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 三、两不管地带 第2节

零_晓龙 收藏 1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09/


2、

在大车店的不远处,星河之下,一小队的红军战士正在巡逻这片红白交界的荒芜地带。

远处黑暗的地平线上,忽然响起了人喊、马嘶、马蹄奔踏、唿哨、怪叫、大笑。

红军队长急促的发出命令:“匪帮!准备战斗!”

他们迅速抢占了制高点,阵地成圆形,照应了匪帮随时可能袭来的四周。

匪帮终于出现,他们根本不避讳枪口,粗糙的皮袄和怒马是他们给人的第一印象。

匪帮在这个小小的高地周围驰骋来去,唿哨怪叫,挥舞着枪械。

他们都用汗巾蒙了脸,低压了帽子,既遮风尘又让人看不清面容。

但是这并不妨碍领头的湖蓝对了红军的阵地大吼西北民歌。

他们如此狂诞地挑衅。

“是天星帮。”一个红军战士说。

“老天星帮已经被剿了,这个是新来的――别开枪,也别放下枪。”红军队长紧张的盯着对方。

湖蓝对了高地挥舞着他的马枪:“红字头的,开开枪提个神呀!”

高地上沉默着。

湖蓝把马驱近,在几个枪口准星上奔蹿,没有枪响。

他索性纵马,单人独马上了高地。

湖蓝在红军之间奔蹿,把马勒得长嘶而人立。

他不想伤人,至少不想伤不还手的人,但他用枪口指着那些沉默的士兵,一会这个一会那个。

湖蓝大笑,甚至用枪口杵着他能够到的红军士兵。

从队长到最小的士兵,他们沉默着。

湖蓝狂妄的大笑:“看你们那一脸欠的!”

他纵马下岗,和自己的人会合,向远处跑去,同时回头一枪,单臂持射,红军队长的帽子被打了飞掉。

湖蓝唿哨,一行人消失成声音和远影,他们去得和来的一样快。

队长阴沉着脸去捡起自己被打穿的帽子,掸掸灰戴上,小声咒骂着:“狗日的刮民党。”

红军士兵惊疑的看着队长:“你是说?“

红军队长敲了一下这个战士的脑袋:“我啥也没说。”

那队惹事生非的匪帮在夜幕下策马缓行着。

湖蓝已经枪入套,刀入鞘,这样枯燥的赶路让他呵欠连天。

他们仍然蒙着脸。湖蓝的副手靠近湖蓝,他的代号是果绿。

果绿叫到:“站长!”

湖蓝看他一眼,果绿被他一脚从马背上踢摔下去。

果绿沉默地摔倒,沉默地爬上马背,并立刻纠正了错误:“天星老魁,这么招摇颉先生会不高兴的。”

湖蓝回答:“我死了再烧成灰,连这灰都是颉先生的,可我做事不是为了让颉先生高兴。”

沉默,湖蓝经常说些让同事们无法接碴也不敢接碴的话。

湖蓝的兴致又来了:“走!如果从延安出来的是一条狗,我连它身上的虱子也不想漏掉!”

他再度地策马狂奔,让他的部下疲于奔命。

鸡啼,晨光,大车店里的鲁汉子们在后院里洗漱。

延安水贵,零排出几个钱才在店主那里拿到一些水。

他先漱口,然后用漱口水洗脸。

用草绳捆绑的箱子放在零的铺上,破烂、寒碜。

那是零的全部行装,零拿起了自己的行李走出大车店。


卅四出示着他国民政府的证件与名片。正在和车夫讨价还价,他也要离开延安了。

卅四的法宝被人推开又塞到人的鼻子底下,他似乎是抱定了讨厌到死的宗旨。

讨价还价的同时卅四在监视着脚力把他的行李搬运上车。

他的行李远比零要富足,装了足足半辆车。

卅四雇的车终于出发。

他象是行李堆里扔的一个怪胎,苍白的脸,怀疑一切的神情,抱着官发的公文包和他的又一柄手杖蜷在行李里。

车驰过集市,延安人嫌恶地看着这个怪胎离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