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祭山河 第三卷 一一五师战纪 第十三节 八路军不要我啦!

反手一刀 收藏 5 15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4/


第十三节 八路军不要我啦!

事情比想象的要严重!

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吴德就犯了两条以上,就算那个喊出的不要俘虏的口号可以解释为杀红了眼头脑不清醒,但虐俘这个问题确实是跑不了的,有多少战士在旁边看着。八路军自红军时代就是文明之师,都是要求说话和气不打人骂人不虐待俘虏。特别是这次对日军的第一战,为了打出八路军文明之师威武之师的名号,更加不能出现这种破坏形象的问题。

这事如果给传了出去,那对八路军的影响有多坏,虽然那个鬼子兵是救回来了,但这也不能算是个完整的人,还不如杀了算了,但杀了就更显的八路军不仁义,师首长们为这个问题感到头痛不已。

吴德又是加入八路军没几天,原来就是抗日英雄部队的学生兵,这次又立了功。如果严肃处理吴德的话,就怕会伤害到其它来投靠八路军的学生或者军人的心,说我们八路军容不下人。你说不处理吧,这件事传出去首先有损八路军形象,影响以后对日军的政治攻势,并且还在全军部队开了个不好的头。

师首长们在那里头痛不已。

而吴德关在个牛棚里到是过的有滋有味的。村里的老百姓得知牛棚里有个“重伤”的战斗英雄,并因为打了个日本鬼子这件无过有功的事儿被关了起来后,都愤愤不已。村民们就差没找上师部理论,被团里面给劝了下来后,村民都自发的来看望吴德。没事就煮两个鸡蛋摸两条鱼煲汤送过来,特别是有个儿子在东北走山货被鬼子杀害的老大娘,把家里唯一的一只生蛋的老母鸡给杀了炖好给吴德送来,鼓励他继续杀敌,把吴德感动的一塌胡涂。

看着老大娘沧桑的脸还有那眼中深深的郁伤,吴德含着泪在老大娘的目视下喝完鸡汤,就把心里头最后那么一点点的懊恼与后悔给抛了出去。怎么着,老子就没错,以后只要是落在我手上的鬼子我就不让他有个囫囵的!吴德暗暗下定决心。

虽然说是关禁闭,但吴德并不是孤单的。村子里的小孩子不少,跟着大人过来看吴德的时候,吴德就给他们讲故事,讲《葫芦兄弟》,讲《黑猫警长》,讲《大闹天宫》。最后把村里的大人也吸引过来后,吴德就开始讲《三国》,讲《汉史》,讲《隋唐》。哨兵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牛棚里整天都坐满了人,到了最后连团里面的战友也凑过来听,吴德又讲起了《岳飞》,讲起了《文天详》,讲起了《鸦片战争》,讲起了《林则徐》。最后又把自己了解的日本史给讲了出来,武士的由来、幕府的由来、倒幕运动、明治维新,扯着扯着就开始扯谈,就扯到小日本名字来头上。

“以前日本人的老百姓都是很可怜的,没有地位,连个姓氏都没有,家里的孩子大的就叫大郎,然后依次排下就是小二、小三、小四什么的。到了明治维新后,小日本老百姓的地位才好了起来,可以四处活动了。本来他们只能呆在领主大人的领地里不能出去,如果出去了,那你就是浪人,更加没有身份。你说这个人吗相互来往以后,都是一群小一小二的分不清谁是谁,怎么办啊,所以小日本就聪明了,想到办法了。那个家里是住松树下的就叫松下一郎,家里住田上边叫田上一郎,家里住河边的就叫河边一郎,其它还有什么山上、山本、山下、前田、织田、稻叶等等什么的。”

“那你那天阉,嗯,那天,那个小鬼子,他叫什么小犬鸡二郎来着,他的姓又是怎么回事啊!”团里面的一个战友问道。

“这个吗,他姓的是小犬,犬知道吧,就是狗的意思,也就是说他的祖宗当时是养狗的或者是卖狗肉的,然后到了他这一代,家里可能是改成养鸡卖鸡或者是做鸡了,所以就叫这个名。”吴德的胡话不是张口就来,想当年在部队的时候有事没事大家不都是坐一块吹牛打屁啊。

