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六章 第二百三十七章 达成协议

而山 收藏 3 12
导读:中华“逸”史 第六章 第二百三十七章 达成协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彭山县城不仅很脏,而且人满为患,清军统帅李星沅与达洪阿的大帅营便设于此,两人非常懊恼当初迫于朝廷压力选择了眉州——资州——嘉定府这个三角地带作为决战场,也后悔采纳了那些庸才谋士使用什么火牛阵的建议,这样不仅耽搁了撤退的时间,还闹了个千古笑话——给敌人送去了几千头牛的美质牛肉改善生活,而自己却连饭都吃不饱。

火牛阵失败后,两人意识到情况不妙,马上决定向北突围。在通向成都府的驿道上,一片混乱,人马混杂,毫无秩序,半路又恰逢大雨倾盆,十多万人的部队被淋得像落汤鸡。在从眉州城匆忙北撤上路时,丢失了许多的运输工具,还有部分马匹负载过多,艰辛疲劳过度,赖着不肯走,清军便沿途从百姓家中强征了部分交通工具,运载粮食与弹药,而一些重武器与营篷之类的东西则大多丢弃了。

走在部队最前面的是清军都统达阿洪治下的亲卫部队,他治军有方,虽是仓皇逃跑,但其亲卫部队依然军衣鲜红,刺刀闪亮,军旗高举,战鼓铿锵,雄赳赳,气昂昂。然而,挂在将士们脸上的气色却不佳,天气时凉时热,心理压力过重,休息又不好,感冒发烧在军中流行,许多人全身发热,浑身无力。

早在清军出眉州城之时,把守青龙镇与籍田镇的人民军第13师与第14师便围着两镇构筑了一个双面的阻击阵地,他们的横线阵地长达十里,封堵死了清军各条北逃的大道小道。正面,两师置有四个团的兵力阻击;背面,置有两个团以防成都方向的清军南下救援。不过,此时他们不用再担扰成都方向的清军会南下接应李星沅与达洪阿部清军的撤退了,因为资州地区的人民军第二军已兼程北上拖住了成都清军。这样,置于背部的两个团转而成了预备队。

在人民军第13师与第14师的正面防御阵地,人民军挖有宽1米、深1米的壕沟,在青龙场镇与籍田镇背部的谷坪,设有火炮阵地。达洪阿亲率自己的亲卫部队到达青龙场镇与籍田镇,依他多次与人民军交手的经验,他知道前方貌似平静,实则危险万分。他不敢大意,令部队后退两里,等待后继部队上来后,再行决定行动。

李星沅上来后,两人召集幕僚商议行动方案。两人研究情况之后,决定以加速冲击攻占青龙镇,另派出一部佯攻籍田镇,以牵制人民军第14师。他们命令各部队占据有利地势,摆开阵形准备强攻,并令火炮部队作好炮击准备。这次的攻击关乎十万士兵的生死,达洪阿放心不下,他亲自进行现地勘察,仔细地分析研究人民军的防御并给各部队规定了明确的任务。

经深思熟虑之后,在临发动强攻之时,他又及时向李星沅建议:人民军火力凶猛犹甚西洋联军,我军最好于夜间突然从各方面向匪军发起冲击,并愿意亲率部队负责攻下青龙场镇。李星沅采纳他的建议,但不同意他亲上马。

防守青龙场镇的是人民军第13师,其左翼的防御阵地最为薄弱,那里由人民军第39团负责防守。天刚黑下来,主攻青龙场镇的清军分成三个方向,每个方向三个纵队。以八旗子弟为主的右翼3个纵队负责冲击青龙场阵地正面,以清军绿营及民团乡勇为主的3个纵队冲击右翼,由新式清军组成的3个纵队攻击左翼,另在攻击部队的背后,留有达洪阿的亲卫部队五千人作为预备队。

