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离爱很远,离性很近

苏雁南飞 收藏 4 6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她,也和别的女人一样,经历了初恋、恋爱、成婚,甚至出国,也和别的女人一样,生命中出现过不同的男人,然而,她的感情生活却一点也丰富不起来。


她说:“爱,早在那个晚上离我远去。”


这是我做记者的时候采访过的一个女人,我称她为叶子,至今还保持着联系,她到现在也就33岁吧,当时采访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叶子在读书的时候,就是一个文学的才女,考上大学以后,更是校园中文学社团的积极分子,经常在校刊上发表一些诗情洋溢的纯纯的情感文字,也就在这个社团里,叶子认识了一个叫肖的男生,肖是一个瘦瘦的,架着一副小眼镜,看上去斯斯文文漂亮的男孩,表面理智,内心狂热。


肖在叶子面前像个孩子,其实叶子比肖还小一岁。肖经常为叶子写诗,发表在校刊上,或者只念给叶子一个人听;肖最喜欢的是叶子的眼睛,经常望着叶子的眼睛反复吟咏。


他们的关系发展的也很快,但是由于两个人豆比较腼腆,虽然他们豆很想靠近对方,但始终连拉手都没有。


他们最亲密的行为要算是即将毕业的一次旅游,那天因为两个人距离大部队太远,遭到了暴风雨,他们不得不躲进一家农舍,也是天空作美,那雨整整一夜也没有停止,他们只好在农舍里住了一夜;睡觉的时候,开始东扯西拉一些不相关的问题,却是浑身开始燥热起来,肖抚摸着叶子的身体的说想要,叶子顿时紧张起来,拒绝了肖。


毕业了以后,他们在同一个城市工作,距离不是很远,走的就更近了,他们每个周末都可以互相见到对方,不是叶子去看肖,就是肖去看叶子,他们和其他谈恋爱的男女一样,牵着对方的手在大街上漫步,亲密地拥抱,kiss和互相的抚摸,但是即使是在情欲高涨的时刻,叶子都会理智地劝阻肖的进一步动作,她要把那一刻留在最美好的新婚之夜,肖也很尊重她,毕竟肖是一个温柔细腻的男人。


又是一个美好的周末,他们在一起畅游了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又在叶子温馨的小屋里疯狂地缠绵,肖吻遍了叶子的完美的身体,又在最后一步理智地起来,穿好衣服离开了叶子。


当叶子在车站挥手告别肖的时候,她从没想到这是最后的诀别,三天后,有人告诉叶子,肖回去的路上因为车祸死了。


悲痛欲绝的叶子当场就哭晕死在肖的灵前,收拾好肖留下的一切,带走了肖的一本日记和一盘磁带,叶子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放声大哭,直到流干了最后一滴眼泪。


叶子经常沉静在对往事的回忆之中,回忆和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回忆肖的亲吻和抚摸,叶子想,要是在农舍的那一天把自己交给肖就好了,要是在一起早早地同居就好了,叶子现在很想为肖生下一个孩子。



一晃四年过去了,叶子一直生活在这样的阴影之下,活在对肖的回忆和自责之中,亲朋好友怕叶子会因此精神失常,就劝说失魂落魄的叶子离开这个城市,2001年,在校友老关的帮助下,叶子来到了深圳。


老关是叶子曾经的追求者,在南方的一段时间里,工作很难找,举目无亲之时,叶子和老关的关系就日益亲密起来。


那时的老关已经结婚,叶子无处可去,只能寄居在老关那几丈见方的小屋里,不过老关也很尊重叶子,把自己的房间让给叶子居住;几个月后,叶子终于在一家广告公司找到工作,做了一名文员,两个月工作后,谁知道那个广告公司的老板卷着钱跑了,叶子连工资也没有领到一分;老关还是一直帮助着叶子,直到叶子找到一家大公司做技术员的工作时,叶子才算安定下来。


深圳是一个到处都有异乡人的冷漠城市,这就很容易让叶子对一个知根知底的帮助过自己的老关产生好感,时间一长,叶子和老关的关系发生了质的变化,两个人互相依赖生存的感觉使他们走的更近了,叶子说,那个时候,没有了肖的爱和呵护,那一时间,她想找一个依靠;于是他们住到了一起。


在那张小小的单人床上,当叶子被剥去了所有的衣衫时,刚刚有的那种微秒的情感一下子消失殆尽,她变成了一个完全没有知觉的木头人,只是一阵进入的疼痛使她惊惧了一下。


老关惊喜地发现叶子竟然还是处女,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叶子面无表情地说“是不是很遗憾我还是处女”,老关说,他要回去离婚和叶子结婚。


叶子感到很悲哀,因为自己的第一次不是给肖。



老关始终不能离婚。


好多次,叶子决心要离开老关,但是因为内心的一点愧疚一直没有说出口,日子就这样不知不觉过去了。直到有一天她遇见了建。


建是她的同事,后来叶子从建的口中得知,建注意她很久了。


那是一个很暧昧的周末,叶子很不情愿那么快回到她和老关的住处,就在咖啡小店里无聊地坐着看大街上的红男绿女,这时一个小伙子走了进来,高声说:“啊,这不是叶子么?”


叶子看去,这个人她有点面熟,想起这是一个自己的同事,就被建邀请一起吃饭去了。


建很健谈,一个晚上就没住嘴,叶子只是静静地倾听,一直到很晚。


建比叶子小两岁,相貌平平,也没有什么气质,特别是她的个子不高,是个南方的男孩。


自从认识了以后,建开始追求叶子,每天送她回去,常常请她吃饭宵夜,叶子正好也懒得回去,就经常推迟回家的时间;同事她也越来越感到,建很勤快,叶子尽管一点也爱不起来他,但是觉得建会是一个好丈夫。


就在几个星期以后的一个晚上,建带着玫瑰花向叶子求婚,叶子爽快地答应了。


老关一直没有过问叶子的事情,直到建来搬叶子的东西的时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叶子安慰了老关一阵后,狠狠心和建走了。


建果然是一个好丈夫,更因为娶了叶子这样一个漂亮的妻子而感到高兴,一年了以后,他们有了一个男孩。


即使是如此,叶子还是感到心理不安,多少次和建在一起,就是不能够激起自己的爱意,无论如何,心底的深处总是拒绝建的存在,只是因为自己生理的需要才会和建一起缠绵,但缠绵过后的失落,更使叶子感到无助,不管怎样,叶子明白,她的爱情,都在那个晚上随肖去了。


情和性的剥离,使得叶子越来越感到痛苦,离爱很远,离性很近,就是叶子痛苦的根源。


这是一个有着典型的心理疾病的女人,在我采访她的过程中,眼睛始终是迷离的,她还在想着和肖在一起的日日夜夜,肖的影子一直在她的心中挥之不去。


这就是女人,当根植的爱情在心中痴痴地长大,当最痴迷的爱情没有边城现实,叶子,就永远也放不下心中的那个肖了。


我建议她去看心理医生,叶子说:


“没用的,我也去过了,在这个世界上,只有肖才是我的唯一。”


“那,如果是肖,他愿意看到你现在的样子吗?”我说。


“会的,我是他的妻子!”叶子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