“叔叔,那个做鸡的是不是就是扭面人像的啊?上次我们村里就来了一个,扭的可像啦!”一个小孩子突然接口。

汗!吴德无语,一个不小心说出来这话,这不是教坏祖国未来的花骨朵吗。

“哈,哈,好了,已经不早了,大家散了吧,该回家做晚饭了,下次我们再继续好了,今天就散了吧,别等下让我们团长看见,那又要找我麻烦了。”吴德打了几个哈哈,开始清场。

“找你什么麻烦啊?!”

一个声音传来。

“团长好!”团里的战友全都站了起来,只见杨团长大踏步的走了进来。

“哄!”老百姓一下子全部走光了,连正眼都没有瞅杨团长一眼,老百姓可把吴德的这事儿怪到了他身上,特别是还有几个小孩子临出门来了句,“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坏的团长。”

“我有这么坏吗?!”杨团长摸了摸头,转过头来,问着还留在这里的战友们。

“团长,俺要去做饭了。”说话的是团部炊事员老黄。

“团长,我还要给其它同志换纱布。”说话的是卫生队的小马。

“团长,肚子痛。”

“团长,我,我,我走咧。”

转眼间,这群人走的就剩个看门的哨兵在里面。

“团长,我,我是站哨的。”

“站哨!你是怎么站的哨的,这些人都是你放进来的啊,你能个门都看不住,站什么哨!”

“老乡要进我也挡不住啊。。。”哨兵低下了头,没敢说话,只在心里偷偷的想道。

“给我绕村子跑二十圈,没跑完,晚上不准吃饭!”

“是!”

整个牛棚一下子空荡荡起来,只有那残留的热气再加上遍地的烟叶丝烟屁股还能证明刚才有多么的热闹。

“吴德!”

“到!”

“你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吗?!”

“报告团长,我没错!”

“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知道吗?!”,杨团长话一出口,突然想起来,貌似还没有安排人来教他,唉呀这几天忙的,怎么连这个入门必教的纪律都给忘记了呢。

“不就是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吗,那又怎么样,在我认为这些条款根本就不能用到小日本身上。”

“你知道?”杨团长有点吃惊了,没找人教他呀,他跟谁学的,“那好,你先把它说出来听听。”

“三大纪律是:一切行动听指挥,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一切缴获要归公。八项注意是:说话和气,买卖公平,借东西要还,损坏东西要赔,不打人骂人,不损坏庄稼,不调戏妇女,不虐待俘虏。”吴德一口气飞快的把它说完,开玩笑,条例条令一年考两次,对这几条已经熟的不能再熟了。

“………….”

“那你知道,为啥还犯错误,聂政委在战前就再三要求要抓几个活的,你在战场上大喊不要俘虏也就罢了,为什么最后还要虐待俘虏?”

“团长,我记的你当时也在旁边喊的很凶吧,当时也没见你说有啥问题咧。”

“闭嘴!他妈的,就算这条不算,那你虐待俘虏总是错的吧!还把人家给阉了,这传出去你不嫌丢人,我都嫌丢人!”

这下吴德没话了,不敢站起来理直气壮的顶撞,毕竟是犯错误了吗。吴德只是低下了头,小声嘀咕两下:“不就是阉了吗,哥们我还没把他削成人棍咧。。。”

“你小声嘀咕什么,是爷们你就给我大声说出来,你不是很能吗,像个小娘们一样干什么?等下写份检查,认个错,态度给老子诚恳一点。他妈的,就没见过你这种没出息的。”杨团长看见吴德低头,认为他承认了自己的错误,训他的话也就顺溜了许多。

吴德这话一听,性子激上来了,脖子一梗,冲着杨团长喊道:“我没错!为什么要写检查,我怎么了我,不就是阉了个小鬼子吗,小鬼子在东北干了多少坏事啊,我想这种照片应该缴获到很多吧,我就不相信你没有看过,如果不是聂政委来的早,你看我会不会把它给削成个人棍。你们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吧,反正我就是没错,检查不会写!哼!有本事你们就为那小鬼子出头把老子也给阉罗!!”

