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商业帝国 时空机器 第十六章 水中花 上

含笑半步巅 收藏 0 5
导读:时空商业帝国 时空机器 第十六章 水中花 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78/


二人嘻嘻哈哈爬上岸来,穿上长衫,里面放“空档”。过浮桥时,见上白云庵朝拜的善男姓女们少了许多,但还有些连夜上山的。

原路转回客栈,见房中并无异样,林中豹指着乌漆抹黑的客房道:“天气酷热,无电无空调,出去吃晚饭、乘凉罢,待晚点房中散了热气再回来睡觉!”复出客栈。

沿滨江路而行,大道上热闹非凡,酷热的夏夜,人们都出来散步纳凉,摆摊做生意的比比皆是,有大排挡、米粉摊、赌档、杂耍摊、下象棋摊、卖脂粉、观音菩萨像等。

二人在一间大排挡坐下,点了几个小菜,待老板摆上,林中虎叹道:“哎!要是有一瓶冰镇啤酒就爽了!”林中豹晒道:“等你做了昭州知府,再酿成啤酒,建个冰窖再说吧!”林中虎嬉道:“我若做了本地知府!老哥你呢?就做桂林知府吧!咱们林氏一门二知府,十代大贪官,嘻嘻!我这对联如何?”林中豹夹一筷菜塞到他碗中笑道:“吃你的吧!大贪官!”

饭毕,林中豹道:“趁早!我现在就去衙门找那李师爷问问!你在这附近找下什么书坊之类的,设法卖来些考试的书,不过要小心赵雄等人!”林中虎道:“我若见他,便避过一旁不和他对面相见罢了!”林中豹点点头,道:“我这就去。”起身过三江客栈大门,朝衙门行去。

二人回到这古代,尚是首次分开。

林中虎唤来排挡老板结帐,问他道:“这附近有什么好乘凉的去处?”老板指着前方街头答道:“朝前面拐弯走到街头,有间评书院,连着间桂戏院,那评书院面临桂江,进去既可以听评书,又可以乘凉,每晚都有几百人听书,是个好去处!”林中虎心想:“找几个书生来问问考试的事情,说不定可要些相关书籍,当下谢过老板,起身紧了紧腰间的手枪,朝街头行去。

晃晃悠悠,拿眼四处去看一些低头过路的少女,十分懊意。觅见一名美貌女子从前面袅袅而来,经过一间门面倏的拐了个大弯,加快脚步逃命似的跑了。林中虎正大感奇怪,忽然身旁飘来一阵浓烈的脂粉香气,接着一团柔软的物体紧紧贴在他左手臂上,又闻得一阵口臭,熏了他满脸,一双手紧抓住他的手臂,林中虎大惊失色,以为赵雄来了,右手迅速搭上那双抓住他的手腕,便要擒拿还击。

林中豹行色匆匆,无心欣赏繁华夜景,踏城中大路直抵衙门外面,不料大门紧闭,里面一片漆黑,拍了半天的门,无人来开,只好离去。原来那师爷接到命令刚刚离开,准备连夜上桂林准备后日科考。

心想:“只好返回滨江路再说!”举步就要朝原路而行,见旁边另一条大街人群来往甚密,着实热闹,便信步走进那街道,两旁店铺林立,人来人往。不知不觉行了两百多步,亲身感受了下这古代人夜生活,忽的前面一座楼内传来一阵悠扬的二胡声,悦耳动听。林中豹从小跟爷爷拉得一手好二胡,此刻闻听,有如酒徒见佳酿、老饕闻肉香,怎舍得就此离去?连忙朝那处而去。

大门前挂了个“昭州乐纺”的招牌,里面坐了几十人,男男女女,有老有少,正在听一位中年妇女拉一首《高山流水》,一曲终了,众人掌声如雷,林中豹只觉此曲娓娓动听、丝丝入扣。不禁技痒,自行去墙边架上提了把二胡,拿起弓弦,在那妇女旁边的一张凳子坐了下来。

来人以一种甜得发腻的声音在他耳朵边唤道:“这位小哥哥!进去玩玩啦!”林中虎偏头一看,一位“大婶”紧紧拉住他,使劲的往屋子里面扯,原来这里是座妓院,林中虎叫道:“大婶你放手!”那妓女大怒放手道:“不进就不进!你乱叫什么?”她刚才瞄准了林中虎,闪速冲了出来将他紧紧拉住,想要做成一笔生意。

