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南记事 正文 五

天下战神将军 收藏 0 54
导读:城南记事 正文 五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91/


接下来的故事一如三流知青小说中描写的那样,江卫东跑路不久孙雪就因为难产死了。

东躲西藏数年之后江卫东这才知道孙雪给他们老江家留下了一条血脉,这才凄凄然回到海州,先是跑到孙雪的坟头呆了三天三夜,接着又跑到孙宝来的家门口跪了一日一宿。

其时“文革”已去,恩仇已泯,后面发生的事情自然是相逢一笑泯恩仇。不过话说回来,因为妹妹死时的嘱托,孙宝来对这个便宜妹夫也实在是恨不起来。

孙雪生下的是个大胖小子,生下来的时候足足九斤。就因为这小子胖得跟座山似的,这才折腾死他妈。因此孙宝来给起的小名叫做小山,江卫东顺势就给儿子起名叫做江山。

江山!

江山如此多骄,引无数英雄尽折腰。

这以后,根基全无的江卫东就在海州的广阔天地里混起了黑道,搞过走私、带过水货、弄过投机倒把、玩过坑蒙拐骗。

十来年间,到也弄下了赫赫家业,此时已经一跃成为了能在海州地面上呼风唤雨的黑道雄豪。

羊毛厂正职保卫科出身的孙宝来这十来年也算仕途顺利,在江卫东的鼎立支持下居然洗底成功,成就了今时今日海州市东城区的公安局副局长的身份地位。

前事回顾完毕,孙宝来借着菜市场的微弱光亮开始上下打量起正打着摆子的大毛。

这年大毛虽然实岁十六,却也有了一米七、八的个头,身材魁梧结实、骨架奇大,把一件灰蓝色的学生校服绷得紧紧的,尤其是一双贼亮的大眼和满脸的腮青让孙宝来怎么看怎么和当年的江卫东有着七八分相似。

就在等收容所的人赶来的那会儿,孙宝来找了个公用电话给江卫东的大哥大。大哥大没接通,孙宝来接着往家里打。这个时候江卫东没跑别处,正在家里和着大儿子江山包着饺子。

电话一接通,孙宝来劈脸就问:“七七年的时候,你小子是不在躲在江西的某县某乡某村。”

腰上栓着围裙一手白面的江卫东一听就愣了神,他听出了这人是他大舅子,但不明白问七七的事干什么:“对,好象是。”

“那你认识村里的小芳不?” 孙宝来用带着戏谑的口气问。大毛他妈的名字就叫小芳,和九五年还在流行民谣的《小芳》同名。

“好像认识……”江卫东用手擦了擦脑门,略为思考了一下谨慎的回答道。

“那就对了,你马上到城东火车站菜市场这来吧。”看看外面下着的大雪,孙宝来接着道:“别忘了带几件衣服或者毯子来,小山在你那是吧,一起带过来吧。”

“什么?”江卫东有点狐疑,就在孙宝来几句话的功夫,他突然想起了谁是小芳。

“叫你来认儿子。” 孙宝来冲着电话一笑,挂了。

没到半个小时,江卫东父子俩就风风火火的开着部切诺基赶了过来。江卫东一下车就扯着孙宝来的领子喊你什么玩意儿,叫我认什么儿子,可还没等俩人言语清楚。一直抱着大毛坐在门沿上的外婆却一把跳将起来,扯着江卫东手就死拽,生怕他跑了似的将他扯大毛身前一个劲的叫着:“毛……毛,快叫爹,这是你亲爹……快起来叫爹……。”

