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观散记]品白发方丈“等待”一文有感

朔风冽,铅云转,这本是一个豪情吟诗沉思作赋的好日子。身着木棉枷裟,怀抱一把枷铃的白发方丈却阴沉着脸,一言不发。对着腾格里沙漠深处刮来的思念泪水顺着他那艳美的双眸一点一滴滑落下来,空气中弥散着一种空前绝后的黑色绝望。

东院青松推门而进,木门挤着破落的门框发出伌乃声在肆虐的风声中穿透空气中的沉郁。

“香魂!莫不是大师在此度人灵魂?!”白发方丈道:“施主错矣!人的灵魂有诸多污点,怎有度的必要?自生自灭即可。”青松道:“那大师在此度化什么?”白发方丈:“情... ...”

青松疑问道:“情?!”和尚道:“不错!”

“何情?!”

“心情!”

东院青松耸肩道:“正如大师所言人之灵魂,心情岂不是依附于灵魂,怎又有度其之理?!”

白发方丈起身立于破落的窗前,身躯佝偻着,白发缠结如麻丝费解:“梦是超脱于灵魂的。”

“方丈也有梦?”

“奈何桥上陌路人,相逢一笑泯前生。”

“人如粉齑,随风飞撒,梦境空蒙,怎可期冀?”

白发方丈抹去眼角几粒眼屎微笑道:“施主此时悟不得,不怪你。不过,此时老衲实在无时间理会施主,西天门业已稍开,老衲期待坐化去西天极乐界了... ...”

东院青松微晒道:“大师可愿与寒学把醉再高歌一曲讥讥春梦?”

(春梦微红着脸徘徊于酥床边,玉手轻拂道:“有一件事我想告诉你们,如果有一天我变成了天涯芳草,你会恋上我吗?”伏团二人道:“自然,你是最美的,你是那一瓣心兰幽香窒人。”春梦道:“我懂。可是真有一天我真实地出现了,你会不会如此时般守着我陪伴我直到老去?”“会的。”“青灯沉香呢?”“去者去焉,化春梦尔。”“。。。。。。”)

白发方丈:“尘归尘,土归土,命耶?数耶?孽耶?老衲拈香一束,清水当酒,百合为供,但求女娲娘娘能赋于老衲无情之心可矣。”

三生石上旧魂灵,得归何乡慕闲情。梦里何人拈菩叶,回眸一笑慰痴心。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