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封天下 风云乍起 第八节 争斗

365653454 收藏 0 0
导读:冰封天下 风云乍起 第八节 争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05/


听了安德烈的话几乎所有人都以为他抬狂妄了,只有两个人例外捷克是知道安德烈的实力的,摸亚也丝毫不觉得安德烈是自大过了头。他相信杰克既然敢主动挑衅就一定是有了充足的把握。而他所依仗的当然不会是手下那些家奴,那只能是前这个叫安德烈的人了


从一开始莫亚就注意到了安德烈,从他的身上散发着只有武者才有的气势,还有他穿着的服饰表明他是一个武士。莫亚已经开始在心里盘算着待会如果情况不妙,自己就尽量拖住这个叫安德烈的人,给伙伴们争取时间逃走。马布利和德赛罗应该能从杰克等人手里逃出去吧,只是自己一个人能不能顶得住,莫亚并没有把握,尽量争取吧。如果厉风在的话就好了,莫亚知道厉风如果发现他们不在,一定会来找他们的。


马布利闻言愤怒的涨红了脸,笑道:“阁下就不必谦虚了吧,你的狂妄似乎一点也不比我逊色呢。废话少说,动手吧!”马布利就是这样一个人,思想简单,说打就打。他体格强壮,力气很大,一拳挥出,没有丝毫花俏,呼啸着直奔安德烈的脸上而去。马布利外表虽然大大咧咧实际上却是粗中有细,安德烈身上散发着强大的自信和气势,因此马布利毫不犹豫的抢先出手。


安德烈面对马布利的进攻不慌不忙,眼看着对方的拳头离自己的脸越来越近突然出手,在马布利的拳头几乎撞在他脸上的时候,安德烈的拳头以肉眼几乎不可见的速度撞在马布利的胸口上。只见马布里大叫一声,踉跄着推出好几步远,才一屁股坐到在地上。


马布利从地上一跃而起,爬了拍身上的泥土,虽然样子有点狼狈,却并没有受伤。怒吼一声,依然毫不犹豫的冲了上去,刚才那一拳挨得有点莫名其妙,但也使得马布利意识到对方的实力远在自己之上。尽管如此,他非但没有丝毫畏惧,反而更加勇猛地冲了上去。


安德烈依然是一副镇定自若的表情,直到马布里冲到面前的时候,安德烈德的拳头动了,几乎所有人都以为这一拳马布里又会被击中。出乎意料的是就在这是马布里忽然身体前倾,向着安德烈的怀中撞去。在这样近的距离,安德烈虽然实力远过马布利,去也只能向后退去,马布里趁机伸出双手紧紧地抱住他。任凭安德烈用尽办法,即使身上挨了很多拳痛得要命,仍旧死死的抱住,不肯放开。


饶是安德烈武技高强,对马布利这种近似无赖的打法也感到很无奈。当然以他的实力,并非毫无办法,但他并不想伤害马布利。他挺喜欢马布利单纯而勇敢的性格,他甚至觉得马布利的‘无赖’有点可爱呢。只不过,老是这样也不是办法。


“我再问一遍,你究竟放不放手?”


“放手,我干嘛要放手,放开你我又打不过你!”马布利嘿嘿地傻笑道。


“哦,你以为你不放手我就没办法了吗?”


“你有办法吗,那你干吗跟我废话,有本事就从我手里挣脱出去吧!”马布利可不相信他能从自己手里挣出去。自己好不容易才想到这个办法的,虽然有些耍赖,不够正大光明,但这也是没办法的的办法。


安德烈看在眼里,叹了口气,心想只好让这家伙吃点苦头了。只见他右手结了一个奇怪的印,轻轻的按在马不利的胸口上,似乎并没有用什么力气。却见马布利如遭雷击,竟然被震的仰天跌倒,后脑勺重重的撞在地面上。半晌马布利才挣扎着爬起来,只觉得眼前发黑,一阵晕眩,一丝血迹从嘴角蔓延下来。


安德烈看似轻轻的一掌竟然有如斯威力!刚才就在他出手的一瞬间,莫亚分明注意一道青色的气劲一闪而过。那是,——如果他没猜错的话,那道青色的气劲是斗气!安德烈的斗气是青色的,那他岂不是一个真正的青铜斗士!莫亚心中的震惊无法形容。


“青铜斗气!你竟然是一个青铜斗士!”莫亚不敢相信地喊道。他不敢想象和一个真正的青铜斗士战斗会是什么样的后果,那根本就是毫无悬念的战斗,实力的差距太大了!