在攻击青龙场方向上的9个纵队中,6个集中青龙场阵的两翼,而这里也集中了清军所有的火炮。重点进攻青龙场左翼的新式清军,全副西式装备,但却没有再像他们的老师一样,采用方阵式队形展开进攻,从这一点上可以看出,吃过几次亏后,中国人比西洋人能更快吸取经验教训。

为了迷惑人民军,清军开始对青龙场的正面与右翼展开装模作样地强攻,隆隆的炮声后,清军六个纵队趁着夜色喊杀声震天冲向人民军阵地。而在左翼,清军却按兵不动,一个小时后,潜伏接近人民军第39团阵地的五千新式清军突然发起进攻。第39团被打得措手不及,清军骤然涌出的人太多,清军付出相当的代价之后,他们与第一线战壕的人民军展开了肉搏之战。以寡搏多,这对人民军大大不利,人民军战士奋勇杀敌,殊死搏斗,终抵抗不住优势清军的攻击,第39团被迫放弃了第一线阵地,王小虎的连队就在第一线战壕中,他们损失大半,他的左手臂也受了伤,这是他手臂上的第十二道伤疤。

隐于青龙场镇与籍田镇的人民军炮兵部队待清军炮兵暴露后,他们调整好方向坐标,向清军炮兵阵地实施毁灭性打击,人民军的火炮大大优于清军火炮,不管是射程、威力还是填弹、射速等,人民军的火炮都是与世界最先进的火炮发展同步。

最危险的时候,人民军预备着要与清军展开巷战,但待人民军唯一危险的地方青龙场镇左翼阵地,被人民军第39团与及时增援上的师预备队一起反攻,夺回丢失的第一线阵地后,清军全线的进攻顿感乏力,丢下大片尸首后,他们被迫退了下去。清军的战斗力毕竟与当世最强大的军队——人民军相比,还是相去甚远啦!

第二天,清军再次试着进攻,却又无功而返,此时,他们已错过了最佳的突围时机。下午四时,由杨元典率领的人民军第一军主力部队赶到青龙场镇与籍田镇地区,不久,从西面雅州府赶过来的人民军第15师与第16师晚了一个小时之后,也赶到了青龙场与籍田。趁你病,要你命!三个方向的人民军不作停顿,赶到一支部队即刻投入战斗一支部队,至晚上十时,清军李星沅部与达洪阿部被击散,人民军分成若干股部队分头追击,大部清军被俘获,少部分清军化装潜入山中或隐于百姓家中得以逃脱,清军两大统帅李星沅与达洪阿不知去向。至此,西南已再无大股清军存在。

李星沅与达洪阿部清军覆没的第四天,成都城坚守了二天,也被人民军第二军攻下。第一集团军司令部随即发布最新的进军命令:第四军向川西发展,解放川西地区后向大西北进军;第一军向北,沿途解放杂谷厅与松藩厅后,进入甘肃省南部,做准备攻取甘肃省首府——兰州城势态;第二军北上,解放绵州与保宁府后,进入陕西省,攻打汉中府;向川东进军的第三军解入四东川全境后,折向北进军陕西,与另一支进入陕西的人民军——第二军齐头并进,会师于陕西省首府——西安城下。

在另一没有硝烟的战场——南宁城郊安菊庄,时隔一天,人民根据地政治谈判代表团与四国联合政治谈判代表团重新开始第二轮的谈判交锋,在前一天的谈判中,双方均漫天要价,初略地探出了对方的底线。

“尊敬的四国公使大人及各位珍贵的四国代表!经过一夜的合议,不知贵方对我方所提之条件有何意见?”人民根据地政治谈判代表团团长李圆环微笑地问。有关双方第一天谈判的详细纪要,他当天下午便令人呈送给林逸过目了。在代表团驻地,他一边与代表团成员商讨对策,一边等候林逸对谈判的最新指示,但直至第二日谈判再次开始时,他们也没有等来林逸的片语指示,这时,他们知道林逸已彻底的放手让他们去谈了,所有的主意只有他们自己去拿!该说话的话,早在那次的接见会上林逸已说完。

美国驻华公使格里菲斯•克朗依然延续前一日的强硬,冷冷道:“尊敬的李团长!其它的你们均不用提了,你们就说我们赎回十万联军士兵,需要多少钱吧!”

