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02/



科罗多行星。

天空中几片白云随风飘动,远处隐隐约约传来瀑布的轰鸣声。

一绫阳光射入窗内,照在书房的地板上。

书案后,龙海手举着光板批阅着奏折。

大太监安东尼托斯轻启房门,走了进来,左手端着一只托盘,上面一杯浓浓的咖啡正冒着热气。

“陛下,您都看了半天的奏折了,该歇会了。”

说到这里,安东尼托斯俯身将咖啡杯轻轻地放在了书案之上。

普罗西斯抬头看了一眼安东尼托斯,微笑地点点头。

“是该歇会了,朕眼睛都酸了。”

龙海放了手中的光板,端起了咖啡杯,咖啡的香气直蹿心肺。

“安东尼托斯,你的咖啡越煮越香了。”

“陛下过奖了,主要还是这咖啡豆好。”

“噢?是吗?我记得科罗多是产不出这么上等的咖啡豆的。”

“陛下,您忘记了吗?现在您喝的这杯咖啡所用的正是朝蒙特王国皇妃殿下进贡的咖啡豆。”

“阿,难怪呢?”普罗西斯嘴里这里说道。

“不光人是上等的性感尤物,就连所进贡的咖啡豆都是极口呀。”

龙海脑中想着,两条腿已跨出了书房,来到了阳台上。

右手搅动着咖啡,两眼望向远方无垠的森林。

“有半年了吧,皇妃的身影到现在浮现眼前,那一双深邃含情的眼睛,含春不露的粉面,如冰似玉的肌肤,那摄人心魄的香气,太叫人陶醉了。”

安东尼托斯站在龙海的身后,对普罗西斯的所思所想了然于胸。

“陛下。”他轻呼了一声。

龙海被这一声呼唤猛然回过神来。

“噢,对不起,朕一时出神了。”

“陛下莫非是在想她吗?”

普罗西斯身子一颤,“好奴才,朕的想法都被你看透了。”

“奴才知罪,奴才只是一时胡乱猜测而已。”

国王普罗西斯冷哼了一声,“狗奴才,猜得蛮准的。”

“是,奴才有冒犯主子的地上,还望陛下恕罪。”

说着,安东尼托斯双膝跪地,叩头说道。

“起来吧,朕没有怪你的意思。”

安东尼托斯用袖子搌了搌额头的汗,站起身来,开口说道:

“奴才有一言不知该不该讲。”

“有什么要说的,尽管说出来。”

“是陛下。”安东尼托斯行礼后,接着说道:

“陛下,现如今,四海平定,国泰民安,而朝蒙特已然是我国的附属国,那里的一切自然也就是陛下领土内的财产了,所以陛下可以以巡视之名前往朝蒙特星系,这样不就可以再见皇妃殿下了吗?”

“好主意,太好了,真是两全其美之策呀。事成之后,朕要重重嘉赏于你。”

“那奴才先谢过陛下了。”


……


“……臣以为不可以去。”英德尔萨亲王摇着头如同波浪鼓般。

“为什么?有什么不可以去的。要知道那里是朕的臣国,那里的百姓自然就是朕的子民,朕寻视自己的国土有什么不可。”

“陛下,臣也以为不可。要知道现在朝蒙特国内局势刚刚稳定,而在朝普边境上还有一万的普顿新编舰队虎视眈眈,随时有可能再次挑起战争。尽管现在科朝两国签订盟约,朝蒙特也愿意臣服于陛下,但那里必定的还是非常之地,如果陛下定要出离国门,前往这不安全的异地巡视,是必要会引起我国民众不安的。”宰相理查德·伯恩说道。

已经晋升为军务尚书的撒仑也出班,行礼后道:

“臣以为宰相大人所言不虚,故臣也不同意陛下冒险前往异国巡视。”

“你们到底担心什么,光凭那一万艘新编舰队能掀起多大的浪呢,要知道现在普顿国内王子之间内战正酣,他们哪还有多余的精力和兵力挑起另一场的战争呢,再者,就算他们当中有不自量力者,敢于玩火,那朕的五万精锐之师必要彻底摧毁普顿全境。”

“臣还是恳请陛下三思。”伯恩说道。

“朕意已决,断不更改,朕不在这段时日,暂由英德尔萨亲王摄政。”

普罗西斯说完后拂袖而去,仁德殿上的众大臣无奈地摇头叹息,纷纷离开。

……

议政厅里,英格尔萨亲王坐在主位,文武官员按官阶分坐两侧。

“众位,现在陛下决定前往朝蒙特巡视,虽我等竭尽劝谏,但怎奈陛下独断专行,听不进良言,我等也只好尽快拿出个方案以防患于未然呀。”

撒仑起身躬身说道:

“亲王大人尽管吩咐,我等唯命就是。”

其他大臣亦云。

亲王围视了一下众人。

“好,待听我命令。”

“是。”

“撒仑。”

“臣在。”

