声音,同时草丛中的铁笔开始自行转动起来,转了约有几秒中,笔头指向了一个位置,这个位置正是田胜利的脚跟后。

那人将手中圆型的铁表放在铁笔旁的草丛,嘟嘟的声音连续发出,他弓着身子将手中的突击步枪上的那个钳子伸进草丛,只几秒中抽了出来,钳子上多出了一根火药线般的东西,连着一根细铜丝,这人吐出了一口气道:“行了。”

田胜利惊出了一身冷汗,脚跟都麻木了,他站直了身子,见那人从怀中摸出同样的一个圆型的铁表递给他道:“这是测雷器,你看上面的指针指着什么方向,那个方向有个红点就是地雷,上面会显示具体的方位。”

田胜利稀奇的接过了测雷器,感激的望着那人,那人微笑道:“我是第二分队的工兵四号。”田胜利一惊,立刻起了一阵敬意,心中道:“原来是他。”工兵四号道:“我身上只有两个测雷器,这个先借给你,你可别丢了,回头再还给我,这玩意国内很少能买到。”

田胜利感激的点了点头,工兵四号一转身向一旁的灌木丛内钻去,不见了身影。田胜利欣喜的拿着测雷器,心道有了这玩意,还怕你地雷炸弹?他这回能够大胆的往前走,在灌木丛内快速穿梭着,只需手中的铁表不发出嘟嘟的声音,就表示这一片没有地雷的存在,他前进的速度一加快,从这片灌木丛直走到五十米外的一处,这时铁表发出了嘟嘟的声响,就在一株树下的草种植物内,离他只有两米,铁表上的指针明显指着那处植物,可那植物内可以一眼看穿什么都没有,好奇心鼓动下田胜利蹲下了身子往植物内细看,骇然一惊,原来植物内的却有一个地雷,却是树叶形状的绿颜色的。越军竟然有这种“树叶地雷”,田胜利越发觉得前面很是难行,他只想快步追到指导员李涵方和陈芝,以免他们发生不噩。

田胜利在铁表的指引下一路上畅通无阻,但也测出了不下几百处地雷,灌木丛、草种植物、草丛、泥土表层、树下埋的,就连树上都有挂着的,只要一碰树枝或者一靠树,地雷就会自动引爆,有的腐植层下竟是大片的地雷区根本一步都走不得。

就在田胜利手拿测雷器在灌木丛内小心行动时,几百米外的前面腐植层中已横七竖八的躺着六具解放军尸体,他们不是踩了地雷,而是被暗中的敌方狙击手杀死,而李涵方与陈芝两位指导员刚经历一场枪战,杀死了三个狙击手,但李涵方的左腿受了伤,正缩在灌木丛中,不远处陈芝躲在一株树后枪口随着目光转动,突然一个人影从树林里穿过,砰的一声,陈芝手一抬,那个越军倒在地上。

李涵方在灌木丛中忍着枪伤,趴着一动不动,他知道自己一动立刻就会被暗中的狙击手射杀,这时不远处却传来了轰连不断的爆炸声,好象一处地雷区被引爆了,接着另一片地方也传来了相同的声音,似乎有人在故意引爆地雷。

李涵方猜的不错那个工兵四号正在暗中一一引爆地雷区,一方面给敌人一个威胁,另一方面给我方解放军提示,不一会儿丛林内各处的地雷区轰然不断,连个别地方的小雷也被一一引爆。百余米外的田胜利听到了讯号向前行的更快了。他没有引爆地雷的本事,但一路上杀了不少越军,暗中狙杀的本事已经非常熟练,其中还有四个狙击手。

这边工兵四号正做着一件微妙的事情,他将那些分散各地的小雷拆散出来,然后换个位置重新安装,越军在埋伏地雷前已将分散的位置记得滚瓜烂熟,这时位置一变换,丛林各地的越军踩中地雷的有数十人,死伤惨重,

那边田胜利暗中狙杀,又杀了三个狙击手,这道关卡的越军比前面的少多了,狙击手也就十几个,因为雷区的缘故,大批的人不敢在此处活动,这个雷区五关反而比前面的四关好过得多。

不远处陈芝也杀了几个狙击手,看来这第五道关卡只需地雷一一引爆,就能安全过关了。但世事难料,正当田胜利等认为已无什么危机时真正的危机反而来了,这道关卡的代号狙击手还刚刚出现,远处的草丛死着几个解放军战士,而那个真正强大的狙击手正向李涵方藏身的位置一步步逼近。

死亡渐渐逼向我方战士,就像地雷随时会引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