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五部 第一百九十八章 西撤之路

而山 收藏 1 5
导读:中华“逸”史 第五部 第一百九十八章 西撤之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王师长!我两师远离军指挥,现又正值战时,前线军情瞬息万变,如遇紧急情况,没有军指挥部的及时指导,恐怕贻误战机啊!”第7师师长胡光翼眨眨眼,看上去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实则一双眼贼贼地不时瞟向王光良,一本正经道。

王光良笑而不答,只是随意地听着。胡光翼见王光良无动于衷,又追问:“王师长难道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这粤西前线敌人大兵压境,战事一触即发,到时我两师各自为战,只会便宜了敌人!”他别有深意,话中有话。

王光良微闭眼睛一副陶醉样,不知是被酒香醉的,还是想到什么平生得意事了?

“来了!说到正题了!这胡光翼终究还是嫩了点,沉不住气!”他暗想,睁开双眼,瞥一眼胡光翼,反讥道:“怎会没想过?上次打文山,我说借你的第19团用用,你老兄小气,硬不肯借,现在倒说配合了?”

胡光翼争辩道:“我小气?你就大方了?你也不想想,我的第19团被你调走了,我这阵地还不像露了腚的裤裆?敌人还不顺风而进?我俩师是两裤裆的,我这漏了,你那又怎能温暖?那文山还个球啊?”

王光良气道:“我不是说了吗?你的第19团调走后,我的第17团会向南移,弥补那漏洞吗?”

胡光翼恨恨道:“我说让你的第17团归我指挥,你怎么又不肯了呢?”

“这第17团不是还没南移到位吗?再说我只是借你的第19团一天,第二天便还你了的!”王光良生气道。

胡光翼没好气道:“你说得倒轻巧,虽然只借一天便还,但借出的是个整团,再回来时就不知是不是一个整团了?”

王光良伸手阻止道:“别说了,大家都别说了,事已过去,也幸好那次没去打文山,不然,后果不堪设想,谁知那居然是敌人设下的一个圈套?”

胡光翼噘噘嘴:“你知道就好!”接着又道:“我们不说结果,就说事情的过程,今后如若又出这种需协同作战的事,我们怎不能还是相互扯皮吧!我估摸着大战马上也要开打了!”

王光良轻叹息:“是啊!联军已压过来六、七万人,清军也开过来好几万人,我都有点喘不过气来了!”

胡光翼问:“王师长!你看这事!••••••?”

王光良大度道:“第6师与第7师都是人民军的部队,不是你我胡光翼王光良的私人部队,只要是利于抗侵的事,何分彼此?不说调调用第6师的部队,便是让我亲上战场,我也不会眨一下眼。上次是一个教训,今天看在你这刀子酒的份上,我今后便听你的了!”打文山两人的扯皮,事后对他触动很大,那种本位主义不是一个人民军高级将领应该有的思想。

胡光翼没想到王光良突然间这么爽快,倒不好意思了,忙推却:“哪里!哪里!王师长年长我几岁,我尊你为兄,大哥岂能听小弟的?而第6师又比第7师资格老!这不行!这不行!”他事后,对自己的作法也很后悔,一直想找个机会向王光良道歉,人民军任何一支部队都是兄弟部队,应该精诚团结,精诚合作,岂能各扫门前雪?

王光良仍不忘玩笑,戏谑反问:“你听我的?”

胡光翼怔然,“这不钻入了王光良的圈套了吗?”他又没有想到王光良这老滑头居然使出以退为进之计,遂又暗暗后悔,可话已出口,只得心不甘情不愿道:“我听你的!就听你的!”

王光良见戏弄胡光翼差不多了,正经下来道:“刚是玩笑话,我还是听你的吧!胡师长年轻才俊,指挥有力,调度有方,我对你有信心,我和第6师对你放心!“

胡光翼感激道:“多谢王师长!王师长经验丰富,指挥老道,敢打硬战恶战,令光翼敬仰!还请王师长多指导!”

“就这么说定了!我们喝酒还是听涛声?”王光良截断道。

胡光翼讪讪道:“喝酒!喝酒!听涛声便让那些酸秀才们去听吧!我们听枪声就行了!”

