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铁血传之庐陵记[二十五]


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1/

天俊老魔着急了,他说过二十招,不活捉达光,就自退江湖,现已攻了十七招,只剩三招了,如果,擒不下这小娃,他便无法守住诺言,不由心情显得沉重,就是庐陵神等人也忧心忡忡,神情十分紧张。达光双目一掠,只见那老魔须发无风自动,跟这缓缓推出一掌。他心念微动,知道天老魔已用出全力,哪敢怠慢,呼的大喝一声,双掌平推出去,劲风陡起,疾向老魔那沉潜未露的掌力上推去。天俊冷笑一声,手掌加快击去,‘嘭’一声大震,地上砂石飞舞,一股强劲之力直向达光涌去。达光闷哼一声,马步浮动,身跟着后纵,足足退有三四丈远。

那天俊如影随形,跟踪欺进,猛的又是一掌遥遥击出。达光知悉这一掌是那老魔平生功力所聚,以他的名头,武功放眼武林,能够接下他这一击的,恐怕寥寥无几。他自问没有这等功力,但闪避更是不行,因为,天俊的另一掌已蓄势待发,只要他一闪,立刻就跟着击出。达光看出不妥,加上他少年心性,哪肯人前示弱,只好把心一横,清啸一声,也把全身功力运聚掌上,猛然推出。

那小红见书生硬拼,不由花容失色,忍不住惊叫起来,霎时,两股掌力已相交,骤然一声巨响,达光身形凌空飞起。这一招却出乎老魔意料,不禁为之一怔,只见那小娃竟凭借自己的掌力,划空飞退,一下子碰在那堵石墙上,老魔一怔之后,脚尖轻点,身形一闪,离小娃也只有一丈左右,停足不进,也不立即出手打最后一招。这并不是老魔起什么善心,他是打算达光从墙上下来之时,才发最后一掌。可是,他预料错了,那小娃撞在滑溜溜的墙上,探手一按,借力翻身,拨空而起,转眼间,飞出墙外,隐没不见。

这一来,老魔真的愣住了。心中只怪:我可真糊涂,当年,那庐陵王的轻功身法,扬名天下,能够在空中折转如意,可以凌空腾云,怎能等他坠落下来....他转头扫了汤小红一眼,喊道:‘追’庐陵神等人脚下垫劲,身形拔起,飞上高墙,那墙外是一片山坡,长满了灌木荆棘,野草没膝,正当老魔等人一跳上高墙,突听‘哗’一声响,远处有一条细小的黑人影,飞驰而逝。

汤小恩不得不惊讶道:‘这小子身法好快呀!’老魔感叹的说着:“当年,令师就是以飞行绝技城行武林,看来这小娃已得其真传,要不了多时,只怕青出于蓝呀!”

庐陵神恶念顿起,他恶狠狠的道:“哼,绝对不能放过他!”短命夺天笑说:汤帮主,不念一点师门之情么?汤小恩面色一红,冷笑说:“我师徒之情早绝,当年,他对我不仁,如今,我何必独守其义,再说,为武林霸业,岂能容这小子...”短命夺天会心一笑说:对!无毒不丈夫,量小非君子。庐陵神忙喝道:追!```四人腾身飞起,向那黑影飞扑而去。

曙光笼罩大地,天已蒙蒙亮。汤小红站在墙上,眼眺远方,心想着情郎,她喃喃道:天佑他,快逃出这```她神情颓废,心乱如麻,呆立了一阵,方怏怏下去。

其实,达光并未走远,站在那石墙下伏爬着,一听到小红的祷告之语,心中大为感动。突然!胸口一闷,一口热血几乎冲腔而出。原来,当他借着老魔掌力飞退时,早已被震得血气浮动,可以说是生死系于一发了。深幸他内功深厚,硬是强运了一口真气,压住向上翻腾的气血,终于,他逃出墙外。时才,他也见着一个黑人影,引得那些魔头追逐而去,无疑,此人是来救自己的,否则,自己终会被他们搜出,那后果不堪设想,但这救自己的人是谁?自己应该好好报答这人才是....

