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当官好 第三部 鬼神咱也不在乎 第一章 挥兵南下

一木人 收藏 0 31
导读:还是当官好 第三部 鬼神咱也不在乎 第一章 挥兵南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79/



我坐在鹰王背上,细看了一眼尚方宝剑:无视三品以下官员的任何防御。官威加1000‰。

乖乖,光官威就能把人压死。再一看橙色三品官服:可变幻五种样式,所有功能提高60‰。看来还是当官好呀。

当我穿着三品官服出现在院子里时,杜凌云他们和大金哥一家齐声喊道:“恭喜大人高升。”

我制止了大家,拿出尚方宝剑道:“奉圣命出任灭虫总钦差,此事不得儿戏,传令下去:妄杀一只鸡兵者,死;谋杀两只鸡兵者,灭九族。”

“大人万岁,大人万岁。”大金哥和它的子民们高呼着。 我赶忙制止:“另外,沿路必须多设饮水点,几千里一片黄土,水估计供应很困难。那也得想办法保障,”我又道。

“碰上山贼、土匪,怎么办?”杜凌云他们问。

“调官军,杀无赦。你们一定要加派人手,配合鹰王的部下巡视,”我说道。

“好了,既能没有什么问题?就马上各就各位,分头准备,半个时辰后,沈省的鸡兵队伍先到,然后是东省、蒙省、豫等省,记住:南北夹击,东西对进。实在不行,就将它们或是赶下海,或是赶进雪山,”我命令道。

我把装天镯里的东西又清理了一遍,然后让鸡兵进入,你还别说,喝过药水的鸡兵有原来一个半大,装天镯将将装了五十万鸡兵,鹰王就载着我飞向了辽省。

辽省总督正带领军民全力捕杀蝗虫,一看我的到来忙迎了上来:“参见钦差大人,”辽省总督芦长春道。

“别别别,咱俩品级相当,又同朝为官,无需如此”我忙扶起他。

“礼不可废,大人是钦差,又有尚方宝剑,如圣上亲临,岂可乱了礼法?”芦长春严肃地说道。

“好啦,咱们就别争这些了。不知大人按排的如何?”我问道。

“大人的指示我们己经传了下去,要求各县、乡、村的所有官员跟随前进,级级过数,谁那里出了问题拿谁陪斩,”芦大人道。

“芦大人,近日一定没休息好吧?”我问道。

“我们大人三天三夜没合眼了,”师爷在一旁说道。

我马上拿出几粒乾坤大补丸和九转还魂丹递给他,“快把此药服下,剩下的事归我了,”说着没理会芦大人那感激的目光,打开装天镯,只见成千上万的鸡兵蜂拥而出,在一个个鸡将军的带领下,迅速扑向蝗虫兵,发起了攻击。

蝗虫兵则在它们的将军带领下,开始喷吐酸液,拚命反击,但鸡兵振翅舞动,发出阵阵风刃,将蝗虫兵撕裂几段。

小金哥芦花王子更是大显身手,振翅一扇,二十米内的蝗虫兵全部粉身碎骨,不见踪迹,看到这里我就放心了,马上和芦大人告辞,乘鹰王返回猫人府。

久候的大金哥忙问情况:“大人芦花小王子没误事吧?” “没有,这芦花王子当记头,己经迫使蝗虫兵后撤三十多里,”我赞扬道。

“大人,是不是该我上了?”小金哥九斤黄王子道。

“该我了,”“该我了,”白乐哈、黑珍珠两位王子也抢上了。

“我们也要去,”我顺声看去,一对非常漂亮的双胞胎小母鸡姐妹向我走来。

“大人,我们也要去,”她俩齐声说道。

“大人,这是我的宝贝女儿:乐乐、哈哈,”大金哥看到我疑惑,就上前作了解释。

“不行,蝗虫兵目前风头正旺,你们还是先等几天,”我说道。

“怎么,大人瞧不起我们?”俩位鸡公主道。

“岂敢,岂敢呀?不过俩位公主可否想过,如果此时冒险出战,万一有个闪失,岂不动摇军心?要是稍等时日,你们的哥哥稳住阵脚,取得了成绩。那时公主再一出动,一是鼓舞士气,二是增加新的战斗力,三是让世界的帅鸡哥们看看:咱们的公主不仅漂亮,还有真本事。真有那一天,本官去你们府上看大门,不拿银子来,门都别想进,更何况娶公主了。”我是一顿嘘唬。

