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华春秋传 第二卷 大江南北 第八章 两淮攻略之二(下)

lnddqzg 收藏 1 43
导读:新中华春秋传 第二卷 大江南北 第八章 两淮攻略之二(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774/


敌将布阵撤退之即,更指派重兵围堵薛云飞的凌厉攻势。

薛云飞身在沙场,心在全局。发现敌人要跑,他怒吼连声,刀光闪亮,一连将十余名铁甲骑士斜刀劈为两段,鲜血狂喷,竟溅出三尺开外,也迸溅了他满身……。其他敌兵见他如此神勇,骇得腿都软了,胯下座骑更是连向后退,勒不能止,一时间“哗”地后退了一大片。


薛云飞趁机把手一挥,身后卫兵见状把军旗左右晃动三下,向东南方向一指。


此刻,在东南方向埋伏,早已按捺不住要冲下山间的苏克萨哈看到了命令所部冲击的信号,仰天长吼,纵马率部自东南山口冲过来,生生挡住了敌军逃生的道路。五千多人的生力军往混战中的战场中冲挤,无异于洪水破堤夺道般狂野,铁蹄过处,敌兵无不被吞噬,卷起层层血浪。


此时,付明与宋献策、李本深诸将已登上秀丘山坡。从高处向下望去,只见薛、苏铁骑分别从两侧山口涌入,而敌骑则拼死力护着主将向东南方向山口撤退。献王大军均身着白袍,在正午阳光下,闪耀着如金似银的光彩,而敌军以黑甲等深色系为主,激战之中,随着敌军伤亡的增多,这些深色的小点越来越少,如同数叶扁舟在金银海中上下沉浮。


李本深看得心惊胆颤,许多年没见过如此剽悍狂劲的汉军,在他的印像中,关宁铁骑、巅峰时期的闯营也不过如此。适才他仔细观察敌军作战特点,早已向献王禀告:领军主将定是昔日高营第一猛将——李成栋,如果是其他草包带兵,只怕早已弃械投降了。


这个卖主求荣的家伙真是用心狠毒啊,连追杀往日幼主的活计也抢着来做,是想斩草除根吧。李本深正恨恨地想着,就听献王那冰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李将军,即刻调集你部人马,在秀丘山前山后仔细搜寻,不可让敌有一骑逃匿”!


“末将听令”,李本深领命离去时,隐约听到宋献策对献王说道:


“主公,以臣看来,敌军不是不想降,是薛、苏二位将军攻势强劲,丝毫没给对方考虑的时间与机会。但是以主公此前严令不得放走一人一骑的命令来看,薛将军也只能如此用兵。”


付明微微颔首,用马鞭指向山谷中战事最激烈的位置,“那个着黑甲、披红袍的定是李成栋,薛大将军与他只有十匹马的间距,孤倒要看看,他是否有三头六擘,挡得住我薛大将军雷霆之击!”


宋献策见主公得意,心中一转,又进言道:“主公,臣以为此刻不妨在秀丘东南侧山口,让出一条生路,好使李成栋的手下来降。一来减少我军伤亡,二来也可多少增加一些兵备。”


“便依先生所言”,付明颇为干脆,接着令道,“孙崇恩,由你率孤警卫营前往受降。姬际可,你去通知李本深,架起军鼓为我军助阵,找些嗓门大的士兵,唤降!”


战斗至此一刻多钟,薛云飞已能看清敌方军旗下立着的那名敌方将领,那厮身材魁梧,脸色略有些发黄,左腮有一黑色大痣,上边还长出几绺黑毛,眼中寒光正向薛云飞望来。


薛云飞将手中大刀一挥,喝道:“敌将,还不放马过来受死!”


那厮却并不理,只管催动手下兵卒几百人合成菱形阵势,负隅顽抗。也正是此时,只见秀丘山间战鼓雷动,无数官兵冒出头来,看那大旗招展,正是此前被他们追击的高营那五六千人队伍。接着就似乎听到无数人在喊:


“投降吧,只要丢下兵器,就饶尔等性命!”


“投降吧,你们再打下去就是死路一条!”


李成栋眼见漫天遍野均是敌兵,直气得紧咬牙根,心中悲叹:吾命休矣!怨只怨刘泽清那老匹夫,不听自己劝告,一意要来追杀高营残部。若从李某言,固守淮安,只等满洲十万大兵一到,合兵一处,两淮谁可堪敌。不过,李成栋很快放弃了这份自怨自艾,做为一军统帅,他是个冷静果敢的军人,否则也不可能被高杰在十年内从一个普通士兵提拨成为一镇总兵。


就在李成栋一失神的当儿,有的士兵已经开始逃匿。李成栋不由得狂怒,瞥见身旁有一卫兵放下兵刃,正仔细聆听对方劝降,直恨得他一刀劈去,生生将那兵卒砍落马下,咆哮道:“看谁敢降!”只可惜他顾得了身边,却顾不了已经被献王大军分割包围的其他部属,三十步外就有几十人已经放下手中兵器,纵马向东南方向逃亡。


李成栋从马囊取出箭矢,正待弯弓射杀领降之人,以儆效尤。却听到前方又有一声暴喝:“杀!”


