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封天下 风云乍起 第七节 挑衅

365653454 收藏 0 3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05/


三个平凡的少年却立志要征伐天下,为此他们开始了艰苦的创业之路。


一场突如其来的战争为他们提供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机遇,看他们如何


从无到有,由弱变强。一步步积累起征战天下的资本


这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充满了变数的,有的人的命运从生下来就注定了是一波三折。我不相信命运,也十分不忍心把厉风的命运安排得那么坎坷,但是我却不能去改变什么正如我不能改变过去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一样。


夫雷娜正在洗衣服的时候,邻居夫利斯家的孩子马布利满头大汗的跑进来告诉他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厉风把巴顿家的杰克打伤了——伤得很重


芙雷娜震惊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巴顿伯爵可是可是附近数一数二的大贵族啊!杰克是巴顿家唯一的儿子(也是未来的继承人),不用想也知道厉风捅了什么样的篓子。惊慌失措的芙雷娜急忙打发马布利去把丈夫雷昂给找回来。发生这么大的事必须和丈夫商量一下。毕竟芙雷娜只是个女人。


当马布利找到雷昂的时候,他刚从小酒馆里喝过酒,马布利好不容易才把他拖回家。厉风也回来了。他不敢看父亲的脸色只是默默地站在一遍,等待即将到来的惩罚。没有人开口说话,实际上此刻每个人都方寸大乱,除了雷昂。雷昂阴沉着脸,一言不发。气氛紧张而沉闷,大家都在担心厉风会受到何等严厉的惩罚。毕竟雷昂的脾气使出了名的暴躁,他教育儿子的方式总是和暴力和拳脚有着密切的联系。况且这一次的事情非常严重,和厉风一起闯祸的马布利,莫亚,德赛罗,海尔森也在,贝奇是唯一的女孩子,她是个漂亮可爱的女孩,今天的事情也是因她而起的。贝奇十分小心地向芙雷娜和雷昂讲述着事情的经过。


贝奇和莫亚他们常在附近的山上玩耍。今天,贝奇去山上的路上被杰克拦住了。


“贝奇妹妹,你这是去哪里啊?”捷克明知故问


“谁是你的妹妹。我去哪里干嘛要告诉你啊。”贝奇扬着头,不耐烦地道。


杰克毫不在意对方语气的不友好,呆呆得看着贝奇娇嫩稚气的小脸。连生气的样子都这么可爱,杰克心里痒痒的。


见杰克笑嘻嘻的盯着自己看。贝奇感觉就像有条毛毛虫在身上乱爬,很不舒服。贝奇气急败坏的跺了跺脚,凶巴巴的斥道:“看什么看,你再看我就……”一时之间想不到什么话来吓唬他,只好说“你再这样就不理你了。”


只不过她的样子一点也不凶,在杰克的眼里反而越发可爱,心里越发喜欢的紧了。他一直缠着贝奇,不肯让她离开。


“贝奇,我好喜欢你,你留下来陪我好不好。这个送给你。”他拿着一条十分漂亮的项链一脸讨好的表情。贝奇看在眼里,更加厌恶的笑道:


“你经常用这招来骗女孩子的吧?真是无聊!”贝奇不耐烦地道:“你快闪开,我要去找莫亚哥哥。小心待会莫亚哥哥教训你!”想起上次杰克被修理的灰头土脸、狼狈而逃的样子贝奇忍不住笑起来。


果然,杰克面色十分难看。贝奇天真地以为自己的恐吓有了效果,丝毫没注意到杰克眼中飘过的一丝凶狠的神色。贵族出身的杰克一直看不起莫亚他们,他总是以一种贵族的优越感凌驾于这些平民的孩子之上,而贝奇所提起的那件事对于他来说无疑是引以为奇耻大辱的。被击中痛处的杰克恼羞成怒,红着眼,咬着嘴唇,一丝血迹从嘴角悄然溢出。贝奇看见他这种表情有些害怕,慌乱的跑开了。杰克并没有拦她,看着贝奇一蹦一跳的离去杰克恨恨地道“莫亚吗?走着瞧吧!”杰克的眼中掠过一抹残忍的笑意。


