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法则 第五卷  血染的嫁衣 第七十一章 狂性大发

pkxu8803 收藏 2 19
导读:丛林法则 第五卷  血染的嫁衣 第七十一章 狂性大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42/


第七十一章 狂性大发

时间过的很快,一个月过去了。许杰身上的伤已无大碍。余兰考虑开始为许杰开始脱毒戒断治疗。但是事情并没有这样简单。

“去他妈的美沙酮!老子要白粉!白粉!”许杰一把打落东方惠手中的美沙酮对自己疯狂的咆哮道。

“小惠!你不是说爱我吗?快!快给我来一针。快!”许杰一把抓住旁边暗自流泪的东方惠焦急的说道。

“你要挺住,妈妈说只要挺过去这个戒断期就会好了!”东方惠一边哭着一边对许杰男心的解释道

“给…我。给我!”许杰痛苦的伸出右手向东方索讨着什么

“去他吗的戒断期,老子要的是白粉。白粉!”许杰歇斯底里的狂吼道

“你不要这样,不要这样!”

“吗的。你以为不给我白粉老子就没办法吗?老子的血里就有白粉,滚!老子不靠你。你还有脸对我说你爱我。这样也不帮我!滚!”许杰一反常态语气恶毒的对东方喝道。说完居然用牙齿咬破手腕上的血管,滋滋有味的吸吮起来

“你!你!”东方惊呆了,她还是第一次从许杰的口中听到这样的话,自己眼前的许杰仿佛突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自己突然觉得他好陌生。陌生的自己仿佛就从来就不曾相识过。东方痛苦的闭上眼转身走出病房

“给他穿上束缚衣。”门口的余兰连忙对自己身边两个身强力壮的男护士说

“妈妈!许杰这是怎么了。他变的好可怕。”东方一下字冲进门口一直在观察的母亲的怀里,心痛的诉说道

“小惠,别怪小杰,他也不想这样。他也很痛苦。别怪他”余兰慈祥的抚摸着自己女儿的秀发宽慰说道

许杰强迫被穿上束缚衣牢牢的被固定在加固病床上,动弹不得的许杰在房间里发出那野兽般的嚎叫声。极度扭曲的表情足可以见此时的他是多么的痛苦。

“要不给我白粉!要不就给老子一枪。啊!我受不了了给老子来个痛快的吧!”许杰双眼充满血丝,疯狂的喊道。很快声音渐渐的开始嘶哑。

“妈妈/我受不了了。”东方惠痛哭着说道

“孩子。小杰现在比你更痛苦。

病房里渐渐的没了动静。余兰知道,许杰经过刚才那样一闹腾,已经昏死过去。

等许杰再次醒来后,已经是次日的中午。许杰在注射日益小剂量的吗啡后。头脑渐渐的开始清醒。只见他愧疚的望着坐在旁边照顾他的东方惠,昔日美目倩影的东方惠变的如此的憔悴,额头上鼓起一个红红的包。许杰明白这是自己干的,只见他痛苦的扭过头去,心痛的什么也说不出来

这天晚上深夜。许杰做出了个决定。自己要离开这里……….

第2天东方惠照例端着牛奶和许杰最爱吃的包子走进病房,微笑的说道

“起来啦。看我为你准备了什么。”说完掀开许杰的被子,但是里面除了一个枕头和伪装起来的几件衣服,别的就什么也没有。

“许杰!你在那?在那?”东方惠只觉得一惊,发了疯似的连忙推开洗手间,但是里面也没有。最后在病床前的床头柜上发现了一张纸条,纸条上这样写到

“小惠。当你看到我留给你的纸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离开这座城市了。别为我担心。我知道我身上的毒瘾有的时候会让我做一写我并不想做的事。这是我自己的事,我自己造的孽还是由我自己来承担吧。我会找一个僻静的角落。度过这难熬的三个月。不要来找我。因为你们找不到我。如果三个月后我还活着,那证明我已经成功的战胜我自己了。到那个时候我会回来。但是如果三个月后我没有回来。请你忘了我。因为我可能依旧抵挡不住诱惑,那样的我没有资格和你在一起。就此搁笔吧。

许杰,次日凌晨2点

“傻瓜!傻瓜!”东方惠哭着连连说道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连一个病人都看不住,一群废物。饭桶!”得知许杰出走后的陆坤匆忙赶到医院对两个守卫大声喝道

“首长!我我错了”守卫低头小声的说道

“马上通知当地公安部门把许杰的照片发放给他们,请求严密注意,码头,机场。火车站。长途汽车站,发现许杰立即扣留!”陆坤沉思了一会突然对身后的卫兵命令到

“是!”