哈哈哈!两人同时放声大笑。

两人喝酒谈事两不误,两壶刀子酒喝完后,均意犹未尽,但两人不敢贪杯,适可而止,商定一些细事后,王光良便趁夕阳尝未下山,匆匆往第6师防地赶,在这个非常时期,战斗随时会打响。

王光良红光满面赶回第18团防地,已是晚上七时三十分,刀子酒后劲十足,一路回赶,晚上又起了风,酒后的王光良回到第18团驻地便感到头有点犯晕,于是打算在第18团驻地暂住一宿,不回设在阳春城的师指挥部了。他随意冲洗了一下,喝了一杯警卫泡的醒酒浓茶,便崩然倒下歇息!

可谁知,他刚躺下没几分钟,隆隆的炮声传来,接着火光冲天,枪声四起。一个警卫匆匆推门进来,急道:“报告师长!敌人进攻了!”

光着膀子的王光良早被惊天震地的炮声惊醒,他条件反射的一骨碌坐起,急问:“怎么个情况?还真应了胡光翼的话了,不听涛声听枪声了!”他自嘲。

“敌人投入了多少兵力进攻?”他边下床穿衣边问。

“现在情况还不明了,王参谋已去第18团团指挥了解情况去了!”警卫道。

“走!去第18团团部!”王光良动作迅速,三套两套便穿戴完毕,手拿一根皮带边走边系边说,他的酒醉已全醒。

第18团团指挥部一片忙碌,几部电话响过不停,作战参谋们忙于核实情况,吼着嗓子不断追问基层部队情况。

“情况怎么样?”王光良大步迈进指挥部,严肃问。他并不紧张,因为之前联军主力还停留在合山、合水、大田一带,与人民军相距约四十里以上,想悄然无声地移动,根本不可能瞒得过第6师与第7师四出的侦察兵。

“报告师长!今晚八时我第18团三个营均遭到敌人炮火攻击!”第18团团长杜默东道。

“其它团的情况呢?”王光良走近沙盘模拟图,随意问。

“师部那边还没有消息传来!”杜默东跟近,大声回答。

这时,随王光良一起下来视察的师部王参谋放下电话,跑过来报告:“王师长!师部在找你,叫你回去!”

“ 找我干什么?不是有政委,参谋长在吗?难道没我王光良第6师指挥不动了?说!什么情况?”他厉声问。

“我第6师全线遭受敌人攻击,有侦察兵回来报告,敌人后置的主力部队正全速向前线推进!”王参谋据实报告。

“第7师那边的情况怎么样?”王光良蹙眉,又问。

“还没联系上,不过,第19团方向也有枪炮声传来,想来与我第6师的情况大同小异!”杜默东接口道。

“给我不停地呼叫第7师指挥部,我要与胡光翼通电话!“王光良郑重命令。

根据基层部队汇报上来的情报,作战参谋们不停地在改变沙盘上的标识,挂在墙上的壁图也被不断地添上不同颜色的箭头符号。

“师长!第7师师指挥的电话接通了!“王参谋朝低头在看沙盘地图的王光良叫道。

王光良快步过去,左手拿着笨重的话筒,右手拿起听筒,大声叫:“喂!喂!是胡师长吗?”

对面传来声音:“喂!是我,胡光翼!”

“胡师长啊!我们涛声没听成,还真依了你的话,听到了枪声了!”王光良此时还不忘开玩笑道。

“哈哈••••••”一阵爽朗的笑声传来。

“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王光良问。

“我这不妙啊!敌人发起了全面进攻!投入大量兵力!我看这次敌人是来真的了!”胡光翼道。

“我也这样认为!你看怎么办?”王光良问。

“我建议我们立刻撤出阳江城与阳春城,不然,待敌人的后置主力上来时,便是我们想撤都来不及了!”胡光翼认真道。

王光良大声应答:“我同意!而且还不仅仅是撤出阳江与阳春两城,我认为我们还应撤离现在的阵地,不宜与敌人作过多纠缠,敌人可是比我们多了好几倍的兵力啊!”

“好!就按你的意思办!“胡光翼不假思索道。

“胡师长你下命令吧!我听你的!”王光良高兴道。

“没有想到我们刚协商好,便开打了,好像上天早安排好似的。”胡光翼打着哈哈,“不要说什么命不命令的,你对你的第6师下令,我对我的第7师下命令吧,只要到两师协同作战时,我们两人的意见须保持一致便行了。”他还没天真得真向王光良下命令。

第6师第16团撤出阳春城向那美镇集中,第7师第21团撤出阳江城向双捷镇集中,联军趁机占领阳春与阳江两城之后,又马不停蹄掩杀而来。

冈美镇与双捷镇相距不到50里,集中了兵力的第6师与第7师实际上已形成了一个握紧的拳头,他们如是出击,便是一记重拳,如若后撤,便是一阵清风。两师稍作抵抗,不待敌人主力到来,兵分左右两路,齐向二十里外的河口镇撤退。

