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 三、两不管地带 第6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09/


6、

在朔风中零如同一只在泥里拱动挣扎前行的虾米,实际上这风也让飞舞的黄尘快成了有形之物。

屁股上拖着的那根布条尾巴终于被风彻底从衣服上撕扯下来,嘶啦一声,顿时便卷入了黄尘。

零转了身冲着他的布条大叫:“回延安去吧!苦海无边,可我祝你幸福!”

他迅速发现这样倒着走远好过顶着风走,背了身子倒可以被风托着,看来两不管本该是倒着去的。

零倒着走,也倒着喝水,水袋里的水被他倾出最后一滴,没了。

零放手,让水袋也风卷残云地没入了黄尘。

零大叫:“你也去延安吧!弃暗投明啦!”

乐极生悲是要付出代价的,零在他的倒行逆施中,从身后忽然现于浮尘的断壑上摔了下去。

零迅速成了一个在沟壑上翻滚到底的人影,迅速被黄尘淹没。

三不管镇的永远看不到全貌,被黄尘淹没的。

只是才暮色昏黄,这整个镇就象死了一般。

一辆黄乎乎的马车驰来,车上坐着泥菩萨一样的卅四和车夫。

卅四跳下了车,而当他跳下车时,风沙恶作剧似的歇止了。

卅四睁开眼时如从黄尘中开了两条缝,他瞪着天,着力的拍打在风沙之后又制造了一场风沙。

现出真身后,他就找上了车夫的麻烦。

“这不就停了吗?圣贤就讲过欲速不达的至理嘛。为什么要赶嘛?”

车夫:“……天地良心!是你说要躲马贼的呀!”

卅四又变成了马督导:“躲者,不动也,未必就是赶。”

车夫喃喃地诅咒着从车上那堆尘土中拽出卅四的行李。

卅四平静地在一边火上浇油:“圣贤云,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

卅四一直监视着惟恐重放,直到车夫搬下所有东西向他伸手。

卅四从一摞钱里挤出很少的一些给他。。

车夫仍伸着手:“一路跟着你老担惊受怕呢。”

卅四傲然地推开那只手,转身推开厚油布遮掩下的店门进店,对用过的车夫他已经不再屑于多话了,店里传来他的嚷嚷声:“我是国民政府教育部官员!”

车夫瞪了那个没入屋里的身影半晌,只好放车开路。

卅四很快就从那家店里出来,身后跟着店主阿手,这是个随地可捡全无特点的人,几乎有点活一天算一天的半死操行,不卑屈不亢人,不木讷也谈不上机灵。

卅四又在愤愤:“是个大车店就要早说!有失身份!――还有没有店?”

阿手指了指对面。

卅四这时发现一个要命的问题,他需要自己把行李拎到对面,他冲着刚刚离开的车夫喊道:“喂!我给你打赏!”

车夫回望他一眼,加了一鞭,如逃瘟疫一般地逃开了他和这个地方。

卅四有点茫然,他看阿手,阿手看他。

卅四打算先上对面的店找条路,但又不放心地看看行李,看看阿手。

阿手应付地笑了笑。

卅四终于孤高地开步,这条街也没几步宽,他撩开了对面的油布帘子,打门。

“我是国民政府……”

砰然枪响,一发子弹洞穿了门板从卅四头上飞过。

卅四愣住,然后在几秒钟内显示了六十四岁能达到的矫健极限,他动如脱兔地蹿回了街这边,直到绊上了自己的箱子。

卅四摔倒,阿手看着,没动作也没打算扶。

卅四结巴着:“这、这、这……”

阿手微微一弯腰,恭敬的说:“这镇上最近是有点不大太平。”

卅四忽然跳了起来:“我、我得……”他完全没有方向感地看着四周“往哪走?”

阿手还是很恭敬:“路卡一个时辰前就关了。再开得明天。”

卅四走投无路地瞪着阿手。

阿手又问:“您要住店吗?”

卅四干张了张嘴,没有出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