对于四国代表团可能会死咬这一点,人民根据地代表团早有心理准备,李圆环倾侧身子,摇摇头道:“难道四国政府只关心十万联军士兵的性命,而不关心其它?”他鹰隼般的利眼逼视格里菲斯•克朗,停顿一会儿后,调侃:“四国政府在华的各种利益,想来你们是不关心的了!那好,我就谈十万联军士兵的赎放问题,而其它的问题••••••”他声音越说越小,到最后甚至于没了声音,却留给对方无穷的遐想。

格里菲斯•克朗怔然,难道对方还有其它所恃?除了掌握着十余万联军士兵的性命外,他想不明白人民根据地还有什么可以威胁到他们的。他试探地问:“只谈十万联军士兵的赎放如何?不谈又如何?”

李圆环突地冷下脸来,沉声道:“只谈十万联军士兵的赎放问题,简单!贵方只需出一定的赎金即可!但想想我军目前已解放了大西南及广东全境,湖南、湖北一部分,现正向北向东挺进,相信要不了多久,我人民军将解放全中国,到时,四国有何打算呢?其实,即便是现在在我人民军控制范围内,便可对四国在华的利益作出影响了,美利坚合众国与我人民根据地及满清王朝所签订的条约,我们都可作废!”

“你!你••••••!”格里菲斯•克朗听罢,气得发抖,“我国将全力支持清政府进剿你们!”

英国驻华公使查尔斯•博顿接着格里菲斯•克朗的话,一个鼻孔出气道:“我国也将与美国政府一道行动。”

李圆环霍然而起,郑重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欢迎贵方再次出兵远东大陆,我英勇的所向无敌的人民军何惧之有?”旋又讥讽:“美丽的美利坚合众国与秀丽的大英帝国还有多少能力出兵?美国南北矛盾尖锐对立,国内事务尚且应接不暇,格里菲斯•克朗公使先生!试问美国还有精神来管万里之遥的远东大陆的事务吗?”他又转对着查尔斯•博顿问:“查尔斯•博顿公使先生,大英帝国在非洲大陆与中东、近东的战事很顺利是吧?你们已有能力再插手远东事务了?我郑重的告诉公使阁下,如果大英帝国政府不能在这次谈判中妥协,我人民军将即刻进军香港,歼灭所有在港的英国人!人民军的两个团现距离香港不到二十里哦!”

查尔斯•博顿色变,他怒目与对,却不敢再说出狠话。法国驻华公使班塞•弗得赶紧圆场,他好像是四国联合政治谈判代表团负责唱红脸的人。“尊敬的李团长!我们双方还需相互体谅、相互信任、相互退让,心平气和地谈正事,而没有必要互说狠话、气话。我们昨日不是协商好了的吗?有关四国在华利益的问题,暂时维持现状不变,待贵方取得远东大陆的合法地位后,我们双方再作进一步的协商的吗?”

李圆环还待再坚持己方昨日观点:不是作再一步的协议,而是自动毁除。他刚想开口,副团长陈权上校长连打眼色,让他不需再坚持,他旋认真想想,明白了陈权的意思,同意道:“可以!我们双方可以就这一点达成一致意见,并同意在谈判结束后签订一份人民根据地与四国的补充协议。”他想,待解放全国后,到时哪还由得四国同意不同意?

班塞•弗得满意地点点头,他接着道:“有关十万联军士兵的赎放问题,我方同意出的赎金为每个士兵二十两白银,总计共二百万两白银!”

李圆环摇晃着头,连连否定:“那不可能!贵方的士兵就那么不值钱,才值二十两白银一个?那好啊!我人民根据地愿出二十两白银一个再向贵方购买十万免费劳动力!”

班塞•弗得笑笑:“李团长说笑了,这事岂能如此来算?那么贵方要求多少?”

李圆环正神道:“五百两白银一个,总计五千万两白银!”