“没想到大人也这么没正经,讨厌,”两只小母鸡蹦蹦达达的走了。大金哥直向我竖大拇指。

接下来的时间里,鹰王载我又出动了三次,运出一百五十多万鸡兵,基本上控制了蝗虫的外延,鹰王又派出有三十六天宿之称的大老雕,协助空中巡查。

由于几次都提前掌握了蝗虫兵的动向,将大金哥率领的总预备队调上去,所以成功的粉碎了蝗虫兵的几次大规模反进功,因而鹰王的功绩,也同样是史无前例的。

给了鹰王不少药,它也不舍得吃,后来被我逼着吃了进去,又吃了我给的一粒君王丹,结果鹰王的羽毛发生了七彩变幻,大金哥恰在这时进来了:“鹰王,你也修成了?”大金哥问鹰王道。

鹰王点点头:“大人呵,托您的福,我们俩个可以幻化人形,就要成仙了,”大金哥激动的说道。

“这是好事呀,”我高兴地说道。

“可是以后我们很难再见面了,”金哥哭了。

“唉呀,行了、行了,先帮我过了这一关再说,”我愁道。

“放心吧,大人,肯定灭了它们,”大金哥和鹰王齐声说道。

“金哥,我有个想法,你看行不行?”我征求道。

“大人,您只管说,我们俩照办就是了,”大金哥和鹰王道。

“那好,金哥,我就直说了:明天能有多少鸡兵上阵?”我直接问。

“四十五万必保,”金哥肯定道。

“这就够了,金哥、鹰王,我是这样想的:明天从金哥的队伍里抽出十五万,加上这四十五万,形成一个大包围圈。然后,后天再这样来一个,这样咱们最少能来四层包围圈。如果战场继续缩小的话,我们还可以再搞四道;我就不信八层包围圈,像篦头发一样篦了八遍,蝗虫兵们还能剩下多少漏网的,还能揪起多大的浪?”我讲出了自己的想法。

“高,实在是,”高金哥赞道。

“这种绝户计,好象是日本人搞的,您怎么也学呀?”鹰王问道。

“在战争中学习战争;在战争中消灭战争。”我套用了一句伟人的话。

“切,”大金哥和鹰王都作了一个十分不雅的手势。我狂晕,NPC也不用这么拟人化吧。

连续四天我布了四道鸡兵铁桶阵,一步一步向里逼进,包围圈也逐渐在缩小,而乐乐、哈哈的四千漂亮小母鸡,则不时出现在东、西、南、北的各个战场鼓舞士气,激励斗志。

真是它们所到之处,鸡兵们的疲惫之态一扫而光,群情激奋,斗志昂扬,奋不顾身,英勇顽强,杀得蝗虫兵们没命的逃跑,战场态势就是一边倒。

在鹰王背上的我,看着下面战场态势,便和鹰王聊了起来:“鹰王,总体来看,应该不会有太大变故出现了吧?”

“就目前来看,绝对没事,”鹰王道。

“可咱们给它们留出的入海、进山两条通道,你说他们怎么不用呀?咱们的各路大军马上就要合围了,”我提出了疑问。

“是呀,真搞不懂它们是怎么想的。再有,大人,咱们的所有侦察人员,均未发现它们的指挥部在哪儿,看来这些蝗虫兵们还真不简单呀,”鹰王道。

“各州、府、县、乡、村,我是灭虫害总钦差,迅速派人逐地块地,查找蝗虫司令部,找到后立即上报,不得有误,”我命令道。

“大人呀,这蝗虫司令部是啥样的呀?”有位县官提问道。

是呀,这蝗虫司令部是啥样的,我也不知道呀。我拍拍鹰王,鹰王摇摇头。

“全体注意:如果发现有比现在看到的蝗虫大一倍,且数量很多,但周边有绿地的,一定要上报,不要惊动它们。”我再度发全国公告,所有灾区的官员和百姓都出动了,就连邻近灾区省份的官员和百姓也都出动了。

