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我用一生莱守候被轮奸的寂寞

苏雁南飞 收藏 0 319
导读:【原】我用一生莱守候被轮奸的寂寞

文\苏雁南飞


深圳,是一个拥有太多爱情伤痕记忆的城市,由此也构成了这个繁华都市掩盖下的情感荒漠;当然,这个冷漠的喧嚣中,更是许许多多逃离不堪回首过去的女人掩饰心灵的圣殿。


红颜,是一个网友的名字,一个表面冷若冰霜的女人,一个漂亮精致的女人,独自经营着自己的首饰店,拥有令人艳羡的美貌和物质生活。


但是她却过着几乎和男人隔绝的独身生活,为了不引起别人的猜疑,几年前,红颜抱养了一个四岁的女孩。


因为孩子的读书问题,她到学校来咨询,正好被我碰上,我就详细地向她介绍了我们学校的情况,特别是谈到我们的教育观点,引起了她的浓厚兴趣,说是过几天专门请我给她说说教育子女的问题。


“我从来不和男人说话,请你别见怪,不过因为看着你特别面善,又很精通教育,想着向你讨教呢。”红颜坐在来就对我说。


“哦,”我有点奇怪,“那孩子的爸爸呢?”


红颜的脸色变了一下,迅速恢复正常:“不瞒你说,我的女儿是抱养的。我没做过母亲,所以也不懂得教育孩子。”


其他的就不能多说了,我们一直聊着孩子的教育问题。半年了过后,我们已经成为了熟人,对她的事情,我很想了解,因为对孩子的教育也有好处;她最后终于也同意,说估计帮助不仅没有,反而可能更糟。


这个神秘的女人始终是一个迷,我反而更有采访她的强烈愿望。


“不过你不能写我真实的名字。”


“这个自然,这是我们这一行的规矩,尊重本人的愿望。”




那个黑夜改变了我的一切


1996年,我从卫生学校毕业,爸爸是卫生系统的医生,我也就被内部安排到医院做护士。


那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我喜欢自己的工作,因此,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我就成为一个优秀的护士了。


我有几个非常要好的女友,周末的时候经常在一起玩,登山,钓鱼,划船,我们尽情挥洒着青春的热情。


那个时候,我们医院和我一起来的一个医学院毕业的外科医生唐明,技艺精湛,半年的时间里,就成为外科有名的医生了,在一次派对上,我们两人一见钟情,很快就好了起来。


一个秋天的晚上,唐明值夜班,我去女友家玩了一阵后返回医院看看唐明;骑车经过一个偏僻的建筑工地的时候,遭遇了歹徒的抢劫,有两个歹徒疯狂地强暴了我……


一个的士司机路过这里的时候听到了我的哭声,停下车来,连忙掏出手机报警。很快110巡警来了,把我送到了医院疗伤,路上我就哭晕过去好多次。


醒来的时候,唐明就在我的身边,我的那个羞耻啊,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看见心爱的人,我又晕了过去。


我逃离了医院,家也没有回去,在一个最要好的女友家里闷了好多天,身体的伤痛渐渐复原,但是心灵的伤痛是怎么也无法抹平,每天的夜间都要被强烈的刺痛的感觉惊醒,那两个罪恶的伸向我的手是那样的令人恐怖;唐明曾经来看过我一回,当他的手碰到我的手的时候,我惊叫起来,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所有的男人,都在我的心中死掉了,包括唐明。




用寂寞来抚慰心灵的伤痛


在家乡我是没脸呆下去了,在一个悄悄的黎明,我一个人静静地离开了家乡的医院,连父母都没有告诉。


收拾好一切,我踏上了去深圳的火车,我早知道,深圳是一个寂寞的城市,只有在这里,才没有人关心你的过去,每个人都是自己在生活,我想,这样的地方也许是最适合我的地方了。


凭着我的业务能力,我很容易地在一家医院找到了工作;上班的第一天,我在为一个男病人打针的时候,看见了他屁股上裸露出来的身体,突然我惊叫了一声,把手里的针头都摔的粉碎,其他的护士连忙来帮忙,才让我稳定了下来。