“不!不!”西班牙驻华公使劳斯•劳尔斯不同意,“五百两可以买很多的非洲奴隶了,也可以组建一支雇佣军了!”

李圆环耸耸肩,随意道:“那你们去买奴隶好了,去组建雇佣军好了!我们已作出了一半让步!绝不能再让步了!”

美国驻华公使格里菲斯•克朗站起来,气愤不过道:“好吧!这谈判也不用再谈了,我建议大家回去,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我会向我国政府禀报,建议把驻日本国的军队及西太平洋舰队调往远东大陆,并建议停止与根据地政府的一切交往。”

李圆环怔然,没想到这美国人这么强硬,他一时下不了台,其它人皆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陈权上校暗向法国驻华公使班塞•弗得使眼色,班塞•弗得会意,拉着美国驻华公使格里菲斯•克朗坐下,道:“这不是在协商谈判吗?在没有达成任何协议之前,什么话不可以说?什么要求不可以提?我相信有着双方真心和平的意愿,我们一定可以达成一致意见。”

陈权代替李圆环,退让一步道:“这样吧!我们作出让步,七万主动投降的联军官兵赎金可以适当少一点,而二万被动投降的官兵则维持原价不变,这里面,军官与士兵的赎金又是不同的,总之,共为二千万白银赎金如何?”

这与四国谈判代表团的要求仍相去甚远,班塞•弗得苦笑摇头:“请贵方拿出真正的谈判诚意来,想想组建一支十万人的部队,需要二千万白银的费用吗?我们最多只能出三百万两白银!”

“这仅仅只是十万联军士兵的问题吗?不是还有四国在华的各项利益关联在内吗?”陈权又带威胁意味。

班塞•弗得转念道:“贵方不是还有俘虏在我们手中吗?我们可以无条件释放,这样可以抵消部分我方士兵的俘虏吧!”

陈权同意,虽然人民军被俘士兵仅为五千人,但林逸曾指示务必把他们全部救回。

班塞•弗得又道:“另我方同意归还部分贵方的文物宝物,这应又可以抵消部分赎金吧?”

陈权正色道:“那些文物宝物你们本就应当归还!”

班塞•弗得摇头道:“不然,如果贵方一定要求那么高的赎金,我们是不可能再归还那些东西了的!”

陈权与其它代表低语几声,同意道:“可以!我们同意再次减少部分赎金!”

班塞•弗得轻抬颚,笑问:“现在贵方要求的赎金是多少?”

陈权铿锵有力道:“一千五百万两白银!”

班塞•弗得依然笑着摇头:“不行!鉴于贵方的诚意,我方也退让一步,同意出五百万两白银,这是我方的最后底线!”

陈权亦笑道:“而一千五百万两白银也是我方的最后底线。”

双方为这赎金的问题坚持不下,同意休会作细致商量后,再向对方通报己方商量结果。

接着几天马拉松式的谈判,双方代表口干舌燥,什么威胁、利诱、软磨、私下单独磋商等手段都用了后,依然没有结果,因为谁都不愿再作出让步,而双方最后开出的价码确实是双方最后的底线,但就是这底线,双方还是相差甚远哪!

林逸看过这几天的谈判纪要后,见谈判实无法再继续进行下去,考虑再三,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可能会错过要到好价的时间,他决定再适当作出让步。因为几天前他接到海外传回来的情报,法国人在欧洲战场可能支撑不住了(林逸早知这种结果),如果在法国向普鲁士王国投降之前,还不能谈出结果,那握着十万联军士兵生命的这手好牌便作废了。

他向人民根据地政治代表团作出指示:适当让步,以物充赎金,争得海军物资!

第七天,双方进行第六次会议。

陈权笑笑,好意道:“贵方何急于要赎回那些士兵?原因不外乎于贵方想急于把这些有战斗经验的士兵派上用场!而如今,既然你们不着急,那么我们更不需着急了!”