大家都明白这件事情的重要性:华夏国为了灭虫害,己经投入了五百万鸡兵部队,伴随着还有大量的人力、物力,才只将蝗虫兵们压缩在三省交汇处,这几千平方公里面积内,现双方正处在僵持阶段。如果天气一但发生变化,大风一起,那蝗虫兵们就会借风势而起,迅速反击;后果将不堪设想。

“钦差大人:卑职泽城知府吴马报告,在泽城东70公里处,一干涸的河谷内,发现大批蝗虫兵,数目最少有五十万以上。”

听了泽城的报告,我和鹰王的汗都出来了,这批蝗虫兵们出现在我们的包围圈外,这还了得。我手头上只有四千漂亮的鸡MM呀。

“金哥、金哥,你手头还有兵吗?十万火急,”我呼叫着金哥。

“没有了,大人呀,只有二万多没有训练的童子哥,上不了战场,”大金哥回话道。

“鹰王,马上回去,”我拍了一下鹰王道。

回到了庄院,大金哥就迎了上来:“出了什么事?”

“赶快集合所有能走到的子民,跟我去救火,”我急答道。

大金哥一听,立即把所有能动的子民,全部都赶到了水源地,配上了药水让它们喝。

这近三万只鸡兵中有二万多只童子哥,喝完药水后涨红着脸,整个成了一群吃了猛药,到处乱窜、乱叫、乱扇的种鸡。

我忙把乐乐、哈哈它们放了出来,现场顿时鸦雀无声,只能听到砰砰的心跳声,和流鼻血滴在地上的声音。

“如果你们在此次战斗中,能有出色的表现,就有机会赢得美人的芳心,抱得美人归,”我向这帮生荒子们说道。

“蛇哪?”跳出一只高芦鸡叫道。

“狐狸呢?”又一只花锦鸡冲了出来。

“狼在哪儿?狼在哪儿?”一只瘦小的黑珍珠,从这些鸡的身子下面钻了出来,惹得全场一片轰然,就连乐乐、哈哈也忍俊不住。

“你真的敢和狼拚?”我问道。

“敢,”它小胸脯一挺。

“你真的想当将军?”我又问。

“想,俺爹就是将军,”它自豪地说道。

“好,有志气。本官就成全你的将军梦,”说着我拿出几粒乾坤大补丸,递给它一粒。

然后又说道:“如有作战勇、猛奋不顾身,杀敌前百名者,赏一粒。”这帮公子哥眼瞅着小黑珍珠,服完药后就变成了人高马大的黑金刚,心中这个羡慕呀,都作跃跃欲试。

“全体都有了:进仓,去实现你们的梦想吧,”说着我打开装天镯,“哗”的一家伙,如潮水一样涌进了装天镯。

鹰王则以最快的速度,把我们送到了地点,刚把这帮家放出来,还没等安排存队形和指挥,它们就象一群脱了缰的野马,没命的向沟里冲去。

“最先见到鸡MM的五百勇士抱得美人归,”我一看局势己经不受控制,就干脆再加把火。

“呜”一溜烟尘向谷内刮去、、、、、、

“金哥,你留在这边看着点他们吧?”我对金哥说道。

“它们?不用管了,我还是跟在女儿后面,照看一下吧,”金哥说道。

“也好,咱们走,”我们向谷的另一头飞去。

谷的这一头出口,比那一头相对窄点,所以乐乐、哈哈很快就布置好了阵势,大金哥当先锋。

“哎,老头,你行吗?鹰王逗大金哥。

“把那‘吗’字去了,老家伙,你就瞧好吧。”大金哥拿出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鹰王,咱们赶紧升空监视,”我催促道。

这条弯弯曲曲的干河谷,有十多里长,平均深度三十多米。多亏深度够,要是就几米深的话,就成了击溃战。蝗虫兵们四处乱窜,后果难料。

“大人,看到没有,那几块褐色比较重的地方?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大人,我们中大奖了,这儿正是蝗虫兵们的司令部。”鹰王激动的说道。

