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狙击手 PART SEVEN 初战 [6] 血色战场

百合浪子 收藏 4 5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


地上人停止了进攻,因为他们看到一个个身上插着白旗的人大概十米一个地站在对方阵地前沿,那都是包括他们师长在内的所有主官和参谋。

猎狗的所有人都在战壕和散兵坑里隐蔽,紧张地看着对面的情况。在这种阵势下,地上人犹豫了,没了一点动静。

默菲朝通讯兵挥挥手,后者会意,在终端上发出了好几个坐标指令。没多久,导弹的呼啸打破了战场上的寂静,那些一动不动的地上人怎么也没想到猎狗会在这个时候引来导弹,密集的集束炸弹在他们的几个集结地爆炸,战车、人员、装备都遭到严重的打击。

看着自己的部队被火焰覆盖,梅森的嘴唇在不停地哆嗦,泪水从他的眼眶里涌出。

“弟兄们!阳光下的兄弟们!”梅森大声喊了起来。“打啊,不要管我们!我知道我们输掉了这场战斗,可我们有尊严,有‘自由阳光’联盟的尊严,有军人的尊严。我们不能坐以待毙,不能在这些畜生面前低头,我们要让他们知道,我们不是任人宰割的低等人。开炮,开枪啊,让我们同归于尽!”

“把他的嘴堵上!”默菲大声命令。

“打啊!向我们这打!”

“开枪,开炮!”

“打死这些臭虫!自由与我们同在!”

……

在看到自己的战友被屠杀,在听到主官悲壮的遗言,所有被俘的地上人都开始冲着自己人大声地哭喊。猎狗被震撼了,所有人都看这些近似于疯狂的地上人,想去堵他们嘴的人也都停下来了。作为军人,猎狗被地上人那种无所畏惧的豪气震动了;作为一个人,他们的心理防线几乎被将要战死的恐惧击溃了。刚刚还是些胆小如鼠、贪生怕死的小人,瞬间却变成了视死如归的豪杰,这种转变太快了,猎狗的每一个人都无法承受这种变化。

“哒哒、哒哒、哒哒……”默菲面无表情向梅森等人开了枪。在这一刻,他并不是憎恨,而是敬佩。人人都有懦弱的一面,都会在危险面前表现出胆怯。然而当他们看到自己的战友惨死的时候,军人的那种热血又把他们的血性激发了出来。真正的军人视战死沙场为荣耀,默菲不过是成全了他们,带着军人对军人,男人对男人的那种敬佩成全了他们。最后一战不可避免,不是你死就是我死。默菲现在后悔当初做了这个决定,更后悔招来导弹激发了他们的斗志,难道猎狗就要在这场初战中灭亡么?那些士兵,都是被自己带上了绝路。

看到队长开了枪,猎狗的士兵们也纷纷开了枪,或带着愤怒,或跟默菲一样带着那种敬意。

轰炸中幸存的地上人开始了再次集结调动,烟尘在远方再度升腾。

“各位,”默菲看了看远方,说道:“我们只能背水一战了,我们没有选择。但是,我要告诉你们,我很高兴能与你们在同一个战壕里战斗,因为我们也是兄弟!你们是最好的军人,是世界军人的骄傲!所以我们也有军人视之为生命的尊严和荣誉感。我们已经完成了任务,但我们仍要战斗,是为我们的尊严而战,是为我们的荣誉而战,更是为我们的生存而战!”

身上沾满血污和尘土,衣服破烂的士兵们都看着自己的队长,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实实在在地敲在士兵们的心上。军人,从不屈服,只要还有一口气,那就要战斗到底。不管他是来自哪个国家,不管他是来自哪个民族,只要他是军人,就必然会信奉这个原则。坚毅的眼神渐渐取代了刚才的慌乱,士兵们面对着将至的战斗,他们的心中只有了一个信念:我们是军人,我们要战斗到底。

“所有人,”默菲举枪高喊:“上刺刀!猎狗!”

“嗷呜——”巨吼冲出树林,飞上蓝色的天空。

********

道格拉斯突然一抖,烧到根的烟头掉在地上。他吮了吮被烫的手指,眼睛一直没离开那面飘扬的队旗。天色慢慢暗淡了,营地里亮起了灯光。旗帜黑色的底色渐渐溶进周围的黑暗中,而那白色的咆哮的猎狗头越来越显眼。

“中尉,还没消息?”瓜内尔巡视了一圈回来了。

道格拉斯摇摇头。

“妈的,七个多小时了。”瓜内尔咒骂着点着一根烟。

再没人说话,营地里只有风声。

一根烟抽完了,瓜内尔又点了一根,然后又是一根……

与道格拉斯不一样,瓜内尔一直盯着办公楼,期待着那里能传出猎狗平安的消息。

已经是第七根了,烟盒空了,瓜内尔把它攥成团,扔到地上。

这时,办公楼里有些骚动,仿佛有急促的脚步声。突然,门被撞开了,几个士兵兴奋地冲了出来。“我们赢了,124师投降了!”