鉴于前几天法国驻华公使班塞•弗得的良好表现,今天与人民根据地一方谈判的主要谈判手依然是他,他认真道:“尊敬的陈权副团长及人民根据地各政治谈判代表!如贵方依然坚持固有的条件不肯退让,那么,我们双方的谈判实没有再进行下次的必要!”

由班塞•弗得口中说出这话,陈权知道意味着什么,如不作出让步,真的难以打破谈判僵局,根据昨日林逸的指示,代表团成员集体商议的方案,他沉吟片刻,很不情愿地道:“好吧!有鉴于我方真正希望和平,渴望与四国平等友好地往来,我方再次作出正大让步:赎金减为一千万两白银!”

谈判僵局终被打破,四国联合政治代表团成员双眼发亮,个个脸露惊喜。班塞•弗得心中高兴,却仍不满意道:“感谢贵方作出的让步,但一千万两白银的赎金,仍是我方所不能接受的。”

陈权摊开双手,无奈道:“如此贵方依然不肯接受,我们也没有办法了。”

班塞•弗得神情凝重道:“六百万两如何?”

陈权道:“一千万两不能再少!我们释放所有的联军战俘,并可归还部分武器,让你们的士兵可以直接参战。”

“七百万两!不能再多了!”班塞•弗得痛苦道。

“一千万两!我方同意贵方可以以物替充!”陈权建议。

“这是一个不错的建议!”班塞•弗得欣喜,“八百万两!贵方同意什么物资替充赎金?”

“一千万两!贵方可以用海军军舰作为赎金!”陈权注视班塞•弗得,认真观察对方的反应。

班塞•弗得不能作答,他建议会谈休会半个小时,容双方各自内部商讨。

半个小时后,班塞•弗得抿嘴张开道:“经过我方慎重考虑,我方同意贵方所提之条件!”

陈权递上两张纸道:“这里有两份清单,一份是我方要求的以海军军舰替充赎金的列单;一份是贵方需归还我中华的文物宝物单目”

班塞•弗得把两份清单给军方代表过目,军方不同意以太多的主力铁甲舰充当赎金,因为现在英国与法国需要有战斗力的铁甲舰参与对俄海战。

双方军事代表作出讨论后,同意以三艘铁甲舰(造价110万两白银左右一辆)、三艘防护巡洋舰(造价90万两白银左右一辆)、二艘快速巡洋舰(造价80万两白银左右一辆)、炮舰四艘(造价8万两白银左右一辆)、一艘训练舰(造价20万两白银左右一辆),及部分海军辅助物资折价900万两白银替充赎金。

以此为基础,双方意见很快达成一致,签订两个协议,一则为《人民根据地政府与英国、法国、美国、西班牙四国政府全面和平协议》:四国归还部分抢掠的文物珍宝;四国赔偿人民根据地政府各种损失共计一千万两白银,其中以海军物资折价替充900万两白银,另支付现金白银一百万两;双方释放所有的对方被俘人员;人民根据地归还部分武器。

另一则协议为《人民根据地政府与英国、法国、美国、西班牙四国政府协议补充》:人民根据地政府与四国恢复正式交往;人民根据地政府暂不改变四国政府在华利益现状,待人民根据地取得合法地位后,双方再就各条约进行协商。

第二天,双方做好最后的文本文件后,各公使全权代表各国政府在两协议上签字,李圆环代表人民根据地政府签字,协议正式生效,随即双方按协议各项内容开始办事。

至于英、法、美、西四个国家怎样进行赔偿的分担问题,他们四国内部进行了协商,法国人与英国人出钱最多,法国分摊百分四十,英国分摊百分三十,美国分摊百分二十,西班牙分摊百分一十。

人民根据地如愿以偿地得到了梦寐以求的海军军舰,终于真正意义地组建了海军部队。但另出乎根据地意料之外的则是四国本应支付的一百万两白银,却由于四国海军北上威胁清廷的上海港,压迫清廷政府代为出资了。林逸对此懊恼不已,深悔当初为什么不把这一百万两赔款也折算作军舰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