贝奇见杰克没有追上来,暗自松了口气,刚才杰克一样的表情和血红的眼睛着实让她感到害怕。还好不久贝奇远远的就看到了莫亚,感觉就像看到亲人一样开心的跑过去。刚才的不快早已跑到九霄云外。


马布利略带不满的埋怨道:“贝奇,你怎么又迟到了!唉,女孩子真是麻烦。”贝奇满脸委屈地道“什么嘛,人家在半道上被人拦住了,…”


“什么,那个小子是不是皮又痒了,下次让我看到他一定把他打得满地找牙!”


马布利对贵族子弟成见很深,他极为憎恨那些傲慢自大,目中无人的纨绔子弟。用他自己的话说他绝对不会和那些屁股朝天的家伙交朋友的。其实,自有贵族以来,贵族子弟和平民子弟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莫亚和海尔森他们同样不大喜欢贵族子弟,只不过没有马布利那么明显和强烈罢了。


没有心思听马布利在那里大放阕词,莫亚正在为刚才贝奇说的事情感到不安。不同于马布利的乐观开朗,大大咧咧,莫亚性格沉稳,心思细密。和其他人比较起来显得更成熟稳重一些。他感觉今天的事情有些怪怪的,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就在他沉思的时候,马布利已经迫不及待的拉着贝奇去看他们今天发现的‘宝贝’去了,那是一只貂儿,体型小巧可爱。全身长着紫色的毛,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两只明亮的小眼睛带着疑惑的眼神警惕的看着四周。女孩子大都喜欢那些有着柔软长毛的小动物。果然贝奇一见之下就欢喜非常,抱在怀里,爱不释手。贝奇注意到小东西的肚子上有一道细长的伤口,所幸伤口不深而且经过了清洗和包扎。贝奇的脸上已有了怒意


“马布利,你,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你竟然连这么可爱的貂儿都忍心加害。马布利是个坏蛋,我不和你玩了。”尽管马布利捉住貂儿送给自己是一番好意。但她不能原谅他伤害小动物的行为,尤其是傷害这么可爱的貂儿!女孩子天生的母性和同情弱小的心理使得贝奇对马布利的行为‘深恶痛绝’ 。


马布利听了贝奇的话之后大感委屈,自己一片好意,没想到竟招来误解。被冤枉的马布利张大嘴苦着脸,一副女孩子就是不可理喻,早知如此,不如的表情。


海尔森见状笑道:“贝奇,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冤枉马布利了,还不赶紧跟人家道歉呀!我们发现这只貂儿的时候它已经奄奄一息地倒在草丛里,还是某个人给它清洗和包扎的呢!”说着眼神朝马布利斜了斜。


贝奇马上会意过来,想到自己刚才不问青红皂白朝着马布利发火大感窘迫。拉着马布利的手,可怜巴巴的道:“马布利哥哥,我刚才错怪你了,都是贝奇不好。马布利哥哥最好了,不要生贝奇的气好不好?”说完偷偷的观察马布利的脸色……


马布利故意冷哼了一声,不理睬她。


贝奇见马布利故意不理她便上前挠他。马布利忍不住大笑,两个人有打打闹闹的玩去了。“莫亚,你来评评理,到底我说的对不对……”马布利抱着那只紫色的貂——现在已经叫‘紫电’了,振振有词的说:“你看这家伙抱在贝奇的怀里就懒洋洋的很受用的样子,我抱着就不安分的乱动。难道还不是公的吗?这么小的家伙就这么好色。长大了肯定是只色貂”


“什么嘛,才不是拉。马布利你就知道乱说。莫亚哥哥,你看这貂儿这么乖。马布利一抱它就很紧张,分明就是一只母貂嘛。因为被一只大灰狼抱着才这么紧张害怕的。来,来,紫电乖啊。让姐姐抱,咱们离大灰狼远点。”