天已大亮,折腾了一整夜,庐陵神等人追不上那条黑影,也各自去休息了。达光跌坐在地上,调息运气,约有大半时辰,自觉伤势已好一些,方缓缓站起身来,向前走去。他正心衬:未见大师叔,刚救自己的,一定是大师叔鄂狼。忽见一条人影在面前一晃,朝前飞奔,达光也未想,就紧紧追了上去。那人影似是有意躲他,他追得急,那人奔得快,风驰电掣,直如电光闪动,````就这样,一赶一追,一口气跑出了那深谷,奔向一座不知名的高山。达光看清前面跑的是一位黑衣女子,这高山,烟雾飘渺,峰峦重叠,那黑衣女子有些跑类了,脚下已渐渐慢了。达光脚下猛的一加力,急扑而前。黑衣女子也滑溜得紧,就在他前扑的当儿,她猛的向后一缩身,却朝路侧的一片密林中窜了进去。这一来,达光扑了个空,等他再一转身看时,已不见人影。达光微哼一声,身形急转,也向密林中扑去,两个起落,已冲出了林边,发现那黑衣女子正在身前,眼看就要扑到人家身上。于是,他猛一收住脚步,往斜里一退,同时,旋身立定。那黑衣女子只觉身后生风,猛的吃惊,连忙停住,一个收脚不稳,人又直窜出数尺远,方稳住了身资,也是一个旋身站好。此时,两人刚好调了个方位,那女子背向密林而立,她似因被逼停住而有些怒气,站那喘着骄气。

达光和她隔着一丈来远,但已听到她骄喘声。过了一会,那女子转身朝达光冷冷喝道:‘你```是什么人?凭什么追我?’达光见那黑衣女子的样``禁不住的道:“啊``你```”原来那女子年岁不大,大约有十六七岁,身材娇小,只是那脸有点可怕,淡金色的面庞,泛出一片渗白,那一对眼珠,却显得十分明亮,使人越看越丑,不由惊讶万分。他呆在那,发起愣来...

那丑女见他愣在那里,一双明亮眼珠一眨,骄喝:喂``你听到没有?达光呆呆的说:“我```听到什么?```”丑女道:“我问你是什么人?```凭什么追我?快说,你给我快说!”达光又是一怔,忙说:你``你不认识我?丑女怒喝:我怎么会认识你! 达光迷惑的说:“你不认识我,干嘛救我呀?”那女又是眼一转,扑哧``一笑道:“谁救你啦,是你追我嘛!”达光被闹得迷糊了,他说:“那些魔头,不是你引开的么?”丑女眼珠又一转,冷道:“我要逗那些人,你管得着么?”达光心想,总归找到这位救我的人,他微笑道:“我是管不着,但是,我要找救我的人,你可知道?”丑女冷哼说:“我知道也不说,让你一辈子都找不到她。”达光问:“这个人是谁?”那女顶撞说“我不说”```这么一来,可把这庐陵公子逗上火来,他冷哼道:你为什么不说?...丑女那淡金色的脸上虽无表情,但双眼锋芒显露,阔嘴往下一撇,‘CHENG’抽剑出鞘,向他眼前一晃,冷冷说道:“喏``要我说,除非你能赢的我手中的剑...”她哼一声,剑上一缕寒光,在他面前一闪,抖起拳大的剑花。达光见她十分叼蛮,心中有些生气,又见她出剑威吓,心想:好个叼蛮Y头,看样子,若不将她制服,是不会告诉我的。

他霍一撤身,反臂抽剑,哪知背后已不剑可抽,时才,他与老魔交手,飞退到墙上,剑被墙壁撞掉。那丑女催着说:喂``你这一招是什么手法,快亮兵器呀!达光陡然一长身,探手折下一跟树枝,拿在手中一掂,他道:“我就用这根树枝,接你两招好啦!”那女冷哼而说:“别自以为了不起!”她移身,往斜里一步,翻手疾刺,达光容她一剑刺来,猛的一哈腰,抡起树枝猛的往对方身上砸去,哪知,丑女狡黠得很,她一剑刺出,见他不接不架,就知对方功力比自己高,哪敢大意,未容长剑递满两招``她那纤小的身子,顿时,矮下半截,跟着,剑花匹练,径向他下盘饶到......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