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狙击手 11.中国第一狙击队 (十)

寂寞守林人 收藏 6 66
导读:丛林狙击手 11.中国第一狙击队 (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4/


林子里起了风,吹动着树上的密叶和下面的灌木丛,此时已过四更,天已灰蒙蒙的亮,这里虽跟黑夜一样视线很暗,但眼在黑暗中久了遇到一点光芒就会觉得清晰,那个代号蝙蝠的狙击手无疑是个夜眼,夜眼的人大多都有一个缺陷,就是害怕阳光,一个人的眼睛长期在黑暗中探视,长久不见阳光,就会生成青光眼的疾病。

田胜利此时仍趴在腐植层上装死,他的头被自己一只后伸的胳膊挡住,面部被遮挡在里面,透过胳膊下面他可以清楚的看清丛林里的一举一动,这时一株树上一片叶子晃动一下,一个人闪动一下,隐没在树叶深处,那个人正穿着黑色的军装,这军装很特别,似乎代表了这人的身份象征,黑色,可以说是死亡的象征,也可以说是蝙蝠的象征,黑蝙蝠,代号蝙蝠就是这个人。虽然每次田胜利看到的只是他一闪而没的身影,但他可以想象的出这人是多么的狡猾、阴险、狠辣。

黎明梅、肖娜、陈芝三位女同志一个藏身在树上,一个藏身在灌木丛,一个藏身在树后,就在一株树下的草种植物内李涵方那严峻的脸旁与地上解放军同胞们的尸体形成鲜明的对比,战友们的死无疑给他造成了无形的精神压力,他以为田胜利也真的死了,这个丛林中只剩下他一个男人,中国第一狙击队竟然只剩下了一个男队员,而越军的十道关卡还没闯过一半,如果这次战斗自己死了,那么剩下的同志又会怎么样?陈芝,这个79自卫反击战过来的特种兵女英雄能独揽大局吗?不,还有几个同志,也许他们可以挽回局面,特种兵英雄郑山努、全能奇兵工兵四号,还有那个叫做夜枭的同志,也许还有其它游击队、侦察兵的同志,他们或许没死,或许可以重新组建一支中国的狙击手队伍,只有成立中国的狙击手才能打败这些可怕的敌方狙击手。看来一个狙击手杀几百人的记录并不是传说,而是真实的事迹,而这种事迹就在眼前发生,一个狙击手杀死了很多位中国一流的解放军战士。

茂密的丛林带给人的不只是黑暗,还有歇斯底里的那种呐喊般的恐惧,无情的战斗不断带来死亡,敌人的力量越加强大,而自己这边却已是强弓之末。

李涵方已下定决心就是与这个代号蝙蝠同归于尽也不准他再活在这个丛林中,那些倒在地上的亡魂绝不允许这个杀死他们的敌人还活着。李涵方想着从身上摸出了一个无柄的手榴弹,这是一颗光荣弹,在最后一刻与敌人同归于尽或自杀用的,他嘴角露出了冷笑,手中握紧了狙击枪,脸上的表情越加严峻。死,没什么可怕的,最重要的是值的,为了国家,为了同生共死的战友,他在心中告诉自己:我值得。

当从丛林上方透射下来的灰色被一片蒙蒙的白色代替,那个暗中的代号蝙蝠狙击手已受不了上面的光了,虽然只是一点弱光,但对他来说却是致命的克星,因为他是蝙蝠,蝙蝠最怕光,果然树丛上面微微一动,从一株树上下来一个人,悠忽间闪向一边的灌木丛,他闪的极快,但他忽略了一件事,他的背是对着一个死人的,丛林里的任何一个活人他都算得很准,不管这些人躲在何处,他都会本能的警惕着,但死人,已被他亲自杀死的人,他没有计算在内,所以他背对着趴在腐植层上装死的田胜利一闪而没,但田胜利的目光已跟定了他,看到他闪到了不远处的灌木丛内,那灌木丛只微微一晃就没了动静,而周围的灌木丛没有一处在有一丝移动的,因此田胜利可以断定这个敌人就在那处灌木丛中。当才他看到了那点黑色的军装,认定这人就是代号蝙蝠。