“没错,是青铜斗气,没想到你竟然知道这么多,既然你已经知道我真正的实力,那接下来的战斗就没有必要进行下去了吧,我并不想危难你们,你们还是不要在反抗了吧。”安德烈淡淡地说。


“青铜斗士吗?”杰克在心里默默地想,这个安德烈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厉害,原以为他只是一个武士,最多是一个高级武士,没想到他竟然是一个青铜斗士!虽然早就知道安德烈一向低调,但没想到他竟然隐藏的这么深,他还有多少自己不知道的秘密呢。不过杰克虽然对安德烈的实力感到吃惊,但他并不担心,相反他甚至感到高兴。安德烈的实力越强对自己的利用价值就越大。现在,杰克更加信心十足,他相信以安德烈的实力完全可以轻松的收拾莫亚他们,他已经开始盘算着待会怎么折磨和羞辱莫亚和马布利他们了。还有那个厉风如果再的话,连他也不能放过。杰克甚至想的更远,有了安德烈这个超级打手,他就可以称霸整个奥兰城了,那些平日里和自己做对的贵族子弟,奥兰城主的儿子海因,塔尼亚斯家族的大小塔尼亚斯兄弟,格林斯伯爵的儿子哈特与自己并称奥兰四公子。或许不久四公子就要重新排名了。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安德烈得听自己的,想要控制安德烈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如果不是因为有一个美貌动人的姐姐在的话,想叫安德烈听自己的无疑是白日做梦。


在场众人只有马布里最清楚所谓的青铜斗士的实力究竟有多么强横,此刻自己体内翻江倒海的脏腑和还没有从晕眩中恢复过来的大脑都在提醒着他安德烈看似轻描淡写的一掌作用在自己身上却绝不轻松。一口鲜血哽在喉咙里,马布利强行把它咽了下去。决并能吐出来,他不想让伙伴们担心,更重要的是绝不能在杰克那家伙面前示弱!这个叫安德烈的家伙的什么狗皮青铜斗气委实厉害的紧呢。其实安德烈已经手下留情了,他要是知道安德烈只使用了三成的功力,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莫亚强作镇定,深深地吸了口气。虽然对方的语气很平淡,却透露出一种不容置疑的霸气。偏偏人家的实力摆在那里这可真是一场实力悬殊的战斗啊!但是莫亚没有别的选择他深知杰克的为人,今天的事情他决不会善罢甘休的。就算明知不敌,为了伙伴们自己只有战斗下去,义无反顾!


想到这里,莫亚面色坚定地说:“我自知不是你的对手,但我却有不得不坚持的理由”他看了看海尔森他们,后者显然明白了他的意图,走上前和莫亚并肩站到一起。从小一起长大,他们之间已经不需要过多言语上的沟通,只要一个眼神就能达成默契。


面对强敌,他们毫不畏惧,即使明知必败无疑,也要并肩战斗。每个人都抱了同样的想法:要拼尽全力,只有这样才能让同伴有机会逃离。还有贝奇,作为众人当中唯一的女孩子,保护她是大家义不容辞的义务。


安德烈平静得看着他们,面上没有任何表情,但内心却对莫亚等人有了不同的看法,他们的团结和镇定;明知不敌,却能够共同进退,没有一个人畏惧不前的勇气使安德烈感觉到一种气势,一种无所畏惧的气势。


