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传之庐陵记 铁血传之庐陵王记 [二十]

龙江河 收藏 0 2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1/


达光心知这位大师叔,对自己义父当年不拿出‘庐陵遗诏’十分不满,所以,在群雄大闹天山时,并未出面庇护自己的师兄,要不然,但凭那几大派的人,怎会制住庐陵王。

达光忙禀:家父拖大师叔洪福,他还未死,不过,他已深悔当年天山之斗,命我替他老人家洗刷污名,寻回庐陵遗诏,方有颜会见大师叔们....鄂狼神色稍微缓和,他问:这是他亲口说的么?达光点点头,说道:光儿怎敢欺骗大师叔,我这次来狼牙山,就是要为他老人家清理门户。

鄂狼长叹一口气,感慨说:可惜,他觉悟晚了,晚了....那达光振振有词的接着说道:不晚,并不晚,知错能改,乃是仙人,怎么会晚呢?鄂狼说:恶果已然种下,这弥天大祸还不是他惹下的的么?达光昂然道:现有光儿替父戴罪,定灭庐陵派叛徒,岂不是一场功德?

鄂狼听他说得慷慨激昂,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说:好孩子,真有志气,起来吧!还跪着干什么?孩子,你应该知道,以你一人之功``是难对付那瓜皮猫的,懂么?达光不服道:那为什么呢?那烂猫也就那样,我已和他交过手了,他打不过我。

鄂狼打量他一翻缓缓的说:我知道你爹已经把他全部看家本领都传给你,可是,对方有高人呀!就是我们几个老头全出手,也不见得胜过人家呀。

达光疑惑的问:什么?他们已请了高手?是些什么人?连师叔们都打不过....鄂狼叹口气道:他们是天俊七魔中的二魔`天俊2,此人虽然还没有升天遁地之能,可是他的俊挲魔掌,不要说被他击中,难逃姓名,就是被他一掌扫到,不死也要脱层皮。他这次出世,只怕要掀起一场血雨风暴了。那达光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不信邪,不怕魔,把胸脯一挺,昂染道:我不怕他,如果碰上了,我得掂掂他的斤两呢。

鄂狼闻言,不由失声笑道:哟,看不出来,你还挺硬的,有道是,匹夫之勇,焉能胜大敌。就算你能打得过他,有是双拳难抵四手呀!达光说:```那怕什么。我也有很多人哟!鄂狼抓了几下头皮,问:你小子信口开河,说说看,你有多少人?达光就将玉龙帮归顺,拥护他为庐陵公子的事,说了一遍:大师叔,您看人够么?鄂狼摇头说:人是不少,可惜,可以几个武林高手。不过,庐陵派既立,事情就好办多了。达光笑道:我们不会慢慢联合那几大派,共同退敌嘛``鄂狼不无顾虑的说:没有庐陵遗诏,怎么去联合人家?达光坚毅的道:那庐陵遗诏就是在天涯海角,我也要寻回!```

鄂狼手一挥,阻住了他欲说的话:那好,眼下不说了,现在我们就进山,探探虚实。我走在前头,你跟着,切忌勿暴露身形....

鄂狼纵身登山,达光不敢怠慢,真气一提,也追后而上,他一面飞纵起落,一面闪目四下打量,先是一直往里走,走着走着,忽然又折回了头,分明是要走出山去,心中十分诧异,可又不敢发问,忽然,又转了头,向大山深处奔了下去,几次往返,他不禁十分迷惑....再走着走着,心中不免着急,暗想:就这样转法,要转到哪里去呢?如果走不出去,可就麻烦了。可是鄂狼在前,去势如箭,达光使出一身功力,也只勉强追了个不即不离,如打算赶在鄂狼之前,根本就不可能,除此之外,也只有扬声呼叫之一法,怎想,荒山月夜,一声喊出,可传数里,若将敌人引来,岂不是弄巧成拙。他正感到焦急之时,突见鄂狼做出个手势,似是示意他停止前行。达光心身一紧,去势猛收,迅速扑向一派石笋之后,等他隐好身形,从大石缝注目看去,却不见鄂狼的影子了。

那达光对对面约二十丈处,是一片峭壁,身后是一峰插天,望下看是一条窄谷,那谷中有一派房屋,从那些房屋中隐隐透出点点灯光,但四下不见有人走动。夜,一片寂静,山风偶尔吹楼枯叶,发出一片沙沙声,达光伏身在后,越来越觉得寂寞难耐,此时,突见谷中房屋灯光一闪,隐隐传来吆喝之声,他心中一动,莫非大师叔已闯进屋去,我得去接应才对。念头转处,达光双手一按那大石,脚尖轻轻一登,人已跃至半空,跟着又个倒栽,像似是一缕淡影,直朝谷中落下。

