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05/


德赛罗大叫着回过头来,愤怒的瞪着杰克:“你这个背后暗算的小人!”


鲜血顺着伤口不断流下来,很快便染红了整个后背。德赛罗由于愤怒加上失血而变得面色苍白。他用喷火的眼睛盯着杰克的脸,步履蹒跚的向着杰克走去。在夕阳照耀之下,衣衫尽破的德赛罗一头乱发随风飘动,背上插着短剑,浑身浴血,真个人犹如愤怒的战神。


贝奇吓得掩面而泣,几乎不敢再看下去。


杰克显得慌乱异常,他惊骇的后退几步,嘴里大叫:“拦住他,给我拦住他!……”慌乱之中被一块石头绊倒在地。


马布利这时候才从地上爬起来,刚才被众人围攻,一阵拳打脚踢,混乱之中不知道挨了多少拳脚棍棒,骨头几乎被打散了,幸好及时护住了头部等要害。当他看到杰克偷袭德赛罗的一幕的时候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从地上捡起一根木棍就冲了上去,愤怒的乱打一通


不知是被眼前的景象触动了,还是对杰克背后偷袭的行为不满。安德烈虽然还是在阻挡着莫亚等人却故意把海尔森放了过去,似乎是有意给马布利等人一个教训杰克的机会。他可不敢把德赛罗放过去,从后者狂怒的表情中可以看出,如果让他冲过去,很有可能杀了杰克虽然不喜欢杰克,却也不能看着他被人杀掉。那样一己对他姐姐没法交待。


愤怒的海尔森和马布利把杰克等人打得抱头鼠窜,杰克被追上痛打了一顿,也许是疼痛刺激了杰克,也许是仇恨战胜了恐惧,杰克面色涨红,愤怒的发狠道:“没用的奴才,都给我拔出家伙来冲上去狠狠的打,回头每人赏十个金币,凡是胆小怕事畏缩不前的回去本少爷定会打断他的腿!”被刺激地失去理智的杰克只想着打倒对方,不惜任何手段。他从一个仆人那里抢过一把刀冲了上去。顺便将一个浑身颤抖的家伙揣了一脚。


“没用的奴才,我们有这么多人怕什么。给我上!出了事由本少爷顶着。”到这个时候杰克仍不忘在心理上刺激那些家奴。


这一番软硬兼施,赏罚并用的话果然起了作用。先是有一两个大胆的人拔出刀子跟了上去,接着所有人全都亮出兵器冲了上去。现在又轮到马布利和海尔森东逃西窜了。刚才还惊慌失措,胆小如鼠的家奴们在金钱的重赏和杰克重罚的威吓之下,重又恢复了勇气。兵刃在手加上人数的优势使得他们瞬间抛弃了恐惧,重新忘乎所以的叫嚣起来。既然有钱可以拿加上出了事不用负责,一众恶奴重又变成了一群疯狗,哪里还有一丝一毫的胆怯。


莫亚等人没想到杰克竟然事先带了兵器,安德烈也是又惊又怒,杰克一次次违背武士道义的做法激起了他强烈的不满。先是背后偷袭,现在又手持兵器追逐手无寸铁的人。


不过片刻,马布利和海尔森被追上并被砍倒在地,众家奴围住又是一顿疯狂的拳打脚踢。杰克没想到自己一番话竟然有如此作用,不过他相当满意下人们的表现,同时他对权力和金钱有了更新的认识。被热血冲昏了头脑的他才不管马布利等人被打成什么样呢。


毫无疑问,被一群越来越失去理智的疯子持续殴打下去,马布利和海尔森不死也得残废。


厉风赶到的时候看到马布利他们正在被人围着打,眼中看到的是马布利和海尔森浑身浴血的倒在地上。杰克和一群人正围着他们拳打脚踢。厉风的血液一下子蹿上头顶,他很想冷静,但他怎么能够冷静!如果他能冷静地看着伙伴们被人殴打他就不是厉风了。


