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民工上白领厕所遭殴击中社会软肋

nihao556 收藏 4 50

在成都洞子口某工地打工的刘登珍绝对没有想到,因为自己一时憋不住去上公司的厕所,会闹出这么大的事来:不仅自己被打得住进了医院,愤怒的工友还和公司保安发生群殴,一名保安和两名工友不同程度受伤,并引发几十名民工集体停工。


公司厕所是给坐办公室的人专门修的,女工们不得不到一站路外的厕所方便。如厕也分贫富,对农民工歧视到如此地步,真够离谱的。俗话说,人有三急,上厕所更是急中之急。活人不能让尿憋死,硬憋着也不是办法,可怜的女民工只有违反这种不平等的“潜规则”,硬着头皮往“高贵”的公司厕所里闯了。然而就是这样偶尔的方便权利,都没有人给,女民工还被保安暴打,看了这样的新闻,无法让人不愤怒。辛辛苦苦为城市建设做贡献的民工如厕也挨打,怎能叫人不心寒?也难怪民工集体停工抗议的。笔者认为,“民工如厕挨打”实际上是击中了身份社会的软肋。

保安为虎作伥踢打女民工,应该查处,企业领导麻木不仁,更是不能逃避责任。虽然事发后,公司和施工方领导去医院看望了受伤的刘登珍,并表示承担医疗费,赔偿一定损失,开除打人者,修建女工厕所,保证以后不再发生此类事件。但笔者想问的是,在明知民工如厕不方便的情况下,企业为什么不及时解决问题,而一定要等女民工挨打,激起民工公愤才想着修厕所?厕所易修,可修补民工心中的裂痕并不容易。


其实,何止是如厕权,民工受歧视的新闻并不少见。生活的压力,老板的霸道,又没有法律与制度为他们撑腰,农民工实际上处于无助又无奈的境地。尽管政府、媒体、社会有识之士为消除身份差别,善待农民工作出不少努力。但是因身份壁垒作祟,导致农民与市民同工不同酬、同死不同赔,权利不平等的问题仍然客观存在。笔者认为,民工如厕挨打的根本原因还是城市社会对农民工歧视观念根深蒂固,漠视农民工权利。如果公民身份差别不除,如厕挨打事件还会以其他形式出现。


不仅用人单位要反思,不尊重农民工的“城里人”要反思。政府也应该反思。在城乡差别、身份差异与公众身份情结暂时无法根本改变的现实语境下,政府应该积极倡导关爱民工的社会风气,让城里人养成尊重民工权利的习惯,让民工感受到城市的包容胸怀。可以考虑把民工生活环境质量纳入企业考核的硬指标,督促企业为民工提供舒适的生活条件(当然包括如厕权);而且政府自身也应该把对民工的关爱下沉,拿出措施改善他们的生活环境。当然,要从根本上消除城市对农民工的歧视,维护民工生存和发展的权利。还期待从立法层面彻底消除身份壁垒,建设人人平等的公民社会。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