“你!还有你,马上去给我找。废物!”陆坤狠狠的瞪了守卫一眼转身离开。

此时在景洪开望勐腊的长途汽车中,一个面色看上去很不好的少年身背一个大大的旅行包坐在最后一排上。默默的看着窗外的景色。似乎在想点什么。这个时候,前面交警挥手示意汽车靠边接受检查。汽车缓缓的停下警察上车后,许杰发现警察拿着手中的一张照片正在逐个检查。许杰突然看到照片上就是自己。许杰慢慢的将背包从车窗丢下,一个纵身跳下车窗,向旁边的树丛跑去。

“站住!站住!我们是来帮助你的!站住!”身后传来追赶自己警察的叫喊声。但是此时许杰已经消失在茫茫的密林之中

摆脱掉警察门的追赶,许杰走在高高的锰挽山的山脊上。许杰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去那,走到那算那吧。

“不知道小惠是不是已经看到自己的那张纸条了没有,现在她一定很伤心,肯定是,自己真是一个混蛋。早知道这样,当初就算是死在敌人的枪口下自己也不应该去碰那东西,至少现在自己也不会变成这样。许杰觉得自己永远也无法原谅自己,自己居然打了东方,许杰觉得自己需要得到惩罚,那惩罚就是自我放逐。远离毒品,哪怕是在深山里,只要自己接触不到毒品,就没有诱惑。许杰这样想到

“快15点了,得找个地方过夜。”走在山脊山规定许杰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说道

匆忙出行。许杰准备的东西不多。出医院后在附近的旅行用品商店随便买了点。许杰选择了一个开阔地支开帐篷。许杰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后,打开一个小瓶子。里面是走的时候。从余兰办公室偷来的安定药片。许杰倒出三片和水服下慢慢的躺倒在帐篷里。等待着那难熬的时刻。

当夜色降临这个开阔地的时候。难熬的时刻如约而至。许杰感觉到浑身仿佛像是有千万只小小的蚂蚁在自己的血管里爬一样,自己像是就要死了一样。许杰用手死命的抓挠着自己的咽喉。喉咙处顷刻间满是那红红的抓痕,许杰口中发出那野兽般低沉的吼叫声。仿佛自己就是一头受伤失去控制的野兽

“既然自己这样难受,还不如一刀杀了自己。这样自己就轻松了。”许杰脑海中突然闪过这样一个奇怪的念头

许杰的右手不由自主的伸向腿部的刀鞘,颤抖着抽出了那把军刀慢慢的对准了自己的咽喉

“对了。只要那么轻轻的一划。什么痛苦都结束了。”许杰心中仿佛有一个邪恶的声音不断的驱使说道

“对!”

“哗啦!”一声巨大的炸雷带着那雷霆万钧的气势划过夜空。许杰心中一震,头脑似乎也清醒了许多。

“怎么你就这么点能耐吗?这么容易就想到死?你是个懦夫!”许杰心中仿佛又有另外一个自己在对自己怒喝道

“我不是懦夫,我5岁就能搏杀老虎。我到现在死在我手上的人有351个。我是最好的战士!我是将军的儿子!我不是懦夫!”许杰突然对着夜空大声的吼到

“啊!”许杰痛苦的冲着夜空咆哮着。感情丰富的老天爷似乎也被许杰的豪情感动。天空中开始飘起星星的雨点。越下越大。冰冷的雨点慷慨的击打在许杰的身上带来丝丝的寒意。也就是这丝丝的寒意,让许杰顿时清醒了许多。

“许杰!你在那?快出来啊!”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那急切的呼喊声和手电筒的光束。那声音真的很熟悉。许杰明白 那是东方和余兰的声音。

“不能让他们看到现在的自己。”许杰强打起精神,连忙抓起地上的背囊向前面的悬崖跑去。

“妈妈您看。许杰在那。那是他的帐篷!”眼尖的东方顺着手电筒的亮光指着前方的帐篷对身旁的余兰兴奋的说道

“里面没人!”东方快步的跑到帐篷掀开门帘一看,里面是空的

“他走不远,防潮毯还是温的。应该刚走不久。看!他在那!”陆坤仔细的察看了一下帐篷,用手试了试防潮毯上的余温立刻做出判断。根据泥泞的地面看到前方悬崖上正早艰难奔跑的许杰。

“回来!别跑!”陆坤连忙追上去大声的喊到

“不能!决不能跟他们回去。我不想让关心自己的人再看到现在的自己,不能。绝对不能!”许杰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继续向前跑着,突然脚下一滑。许杰失去重心。一头栽向旁边深不见底的悬崖…………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