一脚踢倒一个家伙,顺便从他手中抢过一把刀,厉风箭一般地冲了上去,挥刀便砍,当者披靡。当他快冲到马布利身边的时候,正看到杰克举着刀向着马布利砍下去,来不及阻止,情急之下奋力把手中的刀掷了过去,正中杰克后背,贯胸而入。将肩膀刺了个对穿


一大口鲜血从杰克嘴里喷了出来,他睁大眼睛,看着插在胸口的刀,然后他用怨恨的眼睛看到厉风,怎么也不相信他敢对自己下这样的重手!他歇斯底里的冲着厉风喊道:“我不甘心,厉风,莫亚,我不会放过你们,我一定会报仇的……”随即晕了过去。


那些手下的仆人吓坏了,他们围在杰克身边,看着他不断的流血,恐惧和慌乱使得他们不知所措。半晌,才有人喊道:“公子伤得很严重,快把他抬回去医治,得赶紧禀告伯爵大人!……”


“哎呀,公子他留了好多血啊,得赶紧帮他止血!”


“怎么会这样,伯爵大人不会饶了我们的,还是赶紧为公子报仇吧!”


安德烈走过去在杰克的胸口点了两下,用斗气封住了他的血脉,顿时止住了流血。他冷静的命令道:“还愣着干什么,救人要紧,赶紧把公子抬回去。把这里的事情如实地禀告伯爵大人,其余的事情伯爵自会处理。”


安德烈忘了莫亚等人一眼,低声说道:“你们赶紧离开吧,回去立刻找地方避一避,伯爵大人决不会放过你们的!”


已经方寸大乱的下人们只好抬着杰克回去。


厉风等人等人也趁乱离开。


听贝奇讲完事情的始末,累昂的脸上阴沉不定。他用力的拍了一下厉风的肩膀:“臭小子,你好大胆!你可知道自己闯了多大的祸吗?”


马布利等人都觉得暴风雨就要来了,不知道这次厉风会被打成什么样子!上次根格林斯伯爵的儿子打架被雷昂打得三天不能下床,这次闯了更大的祸,不知道会不会被修理的更惨——那几乎是肯定的。否则雷昂就不是雷昂了。


雷昂转过头来,用一种罕见的平静口气道:“你或者以为我会打你骂你——那是理所当然的,谁叫你是我雷昂的儿子!今天的事情,你必须受到严厉的处罚。”没有人敢为厉风求情,倒不是因为害怕雷昂,而是因为知道越是有人求情,厉风受到的处罚就会越严厉。


雷昂叹了口气,道:“既然做错了事,那就不要逃避责任。这才是男子汉的所为!,虽然我会处罚你,但不是现在。臭小子,你马上收拾东西明天就离开这个家。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再回来!”他转而对妻子道:“马上替她收拾衣服,带点干粮,给他点钱让他滚蛋,他这么能闯祸,我们这个家已经容不下他了!”雷昂的语气坚决而不容置疑。


芙雷娜大惊,眼中含泪,她蠕动着嘴唇想说什么,终于什么也没说。她知道丈夫的脾气——一旦作出决定就不容改变。只是她实在舍不得也不忍心让厉风不赶出家门,他一个人在外面举目无亲,肯定要吃很多苦,被人欺负的。他不敢相信丈夫竟然这么狠心,就这样把他赶出家门也太残忍了一点。


贝奇等人也没想到雷昂竟然会这样处罚厉风,这比他们想象的还要严厉,想到厉风从此以后就要和他们分开,不禁都都感到伤感和难过。


只有厉风一脸平静。既然祸是自己闯的,就应该自己面对。虽然对于未来有些迷茫但是他还是打算接受这样的处罚,至少这样可以尽量不连累任何人。


厉风既舍不得父母,更放心不下弟弟妹妹,尤其是妹妹之风不到十岁,还是个不经世事的小女孩。弟弟长风今年已经十三岁了,身体强健,沉稳老实,还比较放心一点。


他走到弟弟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都快和哥哥一样高了,再过几年就是大人了呢。以后要帮妈妈做事,照顾和保护妹妹,知道了吗?”他从怀里掏出一把精致的匕首道:“你一直想要一把小刀哥哥答应过你要送你一把的。现在….这把匕首就送给你吧。记住,要保护好之风,不要和人打架。”


他又拍了拍之风的小脑袋,关切地说:“之风以后要听话,不要惹爹娘生气!”