这狼牙山下的一排房屋,盛筵在开,忽然响起了警报声,WU WU 一声连一声。在宴席中坐着主位的瓜皮猫汤小恩,他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闻警从容不迫,只是派人出去巡查,自己仍频频向着高居首位的一位怪人劝酒。那怪人装束特异,身穿半截道袍,颈下带个大项圈,长发披肩,面如煤炭,脸相凶狠,此人就是天俊七魔中的二魔,名叫天俊2,另外,还有几个武林邪恶,全都是庐陵神请来的魔道高手,各路都有。那天俊自以为武功天下无敌,一心想称霸武林,与侠义道中人决一胜负,便要求庐陵神原来的庐陵帮,改称为天俊帮,他自封为天俊祖师,在狼牙山安营扎寨。

这天,是为新来的另一大魔头, 铁骑火神龙帝,设宴接风,哪知警报频传,使得庐陵神感到十分尴尬,龙帝却是老走江湖,早看出庐陵神的神色,笑道:汤帮主,我们都是自己人,用不着客气,庐陵神汤小恩笑说:龙前辈远道而来,在下已是十分比敬,哪能为这些小事而怠慢了客人。庐陵神与龙帝互相寒暄,那天俊2却忍不住,突然冷冷一笑说:二位别推让了,又有远客到来,怎不请一起来入席。他这一说,大家不由一怔,全都向门外看去,并不见一点人影,那天龙帝扫目全场,仰头厉声道:远客来访,怎不入席,请下来吧!大厅正梁上传出一个晴朗的话声:你们房子盖那么高,要下去,真不容易呢。龙帝哼哼道:朋友如果不识抬举,可别该我逼你下来啦!那梁上人哈哈道:你有那份能耐么?不妨上来试试。龙帝猛喝一声:我就不信你不下来!

天俊右手一眼桌子角身形直拔而起,扑向正梁上那人伏身之处。需知龙帝人称铁骑火神,他的一身武功在江湖上的确少见,何况,当这二魔头的面,他有意想炫耀一翻。龙帝身形平地拨起,足有四丈余高,刚好到大厅高梁的瞬间,眼前人影一晃,一股劲风袭来,啪``一声响,龙帝挨了一耳光,这下虽然打不重,却扫及头部二穴,一阵头晕眼花,真气不济,人就直跌下来,PING!~一声大项,人正摔在桌子中间,汤水飞溅,碎盘烂碗四射,群雄顿时大乱....

那庐陵神气得怒吼,顿足不止,也朝那正梁上扑去,只听头顶上那人笑道:叛师逆徒,你也打算挨下打吗?庐陵神闻声,心中一震,不敢纵上,立即落地,他昂首问:你是什么人?梁上那人笑说:怎么,江汊湖上老相识,难道这么快就忘了啊?

庐陵神一听,啊``一声,心中更是吃惊不已,但他此时仗着天俊七魔中的二魔头在坐,胆气壮了,冷喝道:是你小子,今天是你自寻死路,决不能再放你逃走!梁上那人正是庐陵公子达光,他哈哈笑道:你吹什么牛嘛,冒虾米大气?我这就走给你看。

霎时,从梁上落下一团白影,直向窗外射去,```此时,有人声冷喝道:回去!要走,没那么容易!

达光被一股掌力斜推,身形落下地来,看对放是个生相极丑,身躯矮小的老人,庐陵公子问道:你是什么人!那老头怪声说:短命夺天,你可听说过么?达光笑道:没听说过,但我知你是什么变的,是只又老又大的老黑狗,对吧?短命夺天被奚落,气得爆喝:小子,你是找死!

短命夺天手疾伸,向那达光抓去,那达光不慌不忙,气定神闲,连肩头都没动,一时``一缩身,从短命夺天肋下一穿而过。他从小爱淘气,但平常手俗礼拘束,从未好好闹过,这一有机会,哪肯放过戏耍的机会。他回身扬脚,PENG!~一声,正踢在短命夺天的屁股上,力道还真不小,短命夺天直向前跑出七八步,稳不住身子,一下趴在二魔的桌前,哗啦```一声响,油汤又溅了二魔一身,那天俊气得冷哼一声,迅速离坐,他正要找达光撒气,可是人影早失,天俊爆喝:给我追!

他这一喊,大厅中顿时人影纵横,争先恐后的一齐奔出厅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