由英国陆军中将查尔斯率领的联军第四集团也兵分两路尾随而至,北面还有清军莫致志将军率领的三万杂合军从云雾大山压来。第6师与第7师不敢恋战,集中一起行动又恐被合围,胡光翼与王光良在河口镇匆匆商议后,趁夜黑又分开撤退了:第6师在北,由河口镇向北上角的三甲镇撤退;第7师在南,由河口镇向南下角的织箦镇撤退。为免敌人再度追击,两人商定由第7师的第21团扮作两师主力留在河口镇以吸引联军注意力,待四个小时后,再直线往西撤至八甲镇与大部队会合。

黑夜茫茫,人民军分分合合,合合分分,弄晕了西洋鬼子的头,西洋人以为人民军第6师与第7师还在与之对峙,没有发动大规模进攻,待到天亮时,方发现河口镇的人民军不是人民军的主力部队,几万大军全被吸引在河口这一小镇上,大呼上当。不过,人民军第6师与第7师亦损失得心痛,两师为了令第21团更为逼真地迷惑敌人,把两个师的炮兵营集中使用,全留在了河口镇。昨晚,两个炮兵营一个夜上不间断地炮击,是迷惑联军的主要原因。第21团完成任务撤退时,为加快速度,令两炮兵营炸毁所有火炮,空手随行,这也是王光良与胡光翼两师长早就下达的命令。

还呆在阳春城中的联军第四集团司令查尔斯中将接报得悉几万部队追丢了敌人,大发雷霆,迫不及待又令联军分头继续沿人民军第6师与第7师撤退的方向追击:法2军向西北追击人民军的第6师;英第2军向西南追击人民军的第7师;他则率领美第22军居中而行;另又派人通知北面的清军加快南下步伐,堵住溃逃人民军的后路。

天亮,王光良的第6师到达三甲镇,胡光翼的第7师到达织箦镇后,依计划两师故弄玄虚一番,又开始向中路的那霍镇与沙琅镇集中:第6师由三甲至西南的那霍,第7师由织箦至西北的沙琅。下午,两师再度会合,将士们高兴万分。他们经过一天一夜的运动,终于成功摆脱追敌,现在他们与敌人相距半天的路程,并赢得了一个很宽松的休息时间。

派往高州城与第二军军部联系的通信兵还没有回来,好好休息了一晚的王光良一大早起来,听到外面有呼呼声,奇怪了:“怎么有人比我还起得早吗?”推开而出,见胡光翼已在虎虎生威地耍着一套组合拳,便大声叫道:“好!好!”

胡光翼收气停下来,笑笑道:“王师长这么早?”

王光良手指胡光翼,道:“胡师长你这不是笑话我吗?我早,你不比我更早?”

胡光翼走近道:“王师长要不要下来练练?”

王光良摇头道:“我可没有胡师长那本事,来套军体操还差不多,哈哈••••••!”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这时,第6师王参谋匆匆进来报告:“王师长!胡师长!敌人追上来了!“

王光良不急道:“这么快?被我们牵着鼻子走的联军还蛮听话的嘛!我们走哪它跟哪!”

胡光翼笑笑:“联军也不简单啊!硬是没有歇息,连夜追来了。”

“他们在什么位置了?”王光良问。

“北面法第2军已至三甲镇;南面的英第2军已至刘丝堡;美军第22军尚在河口、冈美、双捷一带。”王参谋回答。

王光良与胡光翼脸也不洗,直奔指挥部,他们想对照一下地图。胡光翼边走边问:“清军在什么位置了?”他更关心人民军的退路。

“目前还不清楚,依前一天的情报推算,应该在马贵,距我部至少60里。”王参谋想想道。

两人在地图前边看边思索,胡光翼问:“王师长!我们是不是不等军部的指令了?马上动身西撤,不然,被敌人咬住了尾巴,前一日的运动便白忙活了!”

王光良想想道:“我同意,但我们需再次派出通信兵告之军部我两师的行动方向。”

王参谋站在一旁急道:“两位师长!不等负责阻后的第7师第21团了?”

胡光翼断然否定道:“不等了!派人通知他们一声,让他们加快步伐,随后跟上便行了!不能因小失大啊!”

