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因 六扇门(试发版) 六扇门 第一扇门 林彪坠机之谜 1

hawk735 收藏 6 64
导读:观因 六扇门(试发版) 六扇门 第一扇门 林彪坠机之谜 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1/


条子的眼睛真毒,我一露面他们就盯上了我。现如今我身后不但有警察、警车,还有“移民局”的工作人。的确,我现在这模样不但象乞丐,呵呵!更像是逃犯。没说的,跑吧!我从三环跑到四环,警察叔叔开着警车追我,如果形容一下我当时的速度,可以和刘翔有得一拼。什么护栏,跨过去......灌木丛,滚过去......臭水沟......绕道跑,一堵墙......咦?怎么面前会出现一堵墙呢?我这是跑到哪里去啦?没说的,攀上墙外一棵树先翻过去再说......

翻过墙头的我刚一落地便被人死死按住。没法不被人按住,我跑进了人民解放军的驻地。虽然得罪了人民警察,但我不敢再开罪人民军队,面对解放军叔叔那黑洞洞的枪口,我这两条腿就不由自主打起了摆子。“大哥,麻烦您能不能先把这东西拿开?”我高举双手向枪口努努嘴,“我想尿尿......”

“瞧你这熊样!”叔叔上前象拎小鸡似的把我拎起,随手给我戴上一副“手镯子”。看来我不死也要脱层皮。


这是一座很大的院子,四周全是高高的围墙,墙内绿树成荫。从外界往里看,根本看不清这里的任何结构。迷宫一样的地形转得我头晕。难得这叔叔是怎么记住道路的,在我眼里,这里的景致大致相同,根本就没有什么主要特征能够提供记忆。

解放军叔叔用枪口指着我,穿过绿树走进一座大楼。这是一座用钢筋水泥加固加厚的旧楼,很有可能是小日本那年代留下的。楼内很静,除了叔叔那皮鞋踩踏地板的声音,就是我双腿哆哆嗦嗦打摆子的颤音。我偷眼瞧瞧两侧,两列厚厚的木门紧紧关闭,不知道里面在干些什么。

穿过走廊转过拐角,我正在推算他能将我如何的时候,从一扇敞开的门内传出一声暴怒:“你们太不像话了!到底谁想去?”

“我去!”这个时候我哪还有挑肥拣瘦的权利?不管是什么事,只有抢先答应保住小命再说。

“谁在外面吵吵?给我进来!”屋里的人似乎很生气。没办法,直接进去吧!谁叫咱多嘴多舌呢?

办公室内,一位身穿白大褂的军官瞧我一眼,皱皱眉,向我身后的叔叔问道:“他是哪来的?你怎么领个叫花子进来?”

“报告首长!这小子是从墙外爬进来的,我正要带他去审问。”

“审问?”军官又瞧瞧我,看得我有点不自在。他面前还有三个少校,这三位也正在偷眼瞧着我,嘴巴扭成了“Z”型。

“你是干什么的?”军官问我。

“卖......”没好意思说出自己职业,干咳一声忙转移了话题,“做点小生意。”

“刚才是你同意要去?”

“是!我保证完成任务!”军训咱也训过,挺胸抬头立正咱也能像模像样摆出点花架子。

“你答应得倒挺痛快,可你知道要干什么吗?”军官瞧着我一阵冷笑。可我不答应还有别的选择吗?一看就知道这是军事禁区,就算他们按擅闯禁区把我枪毙,我也没地方说理去。

“小王,你先把他带下去。”军官对我身后的叔叔吩咐。临了他还千叮咛万嘱咐:“先给他换身衣服,对了!千万别难为他。”

“我地妈呀!”我不由自主抹抹头上的白毛汗,“可算是又过了一关。”呵呵!没事偷着乐吧。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内我过得比较潇洒。每天住在军营,再也不用风餐露宿。我和一名小战士住在一起,他叫李学伟,名义上是来陪我住,实际上......我估计是来监视我的。我住的那间小屋很简陋,十几平米的房间靠窗有一张上下铺,地中央摆放一张桌子两把椅子,除此之外,创下还有两双拖鞋和洗漱用具。军营的规矩咱懂,被子要叠成豆腐块,没到休息时间不许上床。所以几天下来我大半时间都是在椅子上度过,每天吃完饭就是没完没了写材料,交待自己的来龙去脉。

“老大!”

“叫我李同志。”

“是是!我说李同志,我已经把祖宗八辈都告诉你们了,还想怎么样?是杀是剐总得给个说法吧?”

小李是国字脸,一双浓眉不苟言笑。他的特点是该说的说,不该说的绝对不说。看了我一眼他没吭声,继续保持着沉默状态。过了片刻,他从抽屉里拽出一份《清史稿》丢给我,并命令我一定要仔细阅读。

“读这干什么?我又不是研究历史的。”

“你哪来那么多为什么?”李学伟很生气,“叫你看你就看,我们的规矩还用不用再给你重复一遍?”