之风眨着疑惑的大眼睛,不解地问道:“哥哥,你为什么要离开我们,你不要之风了吗?爹,娘——不要让哥哥离开我们好不好!之风要和哥哥在一起。”


厉风的心现在乱极了,他勉强按捺住自己起伏不定的心绪安慰之风道:“之风不要闹好不好,哥哥要到很远的地方去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男孩子长大了都要出去见世面的,我答应你很快就会回来的,到时候给你将很多有趣的事情好不好?”


到底是小孩子,厉风三言两语就把妹妹哄开心了。


他又望着贝奇说:“贝奇,以后要是有人再欺负你,厉风可帮不了你了,去找马布利,海尔森,莫亚,还有德赛罗他们吧。最后,拜托你们照顾我的家人和弟弟妹妹。”


雷昂今天的心情非常糟糕,他不耐烦的打断道:“好了,男子汉大丈夫,不要婆婆妈妈的!赶紧走吧,早点走还可能找到地方投宿,否则,今晚你就露宿街头吧。”他已经不耐烦地下起了驱逐令。


“什么,现在就让他走!雷昂,求求你了好不好,就让他留下住一晚吧。天已经快黑了,路上不太安全我很不放心。”芙雷哪带着哀求的神色望着雷昂说。


雷昂不为所动,断然地道:“不行,必须马上就走!我可不想待会看到巴顿家的人冲进来抓人。”他指着厉风喊道:“臭小子,赶紧给老子滚蛋,没看见你娘在为你担惊受怕吗。你要是不想你娘再为你担心,马上动身吧。”说完他走进储藏室,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柄锈迹斑斑的刀。细长的刀身带着弧形的曲线,从外形上看还算是蛮不错,只不过刀鞘已经严重破损,看来已经有些年头了。小的时候厉风常见到雷昂把他佩在腰间,那时候他觉得父亲高大强壮,威风凛凛。现在这把昔日曾经追随父亲战场厮杀的利刃已经破旧生锈了。厉风从这把生锈的刀,一下子联想到父亲也像刀一样变老了,饱经沧桑的脸上有着太多岁月的痕迹和更多深沉的无奈。在这一刻,当父亲手握刀柄的时候,他分明注意到父亲眼里飘过的那一抹淡淡的寂寞和伤感。


雷昂把刀放到厉风的手上神色严肃而郑重地道:“这把刀追随我多年,虽非神兵利刃用起来却也非常趁手,你拿着它权当防身之用。我一生虽没作出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但自问还算光明磊落,无愧于心。你以后无论何时何地,做什么事情,都要记住:男人生于世间,只要做到‘俯仰之间,无愧天地’足矣!凡事要敢于担当,不要推诿于人。还有,爹在军队时曾有一个共患难的朋友,现在想起来他可能对你有点帮助。你到彼埃罗军事学院找到他,把这把刀拿给他看,他自会替你安排。其余的事情全靠你自己了。切记:忍人所不能忍,方能为人所不能为!除非有一天你变得足够强——强到不怕巴顿家找你报仇,否则就不要回来!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吧。”说完,径直走进房间,不再理会。


在巴顿伯爵的豪宅内,上上下下忙得团团转,全城最好的牧师都被请来为杰克疗伤。背上的刀已经拔了出来,伤口也早已清理包扎,索幸没有伤及要害。性命已是无碍,只不过由于失血过多一直昏迷不醒。


经过这件事情,杰克和厉风、莫亚之间已经结下了不可化解的怨恨。


厉风从此开始了逃亡之路。


而厉风的传奇也在逃亡的路上开始上演了。


在厉风走后,雷昂一个人喃喃地说:“臭小子,有胆量,像是我雷昂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