“好!就这么办!”王光良猛地点头。转身命令:“王参谋!传令!全体将士立即动身西撤!”

这时,一个侦察兵飞奔而至,急告:“师长!师长!北面法第2军第8师的一个团已过八甲镇,直奔那霍镇而来,距我部不过十里矣!”

王参谋大惊:“怎么回事?刚不是还在三甲镇吗?怎么现在就过了八甲镇了呢?”

王光良阻住王参谋的发问,道:“这个法军团距离他的后续部队有多远?”

“有三十里!”侦察兵回答。

胡光翼已伏在桌上察看地图,侦察兵报告完毕,他抬起头与王光良双目相触,两人会意一笑:“来鱼了!”很明显这个法军团孤军冒进,已陷入险境而不知。

胡光翼有一个疑问:“人民军一个师能不能在两个小时之内吃掉一个法军团?如不能,则我部危险矣,将陷于淤泥而不得脱身!”

王光良毫不犹豫道:“能!三倍于敌兵,又是以逸待劳,并占据有利地势!当稳操胜券!”

胡光翼大赞一声:“好!”转对王光良:“王师长!下命令吧!”

王光良坚毅地点点头,道:“命令:从河口镇撤来的第21团直插入八甲镇,切断冒进之法军团与其后路部队的联系,至少需阻敌三个小时;第6师全部分三个方向合围冒进之法军团,不留预备队,全力歼敌,务必在两个小时之内歼灭之;第17师余下两个团南面护住第6师侧翼安全!”

贸然突前的法军团是瓦温特团,他们抓住一个当地老百姓带路,走了捷径,跳过了三甲镇,直扑八甲而来。第6师三个团在八甲镇北面五里一个山凹设下埋伏圈,就等瓦温特团入套了!

太阳升上三杆,着浅绿色军装的法国人出现在眼前,已埋伏近两个小时的人民军战士早已等得不耐烦,拿枪的手满是汗水,端着的枪都有点打滑。

“王师长!胡师长!军部急令:第6师与第7师迅速后退!立即执行!不得有误!”第二军军部通信兵终于赶到。第6师与第7师行踪飘浮不定,他颇费了一番周折,方找到两师师部。

“怎么回事?”王光良不解地问。

“军部接集团军总部通知,敌人已在吴川成功登陆,正与第8师争夺化州城,欲堵我整个第二军之后路,事不宜迟,请两位师长立即执行命令,以免误事!第8师支撑不住了!”通信兵急道。

“这么说敌人的全面进攻开始了?我还以为仅是我阳江、阳春一带遭受攻击呢!”胡光翼道,他看一眼王光良,问:“我们还要围歼那冒进的法军团吗?”

“来不及了!贪这点小功,可能会吃大亏!我看我们还是执行军部命令吧!”王光良道,“第8师不是情况万分危机,我想军部也不会催促这么急的!”

“到嘴的肥肉吃不成,真便宜了那法军团!”胡光翼不甘心道。

“算了!下次有的是机会!”王光良劝说,“胡师长下令吧!”

胡光翼振振神,马上命令:“第6师撤除围圈,并惊醒冒进的法军团,迫其往东撤退,以免路上与北面三甲的第21团相遇了,各部不得恋战,违者军法处之;在三甲负责阻敌的第21团迅速西撤,其余各部退往化州!”

第6师设伏的部队见冒进的法军已大部入套,正准备开打,通信兵传来师部急令:让开东路通道,战斗打响后,前追五里,即刻回师西撤,不得恋战。各团指挥官莫名其妙,不愿意相信世上真有让煮熟的鸭子飞走的事。通信兵态度坚决,让各团无条件执行,不得多说,各团方很不情愿地放开法军团一条生路。

第6师与第7师合在一起大步向西撤退,这时,在北面信宜城的第5师已突出清军的重围,开始翻越云雾大山山脉,而在高州城的第二军军部早已南下至公馆镇,马上将接近化州城,信宜城与高州城已落入清军手中。

由莫致志率领的清军动作迅速,他们没有听从联军的指挥向南压下,而是直线西进,高州城便是被他们占领的。此时,他们正南下,准备抢占茂名城,阻住人民军第6师与第7师退往化州之路。

两支部队速度相当,不期在茂名外围相遇,人民军第6师、第7师与莫致志的杂合军混战一起,清军死命纠缠,第6师与第7师脱不开身,终被尾随的联军追了上来。

北面、西部有清军,东面有联军,南面是大海方向,第6师与第7师被困于茂名城下,陷入危险之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