林中虎见她衣着暴露,脸上擦满了厚厚的脂粉,大嘴涂得猴子屁股般血红,月光下活像鬼片里面的女鬼一样。抬头见二楼廊檐站立着一排浓妆艳抹“大妈级数”的鸡婆,正拼命挥舞着手中的丝巾叫唤路人,口沫横飞,私处若隐若现。顿时感到一阵阵恶心,连忙飞跑闪人。

他拍拍胸口心叫好险,身旁又闪过几个姿色平庸的少女,不禁摇头叹息,脱口念出网上流行的打油歪诗《十回头》来:

我班丑女不回头,长发飘飘梦中游

我班丑女一回头,吓死山上一群牛。

我班丑女二回头,火车开进沟里头。

我班丑女三回头,铁树开花水倒流。

我班丑女四回头,海湾地区不产油。

我班丑女五回头,比尔盖茨去跳楼。

我班丑女六回头,男生连叫鬼见愁。

我班丑女七回头,人类发展到尽头。

我班丑女八回头,泰森改打乒乓球。

我班丑女九回头,长江桥断水倒流。

我班丑女十回头,哈雷彗星撞地球!

本来数量就不多,质量更加也不行。

叹道:“哎!”(写到这里,不是作者讽刺女性,其实本人非常非常尊重女性朋友们的,诗中的丑女也可改为丑男,网上亦另有“美女十回头”)

又改唱京剧《甘露寺》中鲁肃对孙权所唱,他唱道:“刘备本是靖王的后,汉帝玄孙一脉留。他有个二弟汉寿亭侯,青龙偃月神鬼皆愁;白马坡前诛文丑,在古城曾斩过老蔡阳的头。他三弟翼德威风有,丈八蛇矛惯取咽喉;鞭打督邮他气冲牛斗,虎牢关前战温侯;当阳桥上一声吼,喝断了桥梁水倒流;他四弟常山赵子龙,浑身是胆雄赳赳,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

后面有一大段他记不住,又改唱电视剧《康熙大帝》主题歌,这次更是连开头也记不了。吼道:“看铁蹄铮铮!踏遍万里河山,我站在岁月浪尖,紧握着日月旋转......我真的好想再活六百年!真的好想再活六百年!”

他想老天既然送我到六百年前,那就让我活到2005年吧!

若老天让他再活六百年,岂不是变成了妖怪了?就算老天答应,起点的读者也不会答应吧?

还好大街上人多嘈杂,没人理会于他,边走边唱,一路走到街头,也没发现什么书坊,拐了个弯细看,前面是两座大门分开南北,中间相连的极大四合院,这边临江大门处挂着牌子《桂江评书院》,这里便是排挡老板说的那评书院了,门口停着几架华丽的马车,左右看下,环境不错,院中天井内,黑压压坐满了两、三百号人。

后面是那桂戏院,隐隐约约可听见咿咿呀呀的曲声。忽然评书院天井处传来一阵“嘘嘘嘘!”大喝倒彩的嘘声、几十人又大叫“下去!”,林中虎连忙蹿进院子。

从人见他摆开架势,要拉上一曲,忙聚精会神的坐正,那中年妇女也收起二胡避过一旁。林中豹坐定,试着拉出几窜音符,二胡与弓弦还算趁手,随手拉起练熟的《水中花》来,拉出开头悠悠扬扬、使人心旷神怡那段曲,口中自然便跟着开唱;

凄风冷雨中多少繁华如梦

曾经万紫千红随风吹落

蓦然回首中欢爱宛如烟云

似水年华流走不留影踪

我看见水中的花朵

强要留住一抹红

奈何辗转在风尘

不再有往日颜色

我看见泪光中的我

无力留住些什么

只在恍惚醉意中

还有些旧梦

这纷纷飞花已坠落

往日深情早已成空

这流水悠悠匆匆过

谁能将它片刻挽留

感怀飘零的花朵

城市中无从寄托

任那雨打风吹也沉默

仿佛是我

断后的那段“啦啦啦啦啦啦”,改以凄怨缠绵的二胡声。一曲终了,在场之人包括林中豹本人都被吸引住了,曲子本身悦耳动听,再加上林中豹那吐字清晰、富有磁音的歌唱,众人都深深陶醉良久,如雷掌声方才响起,林中豹起身致谢,倏然身后响起若黄莺般的甜美赞声,道:“此曲抑扬错置、跌宕断连、低回合敛、高挺突兀,歌词亦生动传神,深情怡人。”

林中豹未及回头,光听来人声音,便怔在当场,人已魂不守舍,神游太虚。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