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第四集伏倭策 32.2选择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


7月13日9点,北京,中国对外经济贸易部大楼。

4楼大会议室被临时改造成了一个招标发布会场,900多平方米的大厅被分隔为三块,位于正中间的照旧是招标会的主席台,倒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布置,只摆了四五张铺着白色桌布的桌子,正后面墙壁上挂着一面国旗。

下面左边摆放着100多张椅子,是专门分配给报名参加18项政府采购和大型商业合作项目的各国政府代表和大使先生们的,右边黄线隔开的部分就是观察区,可以由记者采访用的。

对上周欧洲发布会上有些经验的记者抢先占据了左翼的有利地形,剩下的100多家媒体只好挤在比较靠后的地方去,这就显得异常的拥挤不堪,巨大的8台5P空调吹出的冷风也不能让里面炙热的气氛显得凉快一些,无冕之王的记者们嘴上是抱怨不断。。。想想整个大厅也不过就是横竖30多米的一个正方型会议室,一些老油条干脆就停留在过道附近梭巡惹得维持秩序的便衣不停地将他们请到黄线内去。

离9点半正式开始只有20分钟了,左边的官员区已经开始陆续进场。和欧洲发布会场面不同的是,周五发布的公告其实并没有引起太多的轰动,毕竟中国政府要求全是些客机,核电站,环保、城市规划、交通控制、电子通讯等项目,所以参加报名的还是那些发达国家而已。这可不是第三世界国家可以提供的商品和服务,他们派遣参加的也仅仅是些低级别的商务官员。当然,香港及台湾特区也派遣了商务代表来,不过,他们必然是和巴西等国一样仅仅是观摩而已,虽然项目很诱人,可~~还是算了吧。

记者们最关注的还是欧美发达国家的部长们,经历了股灾的美国人这次看样子是对客机和核电站项目是志在必得了,不过40架200座中程客机还不够美国人塞波音的牙缝吧?

看样子中国人的钱也并不好挣,轻水反应堆核电站的条件有点高甚至说是有些苛刻也不算过分,首先要留30%的尾款到试运行发电后才支付,这还不算,中国政府不垫款必须由出口国提供卖方信贷,6个月内完成选址和初步设计,9个月内必须开工,然后才按照工程进度付款,3年内还必须完成5座以上,也就是说全部15座电站需要在七八年时间全部建成的附带条件嘛就不好说了,美国人的技术是没有任何问题,但是这么大的工作量~~还是有点悬。俄罗斯人肯定是不会参与了,毕竟他自己都还得在12年内完成27座,但是想想15座轻水反应堆核电站再怎么也得价值600亿欧元,核技术差距不是很大的英国人和法国人会轻易地让美国人拿走吗?

这将是今天最大的悬念。

全场其实还差一个角色,就是世界第2经济强国,地球人都知道日本最近比较烦,国内经济是一团糟,失业人口已经突破了10%的心理大关,这可是日本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不过已经和中国人打嘴巴仗半年多的日本媒体最近两天突然偃旗息鼓了,消息灵通人士都在传说是因为日本首相已经承诺今后不再正式参拜同时还向中国作出了一些让步,即将和中国人达成焦炭协议的消息也让股市和日元回升了不少,周边国家悬着的心才落回去了一些,但是面临如此巨大的商业机会,以精明著称的日本人竟然连报名都没有去,这让不少的媒体是大跌眼镜。

。。。

9点半,中国政府采购及大型商业项目招标会准时开始,坐在主席台上面的只有三个人,先是总理简短的讲话,无非是代表中国政府欢迎各国政府的商务代表和大使们参加招标会,感谢记者们,感谢朋友们,请各国商务代表按照招标会规则进行现场竞拍并当场代表本国草签合同。这和欧洲发布会上先确定了项目金额的规则不一样,出价最低的将中标成交,这肯定中方是想最大限度地积压对方利润空间。但是一国商务代表在一个项目上只能举牌两次可是蔡汶临绞尽脑汁想出来的办法,看似没有给卖方多降价互相残杀的机会,但是实际上你如果出价的保留太多的话,可就没有多少机会了。。。反过来呢,也可以达到避免过分价格竞争效果来,毕竟每个国家都是有自己的心理价位的,利润太低甚至是刚刚保本的价格肯定不是本国企业可以同意的,到时候,企业如果没有积极性甚至是偷工减料或者消极怠工可不是中国人愿意看见的局面,尤其是核电站和客机这样关系重大的项目特别需要注意。

总理在官员们的掌声中退场后副总理陈青云宣布招标会正式开始,由外贸部部长蔡汶临亲自举锤。

最先开始的1号项目是中国北方5个大城市的环保治理项目,当蔡汶临报出项目价格27亿欧元后,最先喊价的奥地利商务代表~~政府贸易部长华莱士,他按照招标会规定的以XX万欧元为单位的要求举起了手上的价格牌,红色水笔标示着金额~~~267,000,他自己的编号29则在价格牌的最上面显示,仿佛是传承了德意志民族历来的严谨作风一样,华莱士在数字后面用€来表示,同时还幽雅地将价格牌向四周慢慢地展示了一下。

蔡汶临用英语大声地宣布,“1号项目现在由29号竞标者出价26亿7000万欧元,有没有比奥地利商务代表华莱士先生出价还要低一点的?请诸位考虑一下。。。好,26亿7000万第一次。”

记者们到没有什么,可这个价格让坐在最右边的加拿大贸易部副部长很不满意,昨天传递来的消息显示国内企业中意的价格也是这个数字,加拿大人不停地抱怨着,该死的奥地利人,怎么出手就这么快呢?

2分钟时间一到,蔡汶临又再次开始宣布,“1号项目现在出价26亿7000万欧元,还有没有比奥地利商务代表华莱士先生出价低的?诸位先生,虽然这个项目是给我们中国带来清洁的水源和清新的空气,但是这个项目不仅可以充分锻炼中标企业的实际操作能力,还可以在4年的建设过程中提高自己的环保水平,这是个多么好的项目啊。。。好,26亿7000万第2次。”

嘴巴里面还在嘟囔着的加拿大人和阿思宾大使交换了下眼神,无奈地举起了右手的价格牌。

“好,17号竞卖者举起了价格牌,他出的价格是26亿5000万欧元,还有没有出价低的先生?”

。。。

“当”,蔡汶临敲响了手锤,“好,我宣布,第1号项目由17号竞卖者以26亿欧元竞卖成功,非常感谢加拿大政府和商务代表齐非兰先生。”

副总理陈青云率先鼓掌,场下贵宾们也纷纷拍起手来。

“其实你用不着这样沮丧,26亿欧元的价格还是在我们可以承受的预期之内的”,阿思宾大使安慰着连续杀退奥地利人和荷兰人的商务代表齐非兰,“还是准备下一个项目吧,我绝对相信你的能力和果断。”

“现在我宣布,第2个项目是北京、天津、唐山、石家庄4个城市的交通规划和控制项目,基准价格13亿欧元,请大家开始举牌。”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