如同一滴水落入热油锅,营地沸腾了。国际宪兵、后勤士兵、文职军官都冲到操场上欢呼拥抱。

温特斯走出了办公楼,道格拉斯立刻迎了上去。“长官,他们怎么样?”

“增援部队马上就会与他们会合,但愿他们能撑得住。”

欢呼的人们又沉寂了,很多人都不禁望向北方。

********

血红的夕阳把天空和云彩都染成了红色,而地上交战双方士兵的鲜血把荒漠也染成了红色。

战斗没有停止,地上人不断地向猎狗发起冲锋,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猎狗仍在抵抗,抱着决不放弃的意念。

树林的一边已经被烧毁,那是地上人用唯一可以用到的重火力——迫击炮轰的。而现在它们已经哑掉了,猎狗用最后的几发炮弹摧毁了它们。地上人仅剩的能动的一辆M2060、两辆M92和五辆C80已经没有了炮弹,它们只能在远处喷洒着数量也已经不多的机枪子弹——它们不敢靠前,虽然猎狗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重火力,但狙击手们仍在活跃,他们手里的LSR09几乎成了地上人装甲兵的噩梦。而地上人也许不知道,每个狙击手都只剩不满一块电池的电量了。

二十分钟前,地上人的指挥官接到上级给他的投降命令,但他却拒不执行。他已经杀红了眼,两个特种装甲营,两个步兵连都交代在这了,还有他们师指的所有人也都被打死了,他们怎么能放过眼前的地下人?虽然那些地下人的战斗力很强,虽然他也知道以他们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肯定能否打赢,但他们必须要打,否则就丧失了军人的尊严。所有的地上人都清楚,就算他们消灭掉眼前的敌人,他们也逃脱不了被歼灭的命运——地下人的增援部队随时都会到。但他们不认输,就是死也要咬掉对方一块肉。狂热,感染了每一个地上士兵。

而狂热也同样感染了猎狗,抵抗,抵抗,除了抵抗,还是抵抗。子弹打光了,他们甚至用上了射程只有20米的P35,实在没子弹,他们就冒死跑到敌人的尸体旁去拣枪。阵线被突破,他们就用刺刀去捅,再夺回阵地。以一当十的特种兵们此时把自己的潜能发挥到了极至,每个人身上都至少背了七八条人命。

杨锐已经至少打死二十人了,随身的普通突击弹早已打完,他就用狙击弹,钢芯弹打完了,他甚至用上了反器材的穿甲弹,一发子弹过去,就会有一个人爆裂成一朵血花。他已经顾不上恶心了,血液呼呼地冲进他的大脑,他只觉得脑子越来越热,越来越兴奋。

此时的战场几乎成了疯子的乐园,一方在疯狂地进攻,另一方在疯狂地抵挡。

“轰!”地上人唯一的一辆M2060爆炸了。这让双方都打了个激灵——仗打到这地步,还有什么武器能有这么大的威力?呼啸的飞机声让所有人从狂热中清醒过来——增援终于到!

F44战斗攻击机群从空中掠过,空地导弹、制导炸弹如同冰雹一样砸在地上人的阵地上。美国第三空骑旅的AH23也回来了,密集的“毒牙”火箭弹落在阵地之间那些坦克残骸中,把隐蔽在后面的地上士兵抛向空中。侧翼,装甲集群斜插进地上人后方,它们清除了最后几辆没有炮弹的装甲后,开始了对步兵的单方面屠杀。另有几辆坦克排成排沿着猎狗的阵地推进,与前一批坦克形成了V字,包围了仍在拼死抵抗的地上人,也为几乎弹尽粮绝的猎狗提供了密不透风的掩体。

猎狗的士兵呆滞地看着眼前突发的变化,虽然停止了射击,但却也没有战胜的兴奋,每个人的表情如同凝固了一样。

看着一辆辆写有“UN”标志的坦克从面前开过,默菲慢慢靠在一棵树上,无力地滑坐在地上。“久违了,第六装甲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