只见谷内正中段,有四大、一小,五块褐色较重的地方,其中那块最小、色最深的,被四块大褐色围着,好象是警卫部队,大概有十万左右,总体来看:这谷内的蝗虫兵们的数量,不下百万,而且都是精锐,因为它们的个太大了。

向童子哥们看去,那黑珍珠冲在最前,但己经是伤痕累累,跟在它身边的童子哥们,也都不同程度的受了伤,必须赶快救治。

“鹰王,火速找水,”它的眼神好,看得比我远,不用它用谁。

“左前七百米,一泉眼。”鹰王说着就冲了下去,我迅速将一小瓶九转还魂丹倒在水里,然后又拿出一大瓶速效救命丸,撒向冲在前面的童子哥们。

受伤的童子哥们,吃一粒、揣一粒,又向前冲;没受伤的童子哥们,则也揣一粒,向前冲。

当它们冲到水边,喝完水后精神状态为之一变,身形不仅再次发生变化,而且个个具有将军之威猛,实力发生了质的变化。

蝗虫将军大吃一惊,自己用十万蝗虫精锐部队,才消磨了这帮小鸡哥的锐气,怎么一转眼的工夫,个个又如狼似虎的攻了上来,尤其是那个黑大个,简直是不要命的往前冲,好象谁抢了它心肝宝贝似的。

不行,得想办法先灭掉廷个黑大个,可就在这时,事情又发生了变化,只见黑珍珠“咯、咯”了几声,返身往回跑,还有几只冲在最前头,也返身和它向泉眼跑去,“扑通”、“扑通”它们几个冲进水里,把全身的羽毛全部用药水淋湿了后,又喝了几口药水,走上岸使劲抖去身上的水珠,白光闪过,黑珍珠的羽毛,变形成了铠甲衣。

我用火眼金睛一瞧:黑珍珠,十五级,铠甲羽衣,抗风刃,防腐型。

好吗,这不正是眼前这批蝗虫精锐部队的天敌吗。此时的黑珍珠己经是鹤立鸡群了,高大威猛,只见它“咯、咯”几声,所有童子哥都学着它的样子,在泉眼浸湿了羽毛,然后又喝了几口药水,再上岸使劲抖去身上的水珠,但见它们个个白光闪过,气质全变,自动自觉的站在它的身后,和它身形差不多的,就和它站成一排。

“咯、咯、咯、咯”第一排的黑珍珠们,开始了高唱;后面几万童子哥,也齐声随鸣,这宏大的场面,使蝗军们心惊胆战,己无战意,要不是后面有督战的将军,蝗虫兵们早就逃了。

黑金刚看了看左右,蹬了蹬爪,“嗖”的一下就飞了出去,紧跟着就是万鸡齐飞,扑向蝗虫兵们。蝗虫兵们虽拚死抵抗,但大势己去,又有十万蝗虫兵,就这样灰飞烟灭了。

我一看这办法好,又和鹰王来到娘子军这边,按照那边的办法,给这些娘子军们重塑了一遍,而且是给乾坤大补丸和九转还魂丹并用。

这回你再瞧瞧,它们羽毛更加亮丽,身体更加妩媚,吟唱更加啼婉。

两位公主的美艳,更是不能用笔墨来形容的,说它俩像仙子,却多了些霸气;说它俩像妖魔,却又正气凛然,母仪天下。

这边的事我也搞定了,剩下的就是要看住蝗虫兵们的司令部,不能让它们在我的眼皮底下溜走了。

我站在谷边,往谷底看,好家伙,这批褐色蝗虫精锐部队个头足有拳头大;而且这还不是最大,因为它们只是警卫部队。

这地方不能用轰天雷,也不能用火,更不能用毒。怎么办?

