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9/

冬日的阳光并不刺眼,但是许文强还是在监狱的大门前眯着眼晴,适宜了半天。

三个月不见天日的监狱生活,使他显得异常消瘦.胡子拉杂的,头发也是乱蓬蓬的,又脏又破的衣服发出阵阵异味。这样子跑大街上,人家肯定会以为他是个野人了。

“强哥,强哥!”是死党丁力在高兴的叫喊。丁力跑了过来一把抱住许文强,哈哈笑道:“出来了,强哥,你终于出来了!”

“阿力,有烟吗?”这么久没有吸烟,可把许文强这个烟鬼憋坏了.

“有,当然有.”丁力递上了一支香烟,并给许文强点上火。

许文强痛快的吸上一口,让浓浓的烟雾在口鼻里转动,仔细品味着香烟的味道。

"强哥,诚诚被她爹丢到M国留学去了,要不然她今天肯定也来接你出狱。"

许文强点点头,原来如此。丁力接着说道:“她爹说她不好好念书,整天不是游行示威,就是参加什么集会,上次还被抓进警察局了。。。。。。”

“什么?那天,我不是掩护你们跑了吗?”许文强吐出烟雾,问道.

“刚转过街角,又碰到了几个警察。我们还是被抓住了。”丁力不好意思的说.

“那我在牢里怎么没有见到你们?”

“我们被关在看守所里.诚诚第二天就被她爹保释出来了,诚诚出来后找人又营救其他同学,我也被救出来了.但是你打伤了几个警察,还有两个警察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法院重判了你一年,警察局里的那些人渣还说你是重犯,是累犯,还嫌判的轻了。就这么着拖到现在,我们才找人救你出来.”

“我说怎么判了一年,才坐三个月就出来了,原来是你们救的。”

“不是,诚诚没过几天,就被她爹强行赶去M国了,这次是高层人士救你出来的!”丁力颇有点神秘的口气说道。

两人边说边快步离开监狱门口。还不等许文强再问神秘的高层人士是谁?

丁力便有些得意的说:“这次救你出来的是民国开国大总统革命元勋孙先生的夫人--宋女士!”丁力说的是快速的无锡话,要不是许文强和他做了两年的同学朝夕相处,别人还很难听清他说什么呢?

“宋女士?她怎么会救我这个小角色的?”许文强很诧异.

“当然她不认识你.我听说宋女士这次一口气救了很多学生,还在营救G产党政治犯呢!现在国G谈判就快谈完了,要成力联合政府啦!”

“狗屁,我不是相信的!我在牢里这三个月算是想通了,这个反动的国民党当局是无药可救了。”许文强压低了声音,红红的眼睛逡巡着四周,周围的行人并没有注意他们.许文强准备回学校,

“强哥.”丁力有点难过的说:“学校已经把你开除了!”

许文强对此倒没有惊讶,哪个学校也不会留个坐牢的学生。“我去收拾行李.”

“强哥,你的行李我都收拾好了,现放在小李子的家里.”

"呸!"许文强吐掉烟头,抬脚狠狠的把烟头碾碎。看着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他终于下定决心了。

一个月后。刚刚打着军统的旗号训练完那些台湾人,林黑羽带着几个兄弟从基隆港赶到台湾阿里山的秘密基地。他们又要训练一批去美国的学生。

许文强也在其中。

大军抵达R本横滨.横滨离东京很近了,不过一两天的路程.

中国驻R军的具体驻军地点,盟军司令部早已有安排。是一半人马在东京,另一半人马去离北海道最近的仙台--鹿角--下北半岛一线,隔开M军和北海道的S军。刘云带鄂三的三师和空降旅去东京.赵延带一师二师去仙台.

早有驻R盟军各国部队的联络官前来迎接。盟军对敌谍报部的安杜鲁上校做为盟军司令麦克阿色的私人代表也来了。刘云还看到了长谷川等R本人民解放同盟的成员。

刘云戴着墨镜叼着烟卷趾高气扬的下了船,做足了上将的派头。用熟练的英语和那些M英澳新的军官们寒暄,并一一握手,对S军将领却是爱理不理的.

横滨不仅有中国军人下船,还有大批从亚洲各地回国的R本军人和平民.R本人在欧M部队的占领下服服贴贴,看到中国军队来了,反倒躁动不安起来,有的横眉冷对,有的不断咒骂,更有甚者切腹自杀,还有的想操家伙,不等刘云下命令,手下人早就自卫还击起来,当然也有自卫过了点头的。R本警察也快速清场维持治安.很快局势就控制了.

盟军各国部队的联络官们大声咒骂着,当然刘云也看到他们有种幸灾乐祸的神情.

刘云只好命令部队就地驻扎.对安杜鲁说:"这一路海上颠簸,军士疲劳,今日就驻扎在横滨,明日再去东京.请转告盟军司令麦克阿色上将."

刘云三言两语的打发走盟军各国部队的联络官。赶紧召见了长谷川等R本人民解放同盟的成员。只谈了一会儿,长谷川等人就出来了,和李向阳带的一百官兵,做为先头部队,坐车赶往东京。

当晚,李向阳带的先头部队进了东京。在长谷川等R本人的指引下直扑位于东京都千代田区九段北的靖国神社。果然靖国神社所在的街道是娱乐一条街。李向阳带人直冲进去,放起火来.由于来的太急,没有带汽油,只得仍手榴弹.

靖国神社里的R本神道教人阻拦,中国军人就是几枪托,全部赶到一边,看管起来。

见中国人到处放火,还用炸弹炸掉所有建筑.R本人如丧纰缟,有的掏出小刀来切腹,还有的竟敢反抗,被中国军人当场格杀.

爆炸声和火光引来了大批M国军人和R本警察。可是双方语言不通,M国军人以为中国部队是有什么任务,为了不引起冲突,就去请示上级.盟军司令部接报后打电话到横滨询问,可是中国驻R军的司令刘云上将已经睡下了,副官说:"有什么事,明天再说."M国军人见中国军人只放火,没有无故杀人,也就没有多管闲事,只在一边警戒;R本警察尽管不满,也只得在外面维持治安。

来东京前,刘云本计划了两套方案:一套就是如果盟军司令部麦克阿色第448号指令,即所谓的“神道指令”(也就是同意靖国神社脱离国家管理成为宗教法人,并与其他宗教团体享受同等待遇)还没有发布的话就快速行动,火烧靖国神社,事后可以推说是蒋委员长的命令;另一套方案就是,如果“神道指令”已经发布的话,叫鄂三他们去靖国神社所在的街道也就是娱乐一条街喝酒,然后酒后闹事,火烧靖国神社,最好将M国人也拉进来.若是各方责备起来,就用酒后闹事的罪名随便敷衍一下。

刘云就是听长谷川所说:M国军人内部对靖国神社的看法也有矛盾。不少人主张放把大火烧毁靖国神社.麦克阿色还没有拿定主意.于是立刻行动采取第一套方案.

反正第二天早晨R本人一起来,靖国神社就是一片废墟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