“我操!老子现在就阉了你!”

杨团长先是一脚放倒吴德,然后冲上来对着他就是一阵拳打脚踢,边踢嘴里还叫道:“你他妈的气死老子!操!认个错会死啊!”

“我没错!就是没错!”吴德赶紧抱着脑袋缩在地上,但嘴里还是没有认错。怎么回事,团长平常打人都是很痛的,今天怎么着架势大力气小啊,除了屁股上挨了几脚重的外,其它的都相当轻吗,难道阳萎了?吴德偷空瞅了瞅团长,眼神有点不对,好象是在使什么眼色。

“杨得Z,你给我住手!”

聂政委窜了进来,拉开了杨团长,冲着他说道:“你干什么,啊,对一个受伤的同志还下的了手,你这个团长真是越当越回去了,这就是你要在我前面好好劝劝他的吗,这也叫劝!你的觉悟都到哪里去了”

边说着聂政委就跑到吴德面前要扶他起来,杨团长嘿嘿的傻笑了几声,仍然朝着吴德使着眼色。拷,搞了半天你是演苦肉计,团长同志,你也不先给我打个招呼,也让哥们有所准备,还有就是你那几下也太重了吧,我招你惹你啦,吴德心里愤愤的想到。

“吴德同志,没事吧。”

“没事,没事,聂政委,我没事。” 说没事但吴德还是哼哼叽叽了半天,才勉强坐了起来。

“吴德同志,是这样的,你是个军人,你现在更是个八路军的战士。”聂政委扶吴德坐下后,搬了个小凳子坐到了吴德旁边,和和气气对着吴德说道:“你也应该知道军队要有军队的纪律,你现在是八路军,我们八路军也有八路军的纪律,虽然你才加入八路军没有几天,但看你的表现,你已经是个合格并且英勇的八路军战士,特别是在这次战斗中,因为你的英勇表现,师部打算给你记个人三等功一次,并嘉奖一次,你看还奖历了你一本缴获来的笔记本,你的文化水平比较高,正好这本子也用的上。”聂政委从身上的公文包里拿出了一本笔记本递给了吴德。

吴德接过笔记本后,心里相当的疑惑。我说政委,要处理你就处理呗,在后世哪里会有这么多事,处理个兵还用得着政委来做工作?这不是说笑吗!那不是说处理就处理,哪里还能像你现在这样,不但和和气气的给我解释半天,还先弄了个糖给我吃,这个三等功没有个钢牌牌之类的吗?还有就是难道我因为长的太帅,所以现在变的这么吃香?!吴德心里好一阵死不要脸的胡思乱想。

“还有就是你那个对日本兵做的事,那天是我脾气大了点,冲你发了阵火,这里先请你原谅。”

“聂政委。”吴德打断的聂政委的话,说道:“我知道我虐待那个小鬼子犯了我们八路军的纪律,我承认错误,组织要怎么处理我,我都虚心接受。”

“嗯!”聂政委差点咬到了舌头,从种种迹象可以看出这小子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主啊,应该是刺头中的刺头。什么时候变的有这么高的觉悟了?杨得Z教导有方?但是刚才也没有看出来呀,聂政委转过脑袋瞅了瞅杨团长,只见杨团长也是满眼的疑问。回过头来的聂政委看着吴德,在心里重新组织了语言。

“吴德同志,你能这么想,那就太好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道错误下次坚决改正那还是好同志。不过纪律就是纪律,这次的确犯了错误,所以组织上已经决定对你记大过一次。”

“好的,我接受!”吴德很干脆的答应了。

不会这么轻松吧,记个过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在必要这么劳师动众吗?!吴德心里面想到。

聂政委看了看吴德的表情,然后继续说道:“还有就是,你不能在我们这里待了。。。。”

“什么?!八路军不要我啦?!要赶我走?!”

吴德跳了起来,笔记本滑落在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