这些念头只是在头脑中一闪而过,安德烈摆了一个武士之间战斗的姿势,左掌立于胸前,掌心朝外向着对手,这是对对手表示尊重,


杰克已经等得颇不耐烦,这个安德烈什么时候都忘不了摆出那副武士作派,拖拖拉拉的搞了这么久,直接把他们打趴下不就行了嘛。我又不是请你来跟他们切磋武技的。


莫亚见安德烈摆出这样一个姿势,那是邀请对手战斗的意思。在这样的时刻摆出这样的姿势,即表示没有歧视,平等公平地战斗。莫亚对着他点了点头,也摆出了一个类似于武士战斗的姿势。莫亚的叔叔莫宁是一个现役的军官,曾经教给莫亚一些战场上格斗的实用武技,因此莫亚的武技可以说是自己这伙中最好的——相对于马布利等人而言。


虽说倚多欺少,胜之不武。但如果实力相差太多的话,也顾不得那么多了。随着莫亚一马当先冲了上去,马布利、海尔森、德赛罗紧跟而上。四个人围住了安德烈激烈混战了起来。即便有着人数的优势,形势对莫亚等人仍然不利。只见安德烈得一只手忽上忽下,时而化拳为掌,拍在莫亚身上,时而变掌为拳击在海尔森背上。不一会儿莫亚四人权都挨了好几下。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受了点伤,身上多处地方衣服破碎,狼狈不堪。


在旁边看着的杰克心中狂喜,“哈哈,马不利,你再狂呀,你先前那股嚣张的劲头哪去了?莫亚,你现在的样子好狼狈啊。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吧。痛快,痛快呀!。”


场上的五人都对他投去了不满的眼光——包括安德烈也对杰克小人得志的样子感到厌恶,随即想到:假如杰克是小人的话,自己岂不是小人的帮凶了吗?想到这里眼中掠过一丝黯然。


“黑脸杰克,你现在得意得是不是太早了,除非你小子天天跟着这个家伙。否则就不要出门。我马布利会随时等着你的!”马布利刚从地上爬起来,嘴里吐出一口混杂着血液的唾沫,刚才安德烈那一拳把他打得次牙咧嘴,但对于捷克的挑衅,他仍然不肯示弱。忙里偷闲的回应了几句之后,又大叫着冲了上去。


杰克被击中了痛处,毕竟现在是依靠着安德烈才能教训马布利等人。对于马布利的话他很想反击却想不出什么强硬的话来挽回面子。他做势挺了挺胸,却怎么也挺不起来,隐约间似乎感到贝奇望着自己的目光似乎带着讥笑的意味。他痛苦的闭上眼睛,自尊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内心的恨意也更加强烈了。


恼羞成怒的杰克怒吼一声,带着手下人冲向马布利,他一定要狠狠的教训这个牙尖嘴利的家伙,恨不得把他的舌头割下来喂狗。场面变得更加混乱,杰克带来的人把马布利紧紧围住,一时间马布利陷入了极为危险的境地。杰克等人可不像安德烈那样手下留情,先前的过节加上金钱的刺激加上人多势众使得众家奴陷入了疯狂。不到一刻,马布利已经不挚挨了多少拳打脚踢——甚至有人用牙咬,浑身上下血迹斑斑,体无完肤。


莫亚等人见状大急,当下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完全不顾安德烈的拳头落在身上彻骨的痛楚。冲在最前面的德赛罗照着捷克的脸上就是狠狠地一拳,顿时打得杰克掩面后退,鲜血长流。刚想上去补上一拳却被安德烈拦住了去路。于是莫亚等人重又何安德烈战在一块。


望着手上的鲜血,受到刺激的杰克从腰间抽出事先藏在身上的短剑,对着德赛罗的后背就是一剑。德赛罗大叫着回过头来,愤怒的瞪着杰克:“你这个背后暗算的小人!……”


杰克也被满身浴血的德赛落吓到了,加上刚做了亏心事,心里忐忑不安,竟然忘记了拔出短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