“我记得不错的话,在朝蒙特星系驻守着王国卫队第三舰队和第十舰队吧。”

“是的,亲王大人。”

“那好,第三舰队以军演名义调往朝蒙特边境上的姜华特隆星,严密普顿舰队动静。第十舰队以团级为单位布防于朝蒙特星域内,第八舰队进驻蒙科边境,一旦有突发事件,第八舰队要在第一时间控制朝蒙特全境。本王的亲卫军也进入战备状态,进入奥地塔星系。”

“臣等这就下去部署舰队。”

“奥马尔和陈德留下,其他的人就退了吧。”

“臣等告退。”

理查德·伯恩和撒仑带领文武官员退了下去,议政厅里只留下了英格尔萨亲王、奥马尔和英格尔萨直属卫队指挥官陈德三人。

“陈德将军。”

“莫将在。”

“你马上调特种大队的第五兵团用武装商船沿途暗中保护陛下安全。”

“遵命。”

陈德行礼后,转身离开了。

“奥马尔将军,你是我的心腹爱将,而你的舰队列装的也是王国最先进的‘霍尔木斯’级巡洋舰和‘清龙级’驱逐舰,所以现在有一个任务我希望你能完成。”

“亲王殿下尽管吩咐就是。”

“嗯,”英格尔萨亲王点点头,接着说道:

“陛下此次远行,我对普顿的担心远没有国内的来的危险要大。”

英格尔萨站起身来,走到奥马尔的身边,背手望向殿外。

“你是知道的,现在的国王普罗西斯一世至今没有纳妃,更不要说子嗣了,如果这时国王突然离世,那么你说谁最受益呢?”

“自然是陛下的表哥亚兰王。”

“就是他,按着皇家传统,国王离世,如果没有后代,那么可以从皇族同靠中挑选出德高望重之人,承继大统。”

“可是亚兰王大人是一个很低调的人,他怎么可能会对国王构成威胁呢。”

“低调不代表没有野心,亚兰王成府很深的,自从他来到阿克苏布星系后就开始招兵买马。”

“难道陛下没有查觉。”

“陛下自然不是等闲之靠,十字军组织在本朝运用到了极点,包括亲王和大臣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在监视中。可惜就在陛下调动军队合围了阿克苏布星系之际,发生了昆塔叛乱和普顿入侵,给了亚兰王以喘息之机,现在再想动他,时机已错过去了。”

“那殿下您的意思呢?”

“奥马尔,我想将你的舰队调往阿克苏布星系外围,以牵制亚兰王向王都方向的势力涉透。”

“莫将领命,就这下去调动舰队。”

“不过奥马尔,此次行动不可生张,一定要秘密进行,决不能让亚兰王嗅到什么。”

“是。”

奥马尔行了一个最敬礼,退出议政厅。

英格尔萨亲王背着手迈步也出了议政厅。

数百多个贴身持枪护卫围了过来,将亲王裹在其中。

高度戒备的车队离开了王宫,向山下驶去。

“命令直属舰队第三兵团封锁北部边境,截断通往墨尔顿王国的道路,防止亚兰王勾结墨尔顿。刚才发出的亲卫军向奥地塔星系集结的命令收回,将全部的亲卫军集结在科罗多星系,采取北重南轻的部署,告诉亲卫军的将领们,我们的目标不是普顿,而是阿克苏布星系。”

坐在对面副官手中不停地在光板上写着,一条条信息已通过无线军网发往了位于波恩特纳星系的英格尔萨亲卫军大本营。

波恩特纳行政星。

五千艘最新型“肖克伯爵”级巡洋舰停泊在太空基地里。

运输舰忙碌穿梭。

旗舰“乌苏那兰”。

英格尔萨亲卫军司令毛英文背手站立在舰桥上,听着副官从首都星发来的亲王指示。

“电文没错吗?”

“是的,阁下,经过核实确认,电文没有错误。亲王殿下确实命令我们向首都星方向集结。”

“难道殿下仍然不放心亚兰王吗?”

“听说这回陛下要亲自巡视朝蒙特,亲王很是重视,将整个王国的精税军队都调往朝蒙特境内,防止普顿的第二次入侵,也防止朝蒙特的背后反水。”参谋约翰逊说道。

“可是殿下深知真正的敌人不是南面普顿,也不是朝蒙特的反水,而是对王位有威胁的亚兰王。”

毛英文转过身来,面对着副官接着说道:

“舰队还要多久可以出发。”

副官打开随身的电脑,右手快速敲击着键盘。

“还需3个小时。”

“让基地内的运输舰全部投入使用,半个小时内必须完成舰队补给,所有基地内的人员取消休假,返回各自岗位报到,基地进入无时限红色战备,1个小时后舰队向首都出发。”

“红色战备?最高战备?是不是有此兴师动众了?”参谋约翰逊不解,副官也用怀疑的眼光盯着自己的长官

“马上传达命令。”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