“不用不用!多吃馒头少放屁,夹紧鸡巴做好人,我懂,我懂。”

“看不出来你到知道不少?行!既然知道那就不用我再重复,快点看吧!”

“是是!”我趴在桌子上开始一页页翻阅......


实话实说,我的古文基础不是很好,有些生僻字简直要了我的老命。另外,书中流水账似的记录方式也更加枯燥无味,读得我痛不欲生昏昏欲睡。

“你醒醒!叫你睡觉来啦?”

“是是!我错了,错了,下次不敢了,绝对不敢......”

“看不出你小子还是个大学生?怎么混到这步田地?”小李翻阅我的材料,有些不可致信。

“投错了胎,走错了路。”我还能说什么?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行了!你自己慢慢看,看完之后别忘记写总结。”小李说完背着手出去,单单留下愁眉苦脸的我。


总算连滚带爬又熬过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后的下午,当初那位身穿白大褂的军官把我从桌面上推醒。我睡眼惺忪望着他,他却一脸和善翻看着我的材料。

走到我对面,他抽出椅子坐下,手指敲着那本《清史稿》笑吟吟对我说:“你叫李东升是吗?我们调查过你的资料,总算弄清你的家庭历史背景。还好你不是特务,否则我们就没机会在这里面对面。”

“报告首长!我绝对不是特务,我只是慌不择路,我......”我站起身想敬礼,可是突然醒悟自己并不是军人。

“你坐下,坐下说话。”首长敲敲桌子,态度很和蔼。

“是是!”我将屁股轻轻沾在椅面上,只坐了小半边。

“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你朋友的案子跟你没有关系,警方只是想找你了解点情况。对了!既然没事你跑什么呀?”

“我......”我哪敢说自己怕被遣返原籍?只好低头沉默不语。

“你是不是还没有正式工作?”首长问道。

“是......”我心想你们什么都了解,还用我交待什么?

“综合你在学校以及社会上的各方面表现,再加上你主动答应要配合我们完成任务。所以,你可以暂时留下来。至于任务的性子嘛......”首长瞧瞧我,想分析我的表情。可我还哪管是什么工作?只要能有个安生立命之地,即便是叫我去拆炮弹都没说的。

“很好,瞧你挺机灵的,从这一点来看我就放心了。”说着,他从文件包抽出一份合同书放在我面前。

“这合同怎么没有内容只有编号?”我的头大了,这叫我该怎么签字?

“对!这上面就是你的编号——654”

“654?”我没敢再问,部队是纪律机关,该问咱问,不该问还是少打听为妙。

“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我可以叫地方公安把你带走。”

“别别!我答应还不行?”二话没说,我提笔就签字,签完字,我心里总有一种杨白劳遇上黄世仁的感觉。

“那好!”首长笑着收起合同,愉快对我说道,“现在可以跟你谈谈任务,不过在谈话之前,我想问问你知道这里是什么机关么?”

“挺神秘的,猜不出。”

“我们这个研究部门很特殊,是专门为一项秘密工程而设立。由于这几年耗资过大,上级已经准备停止拨款将工程下马。不过这项工程已经研制得差不多,就差最后的试验阶段。为了获取资金将工程继续顺利进行下去,也是为了能给上级首长一个交代,我们准备提前进入实施阶段。所以嘛!就急需一个试验员。而你呢?正合适。”

“我?”我指指自己鼻子。

“对!就是你。”首长笑道,“你是自告奋勇第一个愿意接受试验的人。”

“试验......”我大吃一惊,同时又苦笑连连。没想到一不留神,居然变成了实验室里的“裸鼠”。

“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没有,可是......可是您总应该告诉我这是什么试验吧?”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不过现在,我只能告诉你这项工程的代号叫‘六扇门’。”

“六扇门?”这名字好熟,似乎在电视剧里听过。

“你这几天要好好看看史书,这对你很有帮助,进行试验的时候我会派人通知你。”

“这工程和历史能有什么关系?”

首长瞧着我没吭声,我知道自己肯定是说错了话。过了许久,他叹口气对我说道:“你可真是个老百姓,不过这没关系,慢慢来吧!对了,以后你可以称呼我为老杨。还有没有别的问题?”

我摇摇头,心想在人家这一亩三分地上,还是叫干什么就干什么吧!夹紧尾巴做人无论在何时都不会吃亏。

将老杨公送出门,我转过身瞧着桌面上的《清史稿》,不由陷入了沉思:六扇门?这六扇门到底是什么工程呢?怎么这里人人都透露着古怪?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