它们现在开始节节盘升,好象准备突围了。对,在这无人的地方,好好练练天罡正气的连环三雷。

站在干涸的谷边,默运天罡正气,然后左右手向谷内一挥,“轰、轰、轰、轰、轰、轰,”正在盘旋上升的蝗虫精锐遭到了连环雷击,我没工夫去看轰击结果,因为它们己经开始大批升空盘旋,准备开始突围了。

迈着流云步,沿谷边来回奔跑,并对己经快升至谷沿的蝗军发射连环雷,而鹰王也从高空向下俯冲,扇动双翅,发射阵阵风刃,协助消灭己经起飞升空的蝗虫精锐。

周而复始,循环往复,到后来是我和鹰王俩苦苦地坚守,一直撑到天黑,蝗虫兵们开始睡眠。

我忙又给了鹰王些药,并且看到黑金刚它们快杀到褐色地带,蝗军总兵力不足四分之一后,方才下线休息。

下线一看,己是黎明时分,忙又准备吞朝阳之气,吐浊混之郁,缓缓催动那似已枯竭的天罡正气,开始周天运行。

天罡正气有如散了架的破车,想让它动起来是何等的难呀。

我知道有人进了屋,但忽然觉得全身有如散了架,连睁皮的力量都没有了,就在这时眉心和命门处的内丹,突然向丹田处汇集。

“不好,这是散功前兆,”一个熟悉的女声响起。

“徒儿们,你们先出去,为师要施功救人,”一个严厉的声音催促道。

彩霞姐来了,我心狂动。

“别激动,林郎,稳住心态,姐姐们来救你,”练彩霞说着去掉衣服,来到迎着朝霞而立的我跟前,“刷刷刷”指刃如刀,划破了我的衣服。

望着我那垂软的分身,彩霞姐说道:“冤孽呀,”说完马上用檀口含住我的分身,吞吞吐吐,使我狂乱的心情,变成无尽的欲望。

那粗野、那狂暴、那近似魔道的任意妄为,直到那一股温凉清新的玄阴处子之气从分身处传来,我那台破车天罡正气才开始缓慢地运行起来,我也变得安静了许多。

随着神台的逐渐清明,我感觉到我又同好几个女人发生了关系,那股股温凉清新的玄阴处子之气,充实着我的丹田,从而也加快了天罡正气的运行。

合籍双休是件互惠互利的事,与每人进行了三十六个大周天运行后,我又独自进行小周天运行,以消化和融合这些玄阴处子之气,使之更能充分的为我所用。

“咔”的一声骨节响,我停止了天罡正气的运行,缓缓地睁开眼睛一看:怎么一个人也没有呀?

难道是梦?不象,分身上还沾有汾泌物,匆匆的冲洗了一下,穿上衣服到厅里一瞧:一个人也没有,只有餐厅的桌子上的米粥和小菜、字条:蝗虫开始突围,尽快前往。笔迹绢秀,是彩霞姐写的。

抱着粥锅一顿狂灌后,打了个饱嗝,就进游戏了。

一上线,就看见鹰王浑身是伤,身边还有几十只受了重伤的老雕。

“鹰王,怎么弄成这样?”鹰王都快成仙了,一般动物根本就伤不了它的。

“大人,你可来了,这回我这老家伙可碰上对手了,”鹰王丧气的说道。

“别着急,先吃药。”我忙拿出所有的乾坤大补丸,和九转还魂丹,递给它们。

“大人,您知道咱们的对手是谁吗?”鹰王边吃药边问我。

“是谁?总不会是玉皇大帝的亲戚吧?”我笑道。

“说对了一半,这蝗虫指挥部中竟然有玉帝钦封大将军四只,不老蝈蝈俩只。”鹰王叹气道。

“什么?什么?什么大将军,说清楚些!”我急了。

“金头蟋蟀和吃过太上老君药渣的蝈蝈,三百级以上,要不我的鹰能受伤吗?”鹰王说道。

我差点儿没晕过去,这是那跟哪儿呀,一想也对,鹰王和大金哥都要成仙了,所以这天上是什么样的鸟都有也就不奇怪了。

由于昨天我在鹰王的配合下,击杀了足有四十于万的蝗虫精锐卫队,系统奖励我经验160多万,因为这些蝗虫等级都在40—60之间,所以我现在是八十级了,经验325万之多,声望26.5万。

赶忙把刚升的二十三级69点属性做了分配,30点加上力量,以增加攻击了,39点加内力,增强打击力。

知道吗?力量85+10%+5%+60%=148

内力124+10%+5%+60%=229

这就意味着我已具备180级的能力了。

“鹰王,您先休息,看本官怎么收拾它们。”说着我向谷边走了过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