他没有采取行动仍是装死,因为现在一动他必死无疑,自己在明,敌人在暗,危险的很,他正筹思着怎么突然“死而复生”一举杀死这人,自己不远处的战友已开始行动了,就在他身后不到五米的一株树上,黎明梅也看到了那个代号蝙蝠的狙击手,她手中的狙击枪也暗中对准那片灌木丛,只等敌人出来就一举击杀。另一边的灌木丛和树下陈芝和肖娜也都做好了准备,她们虽然没看到敌人,但时刻在戒备着。

正当田胜利趴在地上装死,他旁边的灌木丛突然又一阵耸动,很小的动作,似乎有一个人在那里面,田胜利一惊,他没有动弹,但心里在想难道还有其它的敌人?或者是我不认识的解放军战士?他还未想完那处灌木丛已有一根枪管露了出来正对准他不远处的另一灌木丛,那个位置从树上看不到,从树后看不到,从灌木丛、草种植物内也看不到,惟独那片腐植层田胜利装死的地方看个正着。

灌木丛中的这人只把田胜利当成一具死尸,正当那枪管对准不远处的灌木丛似乎就要开火时,田胜利突然看到了一只脚,一只穿着越军鞋的脚,由于他趴的很低,灌木丛中的灌木下面是有空隙的,他清楚的看到那是一个越军狙击手。既然是越军狙杀的一定是中国解放军,田胜利觉得自己不能再装死下去了,他暗中一只手缓缓移动着摸到了腰上的一把匕首,他心中暗想着既然自己一出手,那个另一边的代号蝙蝠就会察觉向自己射击,正是引他暴露目标的好机会,林子内的其他人一定会抓住这个机会将他击毙。田胜利这样想着,抓匕首的手一紧,将手微抬,暗中一咬牙,手动身不动,那把匕首飕的一声掷进了那处灌木丛,只听啊的一声惨叫,田胜利的身子突然一个十八滚,正在这时一声枪响起了,就在他的身旁响起,一个人从灌木丛钻了出来,正是中了他的匕首那人,那人用狙击枪追击着田胜利,由于匕首是射进了这人的右眼,视线模糊下子弹只落在田胜利身旁,只一瞬间田已钻进了一处灌木丛,隐蔽住了身体。

从灌木丛中钻出这人是个黑大汉,只穿了一半的军装,另一半军装被扯下露出一只手臂,肌肉盘纠的胳膊上刺着一只花老虎,躲在树上的黎明梅看的清楚,这人她认得,正是三道关的把关人代号猛虎的狙击手,由于蜘蛛灾的原因退到了四道关来,路上红蜘蛛单独向她提起过,这人力大无穷,枪法也准,就是生性卤莽,不太受越南军方上级人的重用。她看准时机,在那黑大汉暴怒的这一良好时机,砰的放了一枪,正中这人的心脏位置,黑大汉口喷血,倒在地上瞪目死去。

就在这时,一发子弹突然射中了黎明梅的左胸,她的枪掉落在了树下,同时身子向后一仰后坠下树掉落在下面的灌木丛内,这时一双手搂住了她的身子,抱着她往里面移动去,黎明梅掉进的灌木丛内正是田胜利藏身的地方,鲜血从她口中溢出,沾湿了她的解放军装,她的一头长发垂在地上,眼睛开始迷离,身边的田胜利的瞳孔在收缩着,心中暗叫:你不能死......你不能死!

正在这时躲在草种植物内的李涵方刚好看到那个代号蝙蝠的狙击手向另一边的灌木丛移动,另一株树后的陈芝也看到了,两人一起在暗中向那处灌木丛射击,果然那个代号蝙蝠飞快的逃向另一株树后,这时突然一颗手榴弹扔了过来,轰的一声,他没有预料到对方竟会来这一手,代号的蝙蝠的狙击手被炸掉了一条腿,垂倒在草丛中,在血泊中正想移动着,刚才那颗手榴弹却是突然从另一边灌木丛内绕过来的田胜利所抛,他认为黎明梅已经死了,什么都不顾的就从灌木丛内直冲了过来,离代号蝙蝠还有七八十米手榴弹就扔了过去,没想到炸个正着!