不到一小时,我就知道,我不能在医院里工作了,我毅然向领导辞职,院长莫名其妙我的举动,要知道,我的应聘的职位也是百里挑一的啊。


但是我不能再犹豫了,我不能这样工作。


原来以为找个工作应付生活,看来我的专业是不行的了,后来我又找了几份文员的工作,又因为不是很适应只得辞职。


后来,我干脆不去找工作了,就在自己的出租屋里呆着。


没有人来打扰,除了出去买菜,我自己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看一些买来的一大堆的书籍,看完了再去买来。


父母给我极大的支持,在那段寂寞的日子里,只有父母知道我的行踪,父母只有我这么一个女儿,我不能丢下他们。


每一个暗夜降临,都会给我心灵的惊悸,无论是什么时候,我从来也不会自己一个人出去了,每一个寂寞的夜晚,我都沉浸在书中,我发现我爱上了漆黑的夜,一个人静静地品味着浅浅的孤独。这才发现,原来孤独是一种绝妙的享受。就这样,不说一句话,静静地聆听一首歌,任思绪飘扬在寂静的午夜时分。


夜是如此的寂静,只有钟表的嘀嗒声和我翻书页的声音混杂在这个充满孤独的夜。一杯咖啡,一柱飘摇的烛光。还有没有灵魂的我,独自享受着灵魂的孤独。


窗外的夜色依旧深沉,没有灵魂的躯壳像魔鬼般扭动着自由的身躯。烛光幽幽晃动着我的身影,一个人的夜,让书香充斥我的世界。


听着书中的寂寞的季节在低声吟唱,那声线似乎要穿透我的耳膜,传递过来的声音深深地嵌入我没有灵魂的心。




自营首饰店,抱养一个女儿


听母亲说,唐明在我走了之后,只来过我家一次,听说我已经离开,一言不发地走了,从此就再没上门。不久之后,唐明找了一个县委副书记的女儿结婚成家了。


我知道我没有资格再去找唐明,唐明那么优秀的一个人,他也不会娶一个有污点的女人。


不久之后,我和父母说,我要开一个店,自己做事,父母很高兴,倾其所有给我汇来了十几万元,说是本来准备给我结婚用的,现在留着也没什么用了。


我用这笔钱开了一个首饰店,薄利多销,一年了以后,生意渐渐好了起来,我就又招聘了几个店员,也是物以类聚吧,招来的两个店员,都有着不同的情感伤痛,其中的一个平儿,竟然和我有着相同的经历,在她痛哭着要得到这个职位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的内心渐渐平复下来,除了店面上的事情,我几乎都不和外界有任何的来往,后来连进货都交给了平儿。


期间也有几个生意上的男人曾经试图走近我,但是一当我发觉后,就从此在那个男人视线中消失,渐渐的也就再没有人打扰我了。


看着别的女人能够有孩子,我想,我这辈子恐怕不能自己生了,我的身体只能属于我一个人,它是多么强烈地拒绝异性,甚至,我独身这么多年来,连别的女人会有的性的需求都没有,爱和性,都从那个罪恶的夜晚离我远去。


但是我毕竟还是一个女人,母性有时候还会张扬一下,和母亲商量后,我决定抱养一个孩子,这就是婷婷,婷婷是一个弃婴,不很漂亮,但是非常乖巧,非常听话,这么小就知道理解我,什么事情都会自己完成,从不让我操心。


我把自己全部的心血都用在女儿的身上,一时之间,我的心底竟然全部阳光起来,因为婷婷,我开始有了正常的交往,比如和别的女儿一起带孩子出去玩;当然,对于我,别人也从来没问我婷婷的爸爸是谁,这恐怕就是深圳的最大好处了。


父母假期里也会经常来深圳看我和婷婷,一家人其乐融融。


说到这里,红颜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




在取得红颜的同意时,我用了这样的一个题目,一个罪恶的夜晚,两个罪恶的男人,用强奸毁了这样一个好女人的一生,如果没有那天的夜晚,红颜的人生一定又是另外的天地和幸福,所以在结尾的时候,我还是有点心情的沉重。


祝福红颜,也许,现在这样对你来说,也是一种最好的幸福。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