“贝奇,你怎么可以乱说,你怎么可以这样诋毁‘善良与正义的化身,勇敢与智慧并重,高大英俊,玉树临风…….的无敌大帅哥呢!”马布利的表情好像被人毁了容一样的痛苦


贝奇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地道;“好了,我服了你了,算你赢了好啦。真受不了你啦,每次都这样。哎呀,我笑的真难受!……”


看着这两个活宝,莫亚真有种哭笑不得的表情。他们总是能为了一些芝麻绿豆的小事炒得不亦乐乎,似乎在吵架的过程中能找到很多乐趣。马布里总是能摆出很多表面上有根据而实际上讲不通的歪理,贝奇则喜欢异想天开,她的想象力出奇的丰富,她好像有数不清的问题和荒诞离奇的想法。这两个简直是天生的冤家,他们总是有无数的话题和共同语言进行炒作。除了佩服他们两个旺盛的精力和‘生命不息,吵架不止’的好斗精神,莫亚也很感激他们俩给大家带来的的快乐和热闹。“没有他们在,我一定会感到寂寞!”


在巴顿家的花园里,杰克和安德烈正在争执着,杰克看起来有些急躁。


“安德烈,我没有足够的耐性再等下去了,如果不是很必要的话我也不会求你帮忙的。”


“杰克,不是我不愿意帮你,我只是彼此没什么深仇大恨,你没必要那么斤斤计较的!”安德烈开始做起说客来。


一心只想着报复的杰克显然听不进去,从小娇生惯养的他最受不得别人的气,何况还是在自己喜欢的女孩面前大失脸面。心胸狭隘的杰克恨不得立刻教训莫亚他们同时在贝奇的面前找回自尊。自尊心这东西就是这么奇怪,既可以使人奋进,也可以使人变得呲睚必报,急火攻心的杰克迫不及待的要报复莫亚等人。


看着捷克的被仇恨扭曲的脸,安德烈有些无奈得道:“杰克,你让我很为难,我希望你不要逼我去做我不想做的事。”口气已经有些松动。虽然不喜欢杰克这个人,但是因为另一个人的原因安德烈并不想得罪他。他深知得罪这样的人是非常麻烦的。


“哼,是吗,真的是我在逼你吗?那我问你,你为什么空有一身高强的武技,却甘心默默无闻的留在我们家。安德烈,你应该知道我在家族的地位足以影响到你和另一个人的关系。你执意不肯帮我的话,我有办法让她疏远你。”似乎他们两个人之间有什么秘密,而这个秘密和一个人有关,两个人之间显然有某种某种程度的默契,如今,杰克显然在用这个秘密来要挟安德烈了。


果然,安德烈闻言变色道:“你是在威胁我吗?你应该知道威胁我的后果!”自以为掌握了别人的秘密就拿来威胁的人是相当愚蠢的,尤其是威胁那些随时有能力杀人灭口的人。因为没有人喜欢自己的秘密掌握在别人手里被拿来威胁。


杰克并不是笨蛋,他随即意识到自己犯了忌讳,看见安德烈眼中一闪而过的冰冷的眼神,不由得一阵心虚。但他很快就释然了,只要姐姐在,安德烈就不敢动自己。这个时候在气势上千万不能有丝毫退缩,否则今后就控制不了他了。打定主意,杰克打起精神,毫不示弱得道:


“如果你说是,那就算是吧。你不会是想杀人灭口吧?”盯着安德烈的眼睛,杰克逼问道。他知道这样一来安德烈反而会有所忌惮,不敢把他怎么样。两个人面对面站着对视了很久,目光紧盯着对方闪烁不停。良久,安德烈叹了口气有些不耐烦得道:


“我只是答应出手帮你拦住他们,不想动手伤人。你想做什么我不管,希望你不要做得太过分。言尽于此,我们走吧。”