这声音含混不似中土口音,李成栋听得不由得心头狂震,怎么还有胡人!李成栋手下比他看得真切,只见那人战袍上、铠甲上,统统是人的肠肉与鲜血,两把大斧直杀得天混昏地暗。李成栋所部士气本就极其低落,眼见如此一位似从地狱杀出的混世魔王,骇得也不敢抵挡,竟闪过一条血路。这也是李成栋平日里虐兵过甚,致命时刻竟无贴身卫士能舍命相助,该有此劫!


是以还没等李成栋反应过来,那壮汉早就挥动两把大斧杀到面前,他慌忙弃刀换枪,上前搏杀,甫一接招,虎口就隐隐做痛,心道不好。想要回撤,却见手下兵丁早就趁他不备,作鸟兽散,对方那持刀大帅也已杀到马后,暗暗叫苦之即,苏克萨哈的两把大斧却一记又一记硬生生地砸得他两臂酸疼。


薛云飞从山头上传来的招降声中听到这位敌军主将就是李成栋,于是策马来到李、苏二人战圈之外,也不上前助阵,只在一旁大声喝道:“李成栋,你这败军之将,还不立刻弃刃投降!”


李成栋闻言偷眼向四周望去,心中当真是冰凉一片,没想到四千人马就这样云消雾散。就在他心神稍分之时,手中长枪没能捱住苏克萨哈的又一次击打,虎口竟尔震裂,一把亮银枪就此丢落尘土。


苏克萨哈酣战之中,杀得兴起,也没取他性命,只向薛云飞打了个眼色,继续杀敌去也。薛云飞本意就是要生擒敌将,这时见苏克萨哈放过李成栋,便纵马换过,一个刀板将李成栋拍落地下,早有手下上前将李成栋缚住。这一连串动作,说起来费事,但薛、苏心中灵犀,竟是一气呵成。


“捉住李成栋喽,捉住李成栋喽!”山谷间欢腾阵阵,李成栋负隅抵抗的余部官兵听到这儿,也都无心恋战,纷纷投降。


不到半个时辰就全歼敌军,生擒敌酋,这样的战绩不仅让近卫师官兵们欢声雷动,也使高营上下为之欢欣鼓舞,士气倍增,整个秀丘都在笑。不知是谁发现了站在山谷间的献王,士兵们狂喊着“献王万岁”,声浪震荡九天。


付明苦笑了一声,他的心中却远没有手下兵将们那般欢悦,两淮局势依然险恶,前有淮安坚城,后又刘良佐追兵,今夜能否力克淮安才是决定献王大军能否在江淮大地站稳脚跟的关键所在。


看着主公凝重的神色,宋献策心中自然明了,对淮安攻坚,他又何尝有十足把握!兵法有云:“十则围之,五则攻之。”经此秀丘“引蛇出洞”一役,虽全歼逆贼四千人,但敌人城中仍有守兵一万五千人多人,献王大军此次马步精锐悉出,也只有两万五千余人,加上高营与刘肇基的部伍合起来也不过四万余人,单以兵力而论,谈何“攻之”。更何况献王一夜轻骑,本就没带辎重,缺乏攻城之利器。


此外,扬州老营只有不到阎应元不到五千人的孤军,刘良佐所部也是动向不明,广陵郡守兵弱势危啊。倘若今夜不能克城,献王该如何处置,退回江南!还是穿越大别山区,远走湖广。这位忝任参谋长的献王军师把能够想到的,都想过了,此时心中惴惴,更异他人。


付明望了一眼宋献策,再一回头,却见薛云飞与苏克萨哈前来复命,于是策马迎了上去。


“主公,此役我军伤亡一百三十三人,杀敌三千二首,俘八百人,阵斩敌军副将以下将官十八人,生擒敌主将李成栋。”


薛云飞先行了一个近卫师规定使用的军礼,然后才开始汇报。不过向主公行这种军礼,而不是从前那种大礼参拜,他还是稍有些不自在。


“好!二位将军不愧是勇冠三军,智略过人的大将”,付明并不时常夸人,是以,这话一出口,便是宋献策也听得发愣,瞬即明白,主公是要打造一个“战神”,一个如岳武穆一样的统帅。在乱世之中,一个百战百胜的大将军远比什么真命天子更能令敌人恐惧,就如同这世道,什么道义、良知都远没有暴力与武装来得直接而有力。他正想着呢,就听付明的笑声直如裂帛,又似响雷。


“二位便是孤的秦琼、尉迟,正所谓‘谁能横刀立马,唯我薛大将军!’”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