江卫东仔细一瞧就傻了眼,你说当年他弄小芳的时候那能不认识大毛他外婆?更何况当年疯疯癫癫的外婆也算是个颇有姿色的中年妇人,不少知青私下里也是动过不少脑筋的说。

接着再往地上一看,江卫东当即如遭雷击般僵立当场。

像,实在太像了。

随便找个旁人来看,都会发现这爷俩根本就是一个模子倒出来的,一样的阔眉,一样的大鼻,一样的络腮胡桩子。

接下来的父子相认自然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父子重逢自然是犹如小别盛新婚般的热切,一家人在快快乐乐的过团圆年后,外婆死活不愿意留在城里,众人劝阻不住就送她回了江西。这时已经认祖归宗改了大号叫做江海的大毛并不知道,这一去竟成诀别,几年后因为大毛在黑道上的迅速崛起,而让外婆被殃及池鱼。

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在九四年那会,海州黑社会性质的组织并不如今天这般公开透明和猖獗,多是有固定的基础设施作为后盾,并以黄、赌为主。至于毒品这玩意也并不是当时的人不想做,只不过由于当时国内经济环境等原因,在国内做毒品生意根本就没有多大的收益,因此大部分的毒品都是出口产品。

其时的江卫东,确切的说只算得上是海州黑道上的一方大豪。在城南起家的江卫东此时在明处管着两家歌舞厅和两家电子游戏室,在暗处还掌握着两处地下赌场和一处马庄。所谓的马庄,就是依靠香港赛马会的赔率进行外围投卖的私庄,当时的海州虽然离香港还有上千里地,但这却不妨碍老江家做做跑马的生意。当时的城南由于地源开阔,市政府在充分调研以后决定在城南再建设一座火车南站,并且附带着建立一个集小商品、日用百货、服装、鞋帽、电子产品和小家电为一体的综合性商业贸易批发大市场。并且推出了一系列对下岗职工和外来经商务工人员的优惠政策,虽然这个大市场在当时只不过才刚刚奠基还没见着实际利益,但城南经济的崛起却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至于城西的拖配厂现在已经不产拖拉机配件了,而是转型做起了摩托车。由于城西是先早国家画定的老工业园区,因此在下岗大潮中损失最大的自然非城西没属。

当年的卢耀武、卢耀文俩兄弟现在依然健在,由于城西没有什么商业娱乐基础,因此俩兄弟也不得不转了型和现在已经干上城东火电厂党委书记的戚少商合伙搞起了煤矿。

海州西北大约三十公里的马鞍山一片在当时是一片蕴藏并不丰富的露天无烟煤矿,由于国家矿物局对地表煤矿的兴趣并不是太大的原因,这片露天煤矿一直都无人问津。在当时那种随便在山上打个洞下去就能出煤的情况下,无法在自己地盘上开源的卢家兄弟在懂“矿”戚少商撮弄之下立马一拍既合,连手做起了煤炭产业。

至于城东,历来就是大片农田加上的荒地。虽然听说已经把这片规划为未来进行招商引资的高科技园区,但现在还是和乡下没什么区别,所以不提也罢。

也因为这样,那么多年来一直没有人能撼动火电厂文职出身的大豪戚少商。

而且在海州的黑道历史上,戚少商绝对算得上是一个极度神秘的人物。哪怕这么多年来一直在海州这片舞台上活跃的江、孙等人都没能真正摸出这人的水深水浅。

至于孙宝来起身的城北,也并没有因为他的漂白而沉寂下去。城北属于海州的老城区,虽然经济不如城南、工业不如城西、发展潜力不如城东,但丰富的人文底蕴却是其他三个城区所没有的。

在“文革”结束之后,大量“文革”前就存在于海州的什么青红帮、漕帮纷纷粉墨登场。而现在,海州最为混乱的地区自然非城北没属,拥有着大大小小七、八的帮派的股掌之地,其斗争的激烈程度可想而知。

但奇怪的是,这些帮派并没有转向其他几个城区发展的迹象,真不明白他们为了那屁股大点的地方死磕是为了什么。

就在一片安定祥和的气氛当中,一九九五年的春节终于过去。

已经换上了一身崭新西装的江海并不知道眼前正等着他融入的城市,是如何的光怪陆离。

反正对于江海江大毛来说:“有爹,咱不怕!”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