“差不多够了,谢谢你,德尔塞!”厉风把捆好的木柴背在背上,转过身来望着德尔塞真诚地说。感觉到背上沉重的分量,欣慰地想着明天又可以到铁匠大叔那换一些米了。厉风的父亲雷昂自从受伤退役之后,身体有一些不便,加上过度的酗酒时的健康大不如前,家务一直都是母亲芙雷娜在操持。厉风很小的的时候就懂得帮妈妈分担一些简单的家务,现在,十五岁的他已经成为家里重要的依靠,他每天上山砍柴,把砍来的柴送到铁匠文斯顿大叔那换一些米补贴家用,冬天的时候还可以用来和邻居们换一些其他的生活用品。平时的时候厉风常常帮助周围的邻居们干一些零活,大家都很喜欢他。


“布兰大婶,我把木柴放在柴房里了,还有什么要做的吗?”厉风挑满了一缸水问道。布兰大婶的丈夫在军队里打仗,家里没有男劳动力。厉风常常帮着她干一些杂活。


“不用了,好孩子,歇会吧。”布兰大婶慈爱的帮厉风擦去头上的汗。


“不了,我还要去找莫亚他们,大婶再见。”真是个懂事的好孩子,布兰大婶望着厉风的身影若有所思的想


当莫亚他们下山的时候遇到了早已等候多时的杰克和安德烈等人,报仇心切的杰克望着莫亚等人凶狠的说:“莫亚,想不到吧,我这么快就找你们了,今天我们之间也该算一算过去的旧账了。”说完,用挑衅的目光看着一脸平静的莫亚。


“嗨,杰克,你小子你不会就这么点本事了吧?”马布利看着杰克身边的人,不屑地说:“叫这么多人来保护自己是不是少了点。”虽然对方人多势众,但他一点也不担心,相反觉得有点好笑“就凭他们,你也该知道他们是一群怎么样的货色。”马布里总是喜欢和杰斗嘴,然后欣赏他气急败坏的表情。


出乎意料的是,杰克并没有像以前那样气的暴跳如雷,反而好整以暇的看着马布利,犹如一只猫看着一只老鼠。在他眼里,只要有安德烈在,搞定莫亚他们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想起上次带着那么多人却被莫亚和厉风打得狼狈而逃。下定决心今天一定要洗刷耻辱。


杰克盯着马布利悻悻地说:“你就尽量的得意吧,很快你就会死得很难看!”


“哦,你的样子好凶哦,我还真得有点害怕呢!”马布利拍拍胸脯,阴阳怪气地说。到这个时候他仍然在挑逗着杰克,奇怪呀,今天这家伙怎么这么沉得住气。


“是吗,你似乎笑得很开心呢。待会你要是还能笑得出来,我就真的佩服你了!”虽然一直在克制,但杰克的怒气还是被马布里挑起来了。他回头望着安德烈,“我想没有必要再等下去了吧,安德烈,你最好全力出手,似乎在某些人的眼里,你跟这些没用的家伙一样呢!”冷冷的目光扫过那些下人,“一会你们给我打起精神来,别再给我丢人现眼。谁表现得更卖力本少爷赏他十个金币。”十个金币那可相当于一个下人半年多的薪水了,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杰克深知在很多情况下金钱是激发一个人斗志的有效手段。果然,下人们以使群情振奋,热血沸腾。之前的话也是为了激发安德烈的怒气。


安德烈冷冷地道:“我的事不劳你操心,我会让他们知道轻视一个高傲的武士是什么结果!”


杰克面色一变,但马上又恢复正常。虽然自己的激将法被识破了,但显然已经取得了预期的效果。只要安德烈不在心平气和,待会马布利他们就有的苦头吃了。


安德烈目光扫过莫亚等人落在马布利身上,他伸出一只手指勾了勾,示意他出来:“你是马布利吧?我不知道你狂妄的资本是什么,希望你的功夫和你的嘴皮子一样厉害。现在我只用一只手,如果你能挡住我三招,你和你的朋友就可以离开。否则,你们就没那么容易离开这里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