他快步走上去,李涵方与陈芝也奔了过来,三人三把枪直指着代号蝙蝠的身体,这时看得清楚这人是一个眼皮发青、面色苍白的三十多岁的男人,正惨然的望着自己被炸飞的腿,血如泉涌般从腿上溢出。

田胜利想起了被子弹打中左胸的黎明梅,李涵方与陈芝想起了那些被此人打死的战友,突然砰的一声,代号蝙蝠的脖子上出现一个洞口,接着额头又出现了一个,最后鼻孔上又出现一个,三发子弹都是出自田胜利之手。

李涵方与陈芝托着机关枪愣在当地,田胜利突然抛掉狙击枪,从李涵方手中夺过冲锋枪,在代号蝙蝠身上扫射着,鲜血随着冲锋枪响嗤的他满脸都是,模糊了他的眼睛,他的面部布满了血点,但冲锋枪仍不停止。最后陈芝不忍心看到如此惨状,猛的打掉了他手中的枪!

田胜利愣在当地,突然猛的转身跑回那处灌木丛,只见黎明梅倒在灌木丛中,一个女子正为她用匕首割开伤口,欲取出子弹,这个女子正是肖娜,本是前线的战报记者、卫生员兼中国解放军战士,她身上时刻带着一只小药箱做照顾伤员所用,药箱内有取出子弹、疗治伤口用的工具和药品。田胜利站在她身旁看着她为已昏迷的黎明梅做取弹手术,鲜血弄的满手都是,心在砰砰的跳,这时一只手拍上了他的肩膀,却是陈芝,她安慰他道:“放心吧,你的战友不会那么容易死,肖娜可是我们前线一流的军医,再说我看了黎明梅的伤口并没有打中心脏,偏差了一点,她不会死的。”

田胜利仍在紧张着,直到肖娜取出那颗黎明梅身上的子弹,看着她为她上了药包扎好了伤口,一切都停止了,最后肖娜擦着额头上的汗道:“没事了,这种事我遇到的多了,只是她需要休养,不能再让她继续战斗了,可这里危机四重,实在不容易将她转移到安全的地方。”

陈芝叹口气道:“战场上死亡是很正常的,我们不能因为伤了哪一位同志就放弃战斗,这样,肖娜,你先留在这里陪黎明梅同志,我们继续战斗,你们能往回走就往回走,如果遇到新派来的解放军就好了,如果遇到敌人你们千万不要和他们正面交锋,保全自己要紧,我也没什么好办法了!”

田胜利突道:“听红蜘蛛说过她在三道关附近有一个难民营,那里安全的很,她告诉了我们地址,你们往回走,直往西方向去,大约从这里到那里要一千米,有一株断掉的树,树根就倒在一条河附近,你找到那条河,在旁边的灌木丛搜索,很容易就可以找到一个地道,穿过地道外面就是那处难民营,营外面是用树木和灌木丛隐蔽起来的,细心看才能看到。”

肖娜微笑道:“你们放心好了,黎明梅很快就会醒过来的,到时她会告诉我准确位置,你们前进吧,照顾她的任务就交给我了!”

陈芝望着田胜利道:“现在就剩下我们几人,前面还有很多敌人,我们不能蛮打乱斗,要好好考虑战略问题。”

李涵方道:“听胜利说四道关过后就是第五道关卡雷区,那里既有地雷陷阱又有狙击手埋伏,还好没有越军,省下不少力,我们要找到工兵四号同志,他精通这类战术,有他在就不怕敌人的地雷陷阱,还有必须找到郑山努同志,只有他才能带领我们杀入丛林深处,这位同志曾在这里独立生存过三年,那还是79自卫反击战的时候,这一片丛林里的敌人他一个人全杀光了,后来回国他也没有提这事,只是告诉了我。”

郑山努,特种兵英雄,云南独龙族人。

工兵四号,全能奇兵称号,广西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