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狼行 第十二章 热血沸腾 第十二章 第一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3/


卫澄海说的不假,他确实是在年前回来的,几乎跟熊定山脚前脚后。那天在孙铁子的兄弟家,卫澄海对孙铁子说,我刚去见了熊定山,熊定山对你们做的这件事情很不满,你还是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吧。孙铁子说,本来我想去投奔罗五爷,听说罗五爷跟着抗联的人被打散了,现在没地方去,我想自己先放着“单”,以后有机会再拉几个兄弟继续干。卫澄海胡乱敷衍他说,不如回山东吧,有那份爱国心就参加游击队,没那份心就好好在家种地,人家朱七都回去了呢。孙铁子不以为然:“我要是个种地的命,还不来这里呢。朱七那是没有脑子,既然熊定山还活着,他过不安稳的,不如回来在大山里‘刨食儿’。”


卫澄海本来就对孙铁子没啥好印象,便不再跟他唠叨,合衣躺下了,孙铁子没趣,抓起枪走了。

郑沂在一旁喝酒,酒味很冲,闻着闻着,卫澄海就迷糊了过去。

外面很冷,北风呼啸的声音跟野兽嗥叫一般,卫澄海睡不着了,打开门走了出去。


外面全是被狂风卷起来的雪,山朦胧得像是一堆堆面口袋。卫澄海走在雪地里,一脚一个三尺深的窝子,拔腿都有些困难。他漫无目的地走,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这是要去那里。眼前的景色在不断地变化,一会儿灯火通明,一会儿漆黑一片。风停了一阵,雪就在不经意的时候下来了,纷纷扬扬,顷刻就将卫澄海淹没在一片模糊里。黑漆漆的夜空里突然伸出了无数爪子,这些爪子或干枯或丰腴,一律的鲜血淋漓……有枪炮声隆隆地响了起来,这些爪子一下子就不见了,漆黑的夜空被一片火光代替。火光下面,卫澄海看见自己提着一把卡宾枪,豹子一般穿山越脊,所到之处全是日本鬼子的尸体……郑沂从后面追了上来,他的全身被鲜血湿透了,他在喊,大哥,别丢下我,大哥,别丢下我……卫澄海大叫一声,忽地坐了起来。


郑沂正在专心致志地啃一块骨头,卫澄海的这一声喊叫让他猛地丢下骨头,一把抄起了横在腿上的大刀:“咋了?”

卫澄海大汗淋漓,颓然抹了一把脸:“没什么,刚才做梦了……”

郑沂丢了刀,重新抓起了骨头:“你太累了。”

卫澄海喃喃地说:“我不累……我要振作精神,拉起一帮兄弟杀鬼子。”

郑沂打了一个酒嗝:“这话你以前就说过,这次下定决心了?”

卫澄海不回答,冷眼看着雪花纷飞的窗外,刀削斧劈般的脸庞犹如雕塑。


拉起一帮兄弟杀鬼子的念头纠缠着,卫澄海在东北呆不住了。过了几天,他辞别孙铁子和瞎山鸡,带着郑沂回了青岛。

山西会馆的那件事情似乎压根就没有发生过,卫澄海回来的时候,几乎没有听街面上的人谈起过这事儿。

抽空去了巴光龙那里一趟,巴光龙告诉卫澄海,日本人怀疑会馆那事儿是董传德干的,根本没怀疑到他们。

卫澄海担心朱四的死会连累到朱七和他娘,问:“他们也没追查打死的那个人是谁吗?”

巴光龙笑道:“你们出来的时候,对方没有一个活口,他打听个鸡巴。”

闲聊了一阵,卫澄海嘱咐他办事儿稳妥着点儿,过几天他带朱七来“挂柱”,就走了。


好长时间,卫澄海都被拉一帮兄弟杀鬼子这个念头激荡得热血澎湃,他没命地喝酒,喝多了就唱,逮什么唱什么,直到邻居们过来拍门,方才罢休。这期间,卫澄海加紧了跟华中和彭福等兄弟的联络,现在,这几个兄弟几乎离不开他了。


在青岛跟熊定山再次见面的时候已经是腊八以后了,两个人言语不和,谈崩了以后就再也没有接触。也就是在腊八前后,卫澄海出门打酒的时候突然遇见了纪三儿,因为他曾经帮纪三儿打过卢天豹,纪三儿非拉着他去饭店喝一场不可,卫澄海就去了,喝酒过程中便得到了警备队要押运古董去流亭机场的消息。我一定要夺了这批古董,我们家祖宗留下的财宝不能让别人抢了去!卫澄海断定自己不是一个凡人,冥冥之中一定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在牵引着他去完成一些